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娘家 下
    第九十二章娘家(下)

    老夫人很快镇定下来,并未被罗传瑞含怒的质问吓住,沉声道,“这件事只怕是误会,亲家母实在不该误听他人胡言乱语,我们关家好歹也是书香门第的,怎会容许让小妾越过主母一头。追书必备”

    罗传瑞挑了挑眉,“空穴不来风,如今关炎波不也纳了个寡妇做妾吗?”

    “大舅爷,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平常,何况如今律法已改,这怎能算是宠妾灭妻之举?”老夫人压着心中的怒火,真觉得罗家的人突然出现有些不合情理。

    “别人三妻四妾是平常,可他关炎波就是不行”罗传瑞冷声道,“当年他是如何跟我父亲保证的,这才多少年,怎么就忘得一干二净。”

    老夫人气结,她怎么知道儿子到底跟罗家保证什么,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时候处下风,立刻就出声反驳,“大舅爷这话简直就是强人所难惠云嫁入关家这么多年,也没为大爷生下子嗣,难道罗家要大爷绝后也不能纳妾不成?”

    “我二妹如今不是有了身孕?怎么知道就不能生下子嗣?”罗传瑞冷笑道。

    老夫人气得脸色都发青了,正欲动怒,关娘子及时开口,“娘,这事可能是有些误会,能不能让我先跟我大哥谈谈。”

    “那你就跟大舅爷好好解释解释”老夫人寒着脸道。

    关娘子哀求的目光看向罗传瑞,实在不宜这个时候和老夫人翻脸,希望大哥他明白她的难处。

    罗传瑞轻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老夫人让翠丝搀扶着进了内屋,关娘子轻声对罗传瑞道,“大哥,到正院说话吧。”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对着自己的二妹,罗传瑞的脸色柔和了许多,只是轻轻地点头,然后看向随喜,“你也一起来吧,大舅父有话问你。”

    这正合随喜的意,她也想知道大舅父这次来关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命运的微妙改变实在不可思议,难道又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在悄然变化吗?

    来到正院的屋里,关娘子立刻就让湖湘去外面守着,想到老夫人可能会不放心她和大哥的谈话,便把在附近干活的小丫环都打发到别处去了。

    “大哥,娘她……她真的因为我的事儿病倒了吗?”未等罗传瑞坐下,关娘子已经忧心忡忡地开口,泪盈于睫,心里是真的担心罗老夫人。

    罗传瑞看了她一眼,叹息道,“你也知娘她向来最是疼你,这些年来狠下心对你不闻不顾,她心里难道好受?娘的性子你不是不清楚,是极容易动怒的,知道你被关炎波如此辜负,一时气血攻心病倒了,你若是能回去见她一见……”

    “我立刻跟你回去。”关娘子哭着道。

    “关老夫人会答应吗?关炎波他肯让你回娘家吗?”罗传瑞哼声问道。

    “就是不答应,我也必须回去。”关娘子咬了咬唇,声音透着坚决。

    罗传瑞沉默了片刻,叹道,“你能如此想事最好了。”

    关娘子拭去脸上的泪痕,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她还有许多事情要问大哥的,“大哥,娘是怎么知道我在关家的事情?我托四妹送去给你的信,似乎也没多提……”

    她的确动了想要和关炎波和离的念头,但考虑到随喜和肚子里的孩子,她又有些踌躇不定,所以才想求大哥拿主意,如果能将孩子带离关家……就好了,可是又怕自己使人送信去给罗家会引起大爷和老夫人的怀疑,才让四妹代为转送,却不知怎么事情会弄成今日这般地步。

    罗传瑞的目光转向随喜,“娘在道观里遇到一个叫悟悔的道长,无意中听说了随喜的事儿,回家之后就使人到西里城来打听了,本来是气愤关炎波纳妾,但总归是谣言,得知你有了身孕,便没怎么放在心上,……是昨日早上,娘到我书房里,看到四妹的信,才气得病下了,四妹将你在关家的点点滴滴都写在信上,可想而知,娘当时有多痛心。”

    关娘子听着不禁泪流满面,心里自责不已,“是我……是我不孝。”

    随喜却十分惊讶,也感到有些好笑,原来是二师兄……以二师兄那话唠的性格,确实有可能和外祖母说起她来的。

    没想到会因二师兄这无意之举,让罗家和关家也改变了原来的命运轨迹。

    原来只要改变了开头,许多过程也会跟着发生变化。

    “你一向好强,这么多年来在关家吃了苦也不曾去信抱怨,这一次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四妹信中所说的难免不真实,我要亲耳听你说,关炎波究竟做了什么?还有,随喜脸上怎么还有个巴掌印,是谁打了她?”罗传瑞挺直了腰板,姿态严肃起来。

    关娘子低下头,如果要将这些年来的委屈一一说来,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可真要说出来,大哥只怕会更加痛恨关炎波……她犹豫着看向随喜,想起昨日丈夫的偏袒行为,心里一冷,如果没有说出实情,让大哥将来能袒护随喜一二,那她又何必让四妹替她送信,不是早就决定了吗?

