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姐妹 上
    第一百二十九章姐妹(上)

    虽说是团圆饭,可这饭桌上的气氛却没有喜气洋洋的感觉,随喜低眉敛目地安静进食,脸上的情是欢欣的,不像郑淑君和关珍喜,都带着一脸的忿恨,也不怕消化不良。

    吃过饭之后,大家围着老夫人说起了话。

    老夫人问起随喜在山上的生活,是怎么会跟青居真人学医的,当年照着青居真人的说法,只是说随喜命中带劫,需要在居士林里面静修才能避过,她那时候就想着既是为了去避劫,那就算成了青居真人的徒弟也没什么光荣的,便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怎么两年过去,随喜却大不同了,不仅是青居真人的关门弟子,又高攀了顾家,难道其中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内情?

    随喜早就知道老夫人会问起这个问题,对他们而言,青居真人的徒弟这个身份比女儿孙女的身份更加重要,“每天种药采药,看了些药书……懂了些皮毛的医术,如此而已。”

    “那又怎么认识了顾老侯爷?”关大爷急切问道。

    “顾老侯爷找师父看病,我这个当徒弟的当然要效劳。”随喜淡淡地道。

    “趁着给侯爷看病,所以就跟顾三少爷扯上了。”郑淑君不屑地撇嘴,高攀上顾老侯爷就算了,连顾三少爷也护着她。

    随喜含笑看向郑淑君,“郑姨娘似乎对顾三少爷有意见。”

    “我对他有什么意见是你想攀上人家吧,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顾家也是你能妄想的。”郑淑君也不在乎老夫人还在场,不客气地讽刺随喜。

    “似乎在妄想的人不是我吧。”随喜轻笑出声,视线在关珍喜脸上掠过,还看不出郑淑君打的是什么主意吗?“郑姨娘难道就不想和顾家攀上关系?”

    “你……”郑淑君恼羞成怒,她是想让自己的女儿能够嫁给顾三少爷又怎样,难道珍喜配不上顾三少爷吗?在西里城还没有哪个姑娘的才华能比得上珍喜呢。

    “你够了,我娘才不是姨娘,是关家正经的夫人。”关珍喜听着随喜一口一声姨娘,已经气得涨红了脸,站了起来就厉声喝斥着随喜。

    随喜笑了笑,轻蔑地扫了她一眼。

    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关珍喜一口气出不来,心里憋得更难受。

    关老夫人心里叹了一声,脑门有些发疼,她已经老了,最希望的是儿孙满堂家庭和睦,可偏偏这家里就没个安宁的时候,虽然日子是比以前更风光了,但闹心的事情也更多了,都怪这个郑淑君心肠太狠了,否则今日又怎么会这样,若是惠云……可是从来不敢跟她唱反调的,她又怎么会没一天好日子过。

    “珍喜说得没错,你该喊一声母亲的,别总是叫姨娘,成何体统。”关大爷看到郑淑君满脸委屈地望着他,也出声责备随喜。

    “她是关夫人,我娘算什么?”随喜冷冷问道。

    “你母亲已经过世了,还提来作甚?”关大爷心虚大喝,提起关娘子,他总是有些不安。

    “我怎么觉得……我娘好像还活在这里。”随喜眨了眨眼,语气天真地说着。

    “好了不要说这些不着边的话,随喜能够成为青居真人的徒弟是她的福气也是关家的荣幸,至于那顾三少爷……随喜,你到底是姑娘家,要注意自己的闺誉,那伯承府是什么身份地位的,我们要有自知之明。”关老夫人教训着随喜,眼睛却瞄向了郑淑君。

    如果随喜配不上顾三少爷,那珍喜就更加配不上了,亏郑淑君有脸说别人

    郑淑君听着老夫人这些意有所指的话,手里的手帕几乎要被绞烂了。

    接着,又说起了准备明日宴请亲朋好友的宴席来,关大爷越说越兴奋,想要宴请的人越来越多……最后终于发现若是要明日宴请,只怕有些来不及了,便决定推迟几日,一定要准备妥当才行。

    老夫人也十分赞成关大爷的做法,唯有郑淑君母女越听脸色越黑,这是在给随喜脸上争光,是在抬高她的地位,她们怎么可能像关大爷一样欢喜?随喜可是她们母女俩心头的一根刺。

    随喜情漠然地听着他们的安排,没有人问过她的同意,就那样自作主张认为她只能服从不能反抗,如果整个西里城的人都知道她是青居真人的徒弟,那么肯定有很多人会来巴结关炎波,真好笑,他们怎么就会以为她那么好拿捏呢?

