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到底谁更年轻?
    幸运的人在哪里都幸运,倒霉的人做什么事都倒霉。

    囚车当中,约瑟夫突然回忆起这句话。他依稀记的,这是某个教会中,排行前三的名言警句。

    他旁边是鼻青脸肿的绿衣男,看脸颊上那两条明显的泪痕,约瑟夫就知道,他这位队友,恐怕是遇到了奇耻大辱的事情。

    他的另一边,躺着一位表情痴呆,浑身间歇性抽搐的弓箭手,弓箭手的身上有烧伤、冻伤、魔法斗气侵蚀等一系列伤害,哪怕经验丰富的他,都无法判断,他们队中的王牌弓箭手,到底受到了何种惨绝人寰的待遇。

    约瑟夫叹了口气。

    这次的秘密行动,算是彻底失败。唯一的战果,是重伤了一只黑鹫和他的操控者,仅此而已。

    约瑟夫虽被俘虏,但并不惧怕死亡。像他们这类人,生死早就看的很淡,不过不怕死不等于找死,对方不杀他们,说明他们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约瑟夫衡量的是,为了这一丝机会,他值不值得给维纶国提供情报,又需要提供多少,才能在不触怒自家国王的情况下,换回他们这三位大剑师的性命。

    自家的国王陛下是不用指望了,约瑟夫很清楚,哪怕是圣级强者,罗德尼陛下若是觉得有必要,他都会无情抛弃。

    他们这次秘密行动,杀的可是维纶国诸多大家族中的优秀年轻人,无论行动成功失败,罗德尼都会撇清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无非就是成功后他们秘密获得奖励,失败后他们像野狗一般被抛弃。

    说得直白点,他们这次,是在拿性命,去拼自己的未来。

    严白坐在霸气的魔兽战车上,旁边是向他敬酒的领队导师。领队导师是个聪明人,这次能够有惊无险,严白功不可没,最重要的是,这次没有任何学员伤亡,他这位领队导师回学院后,升官发财绝对是分分钟的事。

    学员们也很兴奋,还没抵达军营,中途就解决了一批冈赛人。大家边聊天边吹嘘自己的战果,其中以残影战队的五位盗贼吹的最厉害。毕竟绿衣男是他们‘亲手亲脚’干掉的。

    这次约瑟夫带领的有六十多人,最低也是剑师魔导师这一级别。他们三位大剑师战败后,其余的小角色,被收不住手的学员们,直接打死打残,只有少数成功跑路。可谓是头领一倒,全家被搞。

    严白和领队导师互相吹捧,心思却在这次的袭击事件上。能够成功预测黑鹫的飞行路线,并且在最佳地段设伏,用屁股想也知道,军队中一定有奸细出卖了他们。

    严白有些不高兴,虽说维纶国现在战事不顺,但在卡特琳娜女王的带领下,维纶国不能说繁荣昌盛,好歹也算是朝气满满,具有了一丝帝国特征。

    远有提里奥和利维坦两大帝国的战略**好,近有山岭巨人,金刚猩猩,泰坦巨人等圣级守护者。更有一头臭名昭著的黑龙领主巴哈姆,为卡特琳娜保过驾,护过航。

    严白实在想不通,如此基调的国家,竟然还会有人当叛徒内奸。

    这脑子是被驴踢过了吗?

    哦对了,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一样英明神武。严白恍然大悟,带着些许对内奸智力水平的惋惜,他决定,要陪这个内奸好好玩玩。

    前来救援严白等人的,是一中队的精英骑士团,是原本托鲁的那支骑士团,目前是托鲁的副官率领。

    一路无事,严白等人抵达军营。在军营门口不远,有一支神色不善的队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中队长疑惑上前道:“大人,为什么拦住我们的去路?”

    被中队长称作大人的,是一位较为年轻的军官,看上去三十出头,长的很帅。

    年轻军官看了中队长一眼:“没你的事,一边去别挡路。”

    年轻军官挥手,手下分出几人朝囚车走去。严白适时挡住道路,然而年轻军官的手下十分嚣张。

    “滚开。”

    说完后这些人就朝严白动手,距离太近不好抽出武器,这些人手上依附斗气,似乎是想抢着打严白巴掌,用这种最侮辱人的方式闯过去。

    蒲扇大的巴掌拍过来,严白伸出右手接住,轻轻一握,袭击者面容扭曲,就要发出惨叫。这时又有人一拳打向严白鼻子,准备来个破颜之拳。严白空闲的左手迅速移动,同样接住拳头用力。两位袭击者先后发出惨叫二重奏,听上去还有那么点节奏感。

    “大胆。”

    “放肆。”

    年轻军官手下总共过来四个人,见到严白厉害,另外两人抽出武器,凶狠的攻向严白,另外年轻军官身后陆续过来几人,看这阵势,似乎是想将严白斩杀当场。

    迪丽雅亚瑟等人感应到杀气,挡在年轻军官手下面前。至于那四位先行的年轻军官手下,迪丽雅她们相信严白的实力。

    这边迪丽雅等人和年轻军官的手下对峙,那边严白已经解决了四个嚣张的小角色。年轻军官一直到这时,才开口沉声道:“无故殴打军中士兵,聚众闹事,你们是想造反吗?”

    我搓,好大一口黑锅,就这么罩了下来。救援严白等人的中队长,在旁边默默观察,他实在想不通,初来乍到的严白等人,怎么会得罪了这位小白脸。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下马威?

