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回家 上
    第一百一十八章回家(上)

    翠碧和春菊离开之后,随喜也索性也回去煮药了,而是优哉游哉地坐在一旁的井边,等一下说不定还有更精彩的。追书必备

    人一旦没有了后顾之忧,没有所求,就不会有恐惧和隐忍,她如今还怕什么呢?阿娘和颀哥儿脱离了关家,她对关家也没有什么要求,难道还怕不能再关家立足?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回到那个地方。

    但是,在烧了那两个空棺材的时候,她就默默在心中发誓,如果有一天她必须再回到关家的时候,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们,她曾经的憋屈和难受,绝对要让他们也经历一次,要比她更难过更痛苦

    她就是这么一个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人。

    在井边做不到半响,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几道衣着鲜丽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抿紧了唇,似笑非笑地看着走在前面关老夫人,看来,老夫人这两年来过得也不怎么称心如意,竟比两年前苍老了这么多。

    关老夫人看到随喜一身粗布白衣坐在井边,明亮晶莹的双眸沉静如水,稍微长开了的五官比之两年前更显得娇俏精致,她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她们一行人浅笑,老夫人心中一顿,自己是不是错误计算了什么,这个小丫头似乎已经不一样了,两年前那个需要她庇佑的怯弱孙女难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蜕变了吗?

    “祖母。”随喜半眼也不去看关老夫人身后的郑淑君一眼,盈盈有礼地对关老夫人行礼微笑。

    “你这个贱丫头,谁允许你打我的人。”郑淑君未等关老夫人开口,已经走了上来开口就骂人。

    随喜挑了挑眉,勾起一抹讥笑,“我就打了,如何?不就是一个狗奴才吗?我还打不得?”狗的奴才,百打不厌

    “你”郑淑君没想到随喜竟然还敢顶嘴,气不过抬手就要打她。

    关老夫人在关家的地位和威严一再被郑淑君侵犯,最近更加是目中无人,就算她再怎么会忍耐,也终于忍不下去,“够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太婆吗?还是你以为关家如今当家作主是你,我的话就能当耳边风了,就算你是郑家的人又如何?自己是什么出身自己心里清楚,丢人现眼的事情少拿到外面来炫耀。”

    郑淑君被关老夫人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火气一下子冲上了脑门,气得全身都发抖了,若是不还有仅存的一丝理智,她说不定今天就和这个老不死的撕破脸了。

    随喜双眸含笑地迎上她狠厉的眼神。

    贱丫头郑淑君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本来是不希望她回到关家的,如今却突然希望接这贱丫头回去,关家是她在当家作主,到时候不将她折磨死,她怎么吞下这口气。

    关老夫人目光锐利地看了郑淑君一眼,才转向随喜,脸色也不太好看,“你闹别扭也该闹够了,这两年都由着你在这山里,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该回家了。”

    “祖母,您觉得,我还有家可归吗?”随喜神色淡然地笑了笑,原来自己被赶出家门,无家可归的这两年,是老夫人由着她在外面逍遥自在了。

    “你怎么会无家可归?难道你不是关家的人?随喜,你一直都不是任性的孩子,你母亲的事情……我也很伤心,当年我也无可奈何,你要怨要恨都可以,但不能这么糟蹋自己。”关老夫人痛心地斥责着随喜,半句都没提她打了春菊的事情。

    “祖母,我在这里生活得很好。”随喜忍住不要发出冷笑,无可奈何?好一个无可奈何

    关老夫人冷下脸,“难道你还要在山里住一辈子不成?”

    “住在山里有什么不好,不必见到不想见到的人。”随喜笑着道。

    关老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以一种不容抗拒的语气道,“明天我会让人来接你回关家,不能再任由你任性了。”

    随喜微微眯眼,笑着不语。

    郑淑君冷哼了一声,嘴角勾起冷笑,迟早要这小贱人好看。

    关老夫人也不管随喜愿不愿意,说完就让翠碧和翠英扶着她下山了,连法事也没有再继续,老夫人也没有提起要将关娘子的灵位接回关家,这让郑淑君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给几个丫环使了个眼色,便都跟着离开了。

    随喜看着她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才没什么形象地打了个哈欠。

    一直站在远处观望的悟明走到随喜面前,怜惜地看着她,“小师妹,你想回关家吗?”

