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生病 中
    第一百一十三章生病(中)

    他们连夜就下山了,悟明驾车带着随喜,顾衡带着小厮骑马跟在左右,夜路不好走,他们几乎要天明的时候才赶到吴家村。看书神器

    村口站了好几个穿着官服的士兵,见到他们三人形色匆匆地赶来,急忙拦了下来,认出其中一人是昨日围村之前离开的道士,不禁心生疑虑,不肯将他们放行,称要等他们大人来了再行定夺。

    随喜心里紧张关娘子和颀哥儿,哪里有耐心等到他们大人睡醒过来定夺,不由得求助地看向顾衡,凭他的身份,这些小士兵还不敢拦住他吧。

    顾衡低眸看着站在车旁的随喜一眼,翻身下马,将手中的腰牌拿在手中给那士兵看,声音略有些不耐烦,“让开”

    那士兵一看那腰牌立刻就瞠大了眼睛,“您是伯承府的少爷?”

    “他是顾三少爷,你们让我们进去吧。”随喜急声道。

    顾衡皱眉斜了她一眼,当然不会认为她这是救人心切那么简单,吴家村里面……是有她的什么人在吧,否则怎么会这样紧张,可她的母亲不是已经过世了吗?这数天来,长生已经将她的身世打听清楚了,没听说她在吴家村还有什么人。

    “顾少爷,您身娇肉贵,不能轻易到里头去,村里不少人都染上疫疾了,就是没染上的都得了温病,您……您有什么事儿,吩咐小的几个就是了。”开玩笑,要是让顾家的少爷在吴家村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还要不要活路得。

    “难道我看起来就那么弱不禁风?”顾衡淡声问道。

    “不,当然不是,顾少爷您强壮健康,怎么会是弱不禁风呢。”士兵赶紧打哈哈地笑着。

    “真出了什么事儿也是我的问题,与你们无关,让我们进去。”顾衡重新上马,声音冷厉地吩咐着,脸上的神情端严沉着,全身都散发一种摄人的张力。

    几个士兵面面相觑,最后在顾衡凌厉冰冷的目光下,移开了封住村口的木架,让随喜三人驾车进村。

    东边的太阳已经露脸儿,一日之计在于晨,本来这应该是村里最热闹的时候。

    吴家村本来就不是很繁华,但也不至于萧条到户户闭门不出的地步,前阵子她来看望阿娘的时候,田里还有不少人在耕种,不时能看见打扮朴实却笑得很灿烂的村妇在河边洗衣裳,还有爬到果树上的小孩子……

    从村口走到现在,鼻息间一直能闻到刺鼻的药味。

    关娘子住的庄子离这里还有些距离,是在村尾的山下,随喜虽然紧张,可顾衡就在身边,她不敢轻举妄动地跑去见阿娘。

    他们开始挨家挨户地看病,开始的时候,村民并不太相信他们,直到悟明说明了他们的身份,知道是青居真人的徒弟,村里的人才放心让随喜给他们看病。

    因为实在太多人了,随喜没办法每家每户去看病,只好在村长家门口搭起个棚,一边煮药一边诊脉看病。

    悟明找了两三个没有得病的小姑娘帮忙煎药。

    村民们都怕自己走慢一步会错过免费看病的机会,竟相互推挤起来,场面有些失控了。

    随喜面上戴着白纱,看了混乱的人群一眼,无奈地将白纱拉了下来,“大家不要挤,慢慢来。”说了几次,喊得喉咙都沙哑了,还是没人听她的话。

    “都安静”顾衡冷眼看着那些村民,沉声喝了一句。

    低沉威严的嗓音压住了众人的喧哗和混乱,他冷冷地环视了他们一眼,“一个一个来”

    众人不敢再争先恐后的挤上来,安分地排队给随喜诊脉。

    随喜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顾衡只是沉默地站在她身后,这些来找随喜看病的村民本来就没见过什么世面,见到一娇憨可爱的小姑娘身后站了这么一个表情森寒的少年,都被他身上那股凛冽摄人的霸气震得都不敢多说话。

    果然大家都比较怕恶人随喜心里默默地想着,静下心来给村民把脉。

    没多久,却看到一个穿着七品官府的中年男子神色慌张地急步走了过来,是听说了伯承府的少爷来了吴家村,所以赶紧过来劝顾衡离开。

    “顾三少爷,您身份娇贵,如何能屈居在这里,不如让本官亲自送您回去。”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讨好的对顾衡说着。

    “不必了。”顾衡皱眉说着,眼底有丝不耐。

    中年男子以衣袖掩着鼻子,“顾三少爷,这疫疾可大可小,您千万要为自己着想。”

