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阳谋
    维纶公国国都,又号称百花之都,是一座美丽的城市。

    在国王遇刺后,这座城市上的阳光仿佛都暗淡了不少,许多人心情沉重。

    由于消息被有心者屏蔽,国都内的居民,只知道国王遇刺,凶手逍遥法外。他们却不知道,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政变。

    总务大臣史蒂夫,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政坛不倒翁,联合冈赛国王罗德尼,两人内外勾搭,几乎以闪电战的形式,完成了这场政变。

    能这么有效率,史蒂夫这位老人是最为关键的一环,多年积累下来的声望,以及蛛网般难以挣脱的紧密布局,让许多人事后即使反应过来,也只能做些无谓的挣扎。

    军队频繁上街巡逻,贵族们足不出户,缩在家中,观望事态发展。平民们被迫放长假,回家等待再就业的消息。这是国都内的现状,冷清戒严的现状。

    大家都知道,造成这一切的,是一名叫做史蒂夫的老人,他以追捕刺客为由,控制住了整个国都。

    即使有人对这位老人心存不满,也不敢将抱怨讲出来。因为现在的军队,听这位老人的命令,就连圣级强者,也站在这位老人这边。

    这位老人的话,就是国都内的圣旨。

    一辆马车驶入王宫,史蒂夫下车,步行在王宫的后花园中。

    史蒂夫头发花白,被打理的非常干净整洁。他身材不算高大,脸上已能看到老人斑。维纶国的许多平民,一定想不到,这位模样普通的老人,就是权势滔天的公国大臣,不倒翁老人史蒂夫。

    花园的尽头,是一座中古时期风格的建筑,维纶国王偶尔会来这居住几天。

    现在这座建筑,已经被史蒂夫命人布置下了层层禁制,里面住的虽然仍是维纶国王,不过相较于以前的清修之地,如今已变成囚禁之地。

    国都内,绝大多数人肯定不知道。维纶国都的国王,并不是遇刺,而是中毒。之后,就一直被史蒂夫给软禁在这里。

    负手进入建筑,穿行到最里面,史蒂夫很快就见到维纶国的国王,洛兰陛下。

    身为男性国王,洛兰有着一张漂亮到不像话的脸蛋。就算是常年面对洛兰的史蒂夫,每每看到,仍旧会在眼中闪过惊艳之色。

    不得不说,这位国王的魅力,实在是有些违反常理。

    或许,这种异常的魅力,也是传说中神魔级别的天赋吧。

    察觉到动静,修炼中的洛兰睁开眼,与史蒂夫沉默对视。洛兰的沉默,代表着宁静美好的画卷,直指人心的拷问。史蒂夫的沉默,代表着老牌政治家的沉稳,权利升华后的威势,以及某种强烈的渴望。

    良久,洛兰率先开口道:“史蒂夫叔叔,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史蒂夫笑了笑:“孩子,这片大陆,从来就不是和平的,你没有身为国王的危机感。所以,我不得不出手。”

    “国内的贵族,已经习惯了奢淫的生活。边境的军队,成了可有可无的摆设。一些将领级人物,甚至跑两步都会气喘吁吁。”

    “这个国家,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洛兰面无表情:“这就是叔叔选择冈赛公国的原因吗?”

    “选择冈赛?不,我们只是互相利用而已。”史蒂夫淡然道:“我好歹也是个维纶人,我只是对我们国家失望,却并没有说,它已经没救了。”

    洛兰若有所思,询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囚禁住我,是为了方便你接下来的行事?”

    “孩子,论聪慧,你不比当今任何一个国王差,可惜你却没有国王的那份无情。”史蒂夫不带感情的陈述道:“我软禁你,发动政变,逼迫贵族们站队,他们不想死,就得乖乖交出私兵,想死,就让军队去平叛。”

    “我将边境的军队抽调去各地平叛,练兵的同时,也让冈赛公国有机可乘,取得了那位国王的信任。”

    洛兰有些愤怒:“你这样做,边境会死很多人。”

    “战争从来都是会死人的,有舍才会有得。”史蒂夫道:“如果边境的牺牲,能够换来这个国家的浴火重生,那么这样的交换,就非常值得。”

    “待我整合完毕大军,国家内的蛀虫,我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等冈赛的国王沾沾自喜的时候,我已经掌握了他埋藏在我国内部所有暗子的情报。”

    “到时候,我有平叛归来,恢复血性的战士。有协调统一,没有后顾之忧的大后方。”

    “只需要一个过渡期,我国就可以反攻冈赛,甚至将公国变成帝国,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洛兰内心震惊:“这样做,会死更多人。”

    “没错,是会牺牲掉许多无辜之人,但为了成就维纶帝国,这一切都是有必要的。陛下您应该知道,您的父亲,您的祖父,维纶帝国是他们的梦想。”

    洛兰深吸口气:“我不会同意的。”

    史蒂夫:“陛下,您难道忘记了,您现在可是被我软禁。”

    “这一切您都没有参与,等一切尘埃落定后,我这个罪人会突然消失,您会重新掌控国家,并在不久的将来,将公国变成帝国。”

    洛兰:“你这样做,又是何必呢?”

