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梁子 中
    第一百零七章梁子(中)

    顾绍观夫妇离开了,只留下一位身形圆润,眼睛总是眯成一条线,嘴角经常挂着笑容的中年男子,衣着朴实,看起来像个管家,面对顾老侯爷的古怪脾气都能游刃有余地应付着,应该是在老侯爷身边服侍了很长一段时间吧。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不过顾老侯爷是什么脾气似乎不是她现在关心的重点,而是师父刚刚交代了她,这几天都要留在居士林,替这位老侯爷煎药,还要盯着他把药喝下去……顿感压力十足啊,已经见识过顾老侯爷的彪悍,她实在没信心能够劝他乖乖将药喝下去。

    说来也奇怪,顾老侯爷都已经上了年纪,为什么至今还没将侯爷的爵位退给顾世子爷呢,瞧世子爷的岁数,可真不年轻了啊。

    “小师妹,在想什么呢?”悟明低头看到随喜有些心不在焉,出声问了一句。

    随喜呀了一声,回过神来,娇憨地笑了笑,“没什么。”

    给顾老侯爷开的药方中,有几味药居士林中没有,需要山上去取,悟明便陪着随喜一道山上,因为还需要在居士林住些时日,她还得来收拾些日常使用的东西。

    悟明含笑看着她,“是不是担心顾老侯爷不好相处?”

    “老侯爷脾气不太好……”随喜叹了一声,小脸满是无奈。

    “其实顾老侯爷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只要摸清他的脾气就好了。”悟明笑道。

    哪有那么容易摸得清随喜心里嘀咕着,问起了顾家的传言,“三师兄,顾老侯爷是不是很厉害,连师父都亲自给他看病了。”师父情愿给贫苦百姓行医赠药,也不替达官贵人看病的。

    悟明压低声音道,“顾氏向来出名将,老侯爷当年也是威震四方的将军,为人爽利慷慨,门客遍布天下,就算是改朝换代,顾氏一族仍不可撼动……”

    当年若不是大周朝的皇帝昏庸无道,将顾老侯爷派去镇守边境,导致朝中无人可抵挡叛军,大周朝也不至于灭亡得如此迅速。待顾老侯爷带兵回朝的时候,赵普已经登基为帝,亡国之将又岂能继续带兵,眼见天下百姓都拥戴新帝,顾老侯爷也无可奈何,赵普登基是众望所归,他既身为保家卫国的大将军,保的就是天下百姓的安稳生活和国家领土,至于谁当皇帝,对他们顾氏而言,并不重要。

    赵普虽然防备着顾氏,但也不敢明目张胆立刻瓦解顾氏的势力,反而更加重用顾老侯爷,就连爵位也没有剥夺,反而从子爵晋级到伯爵,永享世袭。

    顾氏归顺大元朝,天下等于安定了六成,这是赵普乐见其成的效果。

    而听说顾老侯爷当年对师父有恩,所以师父一直很尊敬老侯爷。

    听悟明一边走下山一边跟她说起顾家的情况,随喜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她对前朝并无印象,也不懂朝政之间的各种手段,只是听三师兄这么说起顾家,才知道顾家的势力和尊贵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整个大元朝……应该就没有人敢与顾家为敌了吧。

    “顾老侯爷年纪这么大了,那怎么还不将爵位传给世子爷呢?”她好奇地问着,心中却越是紧张,顾老侯爷身份显赫,又是没人敢得罪的,她真能劝他乖乖吃药吗?一巴掌就能把她拍死了啊。

    悟明笑了笑,顾绍观为人优柔寡断,哪有老侯爷的魄力,“这可就不知道老侯爷的想法了。”

    随喜有些气馁地蔫了下来。

    “你只要记着别在老侯爷面前说错话就好了,其实他老人家也不难相处。”悟明笑道。

    “三师兄,我怎么觉得你说的是风凉话。”随喜没好气地道。

    悟明忍不住轻笑出声,天下无人不知顾家,也唯有常年住在山上的小师妹对外面局势一无所知,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随喜跟他们不一样,并没有真正归入道教,将来还要嫁人生子,不能真的对世事一无所知。

    两人回到居士林,悟明就被净空请去大殿帮忙了,这几天因为临近清明节,来做法事的香客比较多。

    随喜自己回到后厢房,看到顾老侯爷身边的那位管家就站在门边,微微地点头示意,“路管家。”

    “随喜姑娘。”路管家客气地回了随喜一礼。

    “老侯爷他……”刚刚她上山去取药之前,还听到他在大吵大闹呢,这时候倒是安静了。

    “青居真人让老侯爷睡下了。”路管家眯眼笑着道。

    呃,师父用的是非常手段才能让顾老侯爷安静下来吧,随喜干笑几声,回自己临时的屋里将包袱放下,然后去搬了一个三足提炉放在顾老侯爷房门外的走廊边上,要准备开始煎药了。

    “随喜姑娘,可有需要帮忙的?”路管家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有条不紊地忙了起来,忍不住低声询问着,其实他也不太相信这位小姑娘真有什么能耐,真能够替代青居真人医治老侯爷的病吗?

