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梁子 上
    第一百零六章梁子(上)

    见师父似乎有话要跟李尤炀单独说,随喜就悄然地退出了大厅,来到屋后采药。追书必备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随喜的额头沁出一层薄汗,她吁了口气,洗干净了手,拿出绢帕擦去脸上的汗水,来到树下阴凉之处,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山风徐徐吹来,树叶发出沙沙声响,明媚的阳光被树叶剪碎,斑驳地落在她肩膀上。

    李尤炀高大挺拔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视线之中,一身宝蓝色的杭绸对襟长衫,白玉腰带,显得英姿飒爽,俊美非常。

    “小随喜”他低头看着她,眸中脉脉含笑。

    “尤大哥,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和我师父在说话吗?”随喜站了起来,疑惑地问道。

    李尤炀在随喜旁边坐了下来,拉着她重新坐下,“你师父去居士林了,好像有急事。”

    “哦。”随喜轻声应着,眼角扫了他刚毅的侧脸一眼,一时无话。

    “小随喜,有没想过下山去?”李尤炀转过头,眼底蕴着浅笑,语气认真地问着。

    “下山去作甚?”随喜怔了一下问道。

    “总不能一辈子留在这里,不想去学院跟别的小姑娘一样学习功课吗?像学那些什么女红之类的,你可不是小道姑,将来是要成亲的。”李尤炀笑着道。

    律法有规定,女子在十岁时要到书院去上学,跟那九年义务差不多的性质,只不过在古代来说,是五年教育,也不是义务的。所以西里城有了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能到书院上学的女子,都会被视为真正的大家闺秀,找个好婆家也相对容易。

    虽说女子要十五岁才能成亲,但随喜都快要十二岁还没能去学院上学,将来就怕被看轻了。

    “我在山上也一样能学习。”随喜低下头,轻声说道。

    “傻姑娘,那是不一样的。”李尤炀笑了起来,揉了揉她额前的头发,“你只是不想下山之后住到关家而已,可以住在书院啊,不必见到不想见到的人。”

    随喜嘟着粉嫩的唇瓣,有些娇憨地道,“为什么要去书院呢,难道那里比山上还好吗?那里的先生比师父还厉害?”

    她以前是很想到书院去学习,可是现在她已经学到自己想学的了,对书院的渴望反而没那么强烈,而且她也不想去面对太多的陌生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难保她和关家的关系不会被拿出来说。

    “呃,有些姑娘家的事情,你师父是教不了你的,要女先生才能告诉你该怎么办。”李尤炀有些尴尬地说着,他不是什么都不懂得小毛孩,关于女子生理问题他在现代的时候就大概了解,随喜已经快要是个大姑娘了,母亲又早逝,身边也没隔体贴的妈妈和丫环,青居和端冕他们纵使再怎么关心她,也不会跟她讲这种问题。

    他更加开不了口跟她说女孩子的成长问题,所以送去书院是最合适了,先生会教她告诉该怎么做,而且那里的小姑娘多,说不定还能找到几位闺蜜,哪个女孩子没有几个能谈心的闺蜜的。

    随喜愣了一下,突然俏脸涨红,她又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自然是听明白了李尤炀的话,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将脸埋在曲起的膝盖之中,支支吾吾着,“知道了,我考虑考虑……”

    姑娘家的事情不外乎就是指那个事,她真没想到李尤炀会替她考虑到这个,实在是太窘了,如果不是经历过一次,她肯定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也不会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情,可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阿娘也跟她隐晦说了几次,啊啊,实在是觉得很窘迫。

    李尤炀继续说道,“而且你一个小姑娘住在山上也不合适,青居一年回来没几天,大多时候还是住在居士林,你那三个师兄也是不常上山,我不放心你。”

    随喜心中一动,有种暖暖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抬头看着他,甜甜微笑,“都住了这么多年了,不会有事的。”

    李尤炀无奈地笑了,现在无法说服她,想着等他从京城回来,再好好劝一劝。

    “好了,我得下山去了。”他站起来要告辞。

    “我和你一块儿下去吧。”她还得去居士林帮忙煮清凉茶。

    李尤炀笑着点头。

    下山之后,随喜便与李尤炀分道扬镳,来到居士林的山门时,却发现外面有两辆上好黑檀木所制的大马车,旁边还站了数个衣饰统一的小厮。

    随喜挑了挑眉,看到马车四角悬挂的小灯笼,上面写着顾字。

    难道是城西顾府,伯承侯家的?顾府的顾夫人经常会到居士林来祈福,随喜除了第一次陪着关老夫人来居士林的时候遇到过一次,之后便没有再见到。

    她走进山门,沿着石阶上山。

    大殿门外也放着一架青色软轿,同样站着数个小厮,随喜心中狐疑,那位顾夫人向来十分虔心,不可能会坐着软轿上山的,而且每个到居士林的信女香客,如果不是身子太虚弱的,都情愿沿着山路走上来,那样才可表自己诚心诚意啊。

