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锋芒 上
    第九十六章锋芒(上)

    随喜说完之后,就怯怯地看向众人。更新最快去眼快

    罗传瑞等人都惊讶地看着她,虽知道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徒弟,但没人真的对她的医术抱希望,可她这一番话说话来,却与之前大夫说的相差无几,这才是九岁的小姑娘,就已经有这样的能耐,假以时日若继续跟着青居真人,那该如何厉害?

    不仅罗传瑞想到这个,关娘子想到的更多,心中是喜忧参半,虽然因为皇帝宠爱皇后的原因,改变过不少对女子不公平的律法,但在大多数人心中,还是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随喜若是因为青居真人而名声在外的话,将来只怕不好找婆家。

    罗老夫人深深看了随喜一眼,若不是实在提不上力气,她还真想好好地夸这外孙女几句。

    去请的大夫此时已经过来了,随喜退至一旁,且看看大夫诊脉之后如何说。她却能感觉有几道视线总是若有似无地落在她身上。

    半响之后,大夫捋了捋胡须,说出和随喜相差无几的诊断结果。

    罗传瑞的眼底闪过一抹惊喜,而其他人看向随喜的目光更多了一分探究。随喜低下头,如果不是为了想确认外祖母的病情,她还真不想做出这种出风头的事情来。

    大夫到外间开药方,罗传瑞示意随喜同他一道出去。

    “水煎汤临睡服,配以散剂,调养一段时日之后再看看。”那大夫将一张药方递给罗传瑞并交代着如何煎服。

    罗传瑞接过之后,毫不犹豫地给随喜看。“你来瞧瞧。”

    随喜心中略感诧异,那大夫也是愣住了,皱眉看着罗传瑞,脸色有些不悦。

    随喜认真看着药方上面的用药,都是温和清凉补气的,虽能疏散风热但还不能对症下药,她看向正以有些蔑视的目光看着她的大夫,心中暗叹,许多人还瞧不起女子,更是绝少有女子行医的,她若是贸然开口,只怕要得罪这位看起来有些岁数且颇为自负的大夫。

    “怎么?难道是我这药方有问题?”那大夫抬高了下巴,哼声问道。

    “若是能再加一味密蒙花,对于清泄肝热,明目退翳会更好。”随喜低声道。

    “无知小儿。”那大夫立刻就开口喝道,“药性有相克,岂能胡乱加药。”

    “密蒙花虽微寒,但有黄柏根左之,并无大碍。”随喜轻声回道,不愿和老人家起争执。

    “你懂什么”大夫气得瞪圆了眼睛,只觉得自己身为大夫的尊严被侮辱了,他看向罗传瑞,“罗大爷,您这是什么意思?若是看不起老夫,只管去请其他高人便是,如此羞辱老夫,算什么意思?”

    “王大夫请莫恼,我这外甥女自幼拜了一位隐士为师,略懂医术,在下原意也只是让她学学,她怎么有您老的医术高明呢,还得请您指点她才是。”罗传瑞急忙笑着解释。

    王大夫哼了一声,“姑娘家学这些作甚,多看些内训女悈才是正经,罗大爷,罗家在乌黎城也算有些名望,怎么让一个女子去学医术?”语气中充满谴责的味道,就好似神圣的医术被随喜玷污了一般。

    罗传瑞只笑不语,客客气气地将王大夫送了出去,回来的时候看到随喜还站在一边发呆,他笑着从她手中拿过药方,“走,进去了。”

    随喜笑了笑,她学医只是为了想要救阿娘,那些什么悬壶济世当女大夫之类的,她都没有想过,如今被那王大夫这么一激,她倒是有了几分的斗志,凭什么女子就要被看不起,凭什么女子就不能学医,凭什么女子就只能一辈子留在后院那个地方勾心斗角地生活着?

    走进内屋,就听到罗老夫人道,“那什么王大夫,以为自己医术很高明,这么多天过去了,也没见得好了多少,让随喜去重开一张药方吧,我情愿相信自己的外孙女。”

    关娘子急忙道,“娘,随喜还只是个孩子,医术尚浅……”

    “是个孩子怎么了?我瞧着她比那王大夫有用多了。”罗老夫人打断她的话。

    叶罗氏和唐子菁面面相觑,叶罗氏迟疑着开口,“娘,王大夫若是治不好,咱们再请一位大夫吧。”

    “不必,随喜就行了。”罗老夫人闭着眼睛道,“随喜,有把握吗?”

