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身世 中
    第七十六章身世(中)

    听着净空的话,随喜恍恍惚惚的感觉像在听一个笑话,潜意识想否认昨日救的人就是大家口中的小霸王,可又记起他玉佩上的刻字……就是尤炀二字。更新最快去眼快

    李尤炀将军府的二少爷,西里城的混世魔王

    不对……前一世的时候,这个李尤炀应该死在山上才对,怎么会还活着,随喜后背冷汗冒了出来,如果不是她,李尤炀确实就已经死了,师父和大师兄去了京城,绝无可能会发现他重伤在药谷门口,三师兄也那么巧出门了,只有她在……

    上一世她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归月山,那就不可能救了李尤炀,难道因为她重生活了一次,不小心把李尤炀的命运也改变了吗?

    “关姑娘,你没事吧?”净空正在抱怨李家的家丁在居士林霸道强行搜查,侧头却见到随喜脸色发白,额头上冒着冷汗。

    “我没事……”随喜的声音有些虚弱,她真是没想到自己无意中会改变了别人的命运,她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她记得上一世大家听到这个小霸王死了的时候,都十分高兴,从此西里城的百姓不必被他欺压,可是居士林却因此得罪了将军府,差点被将军府逼得迁出西里城。如今因为她的出现而改变了李尤炀早逝的命运,不知道会不会让更多人受着小霸王欺负……但是不是该庆幸至少居士林不用得罪将军府了?

    正说着,就见到一个身穿宝蓝色绸衣的男子从山路走了下来,有二十来岁上下,身材颀长,面容清俊,和李尤炀长得有几分相似,只是这个男子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给人的感觉……很阴沉,很不舒服。

    “大少爷。”在一旁听刚从其他山头回来的小厮回话的李管事见到这位男子,马上就走了过来,拱手一礼,态度十分恭敬。

    原来是李家的大少爷,李尤慎。

    “可有发现二少爷的踪影?”李尤慎面色沉重地问道,语气像是忧心忡忡的样子,但那双浅色的眼眸却波澜不惊,一点情绪都没有。

    李管事回道,“附近山头都找过了,也询问过住这附近的百姓,都说不曾见到二少爷的踪影。”

    “都找过了?”李尤慎皱眉,“二少爷身边的几个随从也没找到吗?”

    “找不到……”李管事沉重地道,心里不由得更加担心,二少爷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

    “既然这里附近找不到二少爷,他许是去了别的地方,说不定已经回将军府了。”李尤慎淡声说道,眼底有一闪而过的冷光。

    “二少爷并未回将军府”突然一道低哑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李尤慎和李管事回头看了过去,都脸色微微一变,一位二十五六岁的黑衣男子缓步走来,目光锐利隐藏着一种摄人的涙气,左边脸颊还有一道触目心惊的疤痕,平添了几分的可怖。

    “彭副将,您怎么来了?”李尤慎最先反应过来,低头轻声问道,垂在两边的手掌握成了拳头。

    “将军让我来帮忙寻找二少爷。”彭副将扫了李尤慎一眼,言简意赅地回答,然后将目光落在李管事身上,“李管事,这附近的山头都一个一个寻遍了?”

    李管事有些害怕这位彭副将,不知道是不是经常随将军出去血战沙场的原因,这副将看人的表情都似带着杀气,“都……都找过了,没有发现。”

    彭副将微眯起锐眼,目光落在远处高耸入云端的山峰,“那座山也去找过了吗?”

    “那……二少爷断不会上了那山,山下是一个冰湖,也没有搭桥,是过不去的。”李管事急忙解释。

    “怎能如此轻易下结论?绝不能放过任何找到二少爷的机会,立刻让人去找”彭副将眉头也不皱地呵斥道,眼睛看向李尤慎的时候特别冰冷,似还带着探究。

    李管事喏喏地答应着,马上就招呼了周围的小厮,“赶紧到那边的山去找,一定要把二少爷给找出来。”

    随喜在大树后听得胆颤心惊,那边可就是归月山了,要是他们山上去找李尤炀,那岂不是就发现了药谷和铁索桥……那木屋也会被发现。

    像是看出随喜的忧虑,净空在旁边小声道,“放心,就算他们上了归月山,也是发现不到真人的木屋。”

    对啊,既然师父能在这边山路摆了阵法,难道不会在归月山上也设下障眼阵法吗?昨日那李尤炀是阴差阳错才倒在药谷入口的吧,也许是天意……这小霸王命不该绝,让她这个重生一次的人给遇见了。

    “谁在那里?”净空刚说完话,那位彭副将立刻就发现了他们,目光凌厉地扫了过来,随喜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好可怕的眼神。