    她刚要走进大殿,就见到悟明急步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她的时候,微微一怔,随即马上笑道,“正要去山上找你呢,你就来了。”

    “三师兄,怎么了?”随喜看他形色有些匆忙,难道是和外面的软轿有关。

    悟明与她一起往后面的厢房走去,一边低声解释着,“师父正在给顾老侯爷看病,也不知是什么重病,整个西里城都没有大夫能治得好,被顾世子爷和顾夫人亲自送来给师父医治,怕是要在居士林住上几日。”

    随喜听着就皱起眉心,“什么病竟然没有大夫能治得好?”

    “还不清楚,听说总是咳嗽,痰中带血,神智都不太清醒了。”悟明压低声音说道。

    听着也不是什么医治不好的重病啊随喜心中暗想着,已经来穿过了优昙花树林,来到了后院厢房,刚走上甬道的时候,就见到西厢房门前站了两三个衣裳鲜丽的年轻姑娘,想来是顾府的丫环了。

    那几个丫环发觉了随喜他们的动静,都转头向他们看了过来,目光带着好奇。

    悟明只是对她们客气地点了点头,便领着随喜走进了屋里。

    随喜略低下头,在那几位丫环面前经过。

    屋里站着一男一女,男的穿着湖青色袍子,约莫有四十岁上下,身材适中,眉目温雅,留着一撮胡须,显得很是儒雅斯文,便是那伯承侯的世子爷,顾绍观。那年轻妇人是随喜有过一面之缘的顾夫人,穿了一套团蝶百花烟雾凤尾裙,身材微丰,却更显端庄高贵。

    他们都面露担忧之色地看着正躺在床榻上的老人,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翁,头发灰白,脸色蜡黄,正紧闭着眼睛给青居请脉。

    那人应该就是顾老侯爷了吧。

    突然间走进来一个小姑娘,顾夫人和顾绍观齐齐侧眼打量着她,随喜俏脸微热,有些不太习惯成为别人的焦点。

    正好青居收回诊脉的手,抬眼就看到随喜站在悟明身边,淡淡一笑,“随喜,过来。”

    随喜轻声答应着,“师父。”

    “体内燥湿,风痰眩晕,你去开药方吧。”青居声音低沉,从容淡定地说着。

    “老夫不喝药老夫身体好得很”躺在床榻上的顾老侯爷虚弱地叫着,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线,虽是面容憔悴,看向随喜的眼神仍锐利凌厉,把随喜吓了一跳。

    “不喝药也可,徒儿,给老侯爷施针”青居眼角皱褶加深,笑容十分亲切。

    顾老侯爷脸色一青,猛烈地咳了起来,“青居,你这个混账”

    “爹,您别动怒,小心身体啊。”顾夫人急忙柔声劝着,目光狐疑地看着随喜,只是一个娇憨的小姑娘,竟然就能代替青居真人开药方和施针了?

    “爹,不吃药身体怎么会好。”顾绍观无奈地说着,就是因为在城里已经没有一个大夫敢给顾老侯爷看病了,他们才不得不找到青居真人这儿来。

    “混账,敢趁我睡觉的时候送到这儿来,老子还没跟你算账呢。”顾老侯爷瞪着自己的儿子,愤怒地叫着。

    随喜恍然大悟……不是城里的大夫治不好顾老侯爷,是因为他不肯吃药不肯听大夫的话,所以才一直都没有好,才不得不找到师父这儿来。可到了师父这儿,难道顾老侯爷就肯吃药了?而且师父和老侯爷似乎早就相识了。

    顾绍观有些尴尬地笑着,对青居摇头拱手道,“青居真人,让您见笑了。”

    “见笑个屁还不把我抬回去”顾老侯爷哼哼叫道。

    顾绍观和顾夫人都为难地看向青居。

    青居微微笑着,低声对他们道,“世子爷和夫人都且先回府吧,老侯爷这儿自有贫道的徒儿照顾,待老侯爷痊愈之后,再来接回府中。”

    “多谢真人。”顾绍观如释重负,对青居感激了又感激。

    顾老侯爷怒目圆瞪,“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是不是?”

    青居看着他淡淡地笑,“如果老侯爷不想跟当年一样……”

    “你们,滚”顾老侯爷脸色一变,愤愤地指着儿子和媳妇,要他们赶紧滚出他的视线范围。

    “悟明,送世子爷和夫人下山。”青居笑着吩咐。

    推荐朋友的书。

    书名:《重生豪门千金》

    简介:所有害我的人,欠我的人,我不会指望着老天爷的报应,我要亲手讨回来

    现言,下面有链接,《世家名门》的作者新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