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冲突 上
    第一百二十一章冲突(上)

    吃完饭之后,夏兰就叫了两个小丫环进来将碗筷撤了下去。亲,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关姑娘,您休息一下,若是有什么吩咐就喊奴婢,奴婢就在外面。”夏兰整理了床褥,笑着对随喜道。

    随喜看着这个十五六岁,生得白皙圆润的姑娘,她是顾老侯爷指来服侍她的一等丫环,对自己很是客气,但随喜在山上习惯自力更生,一时之间真不习惯被人服侍。

    “谢谢夏兰姐姐,有什么需要我会跟你说的。”饶是如此,随喜还是笑着应了下来。

    夏兰却被随喜的称呼吓住了,惶恐地道,“不敢当关姑娘的谢谢,您叫奴婢夏兰就可以了,您是青居真人的弟子,怎能屈就自己的身份。”本来是不太明白三少爷和侯爷为何会对这位关姑娘另眼相看,直到夫人过来,她们才知道原来这就是治好了侯爷的病的大夫,是青居真人的关门弟子。

    青居真人的徒弟啊……那是多么尊贵的身份,更何况她还是青居真人唯一的女弟子,她们这等身份卑微的丫环如何能担当得起她的一句姐姐。

    听了夏兰的话,随喜的嘴角抽了一下,成为青居的徒弟至今,她都不曾觉得自己的身份到底有多让人羡慕嫉妒,师父出去行医的时候,从来不报自己的名号,那些村里的百姓也只当他是积善修道的道长,不会想到他竟就是名满天下的青居真人,而近两年,师父也不知在忙什么,时常不在西里城,随喜代替他去行医,也没有说过自己的身份,所以,看到夏兰的反应,她着实有些莫名其妙。

    随喜不知道的是,虽然青居真人不是达官贵人,但身份却比那些贵人还要尊贵,连皇上都要礼敬三分的人,还有谁敢轻易冒犯?

    “夏兰……”后面的姐姐在夏兰惶恐的眼神下吞回了肚子,随喜讪笑几声,“能不能帮我准备些热水沐浴,我全身都是汗水。”

    夏兰巧笑嫣然,似乎很乐意听到随喜的吩咐,“关姑娘您请稍等一下,奴婢这就去准备。”

    随喜笑得有些无奈地点头。

    没一会儿,就有两个小丫环抬着热水进了后间,又有两个衣着鲜丽的丫环给随喜送来了四套上等杭绸织绣的衣裙。

    这两个丫环随喜认得,是顾夫人身边的丫环。

    “关姑娘,这是夫人特意吩咐奴婢去绣云坊取来的,不知关姑娘是否合身。”是顾夫人见随喜穿得寒酸,想让家里的针线房赶时间给随喜量身做衣服是来不及的,只能到西里城有名的绣坊买几套现成的。

    随喜急忙道,“我有带衣裳……”说着,脸颊浮起红晕,虽然自己身上穿的和人家送来的是天壤之别啊。

    “这只是我们夫人一片心意,关姑娘在山上的时候为了方便没用心打扮自己,可如今不一样呢,哪个姑娘家不爱漂亮呢,夫人让奴婢们将姑娘当自己的主子装扮,奴婢们得了这份好差事,姑娘可千万别拒绝了。”说话的丫环长得娇小玲珑,有一张鹅蛋脸,杏眼柳眉,姿色上等,是顾夫人的贴身丫环,叫曼巧。

    “可不是吗?爱美之心人人皆有之,姑娘就圆了奴婢们得爱美之心可好?”另一个叫曼柔的丫环也开口劝着。

    夏兰在旁边附言相劝。

    随喜被说得招架不住,点头答应下来。

    曼巧和曼柔都喜上眉梢,服侍了随喜沐浴之后,便开始给随喜梳妆打扮,不过因为随喜不太喜欢那胭脂的香味,她们只好放弃在随喜脸蛋上胭脂粉,只是稍微在她两颊和唇瓣抹了点红,已经足够让人觉得惊艳了。

    “姑娘这脸蛋都能掐出水来了,不知奴婢去山上住些时日,能不能也变得漂亮些……”曼巧羡慕地摸着随喜的肌肤,真真是滑腻如脂,一点瑕疵都没有。

    随喜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不太习惯她们的热情。

    曼柔给随喜梳了一个小流云髻,插一支彩色琉璃蝴蝶簪,珠翠流苏,既大方得体又不失精致娇俏,夏兰给随喜挑了一套月白色的交领漩涡纹纱绣裙。

    三个丫环将随喜打扮完之后,都目露惊艳地看着她,把随喜看得浑身不自在,抬眼看向前面有人高的铜镜,微微感到惊讶。

    镜中那人,粉面朱唇,眼眸灿若明霞,肌肤白润如玉,整个人显得素雅清丽……随喜不曾见过这么好看的自己,不仅怀疑那镜中的人影是不是她。

    “姑娘真好看。”曼巧感叹了一声,女子果然要懂得打扮,眼前的小美人让人怎么也无法和刚刚那朴素平淡的小姑娘放在一起。

    随喜羞赧地笑了笑,她不习惯这样打扮自己。

    曼柔和曼巧笑着左右簇拥着随喜,“得让关姑娘给夫人瞧瞧,这么美的人儿,夫人看了肯定欢喜。”

