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后生 上
    第一百零二章后生(上)

    将一颗红色的药丸塞进关娘子的嘴里之后,又赶紧喂了几口水,药丸在嘴里融化,如一股暖流一般流淌入丹田。追书必备

    随喜从来只相信自己,可是这一刻她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青居真人身上。

    师父说过,这是能起死回生的药就一定能起死回生,一定能助阿娘度过这一劫,她这半年来精心调养阿娘的身体,为的就是这最后一刻,苍天啊,求求您,千万不要让她所有的心血都白费了。

    “血止住了……”两个满头大汗的稳婆松了一口气地惊呼。

    罗老夫人神情一松,突然想起什么,招手让唐子菁来到身边,低声不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唐子菁红通通的眼睛闪过一抹流光,对罗老夫人点了点头,就低头走了出去。

    刚出来内屋,就见到去了别人家作客的罗叶氏匆匆走来,声音透着焦急,“刚进了门就听说二姑奶奶作动,这不是还没到时候吗?”

    唐子菁抿紧了唇,没有回答罗叶氏,只是冷冷看着站在外面的关大爷。

    罗老太爷和罗传瑞三人都紧张地问着她,“到底怎么样了?”

    唐子菁眼中的泪水如掉线的珍珠,紧紧地捂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关大爷急急地大声问道,“孩子生下来了吗?是男是女?”只是关心孩子,没有问关娘子到底是否平安。

    罗家众人怒目瞪向他,眼中充满愤怒。

    唐子菁哭着道,“孩子没保住……二姐也危在旦夕。”

    罗老太爷脸色一变,眼底浮起哀恸的悲伤。

    “孩子怎么会没保住?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听到孩子没能保住,关大爷气得跳脚,却一时没去在意后面那句。

    罗传瑱双手紧握成拳,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哀伤悲恸,大步走下台阶,推开挡在关大爷前面的粗使婆子,一拳挥在关大爷脸上,“我打死你这个畜生就是你害死我二姐的,就是你这个畜生,当初我二姐是瞎了眼才会嫁给你。”

    关大爷被打个措手不及,整个人往后面倒退了几步,嘴角沁出了血丝,“罗传瑱,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想作甚?”

    “君子?你这种人渣也配讲君子?”罗传瑱冷笑,大步上前又往关大爷肚子招呼了几拳,把关大爷打得哀声呼痛。

    “救命”关大爷大叫,“岳丈,您赶紧叫这小子住手,否则我不会再客气了。”

    罗老太爷眼含悲戚,转身不去看已经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

    “把这畜生给打出去”罗传瑞对自己的弟弟叫道。

    罗叶氏扶住唐子菁,“二姐真的……”

    唐子菁只是低头啜泣着。

    罗传瑱自幼习武强身健体,比起关大爷自然要强壮许多,关大爷想回手保护自己,却无奈力不如人,没一会儿就被打得倒在地上。

    看着被打得脸青鼻肿的关炎波,罗传瑱心中的悲愤还不能宣泄出来,想到他敬爱的二姐危在旦夕,他真是恨不得手刃了眼前这个畜生。

    “妄我二姐当初为了你放弃一切,宁愿跟着你吃苦挨饿,也不愿接受家里的帮忙,就因为你那可怜的志气,你要是真有志气的,就不会靠个女人升官发财,你不止没志气,你连骨气也没有,就是一个人渣”罗传瑱说一句打一拳,把关大爷打得意识快模糊了。

    罗传瑞赶紧走过来拉起罗传瑱,“别打了,免得打死了还要脏自己的手。”对几个婆子吩咐道,“去找几个护院来,把他赶出去。”

    关大爷被三四个粗使婆子抬着出了惜云居,唐子菁才抬起头来,嘴角微微翘起。

    罗老夫人从产房里头走了出来,脸色虽不好,但看起来还算镇静。

    “娘,二姐她……”罗传瑱看着罗老夫人,沉声问着。

    罗老夫人淡淡一笑,“还在生,血止住了。”

    啊?众人除了唐子菁以外的,都一脸错愕,又惊又喜,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哼,只是想再试一试关炎波,没想到他只念着孩子,一句关心惠云的话都没有。”罗老夫人冷声哼道。

    罗老太爷哭笑不得,摇头轻叹,“把我们都给骗了。”

    “不先骗了你们,怎么让那关炎波相信”罗老夫人道。

    “那……那如今怎么是好?关大爷看起来是相信了二姑奶奶的孩子没保住,将来要怎么跟关家交代?”罗叶氏看着唐子菁眼底那狡黠的笑,觉得有些不舒服,老夫人似乎更看重这个妯娌,而不是她这个长媳。

