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两年 上
    第一百零四章两年(上)

    阳春三月,万物以荣,到处一片的生机勃勃,天空湛蓝,白云被风拉成丝,一切看起来如此美好。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一辆简单朴实的马车辘辘行驶在幽静的乡间小道上,路得两旁都是绿油油的菜田,沿路亦都是野草鲜花,看着都令人心旷神怡。

    马车沿着乡道走到尽头,拐进一处庄园里,在大门前停了下来。车帘微微一动,露出一张娇嫩明媚的精致俏脸,生得是丹唇贝齿,肌肤莹润如玉,嘴角略带笑意,笑容灿若明霞,穿着一套素淡的翠纱百合裙,梳着双髻,轻快地从车上下来。

    “小师妹,那我先走了,两天后再来接你啊。”赶车的赫然是穿着灰色道袍的悟明,只见他笑容亲切地与那有十一二岁的小姑娘道别,然后马车一掉头,往另一个方向赶去了。

    小姑娘梨涡浅笑,“三师兄慢走。”

    原来这娇憨可爱的小姑娘正是已经长高了不少的随喜,她眼底蕴着明媚的笑目送悟明离开,然后提起竹篮,熟门熟路地敲开了庄子的大门。

    庄子不大,周围只有两三亩地,种着时令蔬菜,隔了一个果园是另一处大庄子,却不知那主人是谁,极为富有,据说后面的山头都是他们的。

    开门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环,见到随喜亭亭玉立站在门外,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姑娘,您来了。”

    随喜将手里的竹篮递了上去,“给,拿给湖湘存放起来。”都是一些比较常见的草药,可以防病或者医治一些小毛病的。

    “少爷今儿就在念您,您可总算来了。”小丫环接过竹篮,笑着对随喜道。

    “这小子想的是我的冰糖葫芦呢吧。”随喜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眉梢眼底却难掩宠溺疼惜之情。

    快步地走进二道门,远远就听到一道清亮稚嫩的声音在屋里传了出来,“姐姐,姐姐回来了。”

    一个胖乎乎的身子竟然就要从半月窗里爬出来,刚爬了一半就被一双白皙的手给抱了回去,传来呵斥的声音,“还敢爬窗了你,不怕摔疼了啊。”

    随喜笑得更加高兴了,大步走进屋里,正好看到一位身姿婀娜,稍显丰满的美妇人抱着一个肌肤柔嫩,眉目漂亮,穿着大红色五福暗纹对襟小衣裳,像个玉雕粉琢的仙童般玲珑可爱的小男孩要走出来。

    “阿娘。”随喜笑眯眯地叫了一声,接过已经向她张开双臂的小男孩,“又沉了不少呢。”

    这雅淡温宛的女子正是两年前假死离开关家的关娘子,住在这庄子已有两年,上下都称她为夫人,而对外则都是以罗嫂子自称。

    那粉嫩可爱的小男孩自然就是随喜的亲弟弟,罗若颀。

    “姐姐,糖。”罗若颀搂着随喜的脖子,柔嫩的脸蛋贴着随喜的脖子,声音带着浓浓的撒娇。

    “就只想着糖,都不想姐姐的。”随喜抱着在软榻上坐了下来,在他肉呼呼的脸蛋亲了一口,宠溺地捏了捏他的鼻子。

    “最想姐姐。”罗若颀用力地回亲了一下随喜,“也想吃糖。”

    关娘子笑了起来,“你别总是宠着他,每次来都给他带吃的,把他给惯坏了,昨晚睡下前还念着你。”

    “不要吃太多就好了。”随喜从荷包里拿出一包油纸,低声对弟弟道,“慢慢吃,别一下子就吃完了啊。”

    罗若颀欢呼了一声,从随喜怀里蹭了下去,拿着油纸包到另一边去了。

    关娘子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自己一双儿女,忍不住感慨,“一下子就两年过去了……”

    随喜将视线从弟弟身上收了回来,看着依旧美艳动人的阿娘,撒娇地偎依了过去,“阿娘,您再等等,很快我们就能光明正大住在一起了。”

    两年前,她求了青居真人帮助阿娘找一处不会被关家发现的安身之处,青居一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将关娘子母子安置到西里城的郊外庄子里,而为了不引起关家的注意,随喜那日在关家大门外烧了两口棺材之后,就带着两个骨灰坛来到了居士林,将关娘子母子的灵位设在居士林的功德殿中,自己也上山继续跟着青居真人学艺。

    只和罗家偶尔联系,却再没有提及关家。

    虽然后来关老夫人会派人来关心她几句,随喜都只是冷淡应付,那日她带着两口棺材在关家大门之外,她不相信祖母不知情,既然当初能做得那么绝情,今日又何必来假惺惺关心她的死活?

