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置死 上
    第九十九章置死(上)

    就这样在罗家住了下来,晃眼就是十天过去了,罗老夫人在随喜的治疗下,也日渐康复,肝火已经清泄,翳膜也消了,视物不再昏暗,这让罗家上下都感到十分高兴,大家因此对随喜的喜爱也深了几分。追书必备

    而随喜每天都要跟着罗老太爷学习练字两个时辰,写出来的簪花字已有几分秀丽之态,连罗老太爷都称赞她资质尤胜当年关娘子。

    也许生活太过轻松惬意,随喜都忘记了要回关家的事儿了,不过倒没忘记跟大舅父打听二师兄的落脚处,悟悔就在乌黎城的连庆道观里,因为连庆道观这些天有一场事要做,所以请了居士林好几个道士过来帮忙。

    罗老太爷知道随喜跟悟悔是师兄妹,所以特意准了一天不必练字去连庆道观。

    随喜便带着平灵出门了,罗老夫人还怕她人生地不熟,安排了自己专用的马车送随喜去了连庆道观。

    连庆道观就掩映在树林苍翠茂密的五里山半山腰上,各式树木层层落落,混交成林,有一种静谧的幽雅。

    悟悔得知随喜来找他,马上把手上的活儿扔给了别的道士出来见这位小师妹。

    会客厅里,随喜捧着茶盅,目不斜视地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厅里有两个小道士正好奇地打量着她,被平灵瞪了两眼,才悻悻地退了下去。

    “姑娘,我们是不是不回西里城了?”见周围都没有人了,平灵才小声地问随喜,这几天她见夫人和姑娘似乎在罗家过得挺开心的,根本没有要回家的意思,她犹豫了许久,一直没机会问姑娘,如今难得姑娘有空听她说话了,总算能问个清楚。

    “你很想回去了?”随喜笑着反问。

    平灵马上就道,“姑娘在哪里,奴婢就在哪里”

    关家没有家生子,平灵也是关娘子买来的,对她而言,随喜就是她的主子,主子在哪里,哪里就是她的家。

    随喜笑着颔首,“乌黎城不错,并不比西里城差。”

    “奴婢也觉得这里不错,不过翠丝姐姐却暗里跟奴婢打听了好几次,她不好跟夫人问起,总想着试探姑娘您的语气。”翠丝是老夫人特意指来服侍关娘子的,本来就跟随喜亲近,只不过到了罗家之后,总是有意无意地被冷了起来,没什么机会接近随喜身边。就是关娘子身边,也有两个罗老夫人派去的妈妈照顾着。

    想起对自己向来尽心照顾的翠丝,随喜心底闪过一丝愧疚,故意将她晾着也是没办法的事,“她若是再问起,就说要看夫人的意思。”

    平灵轻声应是。

    悟悔的声音在外面传了进来,“小师妹”

    随喜笑着站了起来,就看到悟悔圆圆的身子大步地走了进来,看到她的时候,更是笑得见牙不见眼,“什么时候来了乌黎城?师父知道你来了吗?”

    “前几天陪同我阿娘一道来的,还没来得及跟师父说呢。”随喜笑着回道。

    “差点忘记了,你外祖父就是乌黎城的,前些日子我还遇到你外祖母呢,原来是她来听我讲道,无意间听到罗家的二夫人说到你的名字……”悟悔让随喜坐了下来,跟她说起如何跟罗老夫人提起她的经过。

    其实一切真的只是巧合,若她没有山上拜青居真人为师,二师兄又怎么会认识她?小舅母在跟外祖母提起她的时候,二师兄又怎么会注意到?

    只是改变了一点源头,许多过程都会跟着改变的,而她最想改变的是结果。

    “……不过,我怎么听说,你们关家和罗家从来没联系的?小师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悟悔关切地问。

    随喜笑道,“之前的确疏于联系,不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听说了外祖母身体有恙,我们就立刻赶来了。”

    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悟悔虽喜欢打听小八卦,却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见随喜不愿多说关于家里的事情,他也不再多问,只是说起了自己在这边的事情,“再过几天我就要回西里城了,你可要和我同道?”

