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娘家 中
    第九十一章娘家(中)

    被罚抄十遍《内训》的事儿,随喜并不觉得意外,老夫人虽然有心偏袒她,但在她心目中,亲孙女永远比不上儿子的前程重要,所以老夫人不会让阿爹为难,更不会在郑淑君面前偏帮她,老谋深算地选择了个一碗水端平的方法。追书必备

    幸好她早已经习惯抄写,抄书这种事情已经难不倒她,只是让阿娘为她担忧受怕,心里实在有些不好受。

    “姑娘,该用午膳了。”门帘动了一下,平灵红肿着双眼端着托盘走了进来,走路还有些别扭的样子。

    平灵和冬菊两人也因为她和关珍喜打架的事情被打了十大板,这还是看在如今家里丫环紧缺,怕打得重伤了,没人手来服侍两个姑娘,剩下十大板留着以后每天领一板。

    随喜停下手中的羊毫,有些歉然地看着平灵,“我给你的药可有抹上?”好在这次从山上带回了不少之前她练手的药膏,正好能给平灵用上。

    “抹上了,比起昨天要好了不少。”平灵将托盘放到桌子上,笑着回道。

    “那就好。”随喜点了点头,走到铜盆去洗手,“可有跟湖湘说一声,让她去交代催妈妈给夫人再煮一碗虫草白及粥?”

    平灵道,“姑娘放心,已经跟湖湘姐姐说了。”

    随喜这才坐下来进食。

    “郑姨娘早上有过来给老夫人请安吗?”她轻声问着。

    “来了,听翠丝姐姐说,一大早还特意去正院服侍夫人起身。”平灵回道。

    随喜淡淡地笑了笑,“看来……阿爹昨日还是宿在偏院了。”所以郑淑君才会那么一大早来给阿娘请安,不就是想让阿爹知道,她是个称职且懂规矩善解人意的小妾么?

    平灵只是一个丫环,不好说什么。

    自昨日她被老夫人罚抄《内训》之后,就一直被关在屋里,也没机会见阿娘一面,不知她如今究竟如何了,昨日阿爹那般行径,阿娘会如何作想?还会认为留在关家对她将来而言才是最好的吗?

    有关珍喜在,即使有好的亲事,也轮不到她的,昨日不是很明显让她们看清楚了这个事实吗?

    用完午膳,随喜又开始坐到书案后面去抄写,只是刚执笔没多久,就听见外面传来翠丝的声音。

    平灵打起帘子将翠丝迎了进来。

    “大姑娘,老夫人让您到大厅一趟。”翠丝的脸色有些沉重,看着随喜的目光复杂而欣喜。

    “怎么了?”随喜放下笔问道。

    “是大姑娘的舅父来了,赶紧过去吧。”翠丝低声道。

    随喜一怔,舅父?“罗家的?”

    “自然是乌黎城的亲家,不然还能是哪里的。”翠丝好笑地打趣。

    罗家的舅父……这辈子除了阿娘偶尔会提到她有两个兄弟,其他人从没说起罗家的舅父,她也是在上一世阿娘过身之后,罗家的人愤怒找阿爹算账,才知道原来她还有两个舅父。

    大舅父是乌黎城书院的夫子,将来会继承外祖父的衣钵,成为书院的院长,二舅父是乌黎城的知县,再过两年也会因为政绩突出,到京城去当官。

    可罗家和关家从来不相认亲戚,怎么今日舅父会找上门来?

    突然就想起不久前阿娘让湖湘给范姨母送了信,罗家之所以来人,该不是因为阿娘的那封信吧?随喜顿时眼睛一亮,难道阿娘想通了?

    可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被她忽略了。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大厅,老夫人坐在首位,右下手边是关娘子,关娘子对面坐着一位身穿靓青色长衣的男子,约莫有四十来岁,留着两撇八字胡,面容斯文儒雅,透着一股书生气。

    这位就是随喜的大舅父,罗传瑞。

    随喜低着头走进大厅,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乖巧柔顺的模样,“祖母。”

    老夫人抬眼看着她,缓缓开口,“随喜,见过你大舅父,刚从乌黎城那边过来,说起来,你与你舅父还不曾见过面呢。”

    语气有些严谨,似乎在提防着什么,随喜浅浅一笑,转身看向了那位中年男子,五官和阿娘真有几分的相似,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随喜见过大舅父。”

    罗传瑞有些激动地看着随喜,又看向同样红着眼圈的妹妹,心里一时感到酸楚,自从二妹妹嫁到关家之后,他就不曾与她见过面,如今看到外甥女,竟仿佛看到二妹当时年幼天真的模样,他感慨万千地在心里叹息,对随喜柔声道,“快起来,快起来。”

