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劝说 上
    第一百一十五章劝说(上)

    两人沉默地走回村里,一路上谁也没有开口说话,随喜眼角打量着他宽阔结实的后背,心里的紧张害怕不安渐渐地消失了,阿娘还活着的事情只有几个人知道,且都是她信得过至亲的人,如今却多了一个顾衡。看书神器

    平时看他总是冷酷严肃的样子,应该不像是会多管闲事的人,所以她不担心他会泄露阿娘的消息,只是心里有丝怪异的感觉,一时之间却分辨不出什么滋味。

    等他们回到村里的时候,天边已经出现了一抹肚白,顾衡回头看了她一眼,沉声提醒,“你的衣裳脏了。”

    随喜低头看自己衣摆上都是尘土,俏脸微红,仓促地点了点头,急忙回了自己屋里。

    这一幕却恰好被刚起床的悟明收入眼底,看向顾衡的目光多了几分沉思。

    接下来三天,随喜他们一直都留在村里给村民看病,病情总算是控制住了,传染的范围没有再扩大,周围的官兵也都已经撤走,吴家村在第四天恢复了自由出入。

    随喜他们在第五天的时候离开吴家村。

    在吴家村的这期间,她都没有再去找关娘子,并不是防备着顾衡,而是在第二天开始,那位官府的大人都会亲自来找顾衡,为了以防万一,她干脆就不去庄子里了。

    而悟明也没有多问随喜那晚的事情,对顾衡却多放了几个心眼,观察两三天之后,发现这个少年似乎比他想象得要更捉摸不透,才十六岁的少年,却沉稳冷静,与生俱来有种上位者的威严和霸气,让人忍不住心生颤意,村里好多人都不敢靠近他的,只要这个顾衡不会伤害随喜就好了。

    回去的时候,他们就不像来时那么赶了。

    走了一半的路,刚好路过一家茶舍,他们便停下休息,顾衡从马上下来的时候,顿觉有头重脚轻的感觉,他摇了摇头,心想大概是今日太阳过于毒辣的原因了。

    他们挑了一张角落的桌子坐下,随喜秀眉微蹙地看着坐在对面的顾衡,“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顾衡扯了扯嘴角,“没事。”

    悟明看了他一眼,低声对随喜道,“怕是起了温病。”

    声音已经刻意压低,凭顾衡耳力仍然能听得一清二楚,锐利的寒芒直直扫向悟明。

    悟明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正欲跟顾衡说声抱歉时,随喜已经抓做顾衡的手,皱眉道,“怎么这么烫?”说着,不由分说地替他把脉。

    顾衡倒没抽回自己的手,只是目光有些冷地睨了悟明一眼。

    随喜嗔怒地道,“说了这种病是会传染的,让你喝药又不喝,现在倒好,自己都起了温病了。”

    “不碍事”顾衡淡淡地道,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舒缓一下有些肿痛的喉咙。

    “要赶紧回去。”听了小师妹的话,悟明马上就道。

    随喜也赞同地点头,对顾衡道,“你不能再骑马了,到车上休息吧。”

    顾衡皱眉想要拒绝,随喜已经板起脸不容抗拒地道,“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吗?”

    跟店里的小二要一壶温水,随喜从随身带的药箱里拿出一个白色瓷瓶,从里面倒出两颗黑色药丸,对顾衡道,“先把这两颗吃了。”

    为了方便,她在吴家村的时候就将医治温病的药磨成粉制成了药丸,幸好身上还留有一瓶。

    顾衡马上摇头,将脸撇向另一边。

    随喜抿紧唇,明澈纯净的目光如平静的水面,直直地盯着他看。

    顾衡被看得浑身不自在,黝黑俊美的脸庞竟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一手拿过随喜手里的两颗药丸扔进嘴里,皱着眉头吞了下去。

    “喝水。”随喜眼底蕴着笑意,给他送上一杯温水。

    算是明白为什么祖父遇到她总会没辙顾衡喝着水,无奈地想着。

    再度启程的时候,顾衡只能在车里休息,马匹栓到车后,悟明在前面赶车,随喜本来想坐到车辕上,可是看到顾衡的脸色越来越差,只好在车里照看着他。

    回到居士林的时候,顾衡全身已经滚烫,额头不停地冒出冷汗,悟明急忙叫了两个道士将他扶着回了屋里。

    得知随喜他们回来,顾老侯爷显得特别高兴,总算有人陪他吃烧鸡陪他下棋了,数日不见,他脸色倒是红润了不少。不过看到顾衡那样子,老爷子哪里有心思想着烧鸡和下棋,立刻就抓着悟明的衣襟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将顾衡放平在床榻上之后,随喜立刻就让人端了热水上来,要先帮顾衡针灸才行。

    长生见到自己的少爷好像病得很严重的样子,心里焦急不已,但还比较镇定,听着随喜的吩咐将顾衡的外裳脱了下来,露出结实精壮的胸膛。

    顾衡如今是半睡半醒的状态,眼睛一直盯着随喜看,任由长生替他脱下上衣。

    顾老侯爷还在身后拉着悟明在大叫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没倒下,反而我孙子倒下了?”