    中队长不动神色,准备继续看戏。

    亚瑟保持沉默,仔细回忆之前事态的细节。迪丽雅被年轻军官的无耻气得不行,大声道:“你脑子有问题吗,明明是你的人先动手的。”

    “放肆。”年轻军官威严道:“辱骂长官,罪加一等。”

    他扫过像迪丽雅一样,脸上藏不住事的年轻学员。又看向严白,眼中闪过戏虐。冲动的年轻人,是他最喜欢的狩猎对象。

    严白没有理睬年轻军官,径直走到囚车旁,对里面的约瑟夫道:“为你提供黑鹫路线的,是不是个小白脸,比如说某个叫戴里克的。”

    这一句问话声音不大,偏偏全场都可以听见。这一句话也让年轻军官脸色一变,以为约瑟夫已经出卖了他,因为他就是那个戴里克。

    囚车当中,约瑟夫看戴里克的表情,暗中冷笑。年轻,太年轻了,你这表情,就好像在告诉这里所有人,你就是那个奸细。

    至于严白为什么这样问,这还用说明吗,这明显是在诈戴里克。

    突然拦在军营门口,又要强行接管囚车,尽管只用行动没真的说出来,但做的还是太明显了,人家诈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的。

    戴里克脸上阴晴不定,见约瑟夫暗中给出没有出卖的提示,他才松了口气,怒目瞪向严白。

    “其他人还有情可原,但囚车旁的那个骑士是主犯,一定要军法处置才行。”

    戴里克挥手示意手下,哪怕是动武,也要将严白拿下。领队导师上前喝止道:“不要动手,这只是一场误会,这位长官,他们都是斗气魔法学院的优秀学生,毕业时有尊敬的山德鲁院长为他们送行,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伤了和气。”

    领队导师的潜台词是,小子你最好识相点,我们背后有山德鲁法圣撑腰。

    “军队当中,军法为先,学院的学员也不能例外。”戴里克问领队导师:“我是戴里克·贝内特,不知道你又是谁?”

    戴里克报出全名,他是贝内特家族的人,这个名字,也让领队导师不敢再多话。因为贝内特家族的人,不是他能够得罪起的,而且他恰好知道,这座军营的最高长官,是眼前这位戴里克的父亲。

    这就是个土皇帝的儿子般的角色,简称土儿子。

    不仅是领队导师知晓戴里克的身份,这批学员中,都是知道戴里克身份的。严白静静的看着事态发展,此时学员们遭遇了一次选择题。是好学员讲义气,跟严白一块面临戴里克的刁难,还是保持沉默,让开道路,为以后的军队生涯着想。

    很快学员就分成了两批人,一批是保严派,另一批是旁观派。作为曾经的队友,迪丽雅率先站到严白身边,随后让严白有些意外的,是残影战队的五位中二盗贼,他原本以为会是亚瑟。

    亚瑟、纳尔带自家队员过来,站在严白身后,除了这些熟人外,另外的学员都选择旁观,包括领队的导师。

    见手下们上前,将严白等人包围,戴里克才慢慢上前道:“我可以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将那位罪魁祸首交出来,你们可以功过相抵,否则军法无情,你们有可能会被关上一个月时间。”

    戴里克很喜欢这样的时刻,掌控一切,挑唆曾经的队友内斗。再以高高在上的眼光,俯视地上的弱者。这种感觉很让人上瘾,让他无法自拔。

    紧张的局势,依旧没让严白多看戴里克一眼。他自顾自的继续跟囚车内的约瑟夫说话:“和这种人做盟友,我替你感到丢脸。怎么样,考虑考虑以后跟着我混吧。”

    戴里克冷笑,病急乱投医,以为在最后关头策反约瑟夫,就能绝地翻盘吗?

    年轻,太年轻了,知道他戴里克是谁吗,知道他爹是谁吗,先前被你小子吓了一跳,忘记了自己的高贵身份。就算自己承认了内奸身份,又能怎么样。何况自己又不是真傻,会承认才怪。

    约瑟夫很会判断局势,知道这时若拿自己的自由做交易,严白多办不会拒绝。可他并不清楚严白的底细,不敢冒然做决定。

    若是严白此时能给予一点小小的提示,那么他约瑟夫也并不介意,当场就指认出内奸戴里克。

    严白似乎听到了约瑟夫的心声,笑道:“好吧,给你一点提示。你儿时成圣的誓言,你父母的大仇,我都能助你完成。这么隐蔽的事情我都能知道,我的力量,不用我多说了吧。”

    约瑟夫浑身颤抖,与严白对视一眼,他有种从里到外,都被人看透的感觉。

    明明不是圣级,却能秒杀他这位大剑师。约瑟夫情绪波动剧烈,戴里克本来是恼怒严白这种无视,想要发动攻击命令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冥冥中有未知的暗示影响到他,让他选择按兵不动,默默看着严白和约瑟夫之间的对话。

    好不容易,约瑟夫的心才恢复过半,几次深呼吸,他有些口吃的对严白道:“我,我怎么相信你?”

    身为老油条战士,信任陌生人仍旧是约瑟夫最大的问题。对此,严白无所谓:“机会只有这一次,你也可以选择拒绝。”

    约瑟夫明白过来,这是一场赌博,对方已给出了知晓他过去的情报能力,已对他十分够意思,接下来都是他的选择。

    赌还是不赌?

    约瑟夫看了看伤势不断恶化的弓箭手同伴,闭上眼睛,睁开后,他指着戴里克,用出生平最大的嗓门呐喊。

    “我用我女友的***发誓!”

    “你戴里克,就是让我去袭击黑鹫的内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