    “跟关家交代什么?什么也不用交代,既然他们不愿意和离,就让他们当惠云已经死了,从此和我们罗家恩怨两清。”罗老夫人道。

    “你的意思是……要让惠云假死?”罗老太爷皱眉问道。

    “难道这一次对她来说,不是劫后重生吗?以后就当从来没关炎波这个人吧。”罗老夫人道。

    “可是,关家能相信吗?二姑奶奶住在罗家,迟早还是会传回西里城的。”罗叶氏怔愣地问道。

    “也不一定要住在我们这里,天下之大,难道没有二姐的容身之处,只消住些日子,待关家将二姐渐渐忘记,二姐就能以另外的身份重新回到家里了。”

    这简直太儿戏了罗叶氏在心里反对着,可看到老夫人和老太爷都沉默思考着,连自己的丈夫也没有说什么,她又能怎样?

    到了旁晚的时候,关娘子终于诞下一名男婴,母子均平安无事。

    随喜几乎有些虚脱地坐到地上去,终于抑制不住地捂脸痛哭,从她想起前一世的记忆以来,每天都几乎都在担心着,怕再一次失去阿娘,怕要再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死别,天知道她到底有多害怕……

    阿娘,阿娘……

    唐子菁将随喜拥进怀里,哽咽柔声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你阿娘只是太累睡着了而已。”

    随喜无法压住心底那种想要大哭的冲动,仿佛心中挤压许久的怨怒和哀恸终于找到宣泄的出口,这一次,她真的放心了吗?真的能不要总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吗?她和阿娘的命运终于被改变了吗?

    一直紧绷着的精神状态一旦松懈下来,整个人都会感到疲累,随喜也不知哭了多久,渐渐就睡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姑娘,您醒了?”守在床边的平灵见到随喜睁开眼睛,马上就欣喜地叫道。

    随喜眨了眨眼,还有些惺忪的迟钝,片刻后,昨日种种才钻进脑海里,她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我阿娘呢?”

    “夫人和小少爷都……”平灵凝泪低泣,担忧看着随喜。

    随喜如遭雷击,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凝固了一般,连心跳都几乎停止了,“你说什么?”

    “姑娘,您节哀顺变。”平灵痛哭出声。

    “怎么会……这样子?”吃了师父给的药之后,不是顺利将弟弟生下来了吗?阿娘不是也平安无事了吗?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我要去找我阿娘……我要见阿娘……”随喜惊慌失措地下了床榻,连衣裳也来不及换就要冲出去。

    “随喜醒了?”刚走到门口,就见到唐子菁撩起帘子都了进来,看到随喜苍白的小脸,眯眼看了平灵一眼,“怎么了?”

    “我阿娘……我阿娘……”随喜颤抖着,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你下去给姑娘准备吃食的过来吧。”唐子菁把平灵打发了下去,牵着随喜的手坐到床榻上去。

    平灵撩帘出去。

    唐子菁点了点随喜的额头,笑骂道,“你糊涂啊,昨天不是亲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出生吗?”

    随喜怔忪地看着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唐子菁低声说起了昨日欺骗关大爷的经过,“虽说如此一来要委屈了你阿娘,但也比你们母女分离一辈子不能见面的好,这件事也不能让太多人知道,除了自己人,家里的丫环都瞒着,如今外面都挂起了白布,可这丧事却不能在罗家完成的,接下来,还得看你的了……”

    随喜听着就松了口气,伸手捂着自己的额头,低低声地笑了起来,她多了个亲弟弟了呢,以后他们姐弟二人和阿娘相依为命,日子一样能过得好的。

    “小舅母,那我该做什么?”清澈的眼睛多了几分的笑意,整个人看起来明亮而娇俏。

    唐子菁道,“当然是要伤心,要多伤心得多伤心,让关家的人都相信二姐死了,我也想知道,关家会如何对待你和二姐。”

    随喜缓缓点头,“我知道要怎么做的。”顿了一下,又问,“我阿娘和弟弟怎么办?总不能继续住在这里。”

    “正想办法呢,得悄悄送出乌黎城才是。”这是个难题,如今老太爷和罗传瑞都在书房商量着呢。

    “我阿爹呢,今日可有再来?”随喜小声问道。

    “还没呢,听到孩子保不住了,只怕他也不会再关心你们了。”唐子菁嘲弄地道。

    随喜嘴角含着嘲讽的笑,“他从来就是这样。”

    “你赶紧梳洗,然后填饱肚子,还有许多事情要你去做呢。”唐子菁对随喜道。

    “好”随喜点头,只要阿娘和弟弟平安无事,她就有继续下去的勇气。

    明天是母亲节,祝各位姐妹的妈妈节日快乐,身体健康~

    粉红票双倍最后一天,大家赶紧撒票撒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