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后生 下
    第一百零三章后生(下)

    随喜梳洗之后,吃了些东西填饱肚子,换了一套素淡的衣裳走出屋里,在屋外守着的丫环回头看着她,眼底有努力掩饰的同情,她低下头,装着不忍去看别人的怜悯。看书神器

    她走向关娘子住的正房,罗老太爷和两个舅父走坐在外间,两个表哥也站在一旁,罗叶氏在低头抹泪,家下奴婢都被打发在远处,谁也不能接近正屋。

    入眼都是令人觉得荒凉的黑白,每个人脸上都是哀伤和悲恸,看到随喜进来的时候,罗叶氏还忍不住呜咽出声,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真相,她几乎真的认为阿娘已经离开了她。

    “进去看看你阿娘吧。”罗老太爷叹了一声,脸上都是痛失亲人的伤悲。

    随喜含泪点头,抬脚走进了内屋。

    罗老夫人正坐在床边和关娘子在低声说话,怀里还抱着在沉睡的弟弟,随喜咧嘴一笑,却哀声大叫,“阿娘……”

    关娘子嗔了她一眼,低声道,“别吓着颀哥儿。”

    随喜眼睛一亮,走到罗老夫人身边,看着那个小小的人儿,“弟弟给取名字了?”

    “你外祖父取的,叫罗若颀,跟你阿娘姓。”罗老夫人笑着道,疼爱怜惜之情在眼底流溢出来,是真的很喜欢这个乖巧的小外孙。

    “颀哥儿,颀哥儿……”随喜伸出手指碰了碰弟弟的脚丫,嘴角的梨涡盛着六月的骄阳。

    关娘子看着一双儿女,白皙美丽的脸庞微微露出慈爱的笑容,“别吵醒了他,哭起来就不好了。”

    随喜急忙收回了手,问关娘子,“阿娘,如今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就躲在屋里,得找个机会赶紧离开这里,免得被关家的人察觉出端倪来。

    关娘子看向罗老夫人,“娘,这个法子真的可行吗?”

    “不可行也要试一试,你这可是关家的长子嫡孙,他们会轻易把孩子留在你身边吗?那关炎波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你昨天也清楚明白了,再回去跟他也只是委屈了自己,还连累了两个孩子,不如就趁此机会快刀斩乱麻。”罗老夫人语气坚决地道。

    关娘子沉默下来,这也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唐子菁从外面走了进来,脸色有些不虞,“娘,二姐,那关炎波又来了。”

    罗老夫人看向随喜,“随喜,你和我一起出去见你阿爹。”

    关娘子担忧看着随喜,“你小心说话,别惹他动怒。”

    随喜点了点头,罗老夫人将孩子放在关娘子身边,才由唐子菁扶着出去,随喜跟在她们身后。她根本无需强装想象阿娘离开她的伤悲,她已经经历过一次,知道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她对那个该是她父亲的人,有着隔世的怨怒和仇恨。

    关大爷进不来后院,被请在外院的客厅里,罗老太爷和两位舅父和她们一起来到大厅。

    “你还来作甚?还想再招打吗?”罗传瑱一见到关大爷就气不打一处来,拳头又痒痒的了。

    关大爷鼻青脸肿,虽然挺直了腰板,但还是难掩脸上的狼狈,“今日我不是来跟你们罗家吵架的,我要带惠云回去,还有……我那孩子。”

    “我女儿和外孙都被你害死了,你竟然有脸来跟我们要人”罗老夫人大声喝着,眼泪涌了出来。

    “什么?”关大爷脸色一变,瞠大眼看着罗老夫人,有点不确定自己听到的话,“惠云她……她……”

    “你昨日也听到了,是血崩,若不是你强行拉她,二姐怎么会早产,又怎么会难产……怎么会大人孩子都没能保住。”唐子菁也哭泣地叫道。

    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从心里狠狠地扯了下来,关大爷脑子一片的空白,有些不太能接受这个消息,惠云她真的……离开他了?

    有些痛,也有些麻,分不清是什么滋味。

    “是你害死我阿娘的,是你害死她的。”随喜哭着叫道,想起前一世的伤悲,想起关家对阿娘的绝情,所有的情感都不必遮掩,她是在宣泄上一世的怨恨。

    “胡说”关大爷大声回道,“如果不是她执意要回娘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她……是她自己害死了自己,还害死了我儿子”

    对没错,不是他害死罗惠云的,是她害死自己,要是不来乌黎城,好好地在家里呆着不就没事了。

    “你说的还是不是人话”罗老夫人气愤叫道。

    “这本来就是事实”关大爷脸红脖子粗地回吼着,好像这样才能坚定他心中的想法。

    “逝者已矣,如今再追究也是枉然,惠云还是你关家的媳妇,丧事要怎么办你们关家得安排,你是怎么主意的?”罗老太爷摆手让老夫人安静,沉声问着,这才能最看明白关家到底是怎么一个态度。