    “我能不回去吗?”随喜反问道。

    “只要你不想回去,师父就能让你一直住在这里。”悟明温声说道,这些年来,他们都将随喜当是自己的亲人了,又怎么忍心让她回去那个地方。

    随喜眼底蕴满了灿烂的笑,她每次发自内心的笑容都会让人觉得特别温暖和舒心,“有些事情总要来个彻底了断的。”

    悟明一怔,不太明白随喜说的是什么意思,“小师妹……”

    “三师兄,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放心吧。”随喜知道悟明担心她回到关家的日子不好过,她也知道郑淑君不会轻易放过她,但现在不同以往,谁才是不好过,还是未知数。

    悟明看着她无奈叹息。

    旁晚的时候,跟随青居到京城的悟悔回了居士林。

    “二师兄,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师父和大师兄呢?”悟明诧异地问从门外走进来的悟悔,怎么没看到师父他们呢?

    随喜刚好把晚膳端了过来,看到悟悔的时候,脸上浮起高兴的笑容,“二师兄,你回来了。”

    悟悔笑着在椅子坐了下来,一边解释道,“师父和大师兄还有事要忙,我就先回来了。”

    “我再去拿双筷子。”随喜笑着道。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随喜一离开,悟明立刻就压低声音问道。

    “京城那边有些不对劲。”悟悔虽然仍旧是笑眯眯的样子,眼底的神色却是从所未有的严肃,连声音也比往日沉了几分,若是让随喜看到他如今的表情,肯定会大吃一惊。

    悟明脸色一凛,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也不必慌张,说不定还是好事。”悟悔瞥了悟明一眼,笑着道。

    “什么好事啊?”随喜拿着碗筷走了进来,正好听见悟悔后面一句话。

    “哦,是李尤炀的好事,李大将军重掌兵权,不日就要远赴边疆杀敌,李尤炀年纪轻轻就被封为副将,难道不是好事?”悟悔笑呵呵地道。

    随喜怔了一下,李大将军不是不理朝政很多年了吗?怎么突然又要上阵杀敌了?这是好事吗?不过她也不懂,二师兄说是好事就是好事了,她开心了起来,“那要恭喜尤大哥了,他回来了吗?”

    “还在京城,也许多两天就回来了。”悟悔笑着道。

    悟明却没有他那么好的掩饰能力,情绪明显有些低落,随喜疑惑地看着他,“三师兄,你怎么了?”

    “我没事,吃饭吧。”悟明在悟悔警告的眼神下急忙收敛了心神,笑着对随喜道。

    悟悔笑眯了眼,一边吃饭一边道,“对了,小师妹,师父有话让我跟你说。”

    “什么?”随喜眨了眨润亮的眼睛问道。

    “师父说,你到底是个姑娘家,不能总留在山里,让你到学院去学姑娘家该学的东西。”悟悔清了清喉咙,觑着随喜的脸色轻声说着。

    就是要她回关家的意思了……

    随喜笑了起来,“我知道了。”

    悟悔反而愣住了,“你真的知道?”

    “我祖母明日就会派人来接我回家,这么多年没回去了,总要回去看看的呀,真好啊,就要回家了。”随喜笑得如三月阳光般温煦,可是眼底的寒意却不曾减少半分。

    “你要是不愿意回去……”悟悔担心地看着她,当年的事情他也是知晓的,关家那可不是好地方,可是如果她一直留在居士林,总有一天也会被他们连累的。

    “那是我的家,我怎么会不愿意回去,放心吧,二师兄,我会过得很开心的。”随喜信誓旦旦地保证,她一定会在关家过得很好的

    悟悔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过两天他还得和悟明离开西里城一趟,实在有些放心不下这个小师妹。不过,随喜已经不是两年前的小丫头了,应该不会再被欺负了吧。

    第二天,关老夫人果然派了人来接随喜。

    “大姑娘。”来接她的是翠碧和翠英,她们两人看到随喜已经准备好了站在山下的时候,脸上都掩不住吃惊,还以为不知要劝多久才能让大姑娘跟着她们回去的。

    随喜对她们甜甜一笑,嘴角的梨涡像盛满了夏日的阳光。

    她的细软并不多,只有两套粗布衣裙,其他的都是一些药药罐罐,都是这两年她辛苦炼制出来的宝贝,许多都是她从古书上根据配方制出来的,连师父也不知道,只是需要的草药太稀少了,若不是因为有药谷,还不一定能成功。

    坐在马车上,看着越来越熟悉的道路,她眼底的笑意越浓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