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认错 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认错(下)

    看到顾衡竟然亲自送随喜出来,郑淑君咬紧了牙关才没有让自己说出什么不得体的话,果然这狐媚小贱人早就勾引了顾三少爷,也不知顾三少爷看上她什么,长得还不如她的珍喜,哼,说不定人家三少爷也就贪新鲜玩弄一下她。追书必备

    肯定是这样人家高高在上的三少爷怎么可能看上个山野丫头,既不曾到学院学习闺秀之礼,琴棋书画更是无一精通,人家会看上她什么呢?想到这小贱人会被始乱终弃,郑淑君的心情好了不少。

    顾衡让他的贴身小厮长生亲自送随喜回去,随喜并没有搭乘关家的马车,而是坐着顾家的马车回去。

    搭上脚蹬的时候,随喜转头看了也刚好要走向另一辆马车的郑淑君一眼,与她双目相对,缓缓扬唇一笑,充满挑衅和轻蔑。

    郑淑君一口气提了上来,差点没冲上来扫随喜两巴掌,也不知顾老侯爷到底被灌了什么迷汤,竟然这么护着这个臭丫头,连一等大丫环都送给她了,这以后在关家,谁敢指使顾家的丫环啊?不是摆着不给顾老侯爷面子吗?

    看着郑淑君几乎扭曲的脸庞,随喜笑容更加灿烂,弯腰进了马车,关家……她终于要再一次踏进关家的大门了。

    阿娘,当年你在关家所受的委屈所吃的苦,女儿一定会一点一点为您讨回来,一定会为您斩断这里所有的纠缠,让您从此光明正大地生活着。

    马车辘辘而行,随喜闭眸不语,脑海里只想着不知阿娘和颀哥儿如今过得怎样,他们还不知道她回了关家呢。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夏兰扶着随喜的手走下脚蹬。

    随喜挺直了腰板,神情清冷漠然地看着已经大开的关家大门。

    郑淑君冷笑走到她身边,咬牙切齿地开口,“请吧,大姑娘”

    “郑姨娘,以后就同在一屋檐下了,咱们……来日方长。”随喜掩嘴低笑,压低了声音在郑淑君耳边轻声说着。

    “你”郑淑君狠狠瞪着她,“你叫我什么?”

    “郑姨娘啊,难道不对吗?”随喜惊讶地问,一副很不解的样子。

    “你以为我还是关家的小妾吗?”郑淑君眼角抽搐几下,她就不相信这个贱丫头不知道她已经被扶正的事情,分明是故意说这话来气她。

    “哦?难道你还是明媒正娶八人大轿抬进关家的?只怕……明媒正娶曾经有过,进的却不是这个门吧。”随喜轻笑出声,语带讽刺地道。

    “你放肆”郑淑君尖声大叫,拉过关大爷,“你听听你女儿说的是什么话?”

    关大爷不耐烦地道,“别在门口大呼小叫,成什么体统,丢人现眼”

    郑淑君闻言气结,没好气地甩开他的手,含恨瞪着随喜。

    随喜勾起一抹清冷的笑,挺直了腰板,一步一步走进这个大门,两年前她离开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会改变了命运,更没想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会那么狠心对待阿娘。

    “先去给老夫人请安吧,你不在这些天,老夫人很挂念你。”关大爷在随喜身边说着,语气有些陌生,但又急于想要跟这个女儿打好关系。

    “是应该去给祖母请安。”随喜淡淡地点头,她已经无法开口再叫眼前这个男人一声阿爹了,他没有资格

    关大爷从来没这么和颜悦色和随喜说过话,如今要他好脸色相对,还真是有些不习惯,特别是面对女儿的冷漠,他心里更加不悦,自己好歹还是她的亲生父亲,就算她是青居真人的徒弟又如何?就算顾老侯爷当他的靠山又如何?难道她有今日这一切,就能够不认不孝顺他这个父亲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他也不想再委屈自己去讨好她,板起脸大步走在她前面。

    随喜冷眼看着他的背影,不紧不慢地走着。

    来到上房,老夫人已经在等着随喜了,她刚就听说了,顾老侯爷给随喜送了一车的礼物,还送了个一等大丫环服侍她,如此看重随喜,真是他们关家的福气,她此时是更想紧紧将随喜拉在自己身边,往后能利用来对付那郑家

    “大姑娘回来了。”翠碧欣喜的声音传了进来,关老夫人露出温和的笑容。

    虽然关家大宅变大了,但这上房似乎并没有作多大的变化,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随喜站在门口,周围打量了一眼,眼底笑意更盛。

    翠碧和翠丝都迎了出来,给他们行了一礼,“大爷,夫人,大姑娘,老夫人已经在等着你们了呢。”

    边说着边打起门帘,关大爷和郑淑君一前一后走了进去,随喜尾随其后,一眼便见到关老夫人坐在床炕上,歪着大红色迎枕,看到随喜进来,马上就激动地招手,“乖孙女,可总算回家了,来来,让祖母瞧瞧。”

    郑淑君不屑地撇嘴,前两天不是在居士林见过了吗?如今至于表现得像好几年没见面的样子吗?

