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冲突 中
    第一百二十二章冲突(中)

    “她是青居真人的徒弟?”郑淑君尖声问道,惊恐地看向关大爷。更新最快去眼快

    关大爷也是一脸震惊,犹如吞了鸡蛋般张大了口,哪有半点往日斯文儒雅的样子,听了郑淑君的问话,他良久才高声回答,“我不知道她和青居真人的关系。”

    郑淑君气得心口发疼,怎么好事全让那贱丫头给占尽了,高攀了伯承府不说,如今又是青居真人的徒弟,这要真让她进这个门,还能轻易将她拿捏在手里吗?“娘肯定是知道的,我们去问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那老太婆不知道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徒弟,又怎么会这么坚持要她回家?

    夫妇二人携手到上房,关老夫人在听到随喜被请到伯承府之后,心情就大好,如今正歪在临窗的软榻前,手里捻着一片晶莹的雪梨慢慢吃着,看到郑淑君和关大爷走进来,笑了起来,“随喜接回来了?”

    郑淑君被关老夫人脸上的笑容刺激得脑仁突突跳,咬牙道,“顾夫人留了大姑娘在伯承府住几天。”

    关老夫人轻笑,“这丫头倒是好福气,投了贵人的缘啊。”

    “娘,儿子有一事不明。”关大爷给老夫人行了一礼,向前走近一步。

    “哦?什么事。”关老夫人扶着翠碧的手坐直了身子,将手中的雪梨放回瓷碟中。

    “娘,随喜什么时候拜了青居真人为师?”关大爷低声问着,眼睛盯着老夫人的脸色看。

    关老夫人皱了皱眉,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徒弟这件事她倒没怎么在意,当初是听说随喜的命格与惠云不合才将她送去居士林的,一直不说是怕郑淑君拿这个来说事儿,万一被她知道随喜的命中带劫,那就有借口不让孙女回家了,“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徒弟吗?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么说,娘也是不清楚这件事的。”不知为什么,关大爷松了一口气,若是娘事先知道这件事而没有说出来,还不知道妻子要怎么闹呢,到时候辛苦的是他而已。

    “我若是知道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徒弟,会不说出来吗?还由着自己的孙女无家可归。”老夫人冷笑一声道。

    郑淑君的脸色变得铁青,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顾夫人说随喜治好了顾老侯爷的病,如今将她当贵客一样留在顾家,娘,您说,该怎么办?”关大爷此时心中是说不出的懊恼,早知道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徒弟,早上就不该将她挡在门外,这下好了,被顾家给接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办?顾三少爷不是说了吗?要随喜回家,你们就亲自去请回来。”老夫人冷睨着郑淑君,嗤笑地说道,心中却是惊讶不已,随喜什么时候学会了医术,她竟一无所知,难道青居真人收她为徒不只是避劫那么简单,还真的传授她什么本领了?

    如此说来,随喜这丫头可就不得了了。

    “都已经使了管事娘子去接她了,是她自己不愿意回来。”郑淑君阴着脸道。

    “既然是你坚持不肯开大门让她进来,就得亲自去请她。”关老夫人凉凉地开口,摆着脸色给郑淑君看。

    “我亲自去请?”郑淑君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瞪着老夫人。

    “不是你去,还能是谁去?”老夫人哼道。

    “不可能她回来不回来随便她,我还就不相信了,她能在伯承府住一辈子。”让她去给那个贱丫头低头?休想

    “哼,你以为她还稀罕你这个家?随喜是什么身份,青居真人的徒弟,身份比你还尊贵,你以为顾夫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留她在顾家,人家这是摆明了在给随喜出气儿,你若是不想要你丈夫的前程,也不怕娘家受了什么牵连,你就只管硬气好了。”老夫人不客气说着,虽然这话说得有些重了,但还真的将郑淑君给镇住了。

    “就……就她一个小丫头,还能威胁到我们郑家?”青居真人的地位是如何尊贵她自然心中有数,但想到连伯承府也要替随喜出头,她的心口就被顶得难受。

    “你们郑家还能和伯承府比?”老夫人冷笑问道。

    郑淑君眼角抽搐着,就是不肯先低头。

    “趁现在还没日落,你立刻去伯承府把随喜接回来。”关大爷已经严厉地开口,感觉自己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了,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徒弟,他的嫡出女儿是青居真人的徒弟……以后就算没有郑家为他撑腰铺路,光是随喜这个身份,也足够让他飞黄腾达,平步青云了。

