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争宠 上
    第八十七章争宠(上)

    上房,屋里。更新最快去眼快

    老夫人看着摆在桌上的上好绸缎,玉质青翠一看就知价值不菲的玉如意,还有各种名贵补品,脸色仍旧平静无波,“这是郑姨娘送来的?”

    翠丝道,“说是郑家的太夫人送给您的。”

    郑太夫人……那是有诰命在身的,竟然那么客气给她送了这么多的礼,这种放下身段之举,分明是要她抬举郑淑君,将来关家必能在郑家的荫蔽之下,大爷的前程也必会一帆风顺。反之,那就是和郑家作对了。

    到底为了儿子,老夫人怎能不心软,“把东西收下吧。”

    翠丝和翠碧相视一眼,齐声应是。

    关娘子这边收到的是四匹上好绸缎,一串拇指大的南海珍珠。

    看着这些东西良久,关娘子才轻声问道,“老夫人那边收下了?”

    湖湘点头,“收下了。”

    关娘子笑了笑,“那我们也收下吧。”

    没多久,天色就暗了下来,老夫人借口身子不适,并没有顺了关大爷的意,一家人齐齐整整地吃顿饭,当娘的怎么会不明白儿子的意思,不过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让她接受郑淑君。

    以郑淑君的身份,就算是为妾,也定是贵妾。

    只是要这么快妥协答应,岂不是将那郑淑君抬得太高了,身份再怎么高贵也好,到了关家也得守关家的规矩,这就是她虽然收下大礼却还不想见郑淑君的原因。

    翌日,天微明,随喜已经翻身起床,平灵还睡得很香,她轻手轻脚地越过在地上打铺的丫环,从衣柜里找出崭新的衣裳换上,在山里只是半年多,穿了一半,才好笑地摇头,在山上半年多,都已经习惯凡事亲为,都忘记回家之后有丫环使唤的。

    窸窣的声音吵醒了平灵,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随喜已经穿戴整齐,呼溜急忙起来,满脸的焦急和懊恼,“姑娘,是奴婢睡过头了,是奴婢该死,竟然让姑娘自己穿衣裳……”

    随喜笑着打断她的自责,“是我起得太早了,天还没亮开呢。”

    平灵将铺盖折叠推进床底,过来替随喜梳了个双髻,“姑娘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呢?”

    “已经习惯了这个时候起身了。”随喜笑道。

    “姑娘在山上受苦了。”平灵闻言,还以为随喜每天在山上都没睡个好觉,不免觉得心疼。

    “一点儿也不苦,在山上的日子,可要比家里的好。”随喜眸色一闪,笑容有些萧索,“这半年来,夫人过得如何?不许瞒我。”

    平灵压低了声音,“夫人过得很好,大爷去了南溪城之后,也没有觉得伤心,吃得下睡得着,常到上房和老夫人说话,后来知道大爷在那边纳了妾,虽然仍旧是每天笑着,但到底还是……姑娘回来了,夫人就开心了。”

    随喜认真听着,眼底盛着绚烂的笑,昨晚只顾着和阿娘说话,后来太疲倦了没有找平灵打听这半年来的事情,如今听来,阿娘与之前的软弱却是不同了,且昨日看着阿娘的神情,并没有因为郑淑君的出现而失落绝望,至少比当初得知郭静君这个女人出现的时候,要平静了许多,这也算是好现象吧,不必再为阿爹那样的人伤心了。

    “先去给老夫人请安吧。”沉默了片刻,随喜站了起来,她高兴阿娘振作争气之余,老夫人那边也是要仔细讨好着的。

    平灵到外面打水进来给随喜梳洗。

    随喜穿了一套苏绣嫩绿对襟百褶裙,如梨花带露般清新秀丽,嘴角的漩涡好像盛着窗外温煦的阳光,看着令人忍不住心中一暖。

    沿着门廊走下去,再穿过长廊就是上房的正屋了,随喜远远就看到关娘子略显笨拙的身影从院门走了进来。

    眼角的笑容更添几分,声音轻快透着稚嫩,“阿娘。”

    关娘子脸上泛开温柔的笑,一手扶着肚子走到随喜面前,“昨晚睡得好吗?”

    “家里床铺柔软,哪能睡得不好?”随喜俏皮笑道。

    关娘子低头看着她笑,牵起她的手走进屋里。

    老夫人正好刚起来,关娘子松开随喜的手走向床沿,“娘,您起来了?”

    “嗯。”老夫人对关娘子颌首笑了笑,由她服侍着穿衣漱口。

    随喜在一旁给关娘子当帮手,稚言稚语说一些从二师兄那儿听来的趣闻讲给老夫人听,把老夫人逗得哈哈大笑。

    关娘子笑着看了随喜一眼,从衣柜选了一套团锦大红牡丹裙衫给老夫人。

    老夫人今日似乎心情不错,吃早饭的时候,也不必关娘子布菜了,让翠碧去拿了两副碗筷,让关娘子和随喜坐下陪她。

    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到丫环来传话,大爷并郑姨娘过来给老夫人请安。

    关娘子眸色微敛,神情仍旧一片的柔和。

    老夫人抬眼看了她一眼,心中暗暗轻叹,对丫环道,“让他们进来吧。”

    随喜握着筷子的手不由得一紧,老夫人让郑姨娘进来……是肯受她敬茶请安了吗?也就是说,老夫人也承认郑淑君这个贵妾的位置和身份了?

