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局中局
    而另一边,没了外人在旁的娜云哲已在一间上好厢房里坐着。听着心腹哈尔珠的禀告,神情怡然。这次的劫匪,是她与父亲商量好的,为了不让萧轻雪和李长卿起疑,她的确是做足了戏。现在,她只需耐心等着,只要救驾的军队出动,她便一把火烧了这地方,而自己只需受点轻伤伪装成侥幸活下来即可。“这次,倒是便宜了那贱人,有这一众奴仆给她陪葬。”哈尔珠顺时恭维,“奴婢提前给娘娘道喜了,恭喜娘娘终于除去肉中刺眼中钉。”这马屁娜云哲听着很受用,不自觉勾了唇,轻拍着腹部,心情甚佳。“萧轻雪的情况,你密切关注着,有任何变动,随时来报。”“是。”哈尔珠应声退下,刚想开门时,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怎么回事?”“娘娘,这门,好像是锁住了。”娜云哲一脸的狐疑,起身亲自去试了下,果然不行。几番尝试未果,娜云哲彻底黑下了脸,“哪个不长眼的奴才,连本宫的门也敢锁?”“娘娘还是别费力气了。”门外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有些嚣张。娜云哲认得这声音,是绑匪头子,也是她父亲手下的心腹。“常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沉了声音。外面的人好像在轻笑,“末将的意思是,反正娘娘今天也是走不出这屋的,不妨乖乖呆着吧。”眉头突的一跳,心中升起一股警觉,“你竟敢以下犯上,不怕我告诉我父亲?”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就在娜云哲要动怒时,他的话继续飘来——“娘娘还不知吧,这本就是大人、也就是您父亲的意思。”娜云哲一惊,一种不好的直觉油然而生。“大人心存大志,此时,恐怕已经率着一众雄师,趁皇上离京后突围京都了。说起来,娘娘功不可没。”“不可能!”娜云哲突然尖着嗓子呵斥他,“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讲!我父亲是靖国的开国功臣,是声名赫赫的护国公,还是一朝国丈,他怎么会抢他女婿的天下!”一声嗤笑落下。“做臣子,做国丈,哪有自己坐皇帝来的快意,您说是不是,娘娘?”“娘娘!”哈尔珠惊呼着扶住遭到极大打击的娜云哲。“娘娘,您别吓奴婢。”娜云哲一张脸此时毫无人色,只是愤恨地瞪着门外,像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朝外大吼——“我是他的女儿,他怎么能这么做?!”“娘娘忘了,大人可不止您一个女儿,再说,子女可以再有,皇位却只有一个。大人说了,娘娘为成就他的霸业身殉火海,事后定会为您和他的外孙立两块长生牌位,让你们永不坠苦海。”娜云哲胸口剧烈起伏,她紧咬着唇,似已是说不出一句话。腹部传来隐隐的痛意,最后哇的一下,一口鲜血喷出后,两眼一翻不省人事。当萧轻雪察觉到密室里渗透进呛人的烟雾时,整个古寺已处在一片熊熊火光中。“来人呐!有人吗?咳咳——”她敲着铁门,一手捂着嘴鼻。烟雾越来越重,她感到呼吸越发困难。难不成,今日真的要死在这里?眼中染起绝望,没人来救她的,这是刻意为她布的一场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