    史蒂夫:“陛下,我已经感受到了死神的召唤,可我还不想死。我这样做,只求陛下帮我延长一些寿命。”

    洛兰轻轻摇头:“别说我,就连圣级强者,也没有办法帮你延寿。”

    史蒂夫微笑:“陛下,我已经从冈赛国王那里听说,我国王族掌控着一处圣地。在那里,通过秘法,可以得到生命之水这样的延寿之物。”

    洛兰:“那只是个传说。”

    “陛下,传说都是有依据的。”

    “我为维纶公国操劳这么多年,却不知道王族还有这样一处圣地,还要靠敌对国王告知,陛下,您就不觉得讽刺吗?”

    “给我生命之水,我就会永远消失在您面前。您将掌控全国,收复国土,攻略邻国,将维纶公国,变成维纶帝国。”

    “您,将会是维纶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存在。”

    洛兰平静的看着史蒂夫,叹气道:“叔叔,你已经疯了。”

    史蒂夫笑了:“陛下,我知道,光靠嘴说,您很可能不会妥协,生命之水,我势在必得。所以,我会使出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希望陛下不要恨我。”

    “我已经派人去接您的女儿了,本来她早该到的,但在中途时,她被托鲁亲王给强行带走了。她是您唯一的亲人,我期望看着你们父女两团聚的时刻。”

    “还有托鲁亲王,他联合了多方势力,已经打到了突尼斯城脚下。看样子陛下和他之间的友谊,也不是那么的牢固,陛下刚出事,他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当国王了。”

    回忆起托鲁,洛兰失笑道:“他是来救我的。”

    史蒂夫:“好吧,果然骗不了您,没错,他确实是来救您的。我承认,我有点小看您的那位老友了。不过,我已经召回了各处平叛的军队,相信不久之后,您的那位老友,就会被看不到尽头的军队,给彻底淹没。”

    “陛下,那些都是忠于国家的战士。他们是生还是死,就取决于您的态度了。”

    洛兰闭眼不说话,史蒂夫也没有逼得太紧,看了洛兰一会,他转身离去。

    大门重新合上,这座古老的建筑,再次回归寂静。

    ......

    离国都不太远的某座城市,正在进行城门攻防战。

    守城的防御法阵早已被破,眼下的局面是,攻城方的法师团狂轰乱炸,攻城车稳步向前,很快就能抵达城门。诸多骑兵步兵如蚂蚁般逼近,只等攻城车破了城门的那刻,他们就会迅速进城,消灭一切抵抗势力。

    这座城的城主,原本是想让自家的法师团和弓箭手们反击,结果他悲哀的发现,他的所有远程部队,都在敌军法师团的魔法轰炸下瑟瑟发抖,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见到攻城车离城门只剩不到五十米距离,城主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道:“狗日的史蒂夫老贼,老子拼了这条命,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

    没错,这一刻,城主对保住他的城市已经不存希望,他已经做好了弃城逃亡,去国都刺杀史蒂夫的打算。

    他没有选择跟史蒂夫混,结果史蒂夫就派军队过来搞他,使他多年苦心经营即将成空,他对史蒂夫,说是恨之入骨也不为过。

    这位城主,已经被史蒂夫给逼疯了一半。

    就在城主准备跑路的时候,一道女声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外面那些,是史蒂夫那老东西的人吗?”

    城主转头,看到的是一位身材火爆的女游侠,女游侠那暴露的穿衣打扮,让城主猛的咽了口口水。

    见城主半天不回答,女游侠不满道:“老娘问你话呢,外面到底是不是史蒂夫的人马。”

    色鬼城主还在盯着女游侠胸部看,吓意识点头道:“是的,是史蒂夫的人。”

    女游侠哦了声,一脚踢开城主,占据他的位置后,女游侠拉弓射箭,一支支带有恐怖斗气的箭矢,朝着攻城部队的法师团袭去,很快就带走了几个法师的生命。

    城主看的目瞪口呆。

    之前被踢开的愤怒全部消失,看到女游侠在城墙上不断移动,打得对方法师团几乎哑火,城主激动的赶紧命令远程部位帮忙,一阵拉锯战后,奇迹般的打退了敌人。

    城主狂笑,见女游侠要走,他顿时一急,上前就抱住女游侠的大腿:“姐姐不能走啊,全城人的性命,都指望您老人家了啊。”

    “死开,老娘累了,要去休息。”女游侠踢开城主:“好酒好肉多准备点,送到老娘的旅馆里去,说不定老娘一高兴,就帮你多守几天。”

    城主屁颠屁颠爬起来,点头哈腰送女游侠离开。女游侠走后,他脸色一变,对着手下吼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快去我那里取出陈年好酒和上等魔兽肉,送过去给那位强者。”

    城主可不是没眼力的人,一个可以和法师团对轰的女游侠。卧槽,不是圣级也是半圣的存在,这样的高手,绝对值得他好好拉拢。

    一天后,敌方再次攻城,城主见到女游侠出现,顿时有了底气。可随后敌方突然撤军,连带驻扎营地内的后勤,也一块跑路时,城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知道,他的城市算是暂时保住了。

    城主和手下们欢呼这莫名其妙的胜利。却听见女游侠闷闷不乐道:“该死的,怎么就跑了,老娘还指望多打几场突破呢。”

    城主嘴角一抽,不敢忤逆这只母老虎,陪着笑连连附和。

    女游侠抱怨一阵,突然道:“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老娘要追上去讨个说法。”

    城主习惯性的点头附和,然后他就感觉脖子一紧,周围的景色,似乎在不断升高。

    他被暴力的女游侠抓着脖子,女游侠双脚一蹬,直接从城墙上跳下。

    城主吓得脸都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