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何方神圣
    卢塞纳城,居民闭门不出。贵族弟子们,也被家中长辈约束,不得离开家门半步。这让许多想来参加宴会的人,心中生出了不满情绪。

    这些消息灵通的贵族弟子,早已打听清楚,这一次的宴会,不仅有冈赛公国的二王子,还有提里奥帝国美丽的七公主殿下。这样的盛会,若不能去露个脸,当真是件十分遗憾的事情。

    对于国内的局势,他们这些年轻一辈,也不是一无所知。

    国王遇刺后就没了下文,消息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不知生死。目前在国都内主持大局的,是总务大臣史蒂夫公爵,这位权倾朝野的老人,几乎是翻手之间,就掌握了大半个国家。

    对于史蒂夫的突然掌权,当然有人会质疑事情的真相。然而当质疑者们被定义为叛乱者,被国家的军队征讨时,质疑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那些分散在各地,顽固的质疑者们,被剿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就连他们这些贵族弟子都知道,这个国家已经变天。当冈赛人大摇大摆的跨过边境线,犹如主人一般过来视察的时候。他们就在猜测,或许不久的将来,他们的国家,就会变成冈赛国的附属国。

    愤怒,不服,不甘心等情绪,在他们看来,都是不必要的。当史蒂夫施展出种种手段,当这位老人终于露出獠牙的时候,他们深刻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布局上的差距。

    远的不说,就说他们卢塞纳城,城防军们抛弃了城主凯里,宣布加入史蒂夫一方,城中九成的家族势力,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宣布听从史蒂夫的政令。

    史蒂夫老人,恐怖程度已达非人境界。他的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恐怕都能影响国内局势的走向。

    知道了史蒂夫和冈赛公国有染,他们这些活跃的年轻一辈,去巴结下冈赛公国的二王子,按理来说,应该得到家中长辈的支持才对。

    然而不知道有什么原因,长辈们禁足了他们,生怕他们去参加那场宴会。他们也询问过,但根本就得不到有说服力的答案。

    月光下,也有聪明的年轻贵族,聚集在一起,聊天喝酒,只字不谈正在举办的那场宴会。

    只是偶尔看向遥远的凯里城主府宅时,眼中闪烁着思考的精光。

    或许,长辈们还隐藏了信息。

    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

    城主宴会大厅。

    冈赛二王子拜伦平复怒气,挥了挥手。从他身后走出一位黑脸男子,罗德里克看了看,小声为严白介绍道:“这位是拜伦的护卫队队长,大剑师巅峰实力,名字好像叫做伊诺尔。”

    “是伊诺克才对。”

    黑脸男子冷声为自己正名,顺便表示自己听力超凡。

    他走向严白等人,严白念头微动,红发伯尼神色一动,兴奋的走出来,跟伊诺克近距离对峙,双方大眼瞪小眼,直到严白不耐烦,意念传话给伯尼,伯尼才率先朝伊诺克发起进攻。

    两位大剑师级别的战士,拳脚间带起阵阵狂风。拜伦这边有诸多高手坐镇,护体斗气一开,并没被狂风吹乱发型。反观严白这边,不见任何人有动作,狂风到达一定距离时,就毫无征兆的消失于无形。双方这么一对比,差距就显示出来,让注意到这个情况的凯瑟琳公主,眼中闪过疑惑。

    伯尼还没有大剑师巅峰实力,被伊诺克抓到一个破绽后,很快就处于下风。伊诺克脸黑心更黑,拳头连续往伯尼脸上招呼,似乎想给眼前的小白脸,来个免费的整容手术。伯尼勉强防守住,他甚至能够感受到伊诺克拳头上的奇怪怨念。

    不出意外,这场单挑伯尼会败,不仅凯瑟琳等人看了出来,就连严白都看了出来,严白也不知道他怎么看出来的,似乎冥冥中有一股力量,给予了他看穿一切的能力。

    当然,伯尼被打败,是严白并不希望看到的事情。他这位有趋势向幕后黑手发展的闷**,再次动用了他的念头。

    打斗中的伯尼,突然间浑身一阵哆嗦。

    一幕幕清晰的画面,在他眼前一晃而过。这些画面中,他不是在修炼斗气,就是在磨练武技,等到这些记忆画面消化完毕时,伯尼恍然大悟,该死的,他好像不应该这么弱才对啊。

    天空上,一股无法察觉的能量降下,涌入伯尼头顶。而认为将丢失的记忆,终于又找回来的伯尼,大喝一声,大剑师巅峰的实力,从他身上爆发,他的双眼更加明亮,举手投足间,仿佛有了一股武技大师的风采。

    伊诺克看得目瞪口呆。

    最初看到伯尼哆嗦时,他还以为伯尼要放大招了,他理所当然的选择了暂避锋芒。没想到他这一避,伯尼这货竟然直接就突破了。

    卧槽,早知道伯尼是这种天才,他说什么也要在伯尼脸上来一下,作为以后吹嘘的资本。

    见伯尼气势变强了太多,经验丰富的伊诺克,已有了休战的打算,不过他也知道,他要是敢就这样罢手,拜伦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一咬牙,伊诺克就准备上前拼命,暗中动用秘法后,他就像一头巨兽,蛮横的朝伯尼撞了过去。顺利近身后,伊诺克见到伯尼对他笑了笑。下一秒,他感觉胸口有大力传来,他整个人倒飞出去,撞破墙壁,被碎石压在下面,没了动静。

