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娘家 上
    书名:

    春节期间由于电信机房内部存在安全漏洞,导致网站访问不稳定,我们已经在尽力处理问题,感谢大家支持。

    关珍喜脸上有两个清晰红肿的巴掌痕,随喜含着泪看着她们,脸上也有掌印,地上有打翻的虫草白及粥,两个丫环都被吓呆了。

    老夫人看着脸色就沉了下来。

    郑淑君抱着关珍喜,含怒看着随喜,“大姑娘,你怎么打了珍喜呢?”

    随喜看了关娘子一眼,啜泣着道,“是她先打的我,我才还手的。”

    老夫人沉着脸看了她们一眼,“都回屋里再说”说完,转身离开了鹅卵石小道。

    郑淑君在老夫人转身之后,冷冷地看了随喜一眼,那眼神既锐利又怨毒,她拉起关珍喜的手,“走,老夫人一定会为你做主的。”然后给旁边的春菊使了个眼色,春菊趁大家没注意,悄然往另一边跑去了。

    关珍喜一边哭着一边跟着郑淑君离开,那个被吓呆的丫环也回过神来,跟着一起离开了。

    关娘子走了过来,轻抚随喜脸上的红肿,“疼吗?”

    “不疼”随喜露齿浅笑,真的不疼,因为那关珍喜会比她更疼。

    “先到老夫人那儿再说吧,郑姨娘不会轻易罢休,一会儿你可千万别太嘴硬。”关娘子嘱咐着,就怕女儿受委屈。

    “阿娘,我晓得怎么做的。”随喜笑着道,嘴角扯动脸颊的红肿,有些刺痛。

    她们来到上房,老夫人已经端严坐在厅上的太师椅,随喜一进门就跪到她面前,咬着唇不说话。

    关珍喜见了,也跪了下去。

    “你们来说,发生什么事情?”老夫人看了跪在地上的两个小姑娘一眼,却是叫两个丫环出来回话。

    老实说,她心里偏袒的自然是自己的亲孙女,只是碍于有郑淑君在场,她不好太过偏心,但看到随喜脸上的巴掌印,她到底还是觉得心疼。

    “回老夫人,是……是二姑娘先动了大姑娘,大姑娘才打回去的。”平灵有些拗口地称呼着两位姑娘,总觉得那关珍喜根本不是关家的人。

    “回老夫人,是大姑娘出言挑衅了我们姑娘,我们姑娘才忍不住动手的。”冬菊立刻反驳道。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一遍”老夫人喝道,指着平灵,“你来说”

    “……大姑娘手里端着给夫人煮的虫草白及粥,二姑娘一定要大姑娘让路,还……还说郑姨娘是出身高贵的,夫人比不上,还说不认大姑娘为嫡姐,大姑娘才说了几句,就被打了一巴掌。”平灵含糊不清地说起了经过,自然全都是站在随喜这边的。

    在听到出身高贵几个字之后,老夫人就冷冷地扫了郑淑君一眼。

    “你胡说,分明是她先说我娘是寡妇再嫁,又说我比不上她嫡女的身份,说我与她不同父不同母,根本不认我这个妹妹,她既侮辱我娘,我为何不能打她”关珍喜在一旁叫了起来。

    “你一个姨娘所出的庶女竟然说夫人的身份比不上一个小妾,难道就不是侮辱?你动我,难道不是不尊?我打你一巴掌你罚你不敬夫人,再打你一巴掌是罚你不敬嫡姐,难道有错?”随喜面色平静,一字一句地开口,严肃而矜持,没有一丝的得意。

    老夫人嘴角差点忍不住翘了起来,这个随喜,平时看着恬静不爱说话,倒是挺牙尖嘴利的。

    “你凭什么打我”关珍喜愤怒叫道。

    “两人都有错珍喜,你错在不该与姐姐争路,一人让一步有何难?两个姑娘竟然在下人面前打架,传出去成何体统?你们的脸面还要不要的?难道要外面的人以为关家的姑娘就是这么个泼辣不饶人的吗?”老夫人斥了起来。

    “老夫人,二姑娘维护婢妾才打的大姑娘,都是婢妾的错,婢妾甘愿受罚。”郑淑君跪了下来,含泪哽声道。

    “你又何错之有?”老夫人微眯起双眸,不悦地看着郑淑君。

    “是婢妾的身份……让人瞧不起,婢妾……婢妾……”竟泣不成声说不出来了。

    分明是关珍喜先拿身份出来压人,否则随喜又怎么会讽刺她是寡妇的身份,被她如此一说,倒将所有的不是都推到随喜身上了,好像就是随喜瞧不起她寡妇的身份才会打了关珍喜一样的。

    “谁敢瞧不起你的身份”外面突然传来关大爷的声音。

    众人讶异回头,就看到关大爷一脸怒火地走了进来,目光锋利地瞪着随喜,“是谁允许你羞辱郑姨娘的?你这个混账东西。”说着竟要抬脚踢了过去。

    关娘子早在他进门的时候就提高警觉,所以未等他那一脚踢下去,已经抱住随喜的小身板,“你要是打女儿一下,我跟你拼了。”

    老夫人大惊,“惠云,仔细你的身子。”

    关大爷急急地收住脚,被关娘子吓了一跳,“你做什么,要是踢中你怎么办?”

