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当众羞辱
    殿上所有的人都被这舞技折服,良久,人群里有人大叫了一声“好”,这才陆续的,响起了连绵的掌声。下首一贵席上坐着的东夷首领紧紧盯着入座的萧轻雪,他的目光,放肆而直接。一碗豪饮后,他眼中微有迷离,言语中多有感叹之意。“这位娘娘的舞技着实令人惊叹,不知怎的,瞧见这位娘娘,我就想起了前朝的清昀公主。”他粗犷的声线似有一丝缅怀,面上流露出惋惜之意,“传闻前朝的清昀公主舞技出神入化,她及笄那日一曲霓裳舞更是令满朝称道,可惜——”他的一番话,让本是热闹的气氛有一瞬的凝滞,一些朝上的汉臣面色已有些不佳。尚朝恩将话匣一截,倏地像是意识到什么,忙赔笑,“臣失言,该罚该罚,皇上,臣敬您一杯。”“尚将军言重了。”李长卿面上不窥喜怒,亦同样举杯,一饮而尽。娜云哲放下酒杯,面上堆起笑,“尚将军有所不知,我大靖国的这位萧婕妤,舞技可是同样不逊色于那位前朝公主的。妹妹,你说是不是?”闻言,萧轻雪抬眸看向座上的皇后,声音清冷,“娘娘过赞了。”“怎么的,这位娘娘竟也是姓萧?”尚朝恩的眼里流露出更浓厚的兴趣,若不是碍于此刻在大殿上,他早已一把扯了她的面纱。娜云哲将这一切看在眼底,继而转头向身旁的男子撒娇,“皇上,说起来,臣妾还没有看过妹妹跳过汉人的舞蹈,不知那霓裳舞到底如何令人惊叹?”李长卿看着她,随后弯了唇角,轻轻拍拍她手背,“无妨,你若感兴趣,便再叫她跳一曲。”“多谢皇上!”萧轻雪始终在下面保持沉默,本以为,一颗早已麻木的心不会再痛的,可为什么此刻,还是钝钝的抽疼?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领旨退下的,回到偏殿,早有宫女准备好了舞衣。萧轻雪抚着自己的舞衣微微出神,第一次穿上它,她还是尊贵的大陈公主,而此刻,却是一个身份不明的禁脔。换好舞衣,她抚着面上的面纱。这大概,是她自欺欺人的最后一点尊严了罢?“娘娘——”灵苏的轻呼透着浓浓的担忧。“走吧。”还是熟悉的大殿,还是熟悉的夜空,乐声好景依旧,只是昔人已故。萧轻雪将自己陷于舞蹈中,只有此刻,她可以在自己的世界中放纵发泄。周围的声音,众人的目光,她已完全隔绝。一切变故,就在她舞至后段下腰时的一个动作。她只觉腰间束带一松,断落在地,心中猛地一个咯噔。就在这时持灯的宫女们惊呼着摔倒,一个连一个,宫灯纷纷被摔灭,殿上瞬间陷入黑暗。所有人猝不及防,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黑暗中,萧轻雪颤抖着手拢紧了已经松敞开的舞衣,直到背上笼罩了一件大大的披风,将她整个人紧紧包裹起来。“娘娘,您没事吧?”是灵苏。轻雪尤惊魂未定,身子还是轻颤,紧紧攥着披风。而这时,大殿复又明亮。可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停在了殿中的女子脸上。萧轻雪面上的面纱,不知何时已经滑落,那道恐怖的长疤便毫无遮挡的显现出来。有人发出嗬气的声音,却是吓的。他们的目光各色,像针一样刺在她身上。李长卿看着这一切,终于沉下了脸,冷冷丢了一句,“丢人现眼,退下去!”萧轻雪不知道自己怎么被灵苏带出大殿的,她的行动有些僵硬,明明是盛夏的夜,她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冷。她拢紧了披风,却驱不散周身的寒意。直到回到了冷宫,灵苏这才气急败坏骂起来。“娘娘,这都是皇后搞的鬼!奴婢在您上殿后才听到皇后的宫女在偷偷议论,原来那舞衣早就被做过手脚了,她就是想让您在众人面前出丑,咱们去告诉皇上!”轻雪木然摇摇头,“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娘娘!”相较于灵苏的激动,轻雪只是淡淡吩咐了声,“帮我准备热水吧,我想沐浴更衣。”灵苏皱眉看了会,最后咬唇应了声退出去。殿内终只剩自己一人,萧轻雪这才缩在床上一角,抱着双膝,缓缓,将头埋了进去。而此时,房门被有人轻轻推开,然后,一个身影悄声来到了女子身后。这一切,女子无察。“美人儿,爷可算找到你了!”一道突兀的粗嗓子响起,紧接着,猝不及防的轻雪被人从后强搂入怀。她惊叫着挣扎,反抗间甩出了一个巴掌。“啪!”来人像是被打懵了,愣了一下。轻雪赶紧挣脱他的禁锢,警惕的看着来人,惊吓到苍白的脸上一脸震惊。“是你!”那个东夷首领。尚朝恩伸舌舔了舔微微疼痛的嘴角,上上下下打量着缩在一角的女子,饶有兴味的啧了两声。“传闻前朝的清昀公主已经以身殉国,却不知大靖皇帝竟还有瞒天过海这一招。”说着,语气带起狎玩之意,“只是不知这公主的滋味尝起来,却是如何?”萧轻雪心头剧震,从他这一系列举动来看,知道他定是说得出做得到,强迫逼自己冷静下来,声凝如霜,威慑着。“我是他钦封的婕妤,若是他知道你无礼于我,想必将军也不会有好结果,现在离开,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尚朝恩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眼睛环顾过四周,摊手问她:“公主确定,这是一个妃嫔该有的待遇?”她沉了嘴角,却无法反驳,他却步步紧逼。“既然李长卿不珍惜你,不妨跟着我?做我的女人,总好过在这里孤老终生蹉跎年华。”“放肆!”轻雪怒喝一声,“灵苏!灵苏何在!”“你莫喊了,那丫头早被我打晕,如今在这冷宫,你怕是再唤不出一个人。”他调笑的间刻已经冲身一手擒住她的双手,而另一手摩挲着她的面颊,“虽是毁了容,不过公主风姿依旧撩人,如今倒是便宜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