    “既然知道疫疾可怕,为何却没有让大夫到这里医治他们?”顾衡问道,看着随喜根本不在意他这边的情况,脸色有些难看。

    “没一个大夫愿意……”中年男子支吾着,其实是他不敢将这里有疫疾的情况上报,怕自己的官绩得了个差字,便想着将此事压下来,谁知道顾三少爷怎么会到这里来,他明明已经彻查清楚了,住在吴家村的可都是再平常不过的百姓,怎么就招来了这么些个人物啊。

    顾衡冷冷地睨了他一眼。

    中年男子不敢再多说了,只能掩着鼻子在一旁侯着,后来见顾衡实在没有想要离开的样子,自己也不敢走开,还是有官府的人来传话,说是衙门里有要紧事,他才松了一口气,借口离开了吴家村。

    随喜他们一直忙到快天黑了才能休息,肚子饿了也只是咬了几个馒头就当一顿饭了,她本来以为顾衡没多久就会忍受不了回居士林去,没想到他竟然会一直跟到现在,还帮忙给村民送药。

    他和别的娇生惯养的少爷似乎有些不一样。

    天黑之后,他们住进村长给他们安排的农舍里,因为感激他们来给村里的人看病,村长对随喜他们都很客气,这样一来,随喜反而没有机会去看望关娘子了,只能想着趁入夜之后,偷偷再到庄子里去瞧瞧。

    “顾三少爷,你要是觉得这里简陋粗鄙的话,其实可以不必继续留在这里的。”随喜手里抓着肉酱包子,眉眼间有难言的倦态,但仍没有放弃游说顾衡回居士林陪老侯爷去。

    顾衡淡淡扫了她一眼,并不说话。

    “反正我们都已经进来了,接下来都是很忙很累的,你肯定不习惯,不如……”随喜见他不说话,立刻就更加用力地说服起来。

    “闭嘴”顾衡挑高了眉,沉声开口,“你觉得我碍眼?”

    随喜悻悻然地闭嘴了,她当然不希望他在这里,有他跟着,她怎么去见阿娘

    顾衡此时心里郁闷得很,在家中虽然父亲是偏袒大哥,但由于他得祖父喜欢,母亲的娘家在京城更是名门大族,在顾家又是当家夫人,从来还没人敢拒绝他或者无视他,偏偏这个不知好歹的呆子三番四次给他脸色看,对着别人却笑若春风,他绝不承认自己看了之后心里实在不舒服。

    悟明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忍不住就露出一抹温雅的微笑,只是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此时眼底布满血丝,下巴长出一层胡渣,整个人少了几分平时的俊雅温文。

    随喜看到悟明的样子,便提醒道,“三师兄,我刚刚煮了穿心莲茶,你一会儿记得喝了才好去休息。”穿心莲能清热解毒,温病初起之时,最适合服用。

    “好”悟明微微浅笑,并没有强装精神,他确实是累坏了。

    “那你早些去休息。”随喜不忍看到他那疲倦累极的样子,轻声说着,“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

    悟明站了起来,伸手想摸随喜的头,不知为何又止住了,只是一语双关地道,“若是想去哪里,就去叫我陪你去。”

    随喜眼底蕴起笑,“三师兄快些去休息吧。”

    顾衡看着他们师兄妹彼此关心的温馨,嘴角释出一抹讥讽的笑,眸色更加深沉了。

    悟明离开之后,随喜也收拾了东西出去了,简陋的客厅只剩下顾衡一人。

    没一会儿,随喜端着一碗冒着轻烟的药汁走了进来,“你也喝一碗吧。”

    “不必”顾衡瞪着那黑糊糊的药汁一眼,露出和顾老侯爷如出一辙的嫌恶表情,摇了摇头拒绝。

    “一定要喝”随喜坚决地道,这温病也会传染,她可不想到时候惹祸上身,他是顾家的三少爷呢。

    顾衡看也不看那碗药汁一眼,站起身道,“不喝。”然后就走了出去。

    随喜一阵气结,嘟嚷着,“要是真有事儿,休想我给你煮药”

    顾衡自然是听到她的嘟嚷,却只当没有听见,回了村长给他安排的房间。

    只好自己喝了随喜闭着眼睛喝下那碗药,秀眉都蹙了起来,真的好苦……之后便回屋里,躺到不怎么柔软的床炕,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劳累了一天,实在已经筋疲力尽。

    不知过了多久,随喜攸地睁开了一双明亮的眼睛,外面已经是深夜时分,周围一片的寂静,只有几声蛙鸣,在夜里显得特别突兀。

    她翻身下床,悄悄地推开了房门,左后顾盼,没发觉什么动静,才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然而,就在她推门的瞬间,顾衡也猛地睁开眼睛,习武之人听力比常人是要灵敏许多,当他发现开门出去的人竟然她时,幽深乌亮的眼睛闪过一抹锐利的光芒,悄然地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