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回家 下
    第八十三章回家(下)

    洗去一身的风尘,随喜换上一套交领嫩黄色缂丝裙衫,衣襟裙摆绣着绿叶小花,走起来的时候带动裙摆,像风吹绿叶,煞是好看,头上梳着双环髻,一对彩色的琉璃蝴蝶珠花,整个人看起来粉雕玉琢,玲珑可爱。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关娘子满意地看着女儿这半年来的成长,待过些年日,再长开一些,肯定就是个小美人了,谁不愿自己的女儿长得好看呢?像随喜这种润物无声的美才是最好的,那一眼惊艳的娇俏,反而显得俗了。

    “阿娘,您看什么呢。”被关娘子含笑的眼神盯着脸上有些发烫,随喜不自然地叫了起来,好久没穿这种鲜艳的衣裙了,反而有些不习惯。

    “瞧你呢,姑娘家还是要懂得打扮的好,现在多好看。”关娘子笑道。

    “阿娘看随喜,当然是什么都好的。”随喜吃吃笑着,圆圆的大眼闪忽着熠熠光辉,哪个母亲看自己的女儿不是最好的?

    看着女儿温暖娇憨的笑容,关娘子心情明亮了不少,“走,赶紧给老夫人请安吧。”

    随喜重重地点头,对平灵道,“把我要送给老夫人的东西带上。”

    平灵捧着一个方形的锦盒跟在随喜身后,随着关娘子一道来了上房。

    老夫人早已经听闻随喜回来,正坐在炕床靠着猩红色大迎枕等着焦急,正想打发翠丝去看看,便听到一道清脆娇嫩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祖母,我回来了。”

    话音刚落,就见那帘拢被撩起,一道新鲜亮眼的嫩黄色身影就扑进了她怀里,“祖母,随喜很想您呢。”

    老夫人眉开眼笑,将随喜紧紧抱在怀里,宠爱地捏了捏她的脸颊,“就你嘴甜,都回来半天了,怎么现在才来给祖母请安,还说想我呢,尽是瞎话。”

    “才不是瞎话呢,是随喜回来的时候身上都是尘土,要是不梳洗干净才来见您,那不是要弄脏了您这儿吗?”随喜急忙解释着,撅着小嘴在老夫人怀里蹭了蹭。

    老夫人被逗得大笑,“你还以为自己的小猫呢,弄脏我这儿。”

    关娘子在一旁笑道,“刚回来就说要给您请安,是我让她先梳洗了再来,以前带去的衣裳,都短了半截,长高了不少呢。”

    “真的,站起来给祖母瞧瞧。”听到随喜长高了,老夫人心中一乐,要随喜站起来和她比比。

    “真长高了,去的时候只到我这里,现在都到我肩膀了,真是个大姑娘了呢。”老夫人欣喜地叫道。

    随喜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快跟祖母说说,在山上这些日子都学了什么?”老夫人拉着随喜重新坐到炕床上,笑眯眯地问着。

    自然是不会说到山上去学医,随喜早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词儿,仰着小脑袋,声音稚嫩清脆地说了起来,“……每天早上到屋后面去摘草药,替师父晒药,等师父说道回来的时候,就教我学字写字,我还自己学女红呢……山里面可漂亮了,到处都是花香鸟语,祖母您瞧,都把我养得白白胖胖的。”

    老夫人听着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小姑娘学学写字是好事儿,“白了倒是真,哪里胖了,都瘦得跟豆芽儿似的。”

    “哪儿有我这么好看的豆芽儿。”随喜撅嘴儿娇声道。

    屋里的人都笑了起来,姑娘去了一趟山里,回来性子真是开朗了不少。

    老夫人一边笑着,一边睇了关娘子一眼,从进门到现在都一直笑着,没有什么伤心的神色,看来随喜回来得真是时候,不然等下儿子回来,还带着那个女人,这媳妇还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关娘子察觉到老夫人的观察,但仍笑容不变,每个人都以为她会因为大爷纳妾而撑不下去,其实她是觉得失望,但并不是无法接受,郭静君那一次,已经足够让她清楚地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根本不会只装着她一个人,她也不能只想着他,她有女儿,还有未出世的孩子,如果她还指望他来保护自己,最后伤的就是她和她的孩子。

    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软弱娇柔只会依赖丈夫生存的罗惠云了。

    “啊,对了,祖母,师父让我给您带了些补品,都是我在山上自己采的晒的呢。”随喜让平灵把锦盒拿了过来,打开给老夫人看。

    是两棵上好的野参,还有一些虫草。

    老夫人眼底的笑意更盛,“虫草留着给你阿娘,她比我更需要这个,上次你托悟明道长送来的也还有剩呢。”

    “娘,我那里还有呢,您就留着吧。”关娘子急忙道,每次随喜托人送虫草过来,她都会分一份送到老夫人这儿来,免得惹出流言蜚语,说她有好东西只藏着自己用,没有孝敬家里的老夫人。

    随喜一点都不惊讶阿娘会把虫草送一份给老夫人,只是眼睛润亮润亮地含笑不语。

    老夫人皱眉看了过来,“虫草价值如金,你怎么就不停地往家里送,真人知晓不?”

