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不速之客
    他向来深邃的眸微微一震,盯着她,带着一种全新的审视。萧轻雪一下跪下,“臣妾失言,请皇上恕罪。”纵使低着头,她还是能感受到上面传来的灼热视线。良久,他扶起她,言语里,似叹似笑。“你倒是全看明白了。”萧轻雪顺势起身,却不敢放松警惕。随后他的话继续响起。“那你再说说,我要防的权臣是何许?我要忧的外患又是何许?”萧轻雪揣摩着他说此话背后的深意,偷偷拿余光瞥他,却见他眉眼舒展,没瞧出丝毫不悦的样子。深知此时已经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道:“请皇上先恕臣妾无罪。”他眼里闪过一丝意外,微勾的唇角带着一丝揶揄。“你哪次的言论不是失言之语?朕可曾为难你了?”她微微意外地看着像是在打趣自己的男子,此刻他微微柔和下来的面容令她微恍。“长卿……”她不觉自己已经喃喃出声,她一愣,他亦是怔忪。可几乎是马上的,她敛了自己的失态。“朝堂之上,若论权势之大,后族外戚首当其中。当一方独大,势必威胁君权。至于外患,臣妾曾闻皇上为南方诸小国烦恼不已,而终成气候的,是为南凌。”李长卿没有立即表态,只是习惯性的扣起了桌面。“如果是你,你打算怎么做?”他良久没有得到她回应,扭头,却见她脸色犹豫。“但说无妨。”这次,萧轻雪没有长篇大论了,简洁地吐出四个字,“安内,攘外。”“错了。”错了?她疑惑的看着露出些许笑意的李长卿,哪里错了?只见他从桌角一处取出羊皮卷,展开,大靖及周遭边界的领土一览无遗。她微微睁大眸,“这是……”他修长带茧的手指指着大靖南边的一方地界,正是她口中的南凌。“朕的打算是,让这外变成内。”他轻描淡写的,落下这句足以震惊她良久的话。那一瞬间,她没有错过他眼中凝着的一抹笃定。那样从容自信的李长卿,再不是当年年少轻狂的少年将军了。他是皇帝,素手一挥尽掌天下乾坤的君王。与她父皇不一样,陈国只是一味的偏安一隅,而李长卿,志在开疆拓土。她隐隐有一种直觉,大靖的国土,将会超出她的想象。而拥有这样国都的主人,她又能在他手下挣扎多久?这个问题,现在的萧轻雪不得而知,而他们的谈论,也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断。内侍来报,护国公娜全忠求见。娜全忠,皇后娜云哲的父亲,建靖后被封为护国公。不过这个年过半百的国丈大人近来似愈发不满足于此,隐隐的,倒有和李长卿形成对立之势。萧轻雪说他有权臣篡夺之心而李长卿却不恼,想必,他亦是有所察觉了。这个护国公平时对萧轻雪就一直有微词,如今怕是不便碰面。她刚想告辞,哪知李长卿却朝她指指里面的偏房。“你去里面候着。”李长卿的这个决定让她意外,不过还是顺从地退避到里面去。临走前,还细心的将自己带来的提盒一道带了进去。御书房的偏殿,是皇帝处理政务之余下榻休息的地方。李长卿大多时候都很忙,经常会在这里留宿。而此时萧轻雪的注意力,却全部在外殿。她屏息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