    刚被激发出斗志的随喜想也没想地点头,“我一定会治好外祖母的。”

    关娘子蹙眉担忧地看向她。

    “随喜再去开一张药方吧。”罗传瑞笑着道,其实他也更相信随喜,她可是青居的关门弟子……

    随喜点了点头,重新开了一张药方交给丫环去开药。

    罗老夫人因为头疼难耐无法入睡,催促着丫环赶紧煎药,好让她减轻头疼。

    “我给外祖母针灸减缓头疼吧。”随喜想了想,觉得还是配合针灸更加能医治罗老夫人的病,相对于诊脉开药方,随喜对自己的针灸更加有把握。

    罗老夫人自然是连声说好。

    关娘子有些无奈地看着随喜,心里喜忧参半。

    罗传瑞兄弟回避了下去,叶罗氏和唐子菁都悬着心看随喜给罗老夫人针灸。

    随喜取出随身带着的锦盒,取出银针,让丫环去取来一杯烈酒,这是李尤炀曾经跟她说过的,以烈酒擦拭过银针比以火烤热更加方便,效果也是一样的。

    “先把衣袖捋起来。”随喜吩咐着在床边的丫环。

    “我来。”叶罗氏开口,过来亲自服侍罗老夫人,其实也是放心不下,想亲眼看着随喜下针,免得出了什么事儿。

    随喜淡淡一笑,“有劳大舅母了。”

    关娘子和唐子菁都有些紧张地看着随喜手里的银针,唯有罗老夫人毫无一点担心的样子,催促着随喜快些下针。

    随喜不再犹豫,敛起心神,在阳溪,偏历,温溜,上廉,下廉处都施了针,没多久,额头上就起了一层薄汗。

    罗老夫人眉心渐渐舒展而开,慢慢地睡了过去。

    叶罗氏松了一口气,看向随喜的眼神又有些不一样了。

    约莫有半个时辰,随喜才收针,看到罗老夫人已经安详入睡,她轻轻绽开一抹绚烂的笑。

    留下两个丫环在屋里照看着,叶罗氏挽着关娘子的手走了出来,“二姑奶奶也累了,娘这里有我们呢,您还是去歇歇吧。”

    关娘子眉眼间难掩倦色,“我没事。”

    “二姐,您还是回屋里歇会儿吧,娘没那么快醒来的。”唐子菁也劝道。

    “爹呢?”她还得跟爹请罪的。

    “爹还在书院呢,今天恰好书院的学生要考试,爹这两天都回来得晚。”叶罗氏道。

    关娘子在叶罗氏和唐子菁的劝说下,到底还是先去休息了,随喜没感觉到疲倦,看起来还十分精神,而叶罗氏又要去张罗家务,唐子菁便拉着她回了自己的院子。

    正好唐子菁的儿子刚醒来,正在奶娘怀里呜呜哭着,见到唐子菁回来,马上就张开双臂要抱抱。

    孩子大概有五六个月大,一双乌黑水润的眼睛被眼泪洗刷得更加明亮,小嘴咬着拇指,正好奇地看着随喜。

    “这是随喜表姐。”唐子菁抱着儿子坐了下来,让随喜也坐到她身边,笑道,“这是然哥儿。”

    “表弟长得像小舅母呢,真可爱。”随喜伸出手让然哥儿抓着自己。

    然哥儿蹬了蹬两条小胖腿儿,咯咯地笑了起来。

    “咱们然哥儿很喜欢表姐呢,是不是?”唐子菁亲了儿子一口,笑着将他放在床上跟随喜玩儿。

    然哥儿扑到随喜怀里,伸手要去抓随喜的头上的珠花,随喜急忙将他抱住,躲开他的手,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

    唐子菁让丫环去拿几样糕点进来,笑着问随喜,“难道到乌黎城来,这次可要住得些时日才是。”

    随喜让然哥儿坐到自己腿上,“阿娘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分娩了,祖母不会让我们留在这里太久的。”

    “难道还能强带你们回去?”唐子菁哼了一声,“你知不知道你阿娘是怎么想的?”

    随喜怔了一下,这才察觉到小舅母是在套她的话,为什么?是不喜欢她和阿娘在这里住太久,还是有别的原因?“我也不知道。”

    唐子菁恨恨地道,“要是能离开关家就好了,眼不见为净,叫那关炎波去后悔。”有些话还是不能在随喜面前明说,只能抱怨着。

    随喜心中诧异,小舅母也是希望阿娘跟阿爹和离的吗?

    “一会儿外祖父回来,你可一定要装得可怜些,最好能在他老人家面前大哭一场,让外祖父知道你在关家受了多少委屈,不然凭着我们嘴里说的,他还不是太相信的,你阿娘是个不会诉苦的人,有什么委屈都只往肚子里吞,你若是不想你阿娘以后再受委屈,就好好在外祖父面前表现表现,知道不?”唐子菁不等随喜说什么,就已经认真严肃地吩咐起来。

    随喜恍然大悟,这才是小舅母把自己带到她屋里来的重点吧。可这话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小舅父……或者是外祖母?

    “要……怎么表现?”随喜微窘地问道。

    唐子菁笑了笑,“实话实说,还要哭着说,哭得越可怜越好。”

    随喜默然……

    唐子菁还在继续说着,说了大半天没等到随喜的反应,“随喜,小舅母说的可都记着了?”

    “记着了……”随喜干笑回道。

    求粉红票啊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