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锋芒 中
    (中)

    随喜听唐子菁说了好一会儿,肚子突然发出咕咕的声音,她怔了一下,随即涨红了一张小脸,低下头不敢看唐子菁。更新最快去眼快

    唐子菁也愣住了,看向桌子上没有动过的糕点,一拍额头,“瞧我只顾着和你说话,来,先吃些糕点,我让人去给你做点东西吃。”接着,叫了奶娘进来要把然哥儿抱下去。

    然哥儿好像很舍不得随喜,咿呀叫着,双手还紧紧搂着随喜的脖子。

    只好边抱着他边吃糕点了,随喜连吃了好几块,肚子才没有那种饥饿的感觉。

    没多久,罗叶氏就使人过来带随喜到她那边屋里去,说是要让随喜跟另外两个表哥认识一下。

    唐子菁抱过然哥儿,对随喜道,“我也跟你一块儿过去。”

    罗叶氏有两个儿子,一个叫罗若浩,今年十四岁,小儿子罗若衍,今年十二岁,唐子菁的然哥儿全名是罗若然。

    大表哥长得都像大舅父一些,白净俊秀,眉宇间带着一股温雅的浅笑,已经是个翩翩少年郎,二表哥却是不像大舅父也不像大舅母,才十二岁而已,身形却和大表哥差不多了,浓眉大眼,总是笑眯了一双眼睛。

    与两个表哥见过礼之后,随喜就乖巧地站在罗叶氏身边,眼观鼻鼻观心,一副矜持的样子。

    倒是衍哥儿对随喜有些兴趣,一直睁眼盯着她,嘴里问着,“这就是西里城的表妹吗?从来都没见过呢。”

    浩哥儿扯了扯衍哥儿的衣袖,“不要吓到随喜表妹。”

    “我又没吓她。”衍哥儿嘀咕了一声,“以前只见过大姑妈三姑妈家的表妹,却不知原来还有个随喜表妹。”

    罗叶氏笑斥道,“随喜这是第一次来咱家做客,你别捉弄她。”

    衍哥儿悻悻然地叫道,“娘怎么也这样说。”

    “当初三姑**霞表妹难道不是被你吓得都不敢跟你说话了?”唐子菁笑着道。

    衍哥儿嘿嘿笑了笑,“好汉不提当年勇。”

    一句话把屋里的人都逗笑了,连随喜也忍不住抿嘴浅笑,抬头看向了那位二表哥。

    罗叶氏又好气又好笑地道,“你还当年勇呢,忘记那时被你爹揍得到处跑了是吧,随喜可是你们的妹妹,在咱们家住着几天,你们要好好待她才好。”

    唐子菁看了她一眼,“说不定不止住几天呢。”

    “二姑奶奶就要分娩,怕也住不了多久,不过将来再回娘家就能长住了。”罗叶氏嘴角微微一滞,随即又笑了起来。

    “生孩子哪里不能生的。”唐子菁淡淡地道。

    罗叶氏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不过因为随喜在这里,她倒不好说什么。

    随喜心明如镜,眼角余光看到大舅母有些不自然的笑容,心中暗暗叹了一声,她和阿娘这样突然回来,且前路未明。她是看出来的,外祖母和两位舅父都没打算再将他们送回关家,小舅母自幼和阿娘感情深厚,自然也希望阿娘留下,可大舅母大概就不会这样想了……

    唐子菁转头看向浩哥儿,“你下了学堂,那祖父回来没呢?”

    罗若浩和罗若衍都在乌黎书院上学。

    “我们今天提前下课了,祖父和爹应该还要些许时候才能回来。”浩哥儿回道。

    “爹不知道二姐回来了吗?”唐子菁挑眉,有些疑惑,罗老太爷平时也会念挂二姐的,怎么二姐回来了,他怎么没什么反应呢?

    罗叶氏笑道,“可能有要紧事儿呢。”

    唐子菁撇了撇嘴,现在还有什么事儿比二姐的重要?

    衍哥儿突然问道,“娘,今天祖母怎么样了?我们还没去给她请安呢。”

    “是了,也不知道老夫人现在醒了没有呢。”罗叶氏站了起来,“也该去看看了,你们兄弟俩也一块儿去。”

    唐子菁将孩子抱给奶娘,孩子还小,不太好去上房,免得沾了病气。

    到了上房,罗老夫人还没醒,关娘子却没一会儿就过来了,罗叶氏让两个儿子跟她行了礼,关娘子早有所准备,让湖湘给了兄弟俩一人一块玉佩做见面礼。

    姑嫂三人便在花厅说话,离内屋比较远,不怕吵着罗老夫人。

    罗叶氏和关娘子是初次相见,显得有些陌生,唐子菁却是自幼就认得关娘子的,感情深厚,一直问着关娘子这些年的生活。

    听到关娘子说起前些年的艰难,忍不住眼眶发红,“你为那关家如此付出,他们还这样薄待你,二姐,您太苦了。”

