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他是谁?
    黑袍人轻松挡住内测者们的联合攻势,他没有干掉这些内测者,是忌惮能够施展出空间传送门的存在。

    不过,当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黑袍人没有感知到危险后。他的杀意,就不再掩饰。

    大剑师级别的侵蚀性质斗气,伴随着踢击,狠狠击中了一位内测者,将这位内测者踢开老远距离。落地后,更是受到斗气的后续效果,让这位内测者失去活动能力,生命能量逐渐消失。

    眼镜青年见到后,赶紧赶到重伤的内测者旁边,喂下一瓶特别的炼金药剂后,才将这位内测者从死亡边缘给拉回来。

    大块头的战斗天赋不俗,这突然的变故,让他想也不想,掏出一枚烟雾弹,朝黑袍人砸了过去,烟雾弹还没砸到人就爆开烟雾,趁这个机会,内测者们纷纷跑路,拉开了和黑袍人的距离。

    重新聚集在一起,有内测者抱怨道:“这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完成的任务,这黑袍人最少也是大剑师级别的高手。”

    让他们这些连高级战士都打不过的菜鸟去干掉一位大剑师,卧槽,发布任务的系统是脑子被驴踢过了吗?

    传送门早已消失,跑路是别想跑了。众人一起看大块头,事到如今,只有让大块头请出王老大,让王老大来怼黑袍人了。

    大块头也不废话,摸出一枚符石捏碎,黑暗传送门再现,笼罩在黑袍中的赵无名,从传送门中走出。

    内测者们看赵无名疑惑,说好的王老大呢?怎么来的是位陌生的前辈。

    大块头也不明所以,想要出声询问时,眼镜青年赶紧制止。别人不知道这位是谁,但参加过始测的他,见过这位赵无名,这位比王超还有高手气质的人,他印象深刻。

    赵无名看看内测者们,又看看烟雾中走出来的黑袍人,心中已大概有数。他身体微蹲,下个瞬间,他出现在黑袍人面前,抬起一脚,将黑袍人重新踢回到烟雾中。

    一声怒吼从烟雾中传出,剑圣风暴吹散烟雾,黑袍人悬浮在空中,右手残留着古代符石的碎片。

    黑袍人没有想到,登场不到五秒的赵无名,只用了一脚,就将他打成重伤。

    不过,你也只能在刚才威风一下。当我捏碎古代符石,暂时获得剑圣的力量后,你在我面前,也只是蝼蚁一个。

    黑袍人发出震天大笑,一指斗气射向赵无名,他不会轻易干掉赵无名,他要好好折磨这位敢跟他穿同一款黑袍的人,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撞衫不可怕,谁弱谁尴尬。

    赵无名躲过斗气,手上多出一瓶二锅头,这瓶与异世界画风格格不入的二锅头,是无良的严白搞出来的增幅药剂,虽然赵无名不太喜欢,但面无表情的赵无名,还是随身带了不少。

    利用手和身体遮挡,让内测者们看不到他喝的是什么。至于黑袍人,看到了也就看到了,反正这货也看不懂那华夏文写的,几乎占据整个瓶子正面,深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二锅头的三个大字。

    比起那位经常吃蓝色小药丸的孙文,赵无名觉得吧,二锅头什么的,还是可以接受的。

    液体流进身体,转换成能量,渗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赵无名略微活动适应后,他取出匕首,看向黑袍人。

    黑袍人感知到危险,然而他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见视野当中,一抹淡黑色由远到近,又跳出视野范围。直到这时,黑袍人的反应神经才传递回完整的信息,剑圣级别的感知,加上他自身的战斗经验,让他明白了之前的淡黑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速度,绝对的速度,已经到了连圣级强者,都反应不过来的更高层次的速度?

