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离开 上
    第九十三章离开(上)

    湖湘话音刚落,关大爷的身影就出现在门边,儒雅的脸庞难掩焦急和紧张,看到罗传瑞的时候,勉强才露出一个微笑。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舅兄,何时来了西里城?怎么没来个人说一下,得好好替你接风才是啊。”关大爷笑呵呵地走了进来,很热络高兴地和罗传瑞说话,眼角余光扫向关娘子,见她眼圈发红,刚哭过的样子,心里一顿,笑容有些滞住。

    罗传瑞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端起茶盅啜了一口茶,“哪敢劳烦您呢,您贵人事多担不起您的招呼。”

    话里含刺,让关大爷更是皱眉,难道是惠云说了什么?“舅兄这话就见外了。”

    关大爷在罗传瑞左手边的太师椅坐了下来,湖湘立刻捧茶上来。

    “随喜,先回屋里去吧。”关娘子低声让随喜先出去了。

    随喜面无表情地看向关大爷,给他们行了一礼,才退了出去。

    罗传瑞将茶盅放了下来,斜睨着关大爷,捋了捋袖子,“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关炎波,我们罗家是不是该跟你算一算帐?”

    关大爷闻言,脸色就不好看了,他最是讨厌罗家这种教训他的语气说话了,以前他们罗家看不起他,如今难道还觉得他没用?“舅兄,这话我听不懂。”

    “无妨,不懂就说到你懂。”罗传瑞笑了笑道。

    关大爷不悦道,“今日舅兄是故意来找事儿的吧。”

    “若是真要来找事儿,就不是我来了。”罗传瑞冷笑地道,“当年惠云嫁给你时,你答应过什么?如今又对她做了什么?你真以为我们罗家好欺负的?真以为只是有些年没联系,就对惠云的事情袖手旁观,任由你们关家拿捏了?”

    果然是回娘家说三道四了一股怒火从心口涌了上来,关大爷怒目瞪向关娘子,目光包含警告和不悦。

    “我对惠云做了什么,让舅兄您如此不满?这些年来,我也不曾骂她打她,罗家难道还能含血喷人?”关大爷哼道。

    面对关大爷质疑谴责的目光,关娘子只有心中苦笑。

    “你还敢打她骂她?也不想想你当年时怎么落魄的,惠云愿意下嫁于你,你也就该心满意足了,可你都做了什么?关炎波,别人可以三妻四妾,你有资格三妻四妾吗?”罗传瑞厉声骂着,他虽是夫子,可也不是迂腐之人,该骂得时候就骂,该斯文的时候就斯文。

    关大爷涨红了脸,“罗传瑞我敬你是舅兄才对你客客气气的,别总是拿以前的事情出来说,你们罗家当初看扁我没出息,如今倒要让你们看看,到底谁没出息。”

    罗传瑞冷笑,“凭着一个女子才能升官,你能光荣到哪里去?”

    “你说什么”关大爷拍桌而起,气得额头青筋暴突。

    “你不必激动,我说的是实情,你纳那位寡妇为妾,难道不是为了自己着想?你由着继女撒野不尊嫡姐,难道不是怕得罪了郑家?关炎波,你怕郑家,我们罗家不怕,如果你不能如当年承诺的对待惠云,不如给一封休书罢了。”罗传瑞依旧稳坐如山,丝毫不将关大爷的怒火放在眼里,声音也不高,只是一句比一句更犀利。

    “休书?”关大爷瞠大眼,指着关娘子,“这就是你要的吗?有什么事儿你不能跟我说,为何要回娘家告状?”

    “不是惠云去告状,若她要告状,这十几年来就不会连一封信都没使人送到罗家,关炎波,你真是妄为男人,有这么为你着想的妻子还不知足,为了升官竟然连尊严都不要了,你不觉得丢脸,我都替你觉得丢人。”罗传瑞字字刺心地说道,他本来就看不起关大爷当年眼高于顶没有自知之明的傲气,如今他凭着个女人升官,更觉得鄙夷。

    “你……”关大爷气极,抡起手想要打下去。

    关娘子轻声喝道,“够了,大哥,别再说了。”

    罗传瑞骂得爽快了,听关娘子这么一说,眉头一挑,重新端起茶盅喝茶。

    关大爷却是一口气堵在胸口,恨不得上前揍罗传瑞一顿,可偏偏两个人都是读书人,又自认为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只能将瞪着关娘子,眼底的火几乎要烧了她。

    “我大哥这次来西里城,是因为我娘病倒了,希望我能回娘家看望她老人家。”关娘子对关大爷眼底的怒火视而不见,声音依旧柔和地说着。

    “不行”关大爷想也不想地否决,“你如今还是双身子,如何能在这路上奔波。”