    “各人有各人的命,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关娘子坦然笑着。

    “命不命的都是别人嘴里说的,难道您还想回去受那样的苦?”唐子菁问道。

    关娘子的目光落在随喜脸上,“只有我一个人离开,我又何尝忍心舍得。”

    和离也许不会有问题,但关老妇人绝对不会让两个孩子跟着她离开的,她又怎么忍心将两个孩子丢在关家,在她看不见照应不到的地方,那郑淑君又怎么会善待她的孩子。

    唐子菁看了随喜恬静的脸庞一眼,心中叹息,若是换了她,自然也是不舍得,需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才好,圆溜溜的眼睛一转,打算今晚找丈夫好好商议一下。

    罗叶氏因为不熟稔的关系,显得有些孤单安静,关娘子和唐子菁说了好一阵子,才发现忽略了另一位嫂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搭了话,“……大嫂的两位公子真是一表人才,不知浩哥儿定了亲没呢?”

    “正在议亲,等老夫人身子爽利了就定下来。”罗叶氏眼色一动,心中有些提高警觉,她虽觉得随喜不错,但竟然是青居真人的关门弟子,当外甥女疼着便好,做媳妇的话,就不是那么合适了。

    关娘子却没想那么多,只是开心地问道,“说了哪家的姑娘?”

    “芳里城杭大人的嫡次女。”罗叶氏笑道。

    “雅士杭大人?”关娘子眼睛一亮,芳里城的杭道杭大人向来颇有盛名,深得天下才子追捧,如果能与杭家结为亲家,也是一段不错的姻缘。

    罗叶氏的神色有些得意,“正是那位杭大人,刚好在书院见到浩哥儿的卷子,就亲自考了他,没想就这样入了他的眼,把最宠爱的次女许给了浩哥儿。”

    罗若浩有些羞窘地转开了脸。

    关娘子笑道,“那还是浩哥儿聪明,才让杭大人心喜。”

    罗叶氏点了点头,看着俊美挺拔的儿子,有种与有荣焉的骄傲。

    唐子菁与罗叶氏却是相处不少日子的,自然明白她在想什么,不太高兴地看了她一眼,继而问关娘子,“随喜也差不多时候能定亲了呢。”

    “才九岁,不急。”关娘子笑着道,不知道是不是当娘的心情都这样,她希望给随喜找最适合的婆家,绝对不能再步她后尘。

    随喜羞涩地低下头,“小舅母,您怎么说到我身上来了。”

    “随喜的样子好,地位比那名门世家的千金小姐还让人稀罕,将来肯定能找到好婆家。”唐子菁睨着罗叶氏笑道。

    关娘子谦虚了地摇头,“姻缘的事情不好说。”

    罗叶氏看了随喜一眼,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见到罗老夫人身边的丫环在门外走了进来,是罗老夫人醒了,要见随喜和关娘子呢。

    听到罗老夫人醒了,随喜一直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几人前后进了内屋,罗老夫人正在喝药,看起来精神了许多,看到她们进来,笑着让她们都坐下说话。

    随喜走过去仔细观察着罗老夫人的脸色,“外祖母,您觉得怎么样了?”

    “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头也没那么涨疼,你的针灸很好用。”罗老夫人笑着道,怜爱地摸了摸随喜的脸,“真是个聪明的小丫头。”

    随喜笑着在床榻边的锦杌坐下,将手搭在罗老夫人的脉搏上,脉象正常,甚好甚好。

    “娘的脸色看起来好了许多,看来咱们随喜比那王大夫还要厉害了。”唐子菁在一旁笑着道。

    关娘子还有些拘谨地看着罗老夫人,轻声道,“别赞得她忘了自己,也只是懂些皮毛而已。”

    “没想到随喜表妹竟然懂医术,你比那个明霞表妹厉害多了,她只会告状和哭。”罗若衍听着她们一言一语的,听出了个大概,目光好奇地看着祖母身边那个娇小柔弱的小姑娘,不禁有些好奇起来。

    罗老夫人啐他一声,“你要是不欺负明霞,她还会告你吗?”

    有了几个孩子在,话题显得轻松愉快,外面的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罗叶氏要去张罗晚膳,便先告退下去了。

    罗若浩要回去读书,也没继续留在屋里,罗若衍虽然对随喜懂医德事儿很感兴趣,但大哥走了,屋里只有他一个男的,他也觉得不好意思,便跟着一块儿回去了。

    屋里有片刻的沉默。

    罗老夫人歪在大迎枕上,目光有些锐利地落在关娘子身上,“你跟我说说,接下来到底怎么打算的?”

    关娘子一怔,抬头看向罗老夫人,眼底浮起苦涩的无奈。

    加更~求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