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姐妹 中
    第八十五章姐妹(中)

    关娘子坐在外间的炕床上,才八个月大的肚子已经让娇小的她有些疲累,她轻轻地歪在旁边的引枕上,似笑非笑看着门外逐渐走进的身影。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随喜就站在关娘子旁边,上一世她以死作为抗议没有见到郑淑君的真面目,没想到这一世能提前见面,是不是因为她改变了郭静君在关家耀武扬威的命运,所以间接让郑淑君提前出现在她们的生命中?

    但不管怎样,这些人都是她必须要面对且防备的,不管郑淑君以什么样的目的进入关家,她都绝不会让她得逞的。

    门外缓缓而来的绛紫色身影优雅带着点高高在上的味道,削肩细腰,身材苗条,一双看起来略显精明的丹凤眼,两弯柳叶眉,肌肤白皙莹白,鼻梁中间显得有些高,听说这样的女子性子比较强硬唯我独尊,嘴巴显得有点宽,唇瓣薄薄的抿成一条线的弧度。

    是个看起来有些傲气且不好应付的女人随喜在心里评价的,特别是看到郑淑君那双眼角微微上吊的眼睛时,更加确定这个想法。

    关娘子不动神色地打量这个身份比她还要高的小妾,嘴角挑起笑纹,看来这个郑淑君和郭静君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大爷,夫人。”郑淑君走到中间的时候就停了下来,不卑不亢地行了半礼,目光平静地和关娘子对视着。

    一点也没有身为妾室该有的那种卑微和小心翼翼的态度,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随喜见着就忍不住在心里冷笑,眼角一瞄才注意到跟在郑淑君身后进来的小姑娘。

    年纪和她相当,和郑淑君长得十分相似,丹凤眼,柳叶眉,肌肤粉嫩白皙,穿着嫩绿色的对襟锦绶挑丝裙衫,眼睛一转和随喜对上,眼底有一闪而过的蔑视,撇头看也不看随喜一眼了。

    这就是郑淑君那位女儿了吧。

    只是一眼一瞬的打量,关大爷已经开口温声道,“淑君,给夫人敬茶,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是,大爷。”郑淑君的声音比刚才要柔软一些,看向关大爷的目光也是隐含脉脉情意。

    湖湘看了关娘子一眼,才去取了蒲团放在跟前,沏了一杯茶端给郑淑君。

    郑淑君端着茶向前走了几步,视线在地上的蒲团上一闪而过,看向关娘子的目光染上淡淡的轻蔑之意,她挺直了腰,姿态优雅地曲膝行礼,只是半礼,并无跪下,双手捧茶,声音清淡,“夫人,请喝茶。”

    关娘子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眼睫微抬,冷冷地看着郑淑君手上的茶盅,没有伸手接过的意思。

    屋里安静得有些抑郁。

    “夫人,请喝茶。”郑淑君再一次开口,声音提高了一些。

    随喜红润的唇瓣抿起笑纹,看向郑淑君身后那个已经出现满脸愤色的小姑娘,却见她正恨恨地瞪着她和阿娘。

    关娘子抬起手,抚了抚自己的鬓角,一句话也不说。

    “惠云”关大爷在一旁不悦地开口。

    郑淑君目含委屈地望了关大爷一眼。

    “郑姨娘,别忘了,你只是个妾。”关娘子不看关大爷,只是冷冷地对郑淑君开口,就算她出身再如何高贵,到了她跟前,就只是个妾,一个必须给她下跪敬茶的妾。

    当日她不肯承认郭静君的身份,是有律法可依,如今既然丈夫能光明正大地纳妾,她又有什么借口说不?只是今日心情不同以往,当日愿意委曲求全是因为心里还有期待还有爱,如今她争的,也只是一个尊严而已,就算从此遭了丈夫的厌恶,她也已经无所谓了。

    想起半年前他还对自己温声细语百般讨好,转了个身却就纳妾进门,这等薄幸作为,她还能眷恋什么?

    郑淑君听了关娘子的话,却是脸色瞬间一白,咬紧牙了看着关娘子洁白如玉的脸庞。

    “你凭什么要我娘给你下跪,我娘才不是小妾,是八人大轿抬进门的,爹,你告诉这女人,我娘才不是小妾。”郑淑君身后的小姑娘终于忍不住爆发,小脸涨得通红地指着关娘子对关大爷叫道。

    “八人大轿?”关娘子笑了笑,斜睨着关大爷,“大爷,她说的,是真的吗?”

    关大爷有些尴尬,当时在南溪城他只是小小府长,而对方却是名门大族,怎么样也不能失了面子,便商议以妻子之礼将郑淑君抬进门,但实际仍为小妾,毕竟她是个寡妇,只是没想她女儿会有这样的误会。

    “惠喜,不得放肆”郑淑君轻声喝斥着女儿,高傲地看了关娘子一眼,挺直了腰板跪了下来,“夫人,请喝茶。”

    那叫惠喜的小姑娘气得跺脚,“娘,凭什么要给她下跪,她算什么,论身份地位,她哪能和郑家比啊。”

    “闭嘴”郑淑君冷冷瞪了女儿一眼,给关娘子磕了一头,“夫人,是妾身教女无方,请您原谅。”

    关娘子淡淡一笑,看向那小姑娘,“难道姑娘姓郑?”