    罗传瑞闻言又要发怒。

    关娘子急忙在他之前开口,“我已有十几年没回娘家了,如今我娘病重,若是我再不回去,我这辈子都不会安心。”

    “我说不行就不行”关大爷态度强硬地道。

    屋里顿时安静下来,许久,关娘子低柔的声音才缓缓响起,“我一定要回去的。”

    关大爷瞪着她,“你没听明白我的话吗?我说了,不行”

    “我不是在问你是不是答应让我回娘家,我只是告知你一声,今天就要启程到乌黎城。”关娘子抬头,目光与他直视。

    关大爷脸色气得发紫,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关娘子的性子向来绵软,从来不会忤逆他的意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绝不会说一句不字,没想到最近却是三番四次与他作对,一家之主的尊严显然被无视了,关大爷心中怒火更炙。

    罗传瑞在心底暗叫一声好自己的二妹是什么性子他当然清楚,别看她总是柔柔软软的样子,真要执拗起来,谁也没她那么硬气。

    “好好得很”关大爷腮边轻抖着,“你如今可还有当我是你丈夫?”

    关娘子淡笑,她爱他的时候,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可她现在对他绝望了,他还能是什么?

    关大爷拂袖而去。

    “大哥,我收拾收拾,尽快赶路到乌黎城吧。”关娘子看着他的背影,回头对罗传瑞微笑。

    罗传瑞有些怜惜地看着她,“你可有想过,如果你不顾关老妇人和关炎波的阻止回娘家,以后在关家的日子只怕会不好过。”

    “难道现在就好过了。”关娘子无所谓地摇头。

    “让随喜一起走吧。”留着外甥女一个人在这里,他也不放心,何况随喜还没见过外祖父祖母。

    且说随喜回了屋里之后,老夫人立刻就让翠丝过来传她到正屋。

    随喜低着头走了进去,老夫人歪在软榻上,半阖着双眸,脸上神情莫辨,看着随喜走进来也没有露出平常的慈和笑意。

    “祖母。”随喜福了福身,轻声唤道。

    “刚从你阿娘那里回来?”老夫人平静地问着。

    “是”随喜小心翼翼地回答。

    老夫人的眼睛睁开,锐利地盯着随喜,“你大舅父都跟你阿娘说了什么?”

    随喜低声回道,“只是说了外祖母的病情。”

    “没有其他吗?”老夫人明显是不相信,看着随喜的目光充满狐疑。

    “说了没多久,阿爹就回来了,随喜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随喜眼观鼻地说着,她就知道老夫人一定好她来问话,幸好早就想好要怎么回答,不然以老夫人的精明,轻易就能看出她在隐瞒。

    “随喜,我知道你与你阿娘亲近,但别忘了,你到底是姓关的,不是姓罗的,只有关家好了,你才能好,跟祖母说,你大舅父到底跟你母亲说了什么?”老夫人的声音轻缓,却让人有一种压迫感。

    “祖母,随喜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随喜的语气有些委屈。

    老夫人半响不说话,只是低眸看着手中的茶盅。

    随喜在心里轻叹,她自然是明白老夫人的意思,是想给她一次机会,如果她说出大舅父和阿娘的对话,她依然还是老夫人疼惜的孙女,倘若不然,那她肯定会像以前一样,在这个家变得可有可无,不会再有人成为她的靠山了。

    如上一世,连老夫人身边的丫环都不如。

    只可惜,如果她的心愿是在关家的话,她自是会说实话,关家于她而言,只是个噩梦。

    老夫人见随喜依旧不肯开口说实言,脸色已经是越来越沉重,刚想开口再警告她几句,就听到丫环来回禀,是大爷来了。

    随喜有些诧异,阿爹怎么这样快就过来了?

    关大爷气呼呼地走了进来,看到随喜也在这里,脸色更是难看,

    “怎么了?”老夫人皱眉问着儿子,明显感觉到他的怒意。

    关大爷将关娘子执意要回娘家的事情说了出来,激动地将翠碧正好奉上的茶盅都打在地上,瓷盅在地上摔成碎片,发出刺耳的声音。

    老夫人听了儿子的话,也是气得胸膛起伏,目光凌厉地射向随喜,“你阿娘就是跟罗家的人商量这事儿?”

    随喜低头不语。

    “哼”老夫人重重一哼,霍然起身,“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非要在这个时候回娘家不可”

    姐妹们,五一快乐~~~

    新的月份新的开始,用力求粉红票~~~~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