    “……正好过两年舅兄也要到西里城来,到时候也能请他来参加宴席的。”关大爷难掩激动地对郑淑君说道,就是要让郑家的人看清楚了,从此以后,他们关家也不必总看着他们的脸面做事。

    郑淑君扯了扯嘴角,“妾身一定会好好安排这场宴席的。”

    关大爷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吧,这宴席就交给淑君去办,至于随喜上学院的事情,明日我就差人去办了。”关老夫人露出乏意,端起了茶盅。

    “祖母,上学院不是每个人说上就上的,如果不识字的话,学院也不会收的。”听到随喜要去上学,关珍喜马上就急了,要是让随喜去了学院,给学院的其他平时就嫉妒她的人知道了,肯定要笑她不是关家的嫡长女的。

    “我就不相信,云淙书院会不愿意收随喜这个学生。”老夫人笑了笑道。

    关珍喜还想说什么,却被郑淑君扯了扯衣袖,以眼警告她闭嘴。

    从上房出来,关大爷和郑淑君就往他们的正院而去,随喜和关珍喜的院子在同一个方向,自是要同路而行。

    随喜走在前头,夏兰手里拿着长柄灯笼照明道路,两人在轻声说着话。

    关珍喜跟在她身后,眼睛几乎要将随喜的后背瞪出两个洞来。最后还是忍不住跑了上前,一把拉过随喜的胳膊,尖声叫道,“关随喜,你怎么那么不要脸,竟然抢我妹妹的院子。”

    随喜秀眉轻挑,甩开关珍喜的手,“你妹妹的院子?真是好笑了,这是关家的大宅,我住在哪里还需要跟别人抢?倒是你,名不正言不顺的,才真正担当得起抢这个字吧。”

    并非关家所出是关珍喜的痛处,被随喜一下子就刺中痛处她怎么可能还忍得住心里的嫉恨,“你这个贱人,为什么要回来,这里已经没有你的立足之处的,你为什么不和你母亲一样去死,去死”

    “我要是死了,谁来看着你们哭?我要是死了,怎么知道你们是如何被噩梦缠身的?你以为我娘会甘心吗?你可要心了,这里哪个地方没有我娘的影子,当心走着走着就遇见她了……”随喜不怒反笑,笑容却有些诡异森寒。

    关珍喜听得全身汗毛竖了起来,“你少妖言惑众,你和你母亲都是贱人,活该去死……”

    啪随喜二话不说扫了她一巴掌,“你再试试辱骂我娘一句,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处处隐忍的关随喜吗?”

    “你敢打我?”关珍喜大叫一声,不敢置信地瞪着随喜。

    “大姑娘打人了,大姑娘打人了……”关珍喜身后的丫环冬菊大声叫了起来。

    夏兰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注了几分内力在手劲上,石头飞了出去,那冬菊的声音立刻发不出来了。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发不了声的冬菊突然如见鬼似得瞠大了眼,全身都战栗起来,不……不会是前夫人真的阴魂不散吧。

    关珍喜看到自己的奴婢这个样子,心里也害怕起来,但到底心高气傲,被随喜这样打了一巴掌哪里会甘心,“我就骂了怎样?你既然被赶出去了为什么还有脸回来,爹明明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了,你回来作甚?想和我争宠吗?我告诉你,你不在的时候,没有人会记挂着你,在这个家,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我什么都不是?那你是什么?就算关炎波不认我这个女儿,我还是他生的,而就算你喊他一声父亲又怎样呢?猫又怎么会生老鼠,你再怎么装再怎么讨好老夫人,你也成不了关家的千金。”随喜自在地围着她走了一圈,姿态傲然目光清冷,语气充满了讽刺。

    “你骂我是老鼠?你这个贱人”关珍喜仪态尽失,恨不得冲上来撕了随喜一张脸。

    夏兰身子一闪,将随喜护在自己身后,好言相劝着,“二姑娘,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动脚,有失礼仪啊。”

    刚刚随喜动手的时候,她怎么不这样说,关珍喜气得肺疼,但被夏兰抓住手腕,她根本动不了手,怎么挣扎也脱不开。

    “我要是你的话,就不会动这个手。”随喜含笑看了夏兰一眼,笑眯眯地在关珍喜耳边说着,“我打你了又如何呢?你找谁告状去,老夫人吗?你以为她老人家会站在你这边,还是找你父亲告状呢?他还指望着我为他争脸呢,怎么会怪责我呢,啊,你可以去找你母亲啊,她肯定会为你出头,只不过……她现在能给你出这个气吗?”

    下午吃了几片西瓜,马上就肚子痛。。。难道我吃到了传说中被插了针的瓜么我的运气咋这么。。。

    今天太累了,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