    “改了姓关,以后就是我女儿。”关大爷沉声说着,当着郑淑君的面他也不好显露出对关惠喜的不悦,如果关娘子的身份地位不能和郑家比,那也就是说关家比不上他们郑家,即使事实如此,但仍让关大爷觉得心里添堵,都已经进了关家的门,还口口声声提着郑家,岂不是让他没脸吗?

    关惠喜在郑淑君警告的眼神下,咬着嘴唇不再多说,但眼底的忿恨却清晰得落在随喜眼中。

    “进了关家的门,就是一家人了。”关娘子接过郑淑君的茶盅,淡淡说着,将放在旁边的一直包银梅花簪放在托盘上。

    郑淑君的脸色更是白了一分,“谢夫人的赏。”

    关大爷沉着脸,眼色莫辩地看着关娘子,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离家只是半年,为何妻子变化却如此明显?

    看到关娘子赏给郑淑君的银簪,关惠喜气得脸都绿了。

    郑淑君将银簪紧紧抓在手里,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嘴角牵起看起来很淡定的笑容。

    关大爷真是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郑淑君到底是南溪城城主的妹妹,若她坚决不肯下跪,他也不能真的对她怎样,而惠云又是正妻,如今还有了双身子,更加不能对她出气儿,否则他还没上任西里城税务府的府长,只怕又是谣言满天飞了。

    能够和平相处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此时的关大爷早已经忘记了还被送再庄子里静养的郭静君,在他心中,也就只承认郑淑君这个身份高贵的妾室而已。

    “惠喜,这是你姐姐,比你大两个月。”关大爷尽量让自己笑得亲切一些,对仍旧气呼呼的关惠喜说道。

    关惠喜斜眼瞄了随喜一眼,哼了哼。

    “快叫姐姐。”郑淑君皱眉吩咐道。

    “她才不是我姐姐。”关惠喜扁嘴叫道,就是不肯承认随喜是她的姐姐,想到自己从一个娇生惯养的嫡女变成庶出的身份,她心里就一阵的恼怒,只不过是一个身份低下的小家小户姑娘就想当她的姐姐?想都别想

    “不叫也罢,我也不敢当。”随喜笑眯眯地开口,以同样蔑视的目光看着关惠喜。

    “你……”关惠喜气得跳脚,若不是被郑淑君紧紧拉住胳膊,几乎就要过去打随喜一巴掌,在南溪城的时候,从来没人敢对她大小声,她可是南溪城城主最疼爱的外甥女,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受委屈,眼圈忍不住红了起来,“娘,我不要来西里城,我要回家。”

    “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若是不喜欢,便让人送你回南溪城郑家”关大爷终于发怒喝道。

    关惠喜委屈地躲到郑淑君身后。

    郑淑君为难地看向关大爷,眼底有恳求之意。

    关娘子轻笑道,“小姑娘难免容易不好意思,多多相处自然就熟悉了。”

    “夫人说的是,以后两姐妹多多相处,自然就有感情了。”关大爷附言道。

    随喜心中冷嗤,谁跟她是姐妹,谁跟她有感情了,她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个关惠喜

    关大爷也知继续强求会弄巧成拙,便开口让郑淑君带惠喜先回去休息,她们住的是原来郭静君住的偏院。

    她们离开之后,随喜也被关大爷打发回去。

    随喜有些不大乐意地看着关娘子,就怕阿娘被阿爹甜言蜜语几句又跟以前一样事事听他安排。

    “回去好好歇息,晚上阿娘给你做最喜欢是的蒸肉饼。”关娘子柔声对随喜说着,知道女儿在担心自己。

    待随喜离开,关大爷就露出温柔的笑意,走过来要扶起关娘子,“到屋里的软榻躺着吧,这外面不舒服。”

    关娘子笑着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手,“大爷不去看看郑姨娘么?毕竟她人生地不熟的,第一次离开家乡难免要伤感,您还是去陪陪她吧。”

    “惠云,你怪我纳妾了,是不是?我跟你说过,我心里只有你一人,纳淑君为妾,实在是迫不得已,她哥哥到底是城主……”关大爷搂住关娘子的肩膀,柔声解释着,大手还轻轻抚着她的肚子,“你是我的妻子,在这个家中,你的地位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免费小剧场——————

    某归语气深长:“关大爷,我得遗憾告诉您件事儿。”

    关大爷儒雅地笑:“何事?”

    某归叹:“根据读者普遍反映,您不太受待见,我不得不减少您出场的机会啊。”

    关大爷怒:“老子好不容易有出场的机会了,你要老子领饭盒?不干,坚决不干”

    某归泪:“可以有另一种说法,就是加快更新的速度……”

    关大爷默:“……。”

    某归四十五度仰头明媚地忧伤了:“大爷,我要是不让您赶紧领饭盒,读者就要罢看,读者要是罢看了,我那还没来得及出场的儿子谁养啊,我总不能让您挡着我儿子抱得美人归的道儿啊啊啊~~~~~”

    ps:大家以后充值不要一下子充太多,几十块就好,太多的话惹人眼目啊~~~

    再ps:这个月的28号到下个月的7号,粉红票双倍,大家到时候要支持龟龟哦,……我会用力加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