    真是个可怕的刺客。

    黑袍人带着满脸的不可置信,从天空栽下,生机消失。

    内测者们崇拜的看着赵无名,大块头感觉自己亏大了,如果早知道能够请动这种级别的高手出手一次,那他就不会为了这种小任务而浪费掉召唤符石。

    赵无名酷酷的来,酷酷的离开,临走前似乎想起了什么,对大块头解释道:“他有事来不了,我替他来。”

    大块头讨好的点点头,内测者们也都听懂了,王超有事来不了,眼前的高手代王超出手。

    赵无名从传送门离去,在内测者们的视野中,他出现时间还不满一分钟,也在内测者们心中,留下了一个强者的形象。

    黑袍人事件结束,关注这边的严白也不吝啬,在黑袍人的空间戒指中,追加了几件奖励物品后,他就不再关注。怎样分配,是内测者们的事情。解决了黑袍人,让大块头用掉了请王超出手的那一次机会,他的目的算是勉强都达到。

    戴里克回到军营后,整个人都变了不少,先秘密跟他老爹道歉,坦言他和冈赛国互刷战功的事实。后又跟兰迪和严白等人道歉,表达了以往的种种刁难行为,是他年轻不懂事,是愚昧的行为。

    见戴里克态度十分诚恳,兰迪等人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严白表面上不在意,心里却感觉好笑,果然人都是逼出来的,戴里克这一波演技,已经只比麦克差那么一点点了。

    随后,是几天和谐的时光。

    有兰迪法圣和传说中的星辰法圣孙文压阵,有戈登等高级军官存在,没有人敢来军营附近窥探。趁这个时间,骑士团带着亚瑟等学员,打了几场不大不小的顺风仗,打得冈赛军队不得不让出一个个据点,让军营中士气大振。

    “这是个好机会,我们这边有兰迪老大和孙文法圣两位圣级强者,有精英骑士团和许多勇士,周边据点也全部收回,我们终于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去进攻威拉德城了。”

    麦克侃侃而谈,哪怕营帐中坐的都是营中高级将领,他也丝毫不怯场。开玩笑,严白就在他旁边,他会怯场才怪。

    戈登陷入沉思,威拉德城,是两年半前政变时,维纶国丢失掉的城市,是卡特琳娜女王心中的伤痛,是他们这一支驻扎军的终极目标。

    收服失去的国土,这无疑是能够国史留名的荣誉。问题是戈登属于主和派,他这些年的战略方针,都是在保证冈赛国占领威拉德城后,不会再进一步扩大侵略范围。

    何况,威拉德城也不是那么好攻略的。要知道,国家守护圣兽,金刚猩猩当初亲自过来参与攻城战,也没将城池攻下,可见威拉德城防守力度的强大。

    戈登想要国史留名的荣誉,但又不想遭到自己派系的质疑。他若真的主动攻城,恐怕会被逐出家族,主战派那边,他又得罪太多人无法加入。到时候,哪怕能够国史留名,他的晚年也会过的很惨。

    内心纠结了一会,最终戈登叹口气道:“威拉德城易守难攻,就算我们倾巢而出,也不见得能够攻下,若是敌人趁机切断我们后路,我们连军营都会丢掉,卡特琳娜女王陛下让我镇守这里,我不能做这样冒险的事情。”

    戈登做出了选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他是主和派的人,与主战派天生不是一路人。等过几天家族中的支援来到,他就要赶走兰迪和严白,与他们身后的托鲁和山德鲁斗上一斗。

    只有这样,他才能继续在这里当将军,他才能保住自己那走错路的儿子。

    戈登的选择,让严白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哪怕是陨石天降的仇恨,也无法激出这位将军心中的血性吗?

    放在和平年代,这位将军或许是驻扎边境的最佳人选,但战争早就打响,主和派注定是个悲剧。当仇恨到达一定程度时,这个派系的内部,就会分崩离析。

    严白眼神示意麦克,麦克微微点头,以一种煽动的语气对话戈登道:“戈登将军,人家陨石都砸到我们头上来了,若不是孙文法圣刚好路过,我们现在都已经死了,这笔账难道就这么算了?”