    “是居士林的小道士,和住在这附近的小姑娘。”李管事看到大树后面的两个人,便笑着跟彭副将解释。

    净空挂上讨好的笑容,“几位施主请见谅,贫道不是有意听你们讲话,只是见各位说得认真,不敢出声打搅。”

    随喜则站在树下,眼睑低垂不语,却能感觉到几道目光落在她身上,其实她很想跟他们说,李尤炀就在山上的木屋里,可是她又不想暴露木屋的所在,只能等一下回去之后,跟那个李尤炀说明身份,让他自己下山来好了。

    彭副将见随喜只是个小姑娘,便将目光收了回来看向净空,“小道长,能不能替在下引路到那边的山下?”

    净空道,“施主,那边是归月山,也是西里城的圣山,不曾开荒过山路,一般人想上山不易,不过既然施主想要过去瞧瞧,贫道自当替各位领路。”

    彭副将点了点头,“有劳小道长了。”

    净空回头给随喜眨了一下眼,让她赶紧趁大家没注意回山上去。

    随喜微微一笑,让他放心带路去。

    彭副将一迈开脚步,李管事就急忙招呼周围的小厮跟上,李尤慎紧抿着唇,目光阴郁地看了彭副将的背后一眼,转身也跟了上去,谁知走不到两步,彭副将又回过头来看着他,声音虽然客气,但那语气却不容抗拒,“大少爷,那边有我和李管事去就行了,你且留在这边,看看是否还有什么线索。”

    李尤慎眼睛一眯,还来不及开口,那彭副将已经大刀阔斧地走向那归月山的山路了。

    混账就因为他是侍妾所出,所以这个彭副将从来没将他放在眼里,不止是彭副将,父亲身边的下属都只尊敬李尤炀,从来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李尤慎的表情有些扭曲,嘴角抽了抽似在冷笑,但眼角一瞄到随喜,马上就面无表情地走开了。

    随喜皱眉看着这位李大少爷的背影,总觉得这人比那李尤炀更可怕。

    要不要偷偷跟去归月山下看看?还是算了,免得被发现,那位什么彭副将看起来就是个不好相与的,反正也不关她的事儿,还不如回去让那个李尤炀赶紧下山回家,免得连累了居士林被将军府怨恨。

    她看了往居士林的石阶一眼,皱眉叹了一声,便往隔壁山的林子走去,刚走进师父的阵法,随喜就听到一阵压抑的说话声。

    在阵法之内,外面的人是看不到她的,她也只是能听到说话声,见不到在说话的人的样子。

    “都处理干净了?”是一道阴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大少爷您放心,小的做事干净利落,绝对不留半点蛛丝马迹,就算那姓彭的去归月山上找,也是找不到人的。”

    大少爷随喜一惊,已经听出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不就是刚刚那位李家大少爷吗?她往发声源走进几步,但又不敢走出阵法,怕被发现了。

    “其他人呢?”阴冷的声音又问道。

    随喜更加确定这就是那位李大少爷的声音了,虽然她刚刚只听他说了几句话,但那种阴冷的声线她是认得的。

    “全都……”后面那句没说出来,但已经足够让人联想到那是什么话。

    “你确定彭副将他们找不到他?”李大少爷的声音还是有些怀疑,语气更显阴冷。

    “大少爷您放心,就算彭副将上山去找了,也最多找到了尸体,到时候只当那混世魔王上山狩猎遭了野兽撕咬丧命,而那些随从怕被将军和夫人怪罪,便讨出了西里城,断不会怀疑到您身上的。”另一道冷笑声音回道。

    “混账东西,我根本不知道二少爷陪夫人到居士林来,怎么会怀疑到我,我和他可是亲手足”李大少爷压低声音怒喝着,声音却带着隐晦的快意。

    “是小的说错话了,小的该死。”另一个人谄媚地讨好说着,“二少爷没了,李将军就只剩下大少爷您能继承家业,到时候将军之位还不是您承继了?”

    李大少爷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您和柔姨娘的好日子就要来了,不枉柔姨娘和您委曲求全这么多年。”

    “够了,现在还不能得意忘形,没想到父亲会把彭副将给找来,千万别被他看出马脚来才好。”李大少爷忧心道,默了片刻又道,“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等彭将军他们回来。”

    “那小的就先走了。”

    随喜紧捂着唇瓣将他们的对话听进耳里,心中顿感惊涛骇浪,难怪那李尤炀会莫名其妙出现在归月山,难怪他要怀疑不是被野兽所伤,原来是被自己的亲大哥给害死的,这亲大哥……比野兽更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