    场中不少观众,惊讶的张着嘴,一直都听吟游诗人,讲着那些临阵突破的传奇故事,可亲眼目睹的情况,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

    冈赛公国的红发伯尼,这个名字,将会被他们牢牢记住。

    凯瑟琳瞪大美目,临阵突破她也是第一次见,上位者的习惯,让她不由的看向严白,此刻她有些好奇,像伯尼这样的天才,严白到底是怎样收服的。

    严白暗中点头,这个结果还不错,尤其是看到二王子拜伦那张震惊的脸,他才有些明白,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装逼打脸的套路。

    好吧,凯瑟琳对他的注意,也是他暗爽的原因之一,他承认,他邪恶了。

    伯尼这个小配角已经铺垫完毕,主角出场的时候终于到了。于是严白站了起来,准备来一场华丽的嘴炮,喷尽各种不服之人。

    突然,严白又眉毛一挑,事情的发展,似乎超乎了他的预料。

    不动声色,严白刚离开座椅的屁股,又重新压了下去。

    被伊诺克撞破的墙壁处,数十道黑影窜了进来,不等人们做出反应,黑影们已朝凯瑟琳公主,发动了攻击。

    凯瑟琳公主手腕上的手镯光芒一闪,魔法护罩浮现,将黑影们的攻击挡住。不过这似乎也在黑影人预料之中,黑影人首领拿出一把特殊的匕首,轻轻往魔法护罩上一戳,乒的一声,魔法护罩炸开,手镯几乎同时破碎。

    周围人群反应过来,就要出手救援公主。这时许多黑影人都丢出烟雾弹,利用视野上的不便,成功缠住了前来救援的高手。拜伦瘫坐在地,发出尖细的叫喊,被嫌吵的黑影人一脚踢了出去,若不是魔法装备自动护主,恐怕这一脚就能废了拜伦王子。

    手镯破碎时,凯瑟琳就知道,情况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来不及多思考,她身上的所有魔法物品同时亮起光芒,魔法护罩接连浮现,将她包裹在内,一层又一层,转眼间就是十几层。她稍微松口气,这样的防御强度,哪怕是圣级强者亲临,想破开都要花些时间。

    然而凯瑟琳还是低估了这些黑影人的实力,确切的说,是她低估了那把特殊的匕首。

    黑影人首领的动作,没有一丝停顿,用匕首刺向凯瑟琳的心脏,层层魔法护罩遇到匕首,比纸糊的还要脆弱,很快就被破除七七八八。这时凯瑟领才明白,这次她恐怕在劫难逃。

    没有人希望死亡就这样来临,凯瑟琳也一样,她希望获救的同时,也尽量克制住心中的恐惧,以免做出些有失风度的事情。

    因为她是提里奥帝国的公主,帝国皇族的教育思想告诉她,哪怕在死亡前一刻,她也要保住皇族的面子。

    匕首已破掉最后一层魔法护罩,奇迹并没有出现,凯瑟琳惨淡一笑,这一刻,她想起了很多事,比如小时候兄弟姐妹们的欢声笑语,又比如母亲临死前的嘱咐。

    就在匕首即将捅入凯瑟琳的心脏时,严白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

    啪的一声,声音不响,偏偏全场可闻。

    然后,黑影人集体停止了活动。

    或者说,他们全都被某种力量给定在场中,保持着各种打斗动作,犹如雕像。看上去滑稽,却让人笑不出来。

    烟雾散去,众人看着这诡异的一幕,目瞪口呆。

    伯尼走向凯瑟琳,狠狠一拳砸在黑影人首领脸上,众人也反应过来,尤其是之前被黑影人弄的狼狈不堪的几个高手,反手就是一套组合拳脚,打出了他们心中的郁气。

    虽然不知道是哪位前辈出了手,但这种痛打落水狗的机会,高手们还是知道把握的。

    伯尼拖死狗一般,将黑影人首领拖到了严白面前,尽管严白已经知晓了黑影人的信息,但面对如此好的装逼机会,他仍然装糊涂道:“说吧,谁派你来的?”

    黑影人首领冷冷一笑:“多管闲事的凡人,你会被我神吞噬掉灵魂的。”

    严白哦了声:“原来是真王教会的,想让一些有分量的人物堕落,壮大自己,确保某位存在的复活。”

    黑影人首领面露惊色:“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严白并不为黑影人首领解惑,接过伯尼递过来的匕首,轻轻弹了弹:“不错的匕首,正好拿来削水果皮。”

    黑影人首领见到这一幕,暗中在心中冷笑,愚蠢的凡人,没有他们神灵的同意,这把匕首就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物品,等着变成活祭品吧。

    果然,没过多久,正在被严白把玩的匕首,突然冒出诡异的黑气。

    “哦哟,还会冒黑气出来,挺有意思的。”

    黑气诡异而不详,伯尼等人惊恐,吓意识远离了严白一些,哪怕隔着一些距离,他们都能感受到自己心中恐惧。

    这些黑气,绝对是他们见过的最邪恶的东西。

    黑影人首领看得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这黑气有多可怕,他可是清楚的很,就连圣级强者一个不小心,都会被污染堕落。

    再看严白,屁事没有不说,还有心情说风凉话,震惊过后,黑影人首领心中就是满满的恐惧。

    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ps:黑影人首领:我的神救我。

    严白:抱歉,你的神已死,有事烧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