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劝说 中
    (中)

    看着顾衡宽厚坚挺的背脊,随喜的心突然就有些低落,也许,以后就再也见不到面了吧,虽然他们之间的相处并不是太融洽,但好像也没那么不愉快了。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她摇头笑了笑,他的身份尊贵,是高高在上的顾家三少爷,若不是因为顾老侯爷的原因,大概也不会跟她这种身份的人多说一句话吧。

    不管怎样,她觉得他其实还算不错,至少从那晚到现在,他都不曾提过阿娘的事情,好像真的就当什么都没看见没听见了,是个讲信用的人呢。

    回到居士林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之后,随喜就上山了,师父和大师兄二师兄还没有回来,她也不方便总是住在居士林里面,还得去药谷看看,已经有太多天没去了。

    只是回到山上没两天,三师兄又山上来让她下去,是关家使人来找她了。

    随喜听了悟明的话,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脱口而出就拒绝,“我不想见关家的人。”

    “我已经替你拒绝了,可是来人似乎并不死心,说是关老夫人有话要带给你。”悟明无奈地笑道,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小师妹的心思,只是关家来的人很是执着,说什么也不肯离开,非要见到随喜才罢休。

    悟明不能明着赶人,也不能让关家的人一直留在居士林里面,只好来找随喜了。

    “我已经不是关家的人了。”随喜讽刺一笑,关炎波连她阿娘的灵位都不肯放在关家,怎么还会认她这个女儿,那她又何必再去见关家的人呢。

    “你虽这么想,但别人不这么想。”悟明轻叹道,不管随喜有多恨关大爷,她始终是他的女儿,别人不知关娘子是被关家逼得不得假死,但如果随喜不回关家或者忤逆关大爷,只会被冠上不孝的罪名,这对她来说……并不是好事。

    自己还是青居的徒弟……如果就这样和关家决裂,别人可能要误会师父,随喜沉下脸色,须臾才道,“我下山去跟她们说清楚。”

    悟明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怜惜。

    随喜下山来到居士林的待客茶厅,来的是关老夫人身边的两位心腹,翠丝和翠碧。翠丝已经嫁人,翠碧仍旧是一等丫环的打扮。

    “大姑娘。”她们二人见到随喜走进来的时候,立刻就曲膝行礼。

    “二位不必多礼。”随喜淡淡地道,“不知你们找我有何事?”

    翠丝和翠碧面面相觑,她们原来跟随喜很是亲热,却不知为何自从关娘子过世之后,随喜对待她们便冷淡起来,有时候连多说两句话也不愿意。

    “大姑娘,明日老夫人要到居士林来给夫人做法事,让奴婢们来跟您说一声。”翠丝笑着向随喜走近两步。

    随喜嘴角扬起讥诮的笑,“那又如何?”

    翠丝脚步一滞,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住,“老夫人明日希望大姑娘也能在,她老人家已经快三年没见过您了。”

    “明日……只有老夫人到这里来给我阿娘做法事吗?”随喜嘴角笑容不变,声音却仍显得冷淡。

    “还,还有夫人和二姑娘。”翠丝有些支吾地开口。

    随喜嘴角的笑容多了几分的不屑,“这算什么?是来可怜我阿娘到死了连灵位都不能摆在关家的祠堂里,还是来看我笑话?”

    “当然不是,大姑娘,老夫人其实心里还是挂念着您的,也想过要将夫人的灵位接回去的。”翠碧急忙走来解释。

    “想有什么用?我阿娘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随喜厉声回道,冷冷地看着她们,想到最后被逼得在关家大门口烧了两口棺材,想到这个人在阿娘过世不到百日就扶了郑淑君为继室,想到阿娘至今还不能光明正大出现在人前,她如何能平心静气?虽然一切都是关炎波做出来的,但如果没有老夫人的纵容,他又怎敢妄为至此?如今再来说挂念她,想要替阿娘安灵位,未免也太可笑了些。

    “大姑娘,老夫人到底是您的祖母。”翠丝低声劝着,“难带您还想一辈子不相见吗?”

    她从来就没想过再见到他们但其实她心里也清楚,总有一天还是会再回到关家去的,血脉相连到底切割不断,她也发过誓,真有一天被逼得回了关家,前世仇恨今生怨怒一定尽数还给他们随喜看了两个丫环一眼,笑了笑问,“你们今日到这里来,不止是想跟我说这些吧。”

    翠丝以为随喜心软下来,到底是小姑娘,怎么能怨着家里人那么久,而且现在无依无靠的,不依仗着老夫人给她做主还能指意谁,“大姑娘,您在这山上也够久了,住所简陋不说,许多姑娘家该学的都学不上,老夫人想接您回家呢。”

    “回家?”随喜轻笑出声,“关家还有我容身之处么?”