    “不,不用了吧。”随喜尴尬地道,她似乎是到顾家来给老侯爷看病的,怎么反而成了是来作客的一样。

    “怎么能不要,夫人可还等着呢。”曼巧笑着道,然后就给曼柔使了个眼色,簇拥着随喜往外头走了出去。

    走到院门口,就有一辆翠幄青釉车在守着了,随喜被扶着上了车,往顾夫人的正房而去。

    曼巧差了小丫环去回禀,才领着随喜走进院门,来到了花厅。

    随喜刚坐下就听到一阵衣裾摩擦的窸窣声,顾夫人的身影出现在门边,目光柔和地看着随喜,边走进来边笑着道,“可真要认不出来了。”

    看着这位身份高贵气质端雅却一点架子都没有,显得很平易近人的夫人,随喜紧张的心情也平静下来,站起来盈盈行了一礼,“顾夫人。”

    “请坐请坐,不用这么客气。”顾夫人笑着道。

    随喜坐了下来,保持着应有的礼数和矜持,“多谢顾夫人给随喜送的衣裳,随喜实在受之有愧。”

    “你是我们的贵客,又对我们顾家有恩,何来受之有愧?”顾夫人在首位坐了下来,眼睛一直含笑端详着随喜,早看出这位小姑娘不俗,没想真打扮起来,竟这般令人惊艳。

    “恩?”随喜愣了一下,没明白顾夫人的话。

    “你治好了侯爷的病,对我们顾家来说,就是有恩。”顾夫人笑道。

    “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随喜谦虚地说着,治好老侯爷的病是师父吩咐的,就算人情……也是师父承顾家这个人情。

    ……说了一会儿的话,外面就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丫环的声音随即响起,“三少爷来了。”

    听到儿子来了,顾夫人笑得更加开心。

    “娘,我跟您说的事情怎么样了?”顾衡边说边走了进来,一眼就看见坐在顾夫人下首的随喜,不禁有些愣住,乌黑深邃的眼眸飞快闪过一抹不明的流光。

    随喜站了起来,微微笑着对他点头,“顾三少爷。”

    像一株亭亭玉立在舒卷回荡山风中白色茶花……看着娇弱惹人怜,却又有一种任由风吹雨打,我依然伫立的坚韧。

    顾夫人看了顾衡一眼,轻咳两声,笑着道,“你着急什么,这不是还没到时候吗?”

    顾衡将视线从随喜脸上移开,有些尴尬地道,“嗯,我知道了。”

    “关姑娘,你且安心在这里住下,你家里那边,我已经使人去说一声了。”至于说什么,就没必要让这小姑娘知道,难得儿子跟她开口要帮忙,她自然要全心帮助才是。

    随喜微微一怔,感激地道,“多谢顾夫人。”

    顾夫人只是淡笑不语,倒是顾衡有些不自在地扭脸看向别处了。

    “夫人,大厅来了一位说是关家的管事娘子。”曼巧走了进来,跟顾夫人回禀着。

    关家?随喜眼色微沉,果然还是来了。

    “来的是关家的管事娘子?”顾衡脸上别扭的神情被寒意替代,声音有说不出的冷然。

    “是,说要来接关姑娘回家。”曼巧低头回道,不敢回视顾衡。

    顾衡冷哼一声,“打发回去”

    曼巧犹豫地看向顾夫人,只听顾夫人低声道,“就说我们家还要留着关姑娘几天。”

    “是。”曼巧应诺。

    关家,正房。

    “留几天?”郑淑君声音尖锐地叫了起来,“什么意思?那贱丫头为什么会认识伯承府的三少爷?”

    关大爷沉着脸坐在另一边,“我又如何知道,让你亲自去接她的,你又不去。”

    “要我亲自去接她,做梦难不成她还一辈子留在顾家吗?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郑淑君咬牙叫着,想到哪贱丫头竟然攀上伯承府那样的人家,心里不免又恨又嫉。

    回话的管事娘子欲言又止,就怕成为正在气头上的郑淑君的泄愤对象。

    “还有什么事儿?”郑淑君却眼尖看到那管事娘子的表情,便没好气地问道。

    “奴婢……奴婢听顾家的下人说,顾家之所以留着大姑娘,是因为……大姑娘是青居真人的关门弟子,顾老侯爷的病还是大姑娘治好的。”管事娘子小心翼翼地说道。

    郑淑君瞪大了眼睛,仿佛见鬼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