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两年 下
    第一百零五章两年(下)

    住了两天,随喜才依依不舍地和关娘子道别,罗若颀拽着她的衣袖,扁着一张粉嫩的小嘴,泪汪汪地看着随喜。更新最快去眼快

    “姐姐很快就回来陪你的,乖。”随喜轻轻握着他的手,柔声哄着。

    “姐姐不走。”罗若颀稚声叫着,两只肉呼呼的手搂住随喜的脖子。

    “姐姐是去给你买冰糖葫芦,很快就回来的。”关娘子哄着,将罗若颀抱进了自己怀里,对随喜眨了眨眼示意她赶紧走。

    随喜摸了摸罗若颀的脑袋,每次都这样,哄半天才答应让她离开,其实她也舍不得离开阿娘和颀哥儿,可是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

    罗若颀将头埋在关娘子怀里,不愿再和随喜说话了。

    “他一会儿就好了,你赶紧回去吧,别让悟明道长等太久了。”关娘子道。

    “阿娘,那我先回去了。”随喜笑了笑,对罗若颀道,“姐姐走了,下次给你带蚕豆好不好?”

    罗若颀稚嫩的声音从关娘子怀里传出,“还要小人糖和冰糖葫芦。”

    “就知道吃”关娘子笑骂。

    随喜笑着离开了屋里,来到大门外的时候,正好看到悟明站在马车旁边,灰色道袍在风中轻扬衣摆,面容俊秀,看着随喜温雅浅笑。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想起三年前在树林中看到的那一幕,现在她所知道的三师兄是平淡如水,真正做到抛却世俗一心修道的道士,仿佛当年那个有着热烈情感的悟明只是昙花一现。

    “小师妹,赶紧上车吧。”悟明轻声地开口,放下脚蹬让随喜上了马车。

    随喜点了点头,“总是麻烦三师兄来接我。”

    “我也是顺路。”悟明笑着道,轻喝一声,马车动了起来。

    回到居士林山下的时候,随喜就下车了,她与悟明不同路,没想刚下车走不到几步路就看到山道石阶走来两道眼熟的身影,她的脸色微微一凝。

    “大姑娘。”迎面走来的是一位**打扮的女子,身后跟着一位小丫环。

    “翠丝姐姐。”随喜淡淡地点了点头,两年前关娘子‘逝世’之后,翠丝也回到了关家,没多久就配了个小厮成亲了,这两年来,关老夫人偶尔也会让她来给随喜稍些衣裳吃食。

    关老夫人对随喜多少有点愧疚,所以想尽一些心意弥补。

    “就要清明节了,老夫人想在居士林给过世的夫人做一场法事,奴婢是过来请端冕道长明日到家中一趟,老夫人要与他商量商量。”面对随喜冷淡的态度,翠丝心中有些暗叹,自从两年前的事情之后,姑娘不管是对她还是对老夫人,都没了以前那种甜美的笑容。

    “老夫人真是有心了,只是太麻烦,我阿娘在另一个地方过得肯定不错,不需要做法事。”随喜眼底闪过嘲讽的冷笑,声音越发冷淡。

    “这是老夫人一片心意,大姑娘何必拒绝呢。”翠丝叹道。

    随喜勾唇一笑,“老夫人的心意我领了,我阿娘已经不是关家的人,承不起关家的情。”

    “可您还是关家的大姑娘呢。”翠丝柔声说着,“老夫人一直念叨着您,她老人家这两年来都希望您能回家去的。”

    “翠丝姐姐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失陪了。”随喜冷淡地结束寒暄。

    “大姑娘……”翠丝欲言又止,看着随喜冷凝的侧脸,只好轻轻一叹,“那奴婢就先回去了。”

    随喜漠然看着翠丝两人走下山路,消失在视线中。

    替阿娘做一场法事?如今才想起她阿娘了么?早些时候作甚去了?关家如今全是姓郑的女人在掌握大权,老夫人很多时候都被气得去小儿子那里,如今才想起阿娘的好了么?可是又怎样呢,有些委屈和怨恨是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少的。

    她冷笑了一声,回身走向另一边的山路,如今山上只住着她一人,青居真人很少回来住了,除了来教她医术之外,他每年大部分时间都不在西里城,她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了呢,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越是和师父相处,越是觉得他很神秘,看着虽然与世无争,但偶尔总会不自觉流露出一种和他形象不相符的寂寞荒凉神情,似在等待什么又在期待什么。

    居士林的大小事务已经完全交给大师兄了,在世人眼中,师父真正成了云游四海的高人。

    回到山上的木屋,随喜推开木门,就看到晒药的庭院中站立着一道俊秀挺拔的身影,她笑了起来,快步迎了上去,“师父,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青居手里还拿着一株晒得半干的药草,微微笑着低眸看向随喜,夕阳的余晖在他眼中投下细碎的光影,“刚回来没多久,又去找你阿娘了?”

