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病 下
    第一百一十四章生病(下)

    沿着村内的小道一直往山那边走着,周围都是黑压压的田地,远处的山峦轮廓在夜色中模模糊糊的,像泼墨一般的景色,悬挂在空中的月亮皎洁明亮,满天都是闪烁的星星。看书神器

    因为天黑的关系,前面的那道小身影走得并不快,好几次差点摔倒,让跟在后面的顾衡都替她捏了几把汗,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快摔倒的时候心里会一紧,看到她没事的时候又会松了一口气。

    走完了这条村道,她又转了个弯,这条路比刚才那路更要窄一些,只能容两个人的位置,两边都是水稻。顾衡微微眯起眼睛,她走的是近路……虽然是夜里,但他仍然能够视物,刚刚明明看到有另一条大道的。

    是怕被人发现了,所以才走了近路吧,她到底要去哪里?

    看她好不容易走完这条小路,路口是大道,沿着大道又走了一会,朦胧的月色中出现一座庄子,门外悬吊着两盏红灯笼,灯笼上并没有写着姓氏,门楣也没有雕刻什么,看不出是谁的庄子。

    随喜走上门前的石阶,顿了一下回过头,接着夜色警惕地地观察一眼,见没什么异样,才敲起门。

    咚咚的敲门声在这寂静的深夜里显得特别突兀,藏身在暗处中顾衡眉头深锁。

    约有半盏茶的时间,门内出现了一道防备的声音,“是谁?”

    “是我”随喜低声开口。

    大门立刻咿呀打开,出来一个穿着布衣的小丫环,“姑娘,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随喜笑着跨进门槛,“没事,我就来看看。”

    小丫环一边关上门一边说着,“村里好多人得了疫疾,还要先前悟明道长给大家都煮了药喝下,如今都不敢轻易出门了。”

    两人边走边说着,并没有发现屋顶有道如影随形的身影。

    走到正屋,里面的人好像听到动静,屋里的灯亮了起来,湖湘走了出来,看到正走过来的随喜忍不住诧异,“姑娘,您怎么来了,是不是……”

    随喜递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笑容,把小丫环打发了回去,和湖湘一起走进屋里,“……听三师兄说了吴家村的事情,我放心不下,过来看看,阿娘和颀哥儿都还要吧?”

    “夫人和小少爷身子都强壮着呢。”湖湘笑着道,给随喜倒了一杯茶,看到随喜的裙摆沾满灰尘,便道,“姑娘实在不该这个时候出门,夜里的路不好走,您一个小姑娘,怎么能独自行走呢。”

    “我这不是没事吗?”随喜喝了一口茶,笑着道。

    屋内的门帘一动,关娘子就抱着颀哥儿走了出来,嗔了随喜一眼,“本来睡得挺沉的,突然就醒了,一直喊着姐姐。”

    罗若颀咯咯笑着,脸上还有睡意,可是见到随喜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张开双臂就要随喜抱,“姐姐,姐姐……”

    看到阿娘和颀哥儿的脸色都红润健康,随喜才真正放心下来,伸手抱过颀哥儿,“怎么知道姐姐来了?”

    颀哥儿抱着随喜的脖子,奶声奶气地说道,“闻到糖糖的味道。”

    随喜没好气地笑了,“没糖糖,你就知道吃,小心牙齿都没了。”

    听到没有糖糖,罗若颀整个人都蔫了下来,窝在随喜怀里打了个哈欠,眼睛就要合上了。

    关娘子摇了摇头,这么喜欢吃糖,也不知随了谁,看向随喜,“你是到村里来给大家看病的?”

    “嗯,病情也不算严重,得在吴家村留几天。”随喜轻拍着罗若颀的背,柔声说着。

    “我们都没事,你放心。”关娘子道,“这些天村子外面都是官兵,你少些来这里。”

    “所以我才要这个时候过来,阿娘,上次我回去遇到翠丝了……”随喜将遇到翠丝的事情说给关娘子听,“看来那边都已经放下了,再过阵子我就去找外祖父,让他给你在乌黎城那边重新办个户籍,不然将来颀哥儿尚学堂也不方便。”

    “这事儿倒不急,倒是老夫人近来频繁差人去找你,迟早有一天会将你接回关家的,你可要怎么办?”没有她在女儿身边,她真不敢想象随喜在关家会如何,她实在是个不合格的母亲。

    “就算老夫人心中怜我又如何?当初我和那人可是彻底决裂了,他又怎么会认我这个女儿。”随喜无所谓地轻笑,当她说出那句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他的时候,关炎波差点要过来掐死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她这个不孝女断绝了父女关系……又怎么会在两年后将她接回家去呢?