    她根本没想过要再回去,“外祖母还没完全康复,怕是要多留些时日。”

    “罗老夫人可有要紧的?如果有需要,不如请师父出马。”悟悔笑嘻嘻地道,“不过师父说过小师妹你天赋异禀,应该没问题才是。”

    每次和二师兄再一次,就算再心情不好,也会被他多变的表情逗得大笑,“二师兄,你别以为这么称赞我,我就不会告诉师父,你是在这边偷懒不想回去。”

    “你怎么知道?”悟悔瞪圆了眼。

    随喜笑道,“原来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悟悔哇哇叫了起来,大喊奸诈,“小丫头,谁把你教坏了。”

    连平灵都被他搞怪的表情逗得扑哧笑了出来。

    随喜笑着保证不会跟青居说,“不过今日是来跟二师兄您求几样药草的。”

    她知道三个师兄其实都多少懂些医术,平时总会赠医施药,她想到阿娘就要分娩了,有些东西还是早些准备着好。

    “没问题,这五里山到处都是宝,我让人采了许多呢,你要什么样的?”悟悔拍着胸膛问道。

    随喜念了几样药草的名称。

    悟悔闻言,胖乎乎的脸庞有些涨红,“你……你要这些作甚?”都是用于女子生养上的,怎么看小师妹都还没需要用得上。

    “这个……请恕随喜不能告知,二师兄,你能帮我找齐这些吗?”当初下山的时候,她只带了虫草和人参,大意疏忽了这些能助阿娘顺产和分娩后各种症状需要用到的药材,她是能让罗家的丫环去帮她买,只是怕让别人多加猜忌,情愿自己来找二师兄要。

    “你要是不急着要,明日我让人给你送去。”他平时又不会去给妇人看这种病,怎么会备着这些药材。

    随喜知道这个有些为难二师兄,不过她实在没办法,“那就麻烦二师兄了。”

    悟悔伸手想像平时一样拍随喜的头,却见到旁边的丫环瞪圆了眼睛看着他的手,有些尴尬地手了回来,“跟二师兄客气什么,不过,小师妹,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要记得跟师兄们说,我们可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怕是听说了关家的一些事情了吧,随喜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我知道,现在我还能应付。”

    悟悔呵呵地笑了起来,“那就好。”

    师兄妹聊了没多久,就有小道长来请二师兄去主持道法,随喜看了看天色,也告辞离开了连庆道观。

    回到罗家的时候,刚好是午膳时间,关娘子和唐子菁被罗老夫人叫去了上房一起吃饭,随喜还没回自己屋里,也被叫了过去。

    罗叶氏的两个儿子也在,罗若衍见到随喜回来,马上就露出欢悦的笑容,“表妹回来了。”

    随喜笑着跟他们见礼,笑容不冷不热,保持着一定的矜持。

    罗老夫人笑着招呼她坐到身边,问起去找悟悔的事情。

    “二师兄还要忙,所以就不敢多打搅。”随喜回道。

    “还多亏了悟悔道长在我面前提起你,否则我也不会使人去打听,也就不知道你们母女俩过得那样委屈了。”罗老夫人感叹道,对悟悔心存感激。

    关娘子愧疚低头,“让娘担心了。”

    “你二表哥一直在打听着你,你再不回来,我们都被问得耳朵生茧了。”唐子菁见关娘子面露哀伤,立刻就转移了话题。

    罗老夫人笑了起来,指着衍哥儿对随喜道,“不知道去哪里听说了你是青居真人的徒弟,嚷嚷着也要拜真人为师呢。”

    “随喜表妹能当真人的徒弟,为什么我不可以?”罗若衍仰着头问。

    唐子菁笑道,“随喜既然已经是关门弟子,就说明人家真人是不会再收徒弟的了,你还是赶紧死了这份心,免得你母亲听到了,又说你不学无术。”

    “我想跟真人学武功。”罗若衍委屈地道。

    “你从哪里听说青居真人会武功了?”罗老夫人没好气地问道。

    “青居真人还有不会的事情吗?”罗若衍瞪圆眼睛问道。

    罗老夫人和唐子菁笑了起来,笑骂了一声,“真是稚子”

    罗若浩拉了拉弟弟的手,“别胡说八道了,好好读书考取功名才是正经。”

    “什么时候学武功不正经了?”罗若衍大声问道。

    “好了好了,赶紧用膳吧,你们父亲回来又要考你们了,用膳之后就赶紧回去读书。”罗老夫人招呼大家入席。

    罗若浩倒是没什么反应,罗若衍却苦了一张脸,好不容易书院放他们一天休息,回家了一样要读书做功课,那还不如刀书院去,还有一大群同窗可以互相说笑。

    刚动筷子没多久,就有丫环进来回禀,是西里城的关家那边来人送信了。

    关娘子眉头一蹙,让丫环将信拿了上来。

    “说了什么?”罗老夫人淡淡地问。

    随喜屏息看着关娘子,想观察她脸上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

    “归期到矣。”关娘子微微浅笑,低声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