    关大爷摇了摇头,神情有些恍惚,突然就转身仓惶地大步走了。

    罗传瑞冷哼,“没担当”

    “无论如何,也要让关家办这场丧事”这样才能完全让关娘子彻底从关家离开。

    可还没商量出该怎么让关娘子掩人耳目地离开罗家,那关大爷就已经连夜离开了乌黎城,甚至一句话也没有留。

    既然已经传出关娘子的死讯,事情就不能过了,罗老太爷让人买了两口棺材,一大一小,在外人看来,是要将关娘子母子二人的尸体运回西里城,到关家办丧事。

    可是关娘子还没有寻到合适的落脚之处,这也是个让人为难的问题。

    “你大舅父陪着你先回西里城,如果我没料错,关家是不会替你母亲办了这场丧事,到时候就一把火把这两口棺材在关家大门外给烧了让越多人看见越好,明白不?”罗老太爷吩咐着随喜。

    随喜将罗老太爷的话记在心里,重重地点头。

    刚交代完,就听到有丫环来传话,说是有两位道长来找随喜的。

    随喜怔了怔,能想到来找她的人只有二师兄,大概是听说了阿娘的事情,所以来看望她想要安慰她吧。

    她穿上斩衰,来到花厅见客。

    入眼却是一道挺拔秀颀,如芝兰玉树般的脱俗出尘身姿,看着她呆怔的表情,洁白如玉的脸庞露出明净的微笑,声音低缓,“怎么?不认得人了?”

    “师父”随喜笑了起来,惊讶地看着眼前的青居。

    青居摸了摸她的头,“正好经过这里,听你二师兄说你也在,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斩衰上面,“到底怎么回事?”

    “师父,您能不能帮帮我……”随喜沉默了许久,抬头恳求地看着青居。

    三天后,罗传瑞和随喜带着两口棺材来到西里城,就在关家大门外面,却不得其门而入,关家大门之外,站着五六个小厮,每个人脸上都带横肉,恶狠狠地看着他们。

    关大爷站在他们身后,身边还站着一个身穿杭绸直缀的中年男子,鄙夷地看着他们。

    “……当初既然是你们执意要走,今日就由不得你们说回来就回来。”关大爷如是对随喜说着。

    “我阿娘难产过世全是因为你而起,为何不让我娘回关家,你要我娘的灵牌置在何处?”随喜小小的身影就站在两口棺材前面,此情此景,任是谁看了都忍不住心生同情。

    “郑姨娘有身孕,是喜事,家里不能办丧事,会相冲的。”关大爷犹豫了一下,却在看到旁边那男子的脸色时,咬了咬牙还是拒绝了让关娘子的遗体回关家的要求。

    随喜冷笑起来,“因为一个小妾有了身孕,所以我阿娘的丧事就不能在家里办,是这个意思嘛?”

    罗传瑞寒着脸,直直地盯着关大爷,他自然是认得另外一个男子是何人,不就是那位郑城主吗?

    “如果不是你阿娘不听劝告非要在临生产的时候奔波劳碌,怎么会有今日后果,说来说去,都怨她自己命不好。”关大爷撇头道。

    那郑城主嗤笑一声,“如此不祥之人,连儿子都给克死了,说不定回了关家,会连累更多的人。”

    “你说什么?”罗传瑞微眯起双眸,冷冷地看着郑城主。

    “大舅父,不必跟他们多说。”随喜低声劝着罗传瑞,如今他们是颠倒黑白,非要说阿娘是克子的命,在别人看来,错也就不在他们关家了。

    这样也好,要的不就是他们不肯让他们回家么?

    她看着那位该是她尊敬爱戴的亲生父亲,想起前世他在阿娘过世不足百日,尸骨未寒就要迎娶郑淑君,甚至为了不让郑淑君堵心,还要草草将她嫁出去,这样无情无义,只看重利益的人,为什么却能一直平步青云?

    前世阿娘的委屈,今生阿娘所受的羞辱,有朝一日,她必定会一一跟他讨回来的。

    报仇不求一朝一夕,她有的是时间跟他磨。

    “你负了阿娘,山水轮流转,总有一天,你会有报应的。”随喜目光清寒,声音冷冰地对关大爷说道。

    “放肆”关大爷怒喝。

    随喜冷笑着,从马车上用力抬下一坛烈酒,“从今往后,我阿娘罗氏与关家再无瓜葛,关家的灵位不要也罢,总有我阿娘灵魂安歇之处”

    她打开酒坛,将烈酒倒在两口棺材之上,人死之后,本来是要在家中办丧事,然后到道观中去作法事,焚烧遗体。

    “你要作甚?”关大爷惊声问道。

    随喜已经点开火折子,两口棺材瞬间被大火淹没。

    “我只是很可惜,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火光摇曳,随喜的声音很轻很轻。

    好困了,大家先看着,明天再检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