    随喜听话地偎依了过去,任由关老夫人心肝啊宝贝地叫着,努力让自己也表现出一点激动得表情来。

    “……听说你还治好了顾老侯爷的病,什么时候学会了医术,乖孙女,可真为我们关家争气。”关老夫人搂着随喜,笑得见牙不见眼,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为关家争气?随喜心里一阵好笑,她当初学医术,为的是治好阿娘的哮喘之症,可从来没想过要为关家争气,关家的脸面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是师父让我给侯爷煮药针灸,其实也没什么。”随喜低声谦虚地说着。

    “对了,你还是青居真人的徒弟呢,这得让多少人羡慕啊。”关老夫人越说越开心,越看随喜就越觉得心里喜欢。

    随喜佯装羞涩地低下头,她若不是青居真人的徒弟,老夫人还不一定对她如此亲切吧。

    “随喜是有能耐,可是珍喜也不差啊,在云淙书院我们珍喜可是出了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多少世家姑娘还比不上她呢,她不也为我们关家挣了脸面。”听着老夫人一口一个随喜争气一个随喜好的,郑淑君心里不服气,珍喜也给他们关家争脸了,怎么也没见这老太婆夸过她。

    “是啊,随喜这么聪明,去了云淙学院上学,一定也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老夫人笑着点头,没有顺口去夸关珍喜,而是继续在郑淑君心里添堵。

    郑淑君脸色一变,“还要给她去云淙书院上学?”

    “你女儿能去上学,难道我的孙女就不能吗?”关老夫人挑眉问。

    “没有,大姑娘能去上学,那自然是最好。”郑淑君扯了扯嘴角,语气僵硬地回道。

    关老夫人满意地低头问随喜,“随喜,你想不想去上学呢?哪家的千金小姐都要去学院学规矩的,将来对你好。”

    “当然要上学,不上学……怎么让自己衬得起关家大姑娘的身份。”随喜含笑看着郑淑君,声音低缓地说着。

    “好,好”老夫人眼尾的皱褶更深了。

    “是该去学院好好学学规矩,在山上两年,都不懂什么叫孝悌。”关大爷手里端着茶盅,摆出严父的姿态,就算随喜是青居真人的徒弟,但到底还是他的女儿,他必须将她控制在自己手里,否则他一家之主还有什么尊严?

    今日之事绝对不能再发生,哪有老子给女儿低头的

    “你的意思,是我不孝吗?”随喜站了起来,似笑非笑地问着。

    “难道你今日所作所为都是孝顺的行为吗?让你母亲在门外站了那么久,也是孝顺的行为?”关大爷厉声问着,如果不稍微替郑淑君出一下气,只怕她没那么容易消停下来。

    “母亲?你似乎忘记了,我阿娘已经过世两年了,我何来的母亲?”随喜心中浮起怒火,不过脸上却仍带着笑,他竟然还有脸跟她提母亲二字。

    关大爷轻咳一声,正声道,“我已经郑姨娘娶为继室,她就是你的母亲,往后你必须敬她如母……”

    “我阿娘逝去尚未三年,连灵位都不能摆在关家的祠堂里,你要我认他人为母?这就是你所谓的孝悌?”随喜冷笑讽刺着。

    关大爷震怒,他想起那一幕被他刻意忘记的情景,那场大火,随喜的诅咒……就像水蛭一样怎么也拿不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随喜笑了起来,“两年前,你不是不认我这个女儿了吗?”

    “你……”关大爷差点就想让随喜滚出去了,可想到他以后还得依靠她的身份飞黄腾达,有硬生生忍住了,“念你当时年纪尚幼不与你一般计较,从今往后,你就好好学学规矩”

    随喜原想开口反驳,但又仔细一想,她不是回来跟他们大吵一架然后再离开关家回到山里的,她是来让他们仔细尝尝以前阿娘受过的苦,是来改变阿娘的现状,所以,来日方长不必急在一时。

    “知道了,父亲。”不叫他阿爹,而是叫父亲,他们之间仅剩的也就是血缘上的关系,再没有任何亲情。

    ——————

    作者:闲听落花

    书号:>

    书名:九全十美:

    简介:她有高超的医术,有聪明的头脑,到哪里都有好生活

    ——————

    求票啊求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