    于是,她到底还是轻声开口,“……郭静君送去庄子里之后,他到南溪城任职,没多久就纳了南溪城郑家的女儿为妾,我和他早已经不若当初,只是如今怀有孩子,他断不会答应和离,所以才希望大哥你能帮我,就算不能和离,也要让他知道,我的孩子并不是无所依靠的。”

    关娘子从郭静君的事情开始说起,原本以为她想起那些往事会伤心痛苦,没想到竟能如此平静,只觉得有种麻木的绝望。

    而写信到罗家,只是想让关炎波知道,她也是有娘家的

    罗传瑞一边听着,脸色就越沉下一分,等关娘子说完之后,额头青筋暴突,气得霍一声站了起来,大吼一声,“关炎波这个畜生”

    随喜被他吓了一跳,没想到斯文儒雅的大舅父会突然大怒,看起来着实有些可怕。

    “郑姨娘虽是贵妾,但身份到底摆在那里,就怕将来随喜和我肚子里的孩儿在这个家里不能有安身之处,所以我也不敢想和离,大哥,你向来最有主意的,你教教我,到底该如何是好?”

    “阿娘,我们离开这里,反正阿爹本来就没将我当女儿,何必继续留在这里看他眼色。”随喜一听阿娘有了和离的想法,心中马上一喜,顾不上还有大舅父在场,马上就开口劝道。

    “要和离不难,只是关家愿意让你带走随喜和肚子里的孩子吗?你真忍心舍得?再说了,和离之后该怎么办,你都安排好了?除非你愿意回罗家。”罗传瑞看了随喜一眼,沉声说着,罗家虽不是名门世家,但在乌黎城也是有些声望,罗老爷的学生更是遍布天下,如果二妹真要和离,或许会让罗家失了脸面,可对比起二妹的下半辈子,面子算什么。

    关娘子摇了摇头,“我怎能再回罗家。”

    “不回罗家,你一个女子该怎么办?”罗传瑞皱眉问道。

    随喜听着大舅父的话,心里也是一顿,她虽然两世为人,但其实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更不知外面生活的险恶,如今听大舅父问起,才知原来自己如此天真,以为只要走出关家,她和阿娘就解脱了,却没想过脱离了关家,她和阿娘的生计该怎么办?

    原本是打算请师父帮忙的……如今想来,也是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

    关娘子面色凝重地看着隆起的肚子,“且不谈和离,孩子一日未生下来,关家都不会放了我,如今最重要的是先让大爷答应让我回娘家一趟吧。”

    到底有些逃避的心态,不愿去面对太多无法解决的问题。

    罗传瑞点了点头,他也想见一见关炎波,试探一下他如今对二妹到底是什么个意思,一定要让他清楚,罗家是不会允许他们关家随便欺负的。

    随喜蹙眉沉思,她以为劝服阿娘有了离开关家的念头就可以了,可仔细想起来,也不那么容易,阿娘顺利生产的话,必然是个儿子,别说老夫人不会答应和离一事,就是阿娘到时候也离不开孩子。

    难道就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吗?

    “随喜是怎么认识悟悔道长的,听起来似乎还听熟稔的。”罗传瑞并不知随喜在想什么,问起了关于罗老夫人遇见的那个道长来。

    “那是随喜的二师兄。”关娘子替女儿回答,这些天随喜将山上的趣事讲给她听的时候,经常提到那位悟悔道长,想着让大哥知道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徒弟也没关系,才没有隐瞒地说出来。

    罗传瑞一怔,“什么意思?”

    关娘子将青居真人收随喜为徒的原因简单说了一遍,不过并没有说出随喜命中带劫的事儿,只说是青居觉得和随喜有缘,所以想收她这个关门弟子,却不是让随喜入道,只是学一些学术。

    “能够成为青居真人的关门弟子……实在非同凡响。”罗传瑞愕然了许久,须臾才轻叹,以随喜是青居的关门弟子的身份,还能低了那什么郑家吗?“难道关炎波不知道此事?”

    “随喜还小,不好让太多人知道。”关娘子苦笑,含糊回道,如果被丈夫知道了,随喜的身份肯定要被他利用成为他前程道路的棋子,她怎么忍心让女儿被他利用。

    罗传瑞却是明白她的意思了,本来欢喜的脸色有些沉下来。

    湖湘的声音恰好在这个时候响起,“大爷,您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