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锋芒 下
    第九十八章锋芒(下)

    听到罗老夫人的问话,随喜和唐子菁都有些紧张地看向关娘子,等着她的回答。

    未等关娘子开口,罗老夫人又道,“你执意要回娘家,他们母子二人是如何说的?”

    关娘子蹙眉,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开口。

    罗老夫人哼了一声,“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难不成还想替他们遮掩什么?”

    “女儿并无这样想,只是不知该从何说起。”关娘子苦笑,她真的已经没再想着该怎么替关炎波圆脸面了。

    “祖母说,阿娘若是不能保证将来平安生下弟弟,就不准回家。”随喜知道阿娘有太多的苦无法启齿明讲,便大胆地抢了话头,反正在别人眼中,她还只是一个小姑娘,没人会对她这种没有礼貌的事情太多谴责。

    罗老夫人的脸色沉了下来,冷哼道,“不准回家?他们算个什么东西你们母女俩就不要回去了,以后住在罗家。”

    “娘,如此一来,关家那边的怎肯罢休。”罗叶氏低声道。

    “不肯罢休又如何?难道我们罗家就好欺负的?该是他们担心我们不罢休才是。”唐子菁声音含怒地开口。

    罗老夫人点头,“子菁说的是,我们罗家还没找他们关家算账呢,何时轮得到他们压一头的。”

    “二姑奶奶到底还是关家的夫人,且如今是双身子,于情于理,我们罗家都不是占理的那方啊。”罗叶氏看了关娘子的肚子一眼,轻声道。

    “他们关家宠妾灭妻还能占理?”唐子菁嗤笑道。

    罗叶氏看向关娘子,“二姑奶奶都不曾说什么,我们也不好强人所难啊。”

    唐子菁道,“二姐肯定也不想回去了。”

    罗老夫人挑了挑眉,脸色有些沉重,“你们先下去吧,我跟惠云单独谈谈的。”

    唐子菁马上就站了起来,给随喜打了个眼色,“娘,那我们就先出去了。”

    罗叶氏有些无可奈何,不是她不愿让二姑奶奶长住在这里,可到底名声有损,将来对罗家和她两个儿子的前程都有些影响啊,唐子菁只念着旧情,却没为自己的儿子着想,也不知该说她重情义还是太天真的好。

    随喜跟着唐子菁来到外间,罗叶氏跟在她们身后出来,看着唐子菁欲言又止,却只是叹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地坐在一旁。

    也不知道罗老夫人和关娘子在说什么,大半个时辰过去了,也没有动静。

    外面晚霞晕染着半边的天空,罗老太爷和罗传瑞兄弟也回来了。

    罗老太爷虽已近知天命的年纪,看起来却依然健壮硬朗,身材瘦长,两鬓灰白,沉稳儒雅的气质,是个睿智稳重的学者。

    罗传瑞兄弟跟在他身后走了进来,看到唐子菁和罗叶氏都坐在外面,都狐疑地看向内屋的门帘。

    “爹,您回来了。”罗叶氏和唐子菁都站起来见礼。

    随喜站在唐子菁身边,睁大了眼睛怯怯地看着罗老太爷,声音虽小却足够能传进各人耳中地叫了一声,“外祖父。”

    罗老太爷脸上闪过一抹诧异,低头看了眼随喜,又转向罗传瑞。

    “她就是二姐的女儿,随喜。”罗传瑞道。

    罗老太爷微眯起已有些岁月痕迹的双眸,眼角的皱褶加深,若有所思地看着随喜,却什么也没说。

    随喜有些紧张,想起唐子菁交代过自己要在外祖父面前尽量可怜一点,可如今看来,就算她坐到地上去嚎啕痛哭,外祖父也不会多说什么的吧。

    厚重的门帘微动,关娘子撩起了竹帘。

    外面的人都抬眼看了过去,却见关娘子浮肿着双眸,明显是刚刚哭过的,此时正怔愣地看着罗老太爷,眼泪又涌了上来,“爹……”

    罗老太爷身子一僵,沉静的脸庞终于有些浮动的情绪,但很快平静下来,低声说了一句,“你母亲醒了?”

    关娘子强忍着心中的伤感,哽咽点头,“醒了。”侧开身子,让罗老太爷走了进去。

    随喜跟在最后走了进去,就站在最不惹人注意的角落,看到外祖母的眼睛也是有些红肿,也不知刚刚和阿娘谈了什么、

    罗老太爷走到床沿坐了下来,脸上带着关切询问罗老夫人,“好些了吗?”

