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力量压制
    花费半天时间,在一片沙漠的深处,严白等人终于找到了古代遗迹。

    这是一座远古气息浓厚的神庙建筑,占地面积不算大。从外观上看,它仍保持着一定的完整性,让人不得不惊叹,古代智慧种族的工艺手段。

    有古文字学者上前,考究神庙外围残存的字符。机关贼配合魔法阵大师,试图找出可能的危险禁制。这些在各领域颇有名气的专家们,一边激动遗迹真的存在,一边迅速进入角色,开始工作。

    确定没有危险后,大家将结果禀告给凯瑟琳,凯瑟琳看了严白一眼,确定严白真的打算不管事后,她咬紧牙关,发出了行动指令。

    维恩法圣不是严白的对手,也就是说,严白想要遗迹里的好东西,谁都无法阻拦。凯瑟琳认为,她就是一个帮严白打工的,并且半点工资都没有的可怜孩子,这么一想的话,她的心情能好才怪。

    维恩法圣看出凯瑟琳的不爽,也不提醒。活到他这个年纪,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跟他经历的那些比起来,让一个帝国公主服务什么的,也不算什么大事。凯瑟琳是他的弟子,但他这个做导师的,也不可能什么事都给予凯瑟琳提示。

    有时候,自己领悟的,才是真正宝贵的经验。

    维恩能够看出来,严白这位神秘强大的男子,有着一双什么都不在乎的眼睛。帝国,公国,严白不在乎。凯瑟琳的怨念,甚至是自己当初对他动手,维恩都能感觉到,严白是真的不在乎。

    眼睛是骗不了人的,尤其是对于维恩这种活了很久的老头子来说,光从一个人的眼睛中,他就能看到许多东西。

    或许,这是一次机会也不说定。

    维恩的心思活络起来,他看看严白又看看凯瑟琳,转眼就想到个卖公主求联盟的大胆计划。

    想到就做,维恩对严白微笑道:“尊敬的阁下,一会如果有危险,还请多多照顾下凯瑟琳公主。”

    严白无所谓点点头。让还没走多远,听到二人谈话内容的凯瑟琳跺了跺脚,加快了脚步。

    大家有序的进入神庙,走了片刻,禁制法阵大师开口道:“不好,这里的空间大小不太对劲,我们很可能已经触发了神庙中的空间类禁制,如果不想办法的话,我们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去。”

    古文字学者听完,大骂道:“你这老鬼,开始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禁制法阵大师脸一红,解释道:“这里面的禁制太高深了,我也是刚刚才感觉到这里空间的异常,就立刻告诉了你们。”

    禁制法阵大师急的冷汗直冒,他精神力高度集中,尽展生平所学,好不容易引领队伍,来到了一处有符文的地方。禁制法阵大师赶忙对古文字学者露出奉承的笑容,古文字学者从鼻中发出冷哼,仰着脑袋过去解读。

    一会儿后,古文字学者灿灿转过身,向大家赔笑表示,他根本看不懂。

    禁制法阵大师抓住机会,大嗓门道:“你这个老骗子,害惨我们了。”

    古文字学者不服道:“老夫学贯古今,就连神文都认识几个。但这里的文字看不懂就是看不懂,老夫从来不说谎。”

    两人开始互掐,凯瑟琳羞的想捂脸,这两人都是她找来的,有没有本事她一清二楚。如果说有古代遗迹,能让这两人毫无作用的话,那么这样的古代遗迹,就需要更加小心的对待。

    挥了挥手,魔法师们将一位精通空间系的法师围住,空间系法师看了眼凯瑟琳,拿出一瓶药剂喝下。那边禁制法阵大师察觉到动静,也不跟古文字学者吵了,跑去帮助空间法师。

    片刻后,数种魔力,经过特别的魔法道具,纷纷传输给了空间法师,空间法师脸色涨红,他身上发出一种特殊的魔法波动,起初波动的频率很杂乱,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波动频率稳定了下来,并且逐渐消失在众人的感应当中。

    噼滋声接连响起,紧接着又是乒乒乒的清脆尖锐音效。众人发现,一道道空间裂缝,形状不一,无序的分布在队伍周围,并且越来越多。一些人开始慌乱,鬼知道这空间法师给不给力。维恩见状,丢出一个水系的安神法术,将慌乱压了下去。

    空间法师闭着眼,呼吸急促,顺带鼻子中还流出两行鼻血。看到这里,除了严白外,大家或多或少也跟着紧张起来。

    好在大家的运气似乎还不错,伴随着周围空间,如同镜面破碎般的声音传开,大家周围的画面,分成大小无数块崩碎消散,露出了古代遗迹真正的模样。

    这就是一座简单空旷的大殿堂,最里面供奉着巨大的神像。在神像前,几个玻璃罩子般的物品中,盛放着一些造型不凡的装备物品。

    众人对着装备物品流口水的时候,古文字学者激动的大喊道:“神文,那是远古神文。”

    众人跟着看过去,发现了巨大神像旁边的巨大文字。疑惑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古文字学者也不是所有都看得懂,凭借多年研究经验,他勉强翻译道:“上面说,只有真正的勇士,才能得到这里的东西。并且还说,能够打破神像中的封印者,可以得到世界的馈赠。”

    严白笑了笑,他笑这位学者在这卖弄才华乱翻译。

    那些神文的意思,分明是拿了东西就赶紧滚蛋,谁敢打破神像中的封印,谁就是世界的罪人。

    当然,这些话他不会说,恐怕说了也没多少人相信。

    探索队伍眼睛都红了,就连维恩法圣,都直勾勾的盯着一根魔法杖,此时他想要那根魔法杖的**,甚至短暂的让他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能够辗压他的存在。

    维恩法圣都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探索队伍沉默了下来,大家看彼此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份戒备。