    关娘子愧疚地看着随喜,“是阿娘没用……”她如今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随喜的婚事,不能光明正大地替女儿选夫婿,也没有好的家世,女儿将来要怎么办?

    “阿娘,只要您活着,对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随喜低眸看着颀哥儿沉睡的面容,看着都觉得心里能柔得滴出水来。

    她真的已经满足了,有阿娘有颀哥儿……她的人生已经得到了改变,还有什么苛求的呢?她重生一次,为的不就是改变她和阿娘的命运吗?如今还有这么可爱的弟弟,她是以感恩的心感谢上苍。

    至于她的以后……那就听天由命了。

    关娘子目光柔和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不再说令人伤感的话题,抬头看了看天色,“就要天亮了,你还是赶紧休息一下吧。”说着,让湖湘过去抱起颀哥儿回床上睡觉。

    随喜站了起来,“我得回去了,趁在天亮之前要回去。”

    “让人送你回去。”关娘子道。

    “那可不行,我自己就能回去的,阿娘,您回去再睡一会儿。”随喜笑着道,本来就是为了避人耳目才半夜跑过来,让人送她回去不就被发现了吗?

    关娘子却不放心,“夜路不好走……”

    “放心吧阿娘,我不也走过来了吗?”随喜搂住关娘子的胳膊,声音撒娇着道,“相信我,我已经能照顾好自己了,你女儿可不是以前的样子了。”

    “那你路上小心。”关娘子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

    “是,阿娘”随喜甜甜笑着。

    关娘子亲自送她到大门口,站在门边看着随喜的身影渐渐没入夜色中,才转身关上门。

    顾衡从屋顶跃了下来,若有所思看着紧闭的大门,关夫人?关随喜的母亲不是难产过世了吗?数天前长生打听过关于她的家世,知道她是关家的姑娘,母亲因难产过世,被父亲赶出家门,得青居真人收留才一直住在居士林……

    但明显打听来的和事实有出入,关家的人难道不知道,关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关门弟子?

    深深看了庄子一眼,似是明白了其中奥妙,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当他追上随喜的时候,就看到她一脚踩空,整个人往旁边倒了下去,顾衡心中一凛,身形快速一闪,将她整个人都捞进怀里。

    随喜本来以为自己要掉进水沟里了,没想到会突然出现个黑影,吓得尖声叫了起来。

    “是我”低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喜的尖叫声哑然而止,整个人都呆住了,脸色攸地煞白。

    搂着怀里娇小的身子,半响没听到她的声音,疑虑地低头看着她,声音低缓,“怎么了?”

    随喜已经忘记自己还在他怀里,声音轻抖,“你跟踪我”

    顾衡脸色微窘,看到她半夜出来,本来也没想跟着她,又担心她会不会出什么事才一直跟着,谁知道会发觉她的秘密……

    “你什么都看到了?”随喜再度控诉地问他,跟了她一个晚上都没有发觉,如果不是武功了得,又怎么能这样无声无息?

    心里一阵的紧缩害怕,阿娘和颀哥儿的事情……都被他知道了?她努力守了两年多的秘密,竟然就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被发现了

    感觉到怀里的身子在轻微颤抖着,顾衡不由得搂紧她的腰,低声问道,“那是你亲生母亲吗?”

    随喜咬紧了唇瓣瞪着他,大有一副要拼命的狠意。

    看到她的表情,顾衡才明白她是气得在发抖,自己无意中撞破了她的秘密,是谁都要生气,他的声音忍不住轻柔下来,“我不会说出去的”

    随喜镇定了下来,身子不再发抖,肩膀仍然紧绷着,死死地瞪着他。

    顾衡苦笑,轻轻松开手,“相信我,我不会说出去的。”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这样说,她竟然真的相信他不会说出去,明明只是认识了半个多月,他们之间的相处还有些水火不容,但听到他坚定地说不会说出去,相信他的时候,她的心不由自主地选择了信任。

    “回去吧”顾衡扶着她站好,牵起她的手慢慢地走着。

    瞪着他宽厚的肩膀,手心传来他掌心温热的触感,心忍不住一跳,用力地挣扎开他的大掌,“我自己能走”声音已经没了刚刚的颤抖和怒意。

    顾衡嘴角勾起一丝笑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