    随喜站了起来,对罗传瑞露出甜美的笑容。

    命运的轨迹到底还是有些改变的,上一世罗家的人在阿娘过世前从来没踏进关家一步,今日大舅父会出现在这里,证明有些事情还是在轻悄悄地改变了,如果外祖母原谅了阿娘当年执意嫁给阿爹……那罗家就是她和阿娘的靠山了啊。

    得好好讨好大舅父才是,如今能够为阿娘做主的只有他了。

    “没想到随喜都成大姑娘了,当年收到你的信,只是刚出世的婴孩,时间如流水啊。”罗传瑞感慨着,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随喜,“这是大舅父给你的见面礼。”

    随喜的眼睛看向了关娘子,见关娘子含笑点头,才笑着接了下来,“谢谢大舅父。”

    “乖”罗传瑞点了点头,目光在随喜左边脸颊顿了一下,眉毛微挑。

    老夫人笑着道,“大舅爷真是太客气了。”

    “是自己的外甥女,许多年都没见,送点见面礼是应当的。”罗传瑞微笑说着,却让人感觉到有一种压迫的不悦。

    “大舅爷这么多年都不曾到西里城来,这次怎么也没先来个信儿呢,如今真是有失远迎,太不好意思了。”老夫人深深看了随喜一眼,直到她走到关娘子旁边站定,才露出满意的浅笑。

    罗传瑞看了关娘子一眼,脸色有些严肃,“事出突然,来不及送信,只能亲自来一趟,更是想知道我二妹在关家过得如何,这些年来,虽然一直疏于联系,我们罗家却不是真的不管不顾二妹。”

    老夫人微微眯眼,语气含笑,“老身不是太明白大舅爷的话。”

    “其实是家母听到一些谣言,一时气血攻心病倒了,在下才不得不来问个清楚明白。”罗传瑞淡淡地开口,对老夫人态度已经尊敬,语气却多了几分强硬。

    “娘怎么了?”关娘子脸色微变,急忙问道。

    罗传瑞眼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大夫说是中了风邪。”

    关娘子脸色发白,泪水簌簌掉了下来,一时既懊悔又伤心,恨自己这么些年来竟然没去看望过母亲不说,甚至为了向母亲证明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倔强地连一封信也没有,最后还让母亲因为她的事儿中了风邪,她是如此不孝……

    随喜在旁边听着也是脸色顿变,她记起来了

    上一世这个时候……罗家是有信送来给阿娘的,因为外祖母从范姨母那里听说了阿娘在关家的情况,得知阿爹宠妾灭妻后激动得晕眩过去,一病不起,大舅父来信要阿娘回罗家一趟,可是老夫人和阿爹却以阿娘怀有身孕且就快分娩为由,不允许阿娘前往乌黎城见外祖母,半个月后,外祖母离开人世,阿娘也因此伤心欲绝,惊动了胎儿引致小产,虽然有八个月的身子,但孩子到底没有保住,之后几年,也一直都是郁郁寡欢,才会被那郭静君在家里嚣张霸道,会难产也与这件事脱不了关系的。

    没想到这一次大舅父会亲自到关家来而且听大舅父话里的意思,外祖母也不是从范姨母那里得知阿娘的情况。

    老夫人也感到错愕,“亲家母如今可好?”却不问到底听到什么谣言。

    “不太好”罗传瑞低声道,“老夫人,当年关大爷是如何跟罗家保证,说什么与我二妹成亲之后定不负她,如今却传他宠妾灭妻,难道关家真以为我们罗家好欺负的不成?”

    关娘子早已经泣不成声,根本听不进罗传瑞到底在和老夫人说什么,她心心念念的只有如今病重的母亲了。

    “这都是外面胡言乱语,怎可当真。”老夫人脸色沉了下来,皱眉道。

    “不可当真?之前律法未改之前,关大爷惹得满城风雨的宠妾灭妻难道也是假的?”罗传瑞冷笑地问,其实郭静君那件事他早些时候有耳闻,只是当时罗家不允许提起二妹的事儿,便没让母亲知晓,他也找了同在西里城的四妹打听过,却已经听说那妾室被送到庄子里去了,他也就没再多问。

    没想事有巧合,母亲前几日到道观去上香,从一位道士嘴里得知二妹有个聪慧乖巧的女儿,便心血来潮去打听二妹的消息,这么一打听就不得了,知道关大爷那些谣言,被气得病下了……好不容于好转一些,却一直嚷着要见二妹,他本想来信让二妹回罗家,仔细一想,还是得亲自来一趟。

    老夫人沉着脸看向关娘子,以为是她偷偷去信罗家告了儿子一状。

    关娘子伤心之余听到罗传瑞的话,也有些愕然,正诧异地看着他。

    刚刚一直登陆不上,不晓得你们有没这情况。

    求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