    悟明哭笑不得地对顾老侯爷道,“侯爷,这个贫道也不知道为何。”

    “废话”顾老侯爷叫道,“肯定是你耍了什么阴招,臭小子,说,你嫉妒我孙子是不是?”

    随喜听着,一阵的无语。

    悟明更是满头大汗,“侯爷,贫道……没有嫉妒顾三少爷。”

    顾老侯爷不依不饶地哼道,“肯定就是你害得我孙子生病的。”

    “祖父”顾衡终于忍不住开口,声音沙哑暗沉,即使是在病中,仍然能显露出他那种霸道的气势,“放开悟明道长。”

    随喜也转头插腰瞪着他们,“侯爷,您还想不想我给您孙子治病的?请您,小声说话或者出去。”

    顾老侯爷哼了一声,脸上还有不甘,但总算安静了下来,大刀阔斧地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眼睛直溜溜地看着悟明,斗不过青居,但能欺负青居的徒弟让他觉得很有成就感,当然,随喜那丫头除外。

    悟明真是有种汗流浃背的感觉,看顾老侯爷那模样,可不像担心顾衡的样子,反而是故意来找自己麻烦,难道他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得罪了这位老爷子?

    随喜静下心针灸,只是总感觉到顾衡那灼灼的视线落在她脸上,让她有些不自在。

    “……还不是很严重,你先躺下休息,我去给你煮药。”收了针,随喜低着头对顾衡说着,长生已经过来替他穿上衣裳,服侍他睡下。

    顾衡嘴角微勾,缓缓闭上眼睛。

    随喜走到悟明身边,低声对他道,“三师兄,药已经用完了,我得上山一趟。”

    “我去吧。”悟明温声道,“你休息一会儿。”

    说着,已经大步走了出去,颇有迫不及待想要离开这里的感觉。

    “侯爷,不知道这些天您可有按时喝药呢?”随喜来到顾老侯爷身边,笑得甜美灿烂地看着他。

    “当然有你问路管家和长生”顾老侯爷大声回道。

    随喜笑眯眯地让他回了自己屋里,免得吵到顾衡,然后又替他诊了脉,虽然体内还有燥火,但已经不是大问题了,随喜这才放下心来。

    第二天,顾衡的病已经好了七八分,连随喜都觉得惊讶,还以为起码要两三天才能恢复过来,只能说明他的身体本来就很强壮……

    第三天,顾夫人就来了。

    再次看到这位端庄高贵的顾夫人,随喜已经不像之前那般拘束,落落大方地与之交谈。

    “……随喜姑娘医术高明,侯爷能够康复,真是多谢随喜姑娘了。”顾夫人的声音有些低沉,很温婉却不柔弱,让人听着很舒服。

    随喜俏脸微红,“顾夫人言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她也是听师父的吩咐做事。

    顾夫人微微一笑,看向站在他身后的顾衡,“犬子的病也要多谢随喜姑娘。”

    “不敢当不敢当。”顾衡会生病……也是因为去了吴家村,好像是她连累了他吧,随喜有些汗颜起来,而且顾夫人如今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实在让她觉得受宠若惊,是因为她是青居的关门弟子吧,所以即使身份尊贵的顾夫人也这样尊重她。

    顾夫人目光柔和地看着随喜,本来打算重礼感谢她,可今日看到随喜的时候,她又改变主意了,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觉得这小姑娘根本不在乎她会用什么重礼去感谢她,还不如将这人情记着。

    随喜却不知顾夫人在想什么,只是听到她说是要来接顾老侯爷回去的时候,笑容不自觉更加甜美了。

    虽然觉得有时候顾老侯爷也挺可爱的,但每天应付他各种莫名其妙的要求,随喜也觉得很累啊。

    顾老侯爷却是有些舍不得离开了,每天在山里散散步,有空的时候抓几个小道士来欺负一下,还有青居的两个徒弟被他使唤,这么悠哉快活的日子,他哪里舍得离开,可是毕竟他还是一家之主,不能总留在山里,最后还是得回顾府去。

    随喜和悟明亲自将顾老侯爷送到山下,顾老侯爷临上马车前,千叮咛万嘱咐,要随喜一定要经常去顾家找他,陪他下棋说话吃烧鸡,随喜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至于什么时候得闲,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顾衡跃上马背之后,低眸看了随喜一眼,才跟在顾老侯爷的马车后面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