    “谢谢路管家,我还能应付。”随喜笑着道,煎药这种事情不是每个人都能把握好火候和水量,特别是这次顾老侯爷抓的药草里面,有一味具有毒性,若是不仔细看顾着,降低药效事小,产生毒性就麻烦了,这也是师父要她亲自来煎药的原因。

    随喜拿着一口专门煎药的沙锅到井边洗干净,将药放进锅里,取井水浸泡着,动作娴熟,仿佛已经做过无数次一般。

    “随喜姑娘也是西里城人氏吧?”路管家笑眯眯地打听起来。

    随喜怔了一下,犹豫片刻才点了点头。

    “以前不曾在青居真人身边见到姑娘呢,没想到真人还有你这么小的徒弟。”路管家笑呵呵地道。

    “我一直住在山上。”随喜低声回道,看到药草被清水浸得湿润了,才在三足提炉上点火,然后以武火煎煮。

    路管家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心里暗想,这小姑娘不是青居的一般弟子吧。

    还想再打听多一些关于这小姑娘的事情,就听到里面传来顾老侯爷大叫的声音,“路荣,进来。”

    声音如雷,夹杂着几声咳嗽,随喜苦笑继续煎药。

    “我肚子饿了,去让青居给我准备饭菜。”顾老侯爷吩咐着路管家。

    路管家低声答是,出来便问随喜厨房在何处,随喜手指向另一边,便见路管家急步走了过去,心中忍不住轻叹,看来在顾老侯爷身边服侍……真是不容易啊。

    “你,进来,我要喝水”里面又传来了顾老侯爷的声音,随喜左右看了几眼,好像只有她……低头继续煎药,当没听见好了

    “臭丫头,你没听到我喊你吗?我要喝水”顾老侯爷吼着,接着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随喜大窘,怎么会知道她在外面,明明是关着门的啊。

    正要准备起身开门进去给老侯爷倒水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转头一看,微微怔了怔,大步走来的是一位穿着天青色湖绸长袍的少年,领口和袖口绣着暗底线吉祥云图案,头上戴着累丝嵌宝白玉冠,腰系黑色腰带,剑眉星目,英气俊朗的脸孔,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摄人的张力。

    见他好像朝着她这个方向走来,随喜忍不住往旁边退了一步。

    那少年却仿佛没有看到随喜,半眼也没有多瞧她,直接敲开了厢房的门,就听到一道磁沉的嗓音低低传了出来,“祖父,您怎么样了?”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顾老侯爷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

    “刚回家里就听说您到居士林来了,祖父,您又不肯吃药了。”那少年的声音多了几分的无奈。

    顾老侯爷哼了一声,一双锐利的眼睛直射站在门边的随喜,“丫头,进来,给我倒水。”

    随喜皱眉,看了看已经沸腾的药,轻声道,“我得看着药”反正他的孙子也来了,让他倒水也一样啊。

    少年微眯起乌黑深邃的眸子,冷冷地瞥视着随喜,“谁允许你回嘴的进来倒水。”

    这口气……随喜心底一阵的憋闷,蹲下身子将已经煮好的药先倒在碗里,磨蹭了许久才端着药走了进来。

    顾老侯爷大叫着,“臭丫头,你故意要渴死我是不是?”

    随喜看了他一眼,嘟嚷道,“老侯爷,我瞧着您也不像口渴的样子。”

    未等顾老侯爷开口,那少年已经低喝出声,“谁允许这样跟侯爷说话的让你倒水便倒水,哪来那么多的借口。”

    随喜被他冷冽的眼神吓了一跳,差点把手上的药给打翻了,没好气地道,“老侯爷想喝水,难道你就不能给他倒吗?”

    “放肆谁让你回嘴的”少年那张俊朗的脸如同罩上一层寒冰,竟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你那么凶作甚,我又不是你家的丫环”随喜瞪圆了眼,虽然顾家是不能得罪,可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她只是来煎药的,又不是来给他们使唤的。

    少年幽黑的眸光闪过讶异,转头看向正笑眯眯看着他的老侯爷,他以为自己去了京城一个多月,家里又进了丫环,没想到她却不是家里的下人。

    顾老侯爷轻咳一声,对那少年道,“她是青居的关门弟子。”

    那他自己还这么吆喝使唤人家?少年冷瞥了顾老侯爷一眼,沉着脸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随喜用余光扫了那少年一眼,真是个桀骜不好相处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