    她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羸弱无助的小姑娘,这两年来,她的医术大有长进,已经是能独当一面能力保护阿娘和弟弟了。

    谁替代了阿娘在关家的地位,关炎波有没有儿子……对她们来说,根本就不重要,她要的是阿娘能光明正大地走在人前。

    “我们住在这里挺好的,没必要搬到城里去。”关娘子知道女儿一直希望她和儿子能住到城里,但其实她更喜欢这庄子的静谧。

    “颀哥儿再长大一些,也要上学堂的,住在这里到底不方便。”随喜笑道,将目光落在亲弟弟身上,她一定要辅助颀哥儿出人头地,将来有朝一日,要那关炎波对着自己的儿子低声下气

    “那就等他再长大一些,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她不能失去儿子和女儿,所以万事都要小心,不能被关家发觉她尚在人间。

    “好”随喜笑着回答,心中却另有打算。

    “姐姐,阿娘,吃糖。”罗若颀手里抓着两颗有些融化显得黏糊糊的冰糖葫芦摆动两条小胖腿走了过来,要随喜和关娘子也吃糖。

    随喜拿了一颗放进自己嘴里,亲昵地抱起他,“我们颀哥儿真乖。”

    关娘子笑着拿起绢帕擦拭罗若颀的手,“都把衣服弄脏了。”

    罗若颀纯净乌亮的眼睛亮晶晶的,“姐姐吃了我一颗冰糖葫芦,下次回来要还我十颗。”

    随喜又好气又好笑地敲了敲他的额头,“臭小子,原来打的是这主意啊。”

    关娘子笑了起来,“这孩子也不知随了谁,小小年纪,跟个人精似的。”

    “和我一样聪明。”随喜得意地笑着。

    “比姐姐还要聪明。”罗若颀坐在随喜腿上欢乐地跳着。

    “一样聪明”随喜虎着脸强调。

    人小鬼大的罗若颀一点儿也不怕随喜,更加欢乐地叫了起来,“我最聪明了,比姐姐聪明,比阿娘聪明……”

    随喜忍不住大笑,用力地在罗若颀脸上亲了一口,“是是是,我们颀哥儿最聪明了。”

    罗若颀得意起来,拉着随喜的手,“姐姐,我们去钓鱼。”

    庄子里有鱼塘,随喜每次回来,都喜欢带着弟弟一起去钓鱼。

    “好”随喜牵起他的手,跟关娘子道,“阿娘,我们去钓鱼了。”

    关娘子笑着点头,喊了两个婆子跟着他们姐弟俩一块去,目送一双儿女消失在门边,嘴角的笑容抑制不住,她真的什么都满足了,如果这样的生活能一直下去,那她真的别无所求了。

    虽然随喜一直想要隐瞒关家的事情,怕她听了伤心,但其实她也不是全然不知道的。关炎波在她‘死’后不久就扶了郑淑君为继室,而他也凭着郑淑君娘家的势力平步青云,如今在西里城的地位已经与以往不可同日而言了。

    而郑淑君为他生了个女儿,至今仍未有儿子,却一直没再纳妾,多少还是因为怕了郑家的势力。

    也不知这算不算是报应呢。

    她并不伤心,只是觉得有些讽刺,她好歹与他同床共枕了十多年,他竟然如此凉薄,在她死后还不肯给她一个安息,她并不羡慕郑淑君今日在关家的地位,关炎波会这样对她,总有一天也会这样对待郑淑君,一个人的本性是改不了的。

    她如今担忧的,是随喜将来的亲事,就快要十二岁了,别的姑娘说不定都在说亲,她不能出面为女儿选一门好夫家是遗憾,但更怕关炎波会将随喜当做利益的棋子。

    不过,以随喜身为青居真人关门弟子的身份,关炎波也不敢胡来的吧,如此想着,她心中才稍作平静。

    将湖湘叫了进来,商量着今晚要准备的晚膳,随喜在山上是吃不到荤菜,每三个月来庄子里一次,自然要多做些她喜欢吃的。

    湖湘是唯一知道关娘子尚在人间的丫环,关娘子母子身边不能没有一个心腹,湖湘是最好的人选,而且也是随喜信得过的,而平灵则被随喜留在罗家。

    关娘子最近正在物色给湖湘找一门亲事,庄子里没有合适的小厮能配得上她,唯有在村子里找了,只是每次提及这事,湖湘都不愿多提,说是不想嫁人,情愿一辈子留在关娘子身边照顾着,将来还能当颀哥儿屋里的妈妈。关娘子说服不下她,只好暂时将这事放在一边了。

    两人商量了晚膳的菜式,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随喜就领着罗若颀回来了,两人湿了半身的衣裳,却笑得灿烂如盛开的鲜花。

    祝大家的妈妈都节日快乐,祝已经当妈**姐妹们节日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