    好在这种不和谐的气氛,很快就被陌生人打断。

    拍手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大家转过身,看到的是一只装备精良的队伍。

    凯瑟琳公主脸色一变,对拍手的人愤怒道:“雷克斯,你竟敢跟踪我。”

    被称为雷克斯的男子笑道:“亲爱的公主殿下,说我跟踪你,不仅是在贬低我,同时也是在贬低你自己。”

    “我是利维坦帝国的皇子,你是提里奥帝国的公主。我们这个级别的相遇,你可以说我是一只黄雀,但不能把我形容成跟踪狂。”

    当提里奥帝国发出通告,表示他们会冈赛公国联盟后,雷克斯就嗅到了机缘的气味。所以,当凯瑟琳公主亲临维纶公国时,雷克斯就屁颠屁颠跟了过来。

    他很想告诉凯瑟琳,不要太天真了。政治,从来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决定的事情,当这位天真的公主殿下,将行踪暴露的时候,她的一切行为,就不再是秘密。

    自信的目光,扫过凯瑟琳的队伍。看到维恩法圣后,雷克斯稍微顿了顿,不过也仅此而已。为了保险,他这次可是带了两名圣级强者过来,如今一看,真是非常明智的决定。

    凯瑟琳不是笨人,雷克斯半开玩笑半给出提示的话。让她明白,在这次行动中,她确实疏忽了最基本的反跟踪问题。

    不过,凯瑟琳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她之所以这么大意,还不是被严白的乱入给打掉了不少智商,不然冰雪聪明的她,绝对能够发现跟踪狂雷克斯这货。

    想到严白,凯瑟琳看雷克斯时,眼里出现一丝幸灾乐祸,甚至逐渐演变成同情。

    雷克斯并没注意到凯瑟琳表情的变化,他大摇大摆带人走过来,带着春风拂面般的笑容:“诸位辛苦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雷克斯身后两位圣级强者,配合着放出威压。凯瑟琳这一方感受到后,让开道路,眼下形势比人强,他们不得不屈服。

    凯瑟琳等人退了,严白却站着没动,当队伍向两边散开时,默默打了半天酱油的严白,终于重新成为大家的焦点。

    这一刻,大家突然回过神来。卧槽,刚才是哪个白痴带头散开的,他们明明还有超级高手坐镇,怕个锤子啊。

    不少人都有些后悔,这一退避,肯定在严白心中的形象降了不少,也让他们少了一件日后可以拿在酒桌上面吹嘘的事情。

    老子当年硬刚利维坦帝国的皇子外加两名圣级强者,一步都没有退后,那叫一个强势。

    原本大家都可以这样吹一吹的,现在好了,只能吹老子近距离闻到过利维坦帝国皇子放屁的臭味了。

    是的,大家真的闻到了一股屁味。排除圣级强者掌控自身,不可能屁气外漏后。那么只剩下雷克斯这位皇子了。或许这位皇子成功阴了凯瑟琳一把,过于激动,一个没控制住,放个屁什么的,也是合乎情理的事。

    严白的站桩挡路行为,很快引起雷克斯的注意,雷克斯看着眼前的愣头青,问道:“阁下,你站在这里干嘛?莫非是要跟我共进晚餐?”

    “如果是,那么很抱歉,我对男人没兴趣。”

    严白无视雷克斯的骚话,面带笑容道:“雷克斯,利维坦帝国三皇子,十岁时你偷看过你父亲的女人洗澡,十三岁时你被小你一岁的少女击败,连续尿床一周时间。十五岁参加某狩猎活动,伙同其他人调戏一个女孩,结果被那女孩追着打了许久。哦对了,在你刚满十六岁的时候,你偷偷参加你叔叔的自然交流宴会,唔,就是不穿衣服的那种,你懂的。”

    越说雷克斯脸上的笑容就越少,他神色古怪道:“你不会真的是我的狂热追求者吧,连这些事情都能查的出来。”

    严白不解释,淡然道:“这里的东西归我了,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雷克斯好笑道:“阁下,我非常好奇,你凭什么敢这么说,就凭你身后的两位先生吗?”

    被雷克斯点名,凯里和伯尼上前,挑衅的看着雷克斯身后的两位剑圣,两位剑圣眼中闪过恼怒,曾几何时,小小的大剑师,也敢挑衅他们剑圣的威严了。

    见雷克斯不阻止,两位剑圣一步迈出,瞪着凯里和伯尼,四个男人鼻尖几乎都触碰在一起。

    反正也不差这一会时间,雷克看着四个斗牛的男人,他很想知道,当他的圣级强者,秒杀掉严白的护卫时,严白是否还能保持平静。

    这种愣头青,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在雷克斯感叹又感叹中,场中的四个男人交手了,凯里和伯尼一拳轰出,大剑师巅峰的斗气,在他们拳头上凝练犹如实质。两位剑圣眼中出现讥讽之色,这种毫无力量的拳头,简直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

    两位剑圣,准备给面前这两人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同样一拳打出,比大剑师的斗气,整整高出一个境界的圣级斗气,如同狂风暴雨,朝凯里和伯尼两人辗压过去。

    四个拳头即将对撞,就在这时,严白念头一动。

    无形的世界之力,悄然加持在凯里和伯尼的斗气当中,这种比圣级力量不知道高出多少层次的力量,一经融入两人的斗气,就猛然爆发出无法形容的破坏力。

    哪怕只有一丝,也足够左右当前的局势。

    然后,场中所有人都看见,两位剑圣被两位大剑师用拳头给轰飞,一路飞出神庙大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

    所有人,呆若木鸡。

    (ps:雷克斯:卧槽八渴能,哩们开挂了吧。

    严白:木有开挂,就动了动念头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