    许多军官期盼的看着戈登,戈登视而不见,沉声道:“我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我决定不攻击威拉德城,继续固守在这里,任何人违抗命令者,以叛国罪处置。”

    这一次营帐会议不欢而散,戈登派系的军官,脸上也看不见笑容。原本士气振奋的军营,在戈登的命令层层传递后,变得像死了战友一样沉闷。

    而就在这个时间,一直没有动作的戴里克,以不赞同自己父亲决定为理由,秘密会晤了严白等人。

    “诸位,废话不多说,我同意攻打威拉德城。只要能够将我的父亲软禁起来,我就能说服父亲的部下,一起参与攻城。”

    戴里克直奔主题,参加此次秘密会晤的只有五人,除去戴里克外,另外四人是兰迪、孙文、麦克和严白。

    兰迪看向严白,示意他拿主意。这段时间,兰迪也已知道严白的身份,严白对戴里克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分头行动,我们去软禁你的父亲,你去说服你父亲的部下。”

    戴里克高举酒杯道:“祝我们合作愉快。”

    严白等人同样举杯:“合作愉快。”

    几人饮完美酒,戴里克突然露出得意笑容,随后又强行收住。

    他不确定黑袍人给的漆黑药剂,是立刻发作还是延迟发作。这里面可坐着两位法圣,他可不想被法圣临死前的反扑给搞死。

    戴里克迅速离开,一直到第二天,见到严白等人热情的跟他打招呼时,他心中出现了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黑袍人给他的不是毒药,而是无害药剂?

    还是说,这毒药不能跟酒混合在一起喝,混合后会失去效果?

    戴里克越想越茫然,走到他老爹营帐前时,他突然感到全身各处传来一阵阵剧痛,他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意识逐渐模糊。

    视野中最后的画面,是严白嘴角边的那一抹嘲笑。这一刻,戴里克猜到了真相,早在最开始,严白等人就知道他在酒中下毒,所有的毒酒,都被置换给了他自己喝。

    戈登匆忙赶来,戴里克却已经失去了意识,他身上不断冒出代表不详的黑气,他的体外开始长出黑色长毛,不到片刻,他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长毛怪物。

    戈登还在努力呼喊儿子的名字,可这只是在徒劳而已,变成怪物的戴里克,一口咬住了戈登的脖子,并用爪子破开了戈登的肚子。

    戈登的亲卫们攻击怪物戴里克,救下戈登,牧师赶过来抢救戈登,却发现戈登身上也在冒出黑气,他们的光明法术被黑气阻挡,只能眼睁睁看着戈登死亡。

    戈登死了,带着不甘和悔恨而死。戴里克变成的怪物,被兰迪亲自杀死,尸体和戈登放在一起,由牧师净化后火葬。

    内测者们来到军营,带着戴里克勾结冈赛国的证据,这是从黑袍人身上得到的战利品之一,经过严白暗中引导,内测者们尝试过来碰碰运气。

    这份证据出现后,震惊军中高层,通过魔法阵传递消息,很快又震惊维纶国的统治阶层。据说在当天夜里,贝内特家族的族长悄悄进入王宫,与卡特琳娜女王密谈许久后才离开,至于两人谈了什么内容,就没人能够知道了。

    其实大多数人可以想象出两人之间的谈话,无非是利益置换耻辱的问题,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主和派需要让出一些利益,以此来平息卡特琳娜女王的怒火。

    比如一座前线军营的控制权什么的。

    严白所在的军营,原本应该派给戈登的支援,都默默选择了中途返回。这些主和派系中的强者们,还准备和山德鲁院长,以及托鲁亲王友好的‘切磋’一下,连计划都准备了好几个。结果被老族长们一一叫回,他们也是有些无语。

    主和派吃瘪,主战派特意庆祝了一番,能够从主和派手中抢回一座军营的控制权,这无疑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主战派中许多战争狂人已经蠢蠢欲动,在卡特琳娜女王外出王宫工作时,他们装成偶然遇见的模样,希望能够混个眼熟。当然,混眼熟是为了接任戈登的位置。

    然而,让大家没想到的是,接任戈登的人选,是位对他们来讲,十分陌生人物。

    甚至可以说,是他们从来没听说过的人物。

    接任者叫做阿甘,是位年轻的骑士。

    无数家族族长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份骑士阿甘的资料,资料非常简短,简短到这些族长们,差点以为他们的情报人员在偷懒。

    骑士阿甘,到底是何方神圣?

    无数族长皱着眉头,思考着这个几乎找不到答案的问题。

    这也是严白首次进入这些大人物的眼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