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回家 中
    第一百一十九章回家(中)

    关家的宅子这两年又扩建不少地方,旁边原来是一个富商的大宅,不知什么时候被关家买了下来,将墙壁打通又经过休憩,如今的关家大宅,比起西里城的名门大族也逊色不了多少。

    随喜站在关家的大门前,仿佛还能看见一片火红在眼前晃动,当年在这里烧了两副棺材的情景,仍然清晰地刻印在她脑海里,她不会忘记关炎波那漠然的神情,也不会忘记那什么郑城主嚣张得意的笑容。

    “大姑娘。”翠碧见随喜到了大门外就停下来,不知在想什么,忍不住就低声唤了一句。

    随喜对她笑了笑,目光冷凝地落在紧闭的大门上。关家的黑漆大门紧闭,只开了一扇西角门。

    “大姑娘,这边请。”翠英低声说着,想请随喜从西角门走进去。

    “我为何要走西角门?难道我没资格从大门回家吗?”若是换了在平时,她倒无所谓走正门还是西角门,但今日不同,既然想让她回来,她就要光明正大地走进这个大门,而不是从角门进去,这让关家的下人如何看待她这个大姑娘?想要在今天就压她一头,不可能

    两个丫环听着一愣,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翠英支吾道,“角门也能……进去。”

    随喜目光锐利扫了她一眼,声音清冷地开口,“你去回禀一声,除非大概大门让我堂堂正正地走进这个大宅,否则我绝不会踏进半步。”

    翠英被随喜森冷的眼神看得浑身一颤,不敢再有二话,马上就喏声进去回话了。

    “姑娘,您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翠碧目光复杂地看着随喜,以前的姑娘会委曲求全,会处处避开风头,可现在的姑娘……就像全身充满了刺儿的小兽,毫不畏惧地向前冲。

    “哪里不一样?”随喜微微侧头,笑得有些天真烂漫地问着。

    “姑娘,退一步海阔天空。”翠碧叹息相劝。

    随喜嗤笑,“我为何要退一步?为什么是我退一步?”她好不容易才向前踏进一步,为什么要退?就算要退,也是别人退

    翠碧无言以对,如今面对随喜的时候,她都会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已经不能再用以前的目光看待这个姑娘了。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仍旧没有看到翠英出来,随喜淡淡地笑着,没关系,她耐心很好,等到她耐心用完的时候,这个大门她也不屑进去了。

    “姑娘,不如奴婢进去瞧瞧。”翠碧已经有些焦急起来,其实不必想也知道是夫人在故意跟随喜下马威,可是老夫人那儿今日是一定要见到随喜的,如果再这么下去,还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不必,安心等着。”随喜微笑,声音从容淡定。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随喜嘴角的笑容愈发地灿烂,翠碧却看得冷汗直冒,“姑娘,还是奴婢去看看吧,也许有什么事儿耽搁了。”

    随喜尚未开口阻止,翠碧已经走进西角门,与一道鲜丽的身影撞了个满怀。

    “哎哟,怎么走路的,没带眼睛……”被翠碧撞得差点倒在地上的人没好气地叫骂着,抬头一看,却见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环,立刻就闭上嘴了。

    “春菊,你没事吧。”翠碧笑得勉强,看向春菊身后的翠英,对方回她一个苦笑。

    随喜挑了挑眉,看着郑淑君身边的丫环在那里狐假虎威。

    “大姑娘,您回来了怎么不进门,夫人和大爷还在等您呢。”春菊昨日被随喜教训了一下,今日不敢再目中无人,虽然态度仍然称不上恭敬,也算有自知之明。

    “门既不开,我如何进去?”随喜微笑着问。

    “平时大家都走角门的,大姑娘从角门进去也一样。”春菊撇了撇嘴道。

    “我非奴非婢,为何要与你们一样走角门?”她一个堂堂正室所出的女儿,在外两年回家竟然还要走小门?又不是她求着要回来的,是老夫人要接她回来的,她还要来受这份屈辱吗?她今日回到这个家,代表的不仅是她自己,还有阿娘的尊严

    春菊哼了一声,“夫人说了,要不要进门随您的意思。”丢下话之后,春菊就扭着腰进去了。

    随喜轻笑,还没走进这个门呢,连丫环都没将她放在眼里了,不知进去之后又是什么样的局面。

    “姑娘,您稍等一会儿,奴婢去跟老夫人说。”翠碧皱眉看了春菊一眼,觉得还是要请老夫人出来做主,好不容易才让随喜答应回家,别到了家门口才出什么意外才好。

    随喜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翠碧心中叹息,急步走进角门,往关老夫人的上房走去。

    “大姑娘,您久不回家不清楚家里的情况,如今家里做主的是夫人,有些事情老夫人得给夫人留着面子,您也该为老夫人想想才是啊。”僵持在门外,对随喜不甚熟悉的翠英心里不禁有些埋怨这大姑娘不懂体谅老夫人,怎么第一天就非要和夫人闹得下不来台呢。

    随喜心里冷笑,因为老夫人不能当家作主了,她就必须委曲求全,处处对郑淑君忍让,否则就是让老夫人难做?她体谅别人,当初谁又曾体谅过阿娘和她的感受?