    “你不分是非黑白就要对随喜动手,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关娘子厉声回道。

    “你……”关大爷气结,更加愤怒地瞪着随喜,“慈母多败儿她目无尊重羞辱郑姨娘,难道就没错了?打了自己的妹妹就没错了?”

    今日是关大爷的沐休日,因为有同僚来找他喝酒,一直在外院的书房,是郑淑君的丫环春菊趁大家没注意去报信,刚刚他在门外已经听了个大概,听到随喜讽刺郑淑君是寡妇的身份时,气不打一处来,已经不知分辨对错了,更别说去分析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最是忌讳别人在他面前提起郑淑君是寡妇再嫁的事儿,会让他觉得自己的女人是被别人睡过的,随喜羞辱郑淑君,就等于在羞辱他的男性尊严。

    “羞辱郑姨娘?”随喜抬起头,小脸都是倔强的冷笑,“如果不是她先以出身高贵压阿娘,我又怎会出言反驳,阿爹您是不是应该一视同仁,再来分辨是谁对谁错?”

    “你还敢顶嘴?”关大爷眼睛一瞪,“就算两个人都有错,你为何要打珍喜两下,像你这种野蛮的性子要是不严加管教,传出去关家还有面子吗?”

    “野蛮?”随喜失笑,挺直了腰板,“既然不是我错在先,我教训她口无遮掩,难道就是野蛮,她先动我,难道就是有教养?阿爹,你这话可真没道理。”

    “你还敢说”关大爷扬手要打下去,关珍喜怎么说都是郑城主的外甥女,如果被郑城主知道她刚到关家没多久就被打,他要怎么解释?自己的女儿怎么教训都可以,别人的女儿怎么说也要顾忌三分。

    随喜毫不畏惧地看着他的手。

    关娘子紧紧将随喜护在怀里,眼睛含怨看着关大爷。

    郑淑君母女眼底闪过一模一样的泄愤之色。

    “住手”老夫人喝住关大爷,沉声道,“做错事好好计较给她听就是了,动手动脚像什么话,还只是个小姑娘呢。”

    “她哪里有半点知道错的样子。”关大爷放下手,大声叫道。

    “两个人都有错”老夫人冷声道,她虽然也不想教训那珍喜,但要亲孙女平白被冤屈,她自然是看不下的。

    “珍喜,赶紧给夫人和大姑娘赔礼,是你不懂事,以后不许再乱说话冲撞夫人,进了关家的门,我们就是关家的人了,庶出就是庶出,尊卑之分切不可忘记。”郑淑君拉着关珍喜低声教训着。

    关珍喜委屈地扁嘴。

    随喜眼角扫了她们母女一眼,这种以退为进的方法,也就只能讨好阿爹而已。

    关大爷果然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在老夫人另一边的太师椅坐了下来,“珍喜是做妹妹的,做错事你这个姐姐不好言劝解计较便罢了,竟然还跟着动架,一点规矩都没有,要说两个人都有错,随喜也是错的最多。”

    “她打我一巴掌,难道我还要让她再打一巴掌,告诉她这是错的?”随喜面无表情地问道。

    “你还敢顶嘴”关大爷又被气得站了起来。

    关娘子扶着肚子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郑淑君,“郑姨娘这话客气了,我原本就是小家小户出身的,二姑娘也不是乱说话,没有什么冲撞不冲撞的。”

    老夫人急忙对湖湘道,“还不扶夫人坐下。”

    关大爷瞪着随喜,好不容易才平息了怒火,“随喜,你跟妹妹道个歉,这事儿就这样过去了,以后家里再有谁说郑姨娘是再嫁的,我绝不轻饶。”

    要她跟关珍喜道歉?不可能随喜紧抿着唇,倔强地高昂着头。

    关珍喜嘴角翘了起来,抬高下巴看着随喜。

    郑淑君眼色一闪,与关娘子对上视线,两个人的目光都是平静的,看不出对方究竟在想什么。

    真的……不该对他有抱什么希望的,关娘子在心里微弱地轻叹,随喜在他心目中,连一个继女都比不上,真是可笑,她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在关家立足?

    “道什么歉,既然两个人都有错,就一起受罚,谁也没必要道歉”老夫人沉声开口,目光严厉地看着随喜和关珍喜。

    “每人抄十遍《内训》,没抄好谁也不许踏出屋里半步”老夫人扫了关大爷一眼,对他如此袒护继女感到十分不悦,但不想在媳妇孙女面前拂他面子,只好将随喜和关珍喜一起惩罚了。

    第三更,我趴了,好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