    “当然有,您是关家的大姑娘呢,怎么会没您的地方,大姑娘,明日您就随老夫人一起回家吧。”翠碧脸上一喜,原来姑娘怕的是回关家之后无人倚靠,那就好办了。

    随喜笑得更加欢乐了,语气愈发讽刺,“这是老夫人要你们跟我说的,你们那位夫人知道吗?关大爷知道吗?”

    听到随喜大逆不道连自己的父亲也不肯叫一声,翠丝和翠碧都微变了脸色,“夫人和……大爷尚不知情,但是,老夫人决定的事情,大爷一定会答应的。”

    “老夫人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关家……我不稀罕。”随喜嘴边的笑容渐渐隐去,娇俏精致的小脸如蒙上一层寒冰。

    “大姑娘”翠丝和翠碧异口同声地开口,焦急地看着她。

    “翠丝姐姐,翠碧姐姐,你们待我向来不错,也知道我和我阿娘在关家的处境有多难,如今我阿娘已经不在,那个地方已经没有我立足之地了。”随喜看了她们一眼,想起她们曾经对她和阿娘的关心,脸色缓了一些。

    “不会的,大姑娘,您还有老夫人呢。”翠丝听到随喜语气松动,又赶紧劝了起来。

    随喜摇了摇头,“你们回去吧,不必再多说了。”

    “大姑娘……”翠丝泄气地看着她。

    她们不知道这声大姑娘有多刺耳,如果不是已经将郑淑君母女二人视为关家的主子,又怎么会称她为大姑娘?她绝对不会视关惠喜为妹妹的。

    “就这样吧,我还有事要忙。”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说完,随喜已经转身走了出去。

    翠丝和翠碧无奈对视,只好回关家跟老夫人回禀了这一切。

    听完两个丫环的话,关老夫人摇头叹了一声,“这孩子心里是在怨我啊”

    “老夫人,大姑娘还小,还不能明白您对她的好意。”翠丝替关老夫人捶腿,一边轻声地安慰着。

    “她年纪虽小,可心思玲珑,早就看明白了一切。”关老夫人半躺在软榻上,穿着一套大红牡丹暗纹的衣裙,银白的发丝在脑后挽成一个髻,鬓角梳得很整齐,脸上肌肤白皙,眼角已经布满岁月的痕迹,比起两年前的精神奕奕,如今的关老夫人显得有些消极抑郁。

    “老夫人,那明日还要去居士林吗?”翠碧在旁边小声地问着,原本是打算清明那天去给前夫人做法场法事的,无奈如今的夫人却说那日与大爷相冲,一拖再拖,不得不拖到现在。

    “去,去见见这固执的丫头。”都快三年没见到她了,心中到底有些挂念。

    旁晚时分,关大爷从税务府回来,到上房给关老夫人请安的时候,提起明日要到居士林的事情,“娘,都已经这么些年过去了,何必还要旧事重提呢。”

    关老夫人扫了他一眼,“怎么,你那媳妇又不愿意了?”

    “淑君怎么会不愿意呢,只是……到底有些不妥当。”关大爷干笑几声,其实就是因为郑淑君不乐意去给关娘子做法事,也不愿意老夫人去接随喜回来,非要他过来劝劝老夫人。

    “何来的不妥当?你将糟糠之妻的灵位摆在居士林那才不妥当”关老夫人冷哼着,那郑家仗着自己是名门贵族,将自己的儿子制得服服帖帖的,她这个当母亲的见了就算生气也不能二话,除非是不要儿子的前程了。

    “娘……”关大爷眼底闪过一丝疚意,但很快就消失了。

    “你自己扪心自问,到底是不是对不起惠云,她生前不与你计较,不代表她死后不怨你,你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了,如今还膝下无子,炎海都已经有三个儿子了,你这个当大哥就不觉得难堪么?就不怕这是报应吗?”关老夫人一想到大儿子至今还没有儿子,就气得心口发疼。

    关大爷沉默了下来,郑淑君替他生下女儿之后,至今也没能再怀上了,他心里不是不焦急的,只是碍于郑家才不敢纳妾。

    “好好对待随喜吧,她到底是你和惠云的骨肉,说不定惠云对你的怨也会少一些。”关老夫人低声说着。

    “知道了,娘。”关大爷低下头,也许,真是报应,只要惠云能瞑目了,他说不定就有儿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