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姐妹 下
    (下)

    关娘子眉梢一挑,含笑看着关大爷,他的话听起来真心实意,确实让人觉得甜蜜舒心,可他怎么能在刚把小妾纳进门就说出这样的话?从回来到现在,他甚至一句关心她这半年来过得怎样的话都没有。看书神器

    到底心里有没有她,不是很轻易就能分辨出来吗?

    “大爷心里有谁妾身自然明白,既然郑姨娘身份娇贵,必当不习惯家里简陋,您还是去陪她的好。”关娘子不留痕迹地离开他的怀抱,面容淡然如水。

    关大爷皱眉看着她,脸色有些沉,“你若是不高兴就说出来,不要这般对我,惠云。”他不习惯这样不冷不热的她,让他感觉自己在她心目中已经变得可有可无。

    “妾身并无不高兴,大爷的喜怒就是妾身的喜怒,如今是您纳妾大喜,妾身又怎么会不高兴?”关娘子笑着道,看起来确实没有不高兴的样子。

    “你……”关大爷一口气哽在胸口,不知道怎么吐出来,一张儒雅的俊脸涨得发红。

    “大爷,妾身还得去准备老夫人的完善呢。”关娘子找了借口不想对着他,越是看着他,会越觉得失望。

    “你是双身子,不在屋里好好休养,去准备什么晚膳?”关大爷拉着她的胳膊皱眉问道。

    “大爷多虑了,这些日子,妾身都是这么过来的。”关娘子拉开他的手,欠了欠身,就走出了窗花门,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关大爷哼了一声,拂袖大步走了出去。

    且说郑淑君母女回到偏院之后。

    自郭静君被送去庄子里之后,偏院并没有重新整修过,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将床褥帐幔重新换了一套新的,其他并无变化,郑淑君冷眼看着屋里的摆设,想她在南溪城住的是高屋建瓴,富丽堂皇的屋子,就是当时嫁给只是秀才的丈夫,那也是书香世家,如今却要住在这种小房小屋里,如何能不觉得憋屈?

    “这破簪子,就是赏给家里的丫环都拿不出手,那女人竟然把这种东西赏给娘了。”关惠喜拿着关娘子赏给郑淑君的包银梅花簪,气鼓鼓地叫着,这烂东西,在南溪城的时候,连她们的丫环都看不上呢。

    郑淑君冷笑一声,双目露出凌厉的冷光,“她不就是要警告我,我永远不可能和她平行而立,连她身边的丫环都不如吗?”

    “娘,我们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方来,在南溪城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一定要到这里来受气,而且还是当庶女,要看那个正妻和嫡女的眼色,想起来就觉得气愤难平。

    “忍一时之气,方能成大事,既然她非要将我压下去,我也就先忍着她,有朝一日,我定将今日耻辱全数还了给她。”郑淑君从女儿手中拿回银簪,摸着她的头道,“你也收收大小姐的脾气,当初你父亲被山贼所害,若不是依靠忍气吞声和那些人斡旋,我怎么能将你带了出来,娘不能永远是寡妇,你也不能没有爹爹,关家虽然不如郑家舒适,但不管怎样,也能让你有个完整体面的身世。”

    她的先夫过世已有五年,本来以为会心如止水过了下辈子,甚至有了想将女儿过继到大哥名下的冲动,为的只是不想让女儿有个当寡妇的母亲,可是那日无意中见到关炎波,她才知原来自己还能动情……

    拉下脸面求了大哥去给关炎波求亲,才知原来对方已有妻女,本是想就此死心,可……每见一次,心就沉沦一分,再想自己身份已经不如未出阁时金贵,也就不勉强,愿意委身为妾,但必须以妻礼进门。

    她也知道关炎波之所以会答应这个要求,是看在郑家的权势上,对她并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但她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发现她的好,然后对她死心塌地。

    “可是,娘,我如今由着嫡女的身份成了庶女,难道就比之前好了吗?”关惠喜委屈地说道,在郑家她是众星捧月,好不风光,来了这里却要受人冷眼,她怎么受得住这落差?

    “傻孩子,娘不会甘心只当妾室的。”郑淑君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眼底有一种势在必得的决心,该是她的,她一定会得到手。

    关惠喜撅着嘴儿有些不太高兴,还是点了点头,轻声道,“娘,您让我一定要讨好那个老夫人,可是如今她都不见我们,要如何讨好呢?”

