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劝说 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劝说(下)

    翌日,天色有些阴霾,连一丝风都没有,既闷热又压抑,随喜抬头看了看在闷雨的天空,今天是不能晒药了,她收起竹箩,回药房拿了些穿心莲,昨天三师兄就交代了,要给居士林里的弟子们都煮些清热解毒的茶水,没病也能防病。

    她得下山去帮忙煮药,居士林懂得煮药的除了三师兄就只有净空和净能,但因为最近来做法事的人太多了,他们没空煮药,只好麻烦随喜下山帮忙了。

    如果不是这样,她今天实在不愿意下山的。

    还没开始煮药,净空就领着两位穿着翠色衣裳的姑娘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为难的神色。其中一个是翠碧,另一个虽是丫环打扮,随喜却不曾见过。

    随喜秀眉微皱,将手中的草药放了下来。

    “随喜,她们是关老夫人使来找你的。”净空仔细看着随喜的脸色,低声地说道。

    “奴婢翠英给大姑娘请安。”翠碧身后的丫环盈盈给随喜行了一礼,眼睑低垂,十分恭敬的样子。

    “你们有何事?”随喜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问着翠碧。

    “大姑娘,老夫人正在大殿呢,在给前夫人做法事,想请您也过去给前夫人上柱香。”翠碧小心翼翼地道。

    随喜心中冷笑,阿娘又没死,她去上香作甚呢?只不过这点她肯定不会说出来,不管关家做这场法事是为了弥补对阿娘还是为了安慰自己心里的愧疚,于她和阿娘而言并无意义,阿娘已经和关家没有关系了,她对关家也不再有任何亲情,但她想和关家真正脱离关系,却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请翠碧姐姐替我回了老夫人,我得闲了就去。”随喜轻声说道,反正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

    翠碧迟疑了一下,才点头离开。

    “随喜……”净空看着随喜明显不太高兴的脸,小声道,“是悟明师叔让我带她们来的。”

    “我知道,你去忙吧。”随喜笑了起来,净空和净能都是端冕大师兄的徒弟,虽然知道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徒弟,却从没叫过她一声师叔,不过她也不在意就是了,反正她也没真的进了道门。

    净空见随喜并没有不悦的神色,这才笑着离开了厨房。

    只是那翠碧去了没多久又折了回来,这次一起来的却是有些眼熟的丫环,随喜仔细看了一眼,才想起这是郑淑君当初带回关家的贴身丫环,好像叫春菊。

    “大姑娘。”翠碧和春菊站在厨房门外,提声叫了随喜一声。

    随喜只顾着煮药,也不去理会她们。

    “大姑娘,老夫人想见见您。”翠碧说道。

    春菊有两年多没见过随喜,如今见到随喜竟然在厨房里面打杂,脸上不由得出现了几分快意,看向随喜的眼神也多了丝不屑和鄙夷。

    “就算想抬高自己的身份也得看场合,老夫人和夫人愿意见你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大姑娘,我劝你还是别太硬气了。”春菊眼角睇着随喜,有些轻佻地道。

    随喜挑了挑眉,放下手中的锅盖,一边拭手一边走到她们两人面前,笑吟吟地问,“我抬高自己的身份?”

    春菊撇了撇嘴,她根本就没将随喜放在眼里,就算将来关随喜回了关家,在关家的地位说不定还不如她这个夫人身边的大丫环,“老夫人和夫人愿意见你,那是怜惜你,大姑娘若是还想摆着姿态不愿意出去,对你可没好处。”

    “你说的夫人是谁?”随喜这两年已经长高了不少,如今已经能和春菊平视,冷漠锐利的目光直视着春菊的眼,声音说不出的森寒。

    “自然是我们家夫人,难道大姑娘不知道?”春菊得意地道。

    “原来你说的是那个寡妇。”随喜讥诮一笑,眼底闪过一丝蔑视。

    “你……你放肆。”春菊听她侮辱郑淑君,气得一张脸都涨红了,夫人最忌讳人家说她是寡妇了。

    “春菊”翠碧立刻就出声喝住她,“不许对大姑娘无礼。”说完,有些担忧地看向随喜。

    随喜嘴角含笑,目光却一丝笑意也没有,一步一步地逼近春菊,竟将春菊逼得倒退了几步,“我放肆?你一个丫环竟然敢说我放肆,你们夫人真是好家教,你记着,那是你的夫人,不是我的夫人,既然你叫得我一声大姑娘,就说明你是关家的奴婢,既然你是关家的奴婢……我就有资格教训你这个没长眼的丫环。”

