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死里逃生
    绮里溪先是一怔,然后眉宇紧紧敛起,双方僵持片刻,最终还是他败下阵来。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不屑,脚下,却是朝床那边走去了去。一看床上的人,竟是连一块完好的皮肉都没有。他想要把脉的手倏地收拢成拳,猛地回身瞪着那方安座着的人。眼中的愤怒几欲迸射而出,最终,竟是看也不看他甩袖而出。“都这死样子了还救什么?直接挖个坑,埋了。”“绮里溪!”他低沉的警告里终于带起明显的不悦。“怎么,不高兴了?现在知道慌了?早干嘛去了?”绮里溪心中早就憋着的怒火一下被点着,他忘我呵斥着,全然没有把眼前这一位帝王放在眼里。“我早就跟你说过,她自坠城楼后身体便一直不好,经不起您这么大起大落的折磨。你要她死,一句话的事,何苦糟蹋她也辛苦我?我是大夫,不是神仙,不是每次都能把她从鬼门关强拉回来。”面对绮里溪的爆发,李长卿面上只是越加凝肃,一双犀利的眸子聚着深浓暗光。从来,就没人猜得透他。这在绮里溪看来,就是无动于衷。“我不知道你跟她说了什么让她强撑着一口气,不过,这次我真心建议你,不如,让她去吧。”他的这番话,终于让李长卿收拢了拳,他的视线落在女子恬静的睡颜,而他的眸眼,似也在慢慢柔软下去。“她,不能死。”绮里溪下意识皱起了眉,“为何?”“……因为,她是萧轻雪。”恍惚中,萧轻雪好像听到有人在吵架,有人在哭。她一直睁不开眼,纵使她曾拼劲全力。黑暗的深处,好像有一道声音一直浅浅传来,一声声地缭绕在她耳边——“啊雪……”“啊雪……”蓦地弹开眼,却正对上一双来不及掩去其中神色的深眸。他的眼底浮现出一层青灰,而更让她惊诧的,是他居然会出现在她面前。猝不及防的苏醒,让双方皆是一愣。她的视线随后马上落在他的手上,离她的面颊只隔纤毫。气氛,有一瞬的凝滞。最后,他收拢手指,镇定自若地收回了手,起身离去。这一切,萧轻雪全都怔怔的反应不及,直到灵苏红着眼睛跪到了她的床前,然后是一脸憔悴的绮里溪前来把脉。流苏帐,玉镜台,珠帘轻晃,博山炉里轻烟袅袅。萧轻雪眼里一瞬浮上陌生,听着灵苏絮絮叨叨念着这几日发生的一切,才知道,这一关,她挺过来了。不过,经过此次牢狱之灾,她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在这吃人的地方,想要活下去,想要保护好自己在意的人,唯有靠她自己。她得变得强大。而这一切的实现,需要李长卿。“嘶——”她吃痛的皱起眉。“还知道疼,看来是活了。”绮里溪阴阳怪气地给她手指换药包扎,语气不甚好。“绮里先生,我哪里惹到你了么?”刚刚从灵苏的念叨也明白,是绮里溪一直衣不解带的施救,这才抢回了她的一条命。当时的凶险,其实她自己也有感觉。那时,她差点也以为自己醒不过来。绮里溪的恩情,她深记下了。“绮里先生大恩,轻雪没齿难忘。”“别了,姑奶奶你好好对待自己的身子,就是报答我了。不然我这神医的招牌,非得砸在你手里不可。”轻雪挑眉,他什么时候成神医了,疑惑的看向灵苏,灵苏给了她一个含糊的眼神。她不得其意,想再了解时绮里溪已经收拾好了药箱。“好了,你们俩别眉来眼去了,我又不瞎。”他背起药箱,表情半开玩笑半认真,“没有下一次了。”不知怎的,那时的轻雪除了点头竟找不出别的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