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目睹恩爱
    头上突然一痛,萧轻雪回神,却从铜镜里窥见身后灵苏慌慌张张的样子。“你怎么了?”“没、奴婢没事。”她急急否认,一只手迅速的往后缩,殊不知,却是欲盖弥彰。萧轻雪回身看她,明明面上里没有任何指责之意,却是让灵苏不敢对视。“拿出来。”灵苏有片刻的犹豫,最终,还是缓缓将手伸出。“打开。”灵苏咬唇摇摇头,拳头攥的死紧。直到她终于微微沉了语气再次重复。紧握的拳头慢慢舒展开,萧轻雪终于看清了里面的东西。一根头发。一根,白头发。她自己的。萧轻雪取过细细打量,与满头的青丝相比,这一根白发的确有些触目惊心。她看着铜镜里容颜依旧年轻的女子,明明,还是大好的桃李年华。“继续梳妆吧。”将手中的白发珍而重之的放于妆奁盒中后,她淡淡的说。因李长卿特许,萧轻雪可以不必穿胡服。穿戴好一身素雅宫装,带着提盒,里面装着精心准备的糕点,向御书房而去。外人皆以为她受尽恩宠得以时时侍奉御前,只有他们二人知晓,这不过是一场交易。不过明面上,她还是要做做样子。不巧的是,今天来时娜云哲也在。说实话,萧轻雪不知道李长卿是怎么说服娜云哲的,不过自从地牢出来后,娜云哲虽照样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但终究是收敛了些。偶尔上演争风吃醋的戏码,萧轻雪便随她尽兴去了。毕竟,二人的实力相差巨大,而且,她还怀有龙嗣。得知娜云哲在里面,萧轻雪便打算回去。不过内侍却从里面出来,说是圣上让她进去。萧轻雪谢过内侍,刚一进去,马上闯入耳的是女子的轻笑声。她寻声望去,御桌前,身姿挺拔的李长卿正拥着身前盈盈而笑的女子,他指节分明的大掌正覆着娜云哲的手,俯身贴耳地手把手教她写汉字。二人唇角皆是噙着笑,宛若对进来的她完全不觉。萧轻雪悄声走近,看着娜云哲在他大掌的牵引下,胡汉一家的四个墨字在白纸上慢慢展现。写毕笔搁,娜云哲似乎这才看见她,唇角的笑更张扬了几分。“妹妹来了,你觉得这字写得如何?”萧轻雪取过纸细细打量,唇角微微勾起,“有皇上这位老师,娘娘的书法,自然是差不了的。”娜云哲对她的评价的不置可否,扫了一眼她的提盒,“妹妹也带东西来了?不过皇上之前刚用过本宫的糕点,有劳妹妹白跑一趟了。”萧轻雪放下纸,一点不以为意,“无妨,臣妾待会带回去便是。”说着,她向二人一行礼,“既然有姐姐在这里相陪,那臣妾先行告退。”“朕叫你走了么?”萧轻雪刚欲转身的身形一顿,娜云哲嘴角的笑一僵。“你怀有身孕,不宜过劳,早点回去休息,省的朕担心。”娜云哲敛下的笑再度扬起,面容上凝着一抹娇羞,“长卿哥哥,那我先走了,你别太累。”“知道了。”他曲指刮了一下她鼻子,语气宠溺。娜云哲被宫女搀扶着离去,经过萧轻雪身边,不知是不是有意,手抚上已经微微显怀的肚子。瞥过她,那一眼饱含炫耀蔑视,见轻雪福身垂首的恭敬样,轻哼笑一声,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