    “你也要我去接她?”郑淑君委屈地瞪着关大爷。

    关大爷此时哪里还有心思欣赏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声音已经带着兴奋,“把随喜请回来,选个黄道吉日,好好地宴请亲朋好友,我女儿成了青居真人的徒弟啊,还是关门弟子,这可不是小事儿。”

    郑淑君见他根本不理自己,恨得直跺脚。

    老夫人冷笑地睨着她,“还不快去?如今随喜身后可是有青居真人和伯承府在撑腰,你若是识相的,就注意自己的脾气,别把不能得罪的贵人给得罪了。”

    “我不去”郑淑君咬了咬牙,这要她如何拉得下脸去跟那个贱丫头低头。

    “你不去也得去别说郑家得罪不起伯承府,我们关家更加得罪不起”关大爷的语气冷了下来,一直以来他都不敢跟郑淑君唱反调,但从今以后就不一样了,他再也不需要倚靠郑家的助力了,凭着女儿的身份就足以让他得到想要的荣华富贵。

    郑淑君气得涨红了脸,面对从来对她只有问声细语的丈夫突然对她冷下脸,她心里一阵的冰凉,可又想不到拒绝的理由,就算她闹回娘家,只怕大哥也要她低头,毕竟那是青居真人和顾家,随便哪一个都不是他们惹得起的,小贱人竟有那般好运气“我立刻就让人备车。”

    关老夫人眼底闪过一丝泄愤的快意,就是不愿意看着这个郑淑君太得意嚣张,本来还只是打算让随喜回来让她添堵,让她没好日子过,没想到孙女还争气,让她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得知自己的母亲要亲自去接关随喜回家,关珍喜气得跳脚,口不择言地叫道,“为什么要娘屈尊纡贵去请那个贱人,凭什么凭什么”

    屋里只有她们母女二人,郑淑君已经使人去准备马车,她自己也正要出门,只是没想到刚从学院回来的女儿会这么快知道这件事,正不乐意地闹着。

    郑淑君此时没心情和女儿多说,再去不顾家接那贱丫头回来,恐怕事情的后果她都无法预料了,“如今她身份不同了,连我也没办法。”

    “难道以后要被她压一头不成?”关珍喜抓着郑淑君的衣袖,她不要那个随喜回来,如今她在这个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谁也不敢给她脸色看,就算去了学院上学,别人也当她是关家嫡出的长姑娘,谁也不知道随喜是什么东西,如果那随喜回来了,她所有的地位都会被她破坏的。

    “哼,等她回了这个家,我自然要她好看。”郑淑君狠狠地咬牙道,然后缓了口气对关珍喜说,“这几天你乖巧一些,多去祖母那里讨她欢喜,把脾气给收敛一些知道吗?”

    “知道了。”关珍喜闷声答应下来。

    郑淑君就带着春菊往伯承府去了,快马加鞭地赶了过去,太阳已经逐渐西沉,在天边晕染出艳丽的霞光。

    顾家的守门小厮听了郑淑君的来意,便让他们在门口等一会儿,他要进去回禀了才知道要怎么做。

    毕竟这里是高门大户,就算被怠慢了,她也不敢表现出不满的神色,只是她从小到大,还从来没人敢给她脸色看,没想到连个小厮都没将她放眼里,这口气将来也要算在那小贱人身上

    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一个时辰,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尚存,她早就拂袖而去了。

    直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才终于等到有人出来回话,却不是刚才的那位小厮,而且说出来的话差点让郑淑君当场发飙,“真是对不住,让关夫人久等了,我们三少爷说了,今日天色已晚,就且让关姑娘在顾家住上一晚,明日再接回去。”

    “什么?”郑淑君的声音攸地拔高,她等了这么久,站得腿都僵硬了,竟然就得了这么一句话。

    “我们三少爷还说了,既然今日不让关姑娘进门,要请回去就不是那么容易,到底该如何做,还请关夫人自己斟酌。”如此狂妄的话,除了顾衡还能是谁的意思。

    郑淑君当下什么脾气都没了,她总算是看清楚了,顾家果然是在替那小贱人撑腰

    “走,我们回去”郑淑君扯过春菊的胳膊,搀扶着下了石阶,两腿走路都十分酸痛,心中对随喜又是一阵的咒骂。

    “夫人,这下该怎么办?”春菊小声地问着。

    “什么怎么办,我怎么知道”郑淑君尖声大叫,胸口的怒火几乎要烧到头上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