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仇恨未忘
    “我一个前朝余孽,竟能得到他如此相待,还真是,受、宠、若、惊。”“娘娘,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灵苏紧紧拉住她的手,力道很大,“奴婢、奴婢……”“怎么,说不出来了?”萧轻雪把手从她手中抽出,毫无温度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砸进她的耳里。“如何不是我想的那样呢?是你刻意换药并泄露给李长卿,还是,你原本就是他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看到那被自己逼得无话可说的女子,萧轻雪冷笑一声,将视线转向绮里溪,手中的拳头收拢。“我差点,就真的信了你们。”“娘娘!”陷入昏迷前,她眼中唯留那二人一脸惊慌的样子。再度醒来,是李长卿守于床边。萧轻雪并不意外他的出现,出了这样的事,怎么可能不惊动他?她看着他,只是无言地转了身子,徒留他一个背影。“萧轻雪,你恨朕。”“臣妾不敢。”“你恨朕,所以连带的憎恶这个孩子。”她攥紧了手中的锦被,紧闭的眼睑微微颤动。“说到恨,皇上不也是如此么?”她努力平稳着声息,不让他瞧出任何异样,“臣妾只是不明白,皇上既然恨着臣妾,为何留下这个孩子。”身后沉默下去。她无声勾唇,可随后她浑身如触电般一震。他的手,此时正轻轻搭在她的腹部。“你——”“我要这个孩子。”他转过她身子压近,昂藏的身躯带着无尽压迫笼罩了她。深弥一片的眸子中有一点幽光,诡谲而危险。他再一次郑重重复。“萧轻雪,你听清楚,我要这个孩子。”她眸中闪烁的每一下都是惊痛,带着撕去伪装后的倔强,“如果臣妾不想要,皇上又要以我的亲人作为要挟么?”他凉薄的唇擦过她微颤的唇瓣,最后停在她耳旁。热气喷洒在她耳边,感受着底下人的颤意,他勾唇,语气蛊惑而邪肆。“如果这样有用的话,朕倒是不介意。”萧轻雪浑身如坠冰潭,抖着声音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他微微撑起身子,伸手将她的发丝拢至耳后,然后抚过她的眉眼,鼻子,脸颊。他的指尖冰凉,却好似带着一丝留恋,他的目光微恍,似在追忆着什么。“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她还想再问,他却已经俯身下来以唇封缄。他的大掌轻覆住她的双眼,不让她看见他此时的眸色,却换来她更为剧烈的挣扎。然,这一切都只是徒劳。红烛垂泪,一室帐暖,却温暖不了两颗已经支离破碎的心。老人们常说,一秋分三候。一候凉风至,二候白露生,三候寒蝉鸣。萧轻雪眼中的秋色,亦从早秋转为深秋。自那一晚后,她便彻底安静下来。灵苏还是在她身边伺候着,绮里溪也是常常过来给她诊脉。她好像是妥协了,退让了。所以无论是诊脉,还是喝安胎药,萧轻雪再没有表现出反抗的态度。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样子。可所有人心里都清楚,终究,还是回不去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再提起那日的事,唯一的改变,不过是李长卿下的一道封妃圣旨。萧轻雪,在后宫女人的既妒且羡中,从婕妤特升为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