    “师父是知道的,就是他要我给你们送来的,说能强身健体,对阿娘的哮喘之症也大有帮助。”随喜解释道。

    “那就好。”老夫人笑着点头,让翠丝把虫草拿了出来装进另一个盒子里,对关娘子道,“虫草我不是很喜欢,你拿回去吧,你如今可是双身子,要好好养身子才是。”

    关娘子不好再推托,站起来谢了老夫人。

    随喜甜甜笑着,嘴角的梨涡好像盛着蜜一样,她就知道把虫草送给老夫人,老夫人一定会拿给阿娘的,如此一来她也不会被老夫人认为心里只有阿娘,又能将虫草送到阿娘手里,既在老夫人面前讨了好,又达成目的,一举两得。

    正说得高兴,就听到外面有丫环来传话,翠丝打起软帘出去问话,回来的时候眼睛偷瞄了关娘子一眼,“老夫人,大爷回来了。”

    老夫人闻言,脸上闪过喜色,“到哪里了?”

    “进了垂花门,正往这边过来呢。”翠丝回道。

    “去外面见他吧。”老夫人站了起来,牵起随喜的手走出内屋。

    关娘子一愣,老夫人不在屋里见大爷……是不想让那个女人进来吗?念头一闪而过,关娘子来不及细究,就已经跟着走了出去。

    刚在外间的太师椅上坐了下来,就见到穿着深紫色长衣,系黑色腰带的关大爷大刀阔斧走了进来,神采奕奕的,更显了几分儒雅和潇洒,“娘,儿子回来了。”

    一走进门,就给老夫人行了大礼。

    老夫人拭了拭眼角,“快起来快起来,让我瞧瞧,去了那穷乡僻壤的地方,别是委屈了自己才好。”

    “娘,您放心,南溪城其实没那么差,我吃好睡好,没受委屈。”关大爷握住老夫人的手,轻声说着,目光停在关娘子面上,见她面色柔和,见到他既没有欢喜也没有激动,心里不免有些不是滋味。

    老夫人见儿子脸色红润,确实不像捱饥受饿的样子,便欣慰地点了点头,“你到南溪城要任职三年,怎么这时候就回来了?”

    关大爷扫了关娘子一眼,低声道,“是托了南溪城郑城主的举荐,让我来西里城当税务府的府长。”

    “那卢大人?”西里城税务府的府长不是卢大人吗?他还是儿子的恩师呢。

    “卢大人调到乌黎城去。”关大爷淡淡地道,口气像在说一个陌生人。

    关娘子抬眼看向他,心里有些发寒,如果没有卢大人提携他,他如何有今日地位,只是因为被调到南溪城那个偏远的地方,就对卢大人嫉恨,这样的男人,实在是……薄情寡义,当初她怎么会以为他重情重义,能够托付终身?

    “那你如何跟南溪城的城主认识的?怎么就纳了人家的妹妹为妾?那样大户人家的女子,就甘愿委身做妾?你可别犯糊涂了。”老夫人拉着关大爷坐到旁边的太师椅,见到儿子的喜悦被担忧替代,她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城主的妹妹怎么就愿意当妾室了?

    关大爷轻咳了一声,目光闪烁地避开关娘子和老夫人询问的眼神,“我到南溪城之后,和郑城主一见如故,后来在郑家遇见他妹妹,是郑城主主动跟我提亲,说愿意让他妹妹委身做妾……”

    随喜站在关娘子身后,嘴角抿起一丝冷笑,果然是那个郑淑君一个带着女儿被赶出夫家的寡妇,难道还指望成为正妻?当妾已经是抬举她了。

    “嗯,淑君她……还有个女儿。”关大爷含糊不清地道,实在不知该怎么跟母亲妻子解释这个妾室的身份。

    “什么意思?”老夫人神情冷了下来,“你这去南溪城还没半年呢,怎么就有女儿了?”

    关大爷低着头,正在思索该怎么说得婉转一点。

    “您的意思,是这位城主的妹妹……原来就有女儿了,是和以前的丈夫和离了,还是什么原因?”关娘子看到丈夫这神情,便什么都明白了,轻声地问出自己的猜测。

    “她……丈夫原是秀才,后来去京城赶考,途中遇到山贼被杀害了,淑君她因没有子嗣,就被赶了出来,一直住在郑家。”后来对他一见钟情,便让她哥哥来提亲了,这话,却是不能在这里说的。

    老夫人的脸色已经是一阵青一阵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