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捷足先登
    纪明萱听到老太太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笑道:“奶奶,这位吴总只是看着年纪大了点,其实比爸还两岁,最主要是吴总有钱,又是大公司的老总,他老婆上个月才死,家里也只有一个女儿,要是如锦嫁过去了给吴总生个儿子,还是挺享福的。”

    纪老太太听完,愣住了:“上个月老婆才死了,怎么这么快就……”后面的话,纪老太太是说不下去了。

    虽然纪如锦不是纪家的血脉,但好歹也是她领回来的,养在身边八年,感情多多少少是有一些的。

    “妈,这您大可放心,如锦长得那么漂亮,还怕笼络不住吴总的心吗?最主要是吴总现在抓着地铁五号线的工程,如果这门亲事说成了,咱们纪氏就能分一杯羹,这地铁五号线可是要椿城最长的一条线路,要是拿到这个工程,咱们纪氏明年上市就有希望了。”

    旁边叶玫见状,立即凑了过来,将纪家能得到的利益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

    以她对这位婆婆的了解,只要是对纪家和她那宝贝儿子有利的事情,老太太可是毫不含糊的,更别说纪如锦不过是老太太领回来替纪风柏旺风水的孤女。

    果然,纪老太太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也对,这男人大一点也知道疼人,如锦嫁过去也不用受什么委屈,挺好,挺好。”

    纪如锦很快就到了福满楼,直接上了二楼准备找老太太说的“福气阁”的包厢时,却被早就站在楼梯口等着的纪少昀给堵了个正着,并强行拉进了旁边的一间包厢里。

    “纪少昀,你疯了吗?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了。”看到纪少昀将包厢的门关上,朝她一步步逼近,纪如锦就紧张得头皮发麻,慌乱地警告道。

    不过,她的警告没有一丝用处,纪少昀根本不予理会,脸上挂着阴冷的笑:“如锦,你喊吧,记得声音一定要大一点,把所有人都喊过来才好。”

    她们打着如意算盘想把纪如锦送给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可是他都还没有尝过她的滋味,怎么能让别人捷足先登?

    纪如锦吓了一跳,以前纪少昀多少是有些顾忌的,可今天是怎么了?

    她围着圆桌躲避纪少昀的靠近,心思却在飞转,老太太叫她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纪少昀又是怎么知道她会来这里的?难道是老太太真的被纪少昀说服了,要将她和纪少昀凑成一对,所以他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你别过来,纪少昀,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我求求你,你就放过我吧。”纪如锦边围着圆桌转圈圈躲避,边放软了声音乞求。

    她只想找出养父宇文山当年出事的真相,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问清楚他们为什么生下她又要将她抛弃,却从没想过要在纪家待一辈子。

    如果老太太真要把她和纪少昀凑成一对,别说她千万个不愿意,便是养母叶玫第一个就饶不了她。

    可纪少昀不管这些,这几年来,他一天天看着纪如锦由最开始那个骨瘦如柴,面黄肌瘦的丑鸭变成美丽耀眼的白天鹅,他的心就痒得难受。

    他要得到她,这是他期盼,等待了几年的花骨朵儿,怎么能让那种老货给折了?

    “如锦,你别说笑了,等你尝过那种噬骨的滋味儿了,就知道什么是喜欢了,乖乖地过来,让哥哥好好地疼你。”

    纪少昀眉眼里透着浓浓的痞气,嘴角泛着邪笑,看着纪如锦的目光更是充满了y望。

    纪如锦只觉得可怕又恶心,如果老太太真要把她和纪少昀凑成一对,她情愿去死。

    而此时,隔壁的包间里,慕萧寒脸色苍白又疲惫地坐在轮椅上,隔壁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到了他的耳中,易翎担心地看了他一眼,弯下腰声问道:“先生,这里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咱们不如先回去吧。”

    昨晚,是月圆之夜,也是慕萧寒体内毒发的夜晚,所以他此时的气色才会显各格外虚弱。

    慕萧寒摇了摇头,闭目靠在了椅背上养神,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隔壁包厢的纪如锦身上。

    “纪少昀,你别在这里恶心我了,就是死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要碰我,除非我死。”纪如锦愤怒地大声道,紧紧地抓着面前的椅子,她想如果纪少昀敢过来,就拿这椅子砸过去。

    只是,纪少昀早已看穿了她的想法,并没有上前,而是停在原地冷笑道:“如锦,你不会真以为奶奶叫你过来只是吃饭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