    她紧拧秀眉,抬头看向了老夫人,如果老夫人承认了郑淑君,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啊。

    “郑家毕竟是名门,只是让她进门而已,到底压不过你。”老夫人轻声说着,眼角的皱褶好像深了一些,目光平淡如水。

    关娘子轻应声,“我明白的,娘。”

    刚说完,关大爷潇洒儒雅的身影出现在门边,穿着一套白色绣金丝的长袍,黑腰带,悬白玉佩,看起来精神抖擞,心情似乎很好,他身后跟着郑淑君母女。

    郑淑君穿着素淡颜色的衣裙,整个人比昨日看起来多了几分柔弱,少了几分强硬精明的感觉,而那关珍喜则是穿了一套白色百褶裙外罩杏黄色的褙子,莹润白皙的脸蛋挂着甜甜的笑容。

    “娘,儿子给您请安。”关大爷笑着行了一礼,眼睛快速从关娘子脸上掠过。

    老夫人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让他坐下。

    关大爷谢了坐,使了个眼色给郑淑君。

    郑淑君款款移步向前,双膝点地行了一个大礼,态度十分卑微,“婢妾给老夫人请安。”

    “珍喜给祖母请安。”关珍喜也跪了下来,甜甜地叫道。

    老夫人的视线从郑淑君脸上转到关珍喜,淡淡地笑了笑,“都起来吧。”接着,给了郑淑君一支包金点翠荷簪,赏了关珍喜一块玉佩。

    关珍喜手里攥着玉佩,得意挑衅地看了随喜一眼。

    随喜冷笑斜睨着她,既无羡慕更无嫉妒,她记得那个玉佩,她在老夫人的妆匣里见过,玉质虽然莹润,但颜色稍显差些,老夫人从来没戴佩过,只不过一块被嫌弃的玉佩,有什么好得意的。

    郑淑君起来之后,又盈盈给关娘子福了福身,“夫人。”

    关娘子点了点头,“郑姨娘住得可还习惯?有没什么短了缺了的?”

    “婢妾住着觉得挺好得,也没什么短缺的。”郑淑君有一句回一句,是个乖乖顺顺,服服帖帖的小妾模样,和昨日的高傲相比,今天可真是谦卑了不少。

    “如此甚好。”关娘子笑道。

    关大爷皱眉看着关娘子,想知道她这些话到底是不是出自真心,她的笑容是不是也全然没有作假,想知道她会不会介意昨夜宿在郑淑君屋里,可他竟然一点也看不出真假……她眼底的笑和说话的语气都一如往常的柔和宽和,没有一点嫉妒和不悦的样子。

    老夫人什么也不说,只是安静地咬了一口酱菜。

    郑淑君马上过来服侍布菜,老夫人动作微滞,却没有拒绝。

    关娘子微微一挑眉,低头喝粥。

    老夫人怎么一夜之间就接受了这个郑淑君?随喜心不在焉地咬着包子,一边狐疑地猜测着,只是因为身份上所以不得不给郑家面子吗?要卖面子的话,昨日就见了她不是更好?

    “在想什么,专心进食,在山上才多久,都瘦得剩下骨头了。”老夫人见随喜走神在发呆,不悦地开口道。

    随喜回过神,呵呵笑着,“祖母,我在山上好吃好喝的……”

    老夫人嗔了她一眼好笑道,“还好吃好住,在山上能吃什么?”

    随喜不好意思地笑着,在山上只有素菜没有肉,一开始是很不习惯,常常觉得肚子很饿,可是后来也就习惯了。

    关珍喜被无视在一旁,眼底充满嫉恨看着随喜,她从来就是众星捧月的位置,从来没受过冷落,才到关家一天,她就受尽了憋屈和忽略,这口气哽在胸口既难受又委屈,也许没有关随喜……她一定会成为老夫人喜欢的孙女。

    就算不是亲生的又如何?凭她的能力到了哪里不是最受宠的那个?从小她就明白,要得到别人得注意力,就必须有什么东西是众人之首,那样才能突出自己的特别,哼,来日方才,她一定会让老夫人知道,关随喜连她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娘,今日我就得去税务府上任了。”吃过早饭,翠碧给他们每人沏了一杯碧螺春,关大爷啜了一口茶之后,才低声开口。

    老夫人点了点头,“要好好给卢大人践行。”

    “我晓得该怎么做。”顿了一下,关大爷又道,“娘,家里人口日渐增多,这处宅子有些嫌小了,不如换一座大一些的。”

    “这事儿等惠云的孩子生下之后再说,如今不宜搬迁。”老夫人一句话断了关大爷的念头。

    郑淑君藏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

    发现了个大*ug……继女的名字和关娘子的同字了,已经改过来,叫关珍喜。。。。

    扭脸含泪,俺华丽丽地卡文了,都是关大爷的错,我站着坐着躺着都想着怎么虐他……想着想着就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