    见随喜脸上依旧冷漠坚定,丝毫不被说动,翠英皱起了眉心,“大姑娘,难道这个家您真不想进了么?”

    “我稀罕进这个门?”随喜睨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问。

    翠英怔了一下,这才明白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这位大姑娘,她似乎根本就不想回到关家啊,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地夫人硬碰硬吧。

    这一次过了一个时辰都没有人出来,翠英已经有些受不住了,脸上却不敢露出不悦的神情,仍旧静静地陪着随喜站着。

    随喜却是不急不恼,今日她既然来到这个家门口,就没打算跟郑淑君妥协,但她的耐心也有限,如果郑淑君非要在今日给她来一个下马威,将来再要她走进这个门,就没那么容易了。

    关家内院的正房里,关老夫人寒着脸坐在太师椅上,“……开正门,把随喜迎进来”

    郑淑君脸上挂着矜持高贵的微笑,斜了一直不开口的关炎波一眼,客客气气地道,“娘,小姑娘是在任性呢,难道角门就不能进来吗?您可不能纵容她,不然将来让她以为我们都得顺着她的意,那可怎么办好。”

    “只是把大门开了,堂堂正正把关家的大姑娘迎进来,谈得上是纵容?”关老夫人冷哼问道。

    “平时惠喜出入也是走的西角门,怎么随喜就不能走了?”郑淑君丝毫不肯让步。

    “炎波,你是一家之主,难道就任由自己的女儿站在门外?也不怕被外人怎么看吗?”关老夫人瞪了郑淑君一眼,找自己的儿子做主。

    关大爷一袭白衣,显得很是儒雅倜傥,只是想起那个曾经诅咒他的女儿,他脸上的厌恶怎么也遮掩不住,“娘,也该教训教训那个丫头了,太放肆了”

    “你说的是什么话?”关老夫人气得站了起来,“你……你到底有没将随喜当女儿的?”

    “惠喜能走西角门,为何她走不得?”关大爷不耐地反问。

    “她怎么跟随喜比?”关老夫人咬牙一字一句地说着,“随喜可是我们关家名正言顺的孙女”

    这话正戳郑淑君的痛处,“娘,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些年来,惠喜做得不好吗?她对您还不够孝顺吗?您竟然不认她这个孙女?”

    关老夫人冷笑,“她是很孝顺,但和随喜还是差了些。”虽然冠上关姓,但始终是别人家的女儿,她怎么可能当做自己的亲孙女。

    郑淑君闻言脸色一白,眼眶含泪地看向关大爷。

    “娘,惠喜比随喜乖巧多了,而且也都是我的女儿。”关大爷轻咳了一声,无奈地对老夫人说道,一边是自己的母亲,一边是自己的媳妇,这叫他怎么偏袒?罪魁祸首就是那个随喜他和这个女儿肯定是天生八字不合,否则怎么会每次扯到她都会不愉快。

    关老夫人真是被这个大儿子气得牙都疼了,“如果你不要这个女儿了,今日这大门就不要开”

    “娘,这孽障什么时候把我当父亲了?两年前她还诅咒我,这个女儿我不要也罢”关大爷叫道,两年前那一幕至今还留在他脑海里,随喜那双含恨的眼神也不曾模糊过。

    “你两年前做了什么难道心里不清楚?至今惠云的灵位还在居士林,连尸首也没能留全,你是不是要她阴魂不散地缠着你一辈子?”关老夫人厉声问道。

    关大爷脸色顿变,想起自己曾经夜里噩梦,马上就叫道,“去开正门”

    郑淑君一阵气恼,“大爷”

    “不要再多说了。”关大爷板起脸,心里想着将来要教训随喜的机会多得是,不在乎今日。

    谁知去传话开正门的翠碧没多久就急步走了回来,“老夫人,大爷,大姑娘被顾三少爷接走了。”

    关大爷皱了皱眉,不怎么耐烦地问,“哪个顾三少爷?”

    “就……就是城西伯承府的顾三少爷。”翠碧颤颤地说着,她刚刚是被顾衡那森寒冷厉的目光吓到了。

    此话一出,关大爷手里的茶盅就摔了在地上,郑淑君也是脸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