    “送了些东西过去,师父这次又要在西里城留多久?”随喜将竹箩里的草药收起来,一边笑着问,对师父的匆忙来去已经习以为常。

    青居看着竹箩里的草药,皱眉问道,“最近有那么多人染上热毒吗?”

    “是啊,最近许是天气问题,时冷时燥,稍微不注意就上火燥热,大师兄让我多采一些腊梅花,可以在山下煮成茶水,给城里的百姓取饮,又能润肺止咳,也能令人不那么心烦口渴。”随喜笑着回道,她去找阿娘的这两天,还都是大师兄亲自上山来晒药的吧。

    青居轻轻颌首,淡淡浅笑,“行医赠药……你做得比为师还要好。”

    “徒弟为师父效劳,难道不应该吗?”随喜收拾好草药,抬头看着青居,“何况随喜有今日,是师父您的大恩大德。”

    “举手之劳,不必记在心上。”青居微笑,眼角微扬,“李二少爷最近可有找你?”李尤炀是唯一知道如何上山途径的外人。

    “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了。”随喜回道,眼底有些黯然。

    青居好看的眉毛轻挑,不再说什么。

    落日之后,端冕三师兄弟也上山来了,师徒几人热热闹闹吃了晚饭,就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端冕和悟悔随青居到书房去说话,悟明拿了一竹篮的腊梅花下山了。

    第二天,李尤炀就来了。

    这两年来,他从一个稚嫩的少年蜕变成为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不再是众人眼中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而是沉静不可忽视的李家二少爷,在对付想置他死地的庶出大哥的过程中,他让李家上下都见识了他的铁腕手段和宽阔胸怀。

    李尤炀,已经真正蜕变成功。

    却不知青居在想什么,明明是与世无争的真人,对李尤炀又十分关注,这两年来一直在教李尤炀武功,还常常与他讨论这个王朝的动向,似乎在有意无意间灌输些念头给李尤炀。

    “尤大哥。”随喜捧着茶盘来到大厅,给坐在首位的青居送了茶,再给李尤炀奉上。

    李尤炀脸上的线条比之两年前更深刻了一些,不笑的时候显得很是严肃,是个不好接近的人,他接过随喜奉上来的茶,轻声说着,声音低沉,很是悦耳,“昨天我来了,端冕说你不在。”

    随喜微微低下头,“这两天去郊外了。”她阿娘没死的事情,李尤炀并不知情。

    “又去给村里的百姓免费看病了?”李尤炀笑着问,对着这个娇憨的小姑娘,他脸上的笑容特别多。

    随喜迟疑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李尤炀浅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愧疚,随喜是他到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个人,又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原是想好好报答她,可是两年前他刚回到李家的时候,四面受敌,就算想要找她,还得担心会不会连累她成为靶心,所以悟明去告诉他,随喜已经回了关家,让他多照看的时候,他虽答应下来,却没有见过她一面,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还记得他好不容易搞定了李尤慎和柔姨娘,正打算到关家去找她的时候,却在关家大门外看到她站在两具被大火吞噬的棺材旁边,倔强冷漠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那样一个小小的身影,孤单而又显得强大,看着自己父亲的目光幽怨而平静,一字一句地对那人说出,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他……

    到底是多大的恨,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个小小的,看起来柔弱娇憨的小女孩到底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受过多少委屈?

    他竟一点忙也帮不上

    青居轻轻啜了一口茶,眼底含笑地看着李尤炀,低声道,“听说李二少爷近日要往京城去了?”

    李尤炀收回视线,将心中的愧疚收敛起来,“家父身子抱恙,是替他老人家去拜访一下旧友,也不知要在京城逗留多久,过来跟随喜道别,没想青居真人也回来了。”

    随喜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却不知要说什么。

    “何时启程?”青居问道。

    “三天之后。”李尤炀不知道青居为什么问得那么仔细,但还是实言回答。

    “那正巧,三天之后我也要去京城一趟,我们正好同道。”青居沉声说道,嘴角的笑容略有些让人觉得深不可测。

    李尤炀怔了怔,笑着道,“真是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