    “今天不见,明天总会见的,明天不见,还有后天,只有住在同一屋檐下,总有见到面的时候,你要记着,一定要让老夫人喜欢你,你在这个家才能站得更稳一些。”郑淑君低声道。

    “我知道了,娘。”关惠喜点了点头,她一定不会让那个什么随喜抢了她的风头,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才是关家最令人瞩目的姑娘。

    郑淑君赞赏地点头,这个女儿一向聪慧,有些事情不必她教也能做得很好,不然又怎么会在郑家如鱼得水,比大哥几个女儿还要受老夫人宠爱。

    低头看这银簪一眼,她嘴角抿起一丝冷笑,然后将银簪放进匣子里,在郑家时,她赏给一等丫环的都是赤金簪子,没想到这罗惠云看着娇弱,却有这等心思,之前打听来的消息也不尽言实。

    “夫人,从南溪城带来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准备给老夫人的八匹绸缎和玉如意,要如何是好?”一个穿着桃红色衣裙丫环打扮的姑娘都了进来,十六七岁的模样,面容娇俏,肌肤稍微黑了点。

    这是郑淑君从南溪城带过来的贴身丫环,本来是把身边四个一等二等丫环带来,但又考虑到会因此被老夫人认为娇气,所以只带了眼前的春菊和服侍女儿的冬菊前来。

    “你亲自送到上房给老夫人,别的不用多说,就只说是郑家太夫人给她送来的,她没有不收的道理。”郑淑君关上匣子,低声说道。

    “是,那……”正院那边的夫人要不要也送去呢?

    “以后只能称我一声姨娘,夫人……只有一个。”郑淑君在春菊未开口之时,有冷声吩咐道。

    春菊怔了怔,有些怜惜地看着郑淑君,“奴婢记住了,姨娘。”

    郑淑君听春菊的称呼,心口一阵的刺痛,缓了缓才道,“把给夫人备下的那份,也送过去吧。”

    刚说完,关大爷儒雅挺拔的身姿就撩帘走了进来,正好听到她的话,脸上不禁有动容的情意,“老夫人知道你有这份孝心,一定会喜欢你的。”

    “大爷。”郑淑君眉眼绽开温柔的笑,上前去给他行礼。

    “爹,那祖母会不会喜欢惠喜呢?”关惠喜歪着头,脆声问道,她其实原名不叫惠喜,而是叫惠巧,为了讨好关大爷,她特意让关大爷重新给她改了名。

    “只要你乖巧听话,老夫人没有不喜欢你的理儿。”关大爷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他虽不太喜欢多出个便宜女儿,但在郑淑君和郑家面前,他仍旧是摆出一副好父亲的模样。

    关惠喜闻言,扁嘴道,“惠喜本来就很听话很乖巧。”

    郑淑君哪里会看不出如今关大爷并不是太喜欢自己的女儿,给春菊使了个眼色,“先带姑娘回屋里吧,都赶了几天的路,好好休息。”

    “那女儿就先告退了。”关惠喜眼色微黯,轻声说道。

    关大爷含笑颌首,“好好休息,明日一早去给老夫人请安。”

    “是,爹。”关惠喜笑着回道。

    屋里只剩下关大爷和郑淑君二人,气氛显得有些暧昧。

    “大爷现在才来,可是心里只想着夫人,都忘记妾身了?”郑淑君拉着关大爷的手,让他坐到软榻上,自己身子一软靠在他怀里,娇嗔地说道。

    温香软玉在怀,关大爷心里自是酥软了一大半,手顺势搂住她的腰,嘴巴贴着她的耳朵,低声笑道,“我心里有谁,你还不清楚?”

    “大爷心中有夫人,也有妾身。”郑淑君娇羞地推开他,满脸通红,双目含情地睨着他。

    “我心里有夫人……你可是不欢喜了?”关大爷眉头一挑,声音的降了几分。

    “大爷是看低妾身了,夫人与您相扶相持十载,感情必定深厚,岂是妾身能相比?何况夫人为人贤惠,是您的贤内助,大爷若是说心里没有夫人,那妾身还要伤心您是个无情之人呢,妾身不敢奢望大爷心中只有淑君一人,只要您偶尔还能想起妾身,那就心满意足了。”郑淑君搂住他的脖子,满腔柔情地倾吐她的心意。

    关大爷听得心热身软,一把将她紧紧搂住,几乎要揉进怀里,“淑君,只恨我不能早点遇到你。”

    “大爷……”郑淑君抬起头,眼泛柔情地看着他。

    “你放心,我断不会委屈了你。”关大爷低头咬住她胸前的敏感,声音浓浊。

    郑淑君笑得艳丽无比,“大爷,只要在你身边,什么都不会是委屈。”

    关大爷男性的虚荣心一下子涨得满满的,一把将郑淑君推到在软榻上,整个人压了上去。

    补昨晚加更的,昨天精神状态不好没加更,现在补上,明天开始粉红票双倍,大家明天再给归归投票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