    “好了许多,随喜帮我针灸了。”罗老夫人浅浅微笑,和罗老太爷四目相对的时候,有一种深沉安静的温情在两人之间流转着。

    罗老太爷点了点头,随喜会医术这件事他早先在长子那里听说了,本来还抱着狐疑的态度,不过见到老伴气色好了不少,心里才开始信服。

    关娘子目光颤颤充满愧疚地看着罗老太爷,“爹……是女儿不孝。”

    “过去的事不必再提了。”罗老太爷挥了挥手,“如果当初我有阻止你,也许不会有今日,你安心在家里住下吧,其他的事情,我会安排的。”

    “曼卿,你去把惜云居整理出来,让二姑奶奶和随喜搬到那儿去住。”罗老夫人突然就吩咐罗叶氏。

    屋里各人闻言,反应都不一,罗家兄弟和唐子菁都露出惊喜的愉悦,只有罗叶氏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惜云居……那是关娘子未出阁以前住的院子,自从她下嫁到关家之后,罗老夫人就让人把那院子锁了起来,这么多年,都没去打开过,如今突然吩咐打开收拾,究竟是什么意思并不需要明问了。

    罗叶氏没想到老夫人会这么快就原谅了二姑奶奶,难道以后真要让一个出嫁之后被休回家的姑奶奶住在家里?

    关娘子显然也没想到罗老夫人会突然这么吩咐,不敢置信地瞠大了眼,随后才想起这是母亲打算原谅她这个女儿了,所以愿意让她回到以前的院子,一时心里酸涩感动,眼底又浮起水雾。

    罗叶氏只能指望罗老太爷开口了,谁人不知罗老太爷最是注重脸面名声的。

    谁知,罗老太爷听了老夫人的话,竟露出一丝微笑,“嘴硬了这么多年,还是放不下心。”

    罗老夫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再怎么也是我女儿。”

    “嗯,嗯”罗老太爷捋着胡须笑了起来,转头对罗叶氏道,“这两日就加派点人手收拾出来,缺了短了的赶紧补齐。”

    罗叶氏眼底闪过一抹失望,嘴上却道,“是,媳妇会尽快办妥的。”

    罗老太爷夫妇相视淡笑,就这么轻易原谅狠心十数年来没有联系的女儿,并不是他们真的不生气不愤怒,只是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样的,看到女儿如今的下场,他们难道还要落井下石,再让女儿更加痛不欲生吗?

    世间唯有父母心,才能无限制地包容原谅儿女犯下的错。

    接着便是家宴,随喜能感觉到罗家每一个人都是真心地接纳她和阿娘,虽然大舅母并不是很热情,但也没有摆脸色,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就这样好了,让阿娘留在这里不要再回那个关家,她睁开眼睛这么久,今晚是第一次看到阿娘笑得那么快乐开心。

    家宴过后,两位老人家也没留关娘子母女说话了,罗老夫人毕竟还在病中,需要多休息,随喜也赶了几天的马车,又费了精神给老夫人施针,此时已经是筋疲力尽了,眉眼间都是困顿的倦意。

    第二天,唐子菁一早就来找关娘子一同去给罗老夫人请安,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大好的原因,罗老夫人今日的气色比之昨日又好了许多。

    随喜在罗老夫人服药之后继续给她施针治疗,等罗老夫人沉睡过去之后,唐子菁便和关娘子出了上房,两人好像有说不完的心事似的。

    将银针收拾进了锦盒,随喜看了安稳入睡的罗老夫人一眼,低声交代丫环,等老夫人醒了就去跟她说一声。

    听说二师兄就在乌黎城,她应该去见一见才是的。

    刚出了内屋,却被告知,罗老太爷在书房等着她,要她去书房一趟。

    只好随着来传话的丫环来到罗老太爷的书房。

    罗老太爷今日没有去书院,穿了一套灰色的长衣,很朴素的穿着,比昨日见到的多了几分的亲切,看到随喜走进来,他指了指旁边的太师椅,“坐。”

    随喜行了一礼,才有些忐忑地坐了下来。

    “听你大舅父说,你是青居真人的关门弟子?”罗老太爷端坐在书案后的太师椅上,看着随喜的目光平静而温和,没有昨日那种严肃的凌厉。

    随喜点了点头,“是。”

    “只是跟他学了医术?”罗老太爷继续问道。

    “还有学了写字。”随喜小声道。

    罗老太爷眼睛一亮,指了指桌案上的笔墨,“写几个字我看看。”

    随喜一怔,走过去执笔写了几个字。

    “基本功不足,笔画不够流畅,明年就要到书院去学功课了,若是有一点基础会学得轻松一些,以后你每日辰时都到这儿来,我教你练字,你阿娘写了一手好字,你不能输了给她。”几个女儿就数惠云的资质最佳,只可惜……如今有随喜这么聪慧的外孙女,也能圆了他的心愿吧。

    作为一院之长,他从来不认为女子就该输给男子,只要资质佳有恒心的,他都会倾尽一切去教导。

    随喜满眼的诧异,僵硬地点了点头,有点不太明白外祖父到底是想作甚?是什么意思?

    这两天因为一些私事影响,导致速度慢了很多,很抱歉,会尽快恢复的,到时候就能多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