    啪随喜说完已经一巴掌打在春菊的脸上。

    “你敢打我?”春菊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瞪着随喜。

    “我打个丫环又有何不可?”随喜冷笑问道,以前她处处隐忍是为了阿娘,如今她为何还要受这种憋屈,连个丫环都能骑到她头上?想要她回关家就需要有心理准备,她绝对不会让郑淑君和关炎波有好日子过的。

    “姑娘……”翠碧脸色微微一变,走到随喜身边低声劝道,“姑娘,您消消气儿,是春菊顶撞了您,奴婢一定请示老夫人教训她,您看,大殿那边还在给夫人做法事,不如就……”

    “回去告诉那个女人,我阿娘不需要她来假好心,只要那女人在大殿,我就不会过去,老夫人想见我什么时候都可以,不必在今天。”随喜冷睨着被她打得不敢再开口说话的春菊,嘴角笑容加深。

    “姑娘,您又何必呢。”翠碧脸色一白,这样的话要怎么跟老夫人说,在家里的时候,老夫人都不愿意跟夫人正面冲突,更别说为了随喜去得罪她了。

    随喜笑睨着敢怒不敢言的春菊,“回去告诉你们夫人,要我跟她低头,下辈子吧。”

    春菊哼了一声,扭腰就离开了。

    翠碧看着春菊离开的背影,声音透着担忧,“姑娘,您许久不曾回家,不知家中情况,如今的夫人因为出身高贵,您与她作对断不会有好处的,何况……何况已经没有夫人护着您,大爷若是知道您今日所为所言,只怕要大怒,到时候吃亏的还是您。”

    随喜笑着道,“你不必替我担心,我既然敢打她,自然是明白后果的。”最好来个鱼死网破,从此关家不必再惦记着她,让关炎波彻底和她断绝了关系。

    “姑娘。”翠碧还想再劝,却被随喜止住。

    “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免得被那女人迁怒。”随喜低声道,她虽然对关家有怨,但老夫人身边的两个丫环……她还是心存感激的,当年她们很是照顾她。

    翠碧叹了一声,只好回了大殿,谁知却正好听到春菊添油加醋地将随喜打她的过程说给郑淑君听,“……大姑娘说夫人您不配来这里,如果您在这里的话,她就不会来见老夫人,奴婢好言相劝,大姑娘就将奴婢打了。”

    关老夫人沉着脸,;冷眼看着春菊脸上红肿的掌印。

    郑淑君已经气得浑身发颤,那个贱丫头竟然敢打她的丫环,这不是在打她的脸吗?拉下脸来给关惠云做法事已经是够给面子了,如此不识好歹将来若真接回了关家,岂不是要爬到她头上去了?

    越想越气,就越觉得老夫人简直就是没事找事,都已经两年多没理会这个贱丫头,突然间就说要来给关惠云做法事,还要接那贱丫头回家,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要添她的堵。

    翠碧心急想要上去替随喜说话,“夫人,大姑娘并不是这个意思。”

    “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郑淑君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尖声喝道。

    关老夫人的脸色更加阴沉不定。

    一旁在做法的道士都停下了动作,都不明所以地看着突然动怒的郑淑君。

    “还做什么法事,不识好歹,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竟然敢说我不配。”郑淑君声音尖锐地叫着,挥手将神枱上的香炉符纸扫落到地上去。

    “她是我们关家的大姑娘,你说她是什么?”关老夫人怒极喝道,这个郑淑君太没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被关老夫人这么一喝,郑淑君勉强在怒火中找到一丝理智,但脸上仍然不好看,“难道娘就任由那……丫头这么羞辱我?”

    关老夫人瞪了她一眼,“你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吗?”竟然在居士林的大殿就这样闹起来,还怕别人不知道她这个后娘容不下继女似的,虽然殿里没有其他人,但也有不少道士在,这不成了笑柄吗?

    郑淑君气结,越加认为关老夫人偏袒关随喜,这个老太婆心里就一直看她不顺眼,如今又想着要将那贱人的女儿接回去,哼,她绝对不会让她如愿的

    在主持法事的悟明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们,在心底摇头叹息,随喜以前在关家的日子……一定不怎么好过啊。

    关老夫人冷冷地扫了郑淑君一眼,对翠碧道,“走,带我去见见那丫头。”

    郑淑君见关老夫人往后殿走去,眼底闪过一抹锐利的光芒,给春菊使了个眼色,随后跟了上去。

    悟明摇了摇头,将手里的桃木剑放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