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好好的补偿
    什么叫绝望,纪如锦此刻终于体会到了。

    被亲人无情地抛弃,利用……哦,她忘了,纪家的人一直把她当成一条狗,也只有她才视这些人为亲人。

    吴意达见她无力地半靠在沙发上,缓缓起身,将身上的外套解开,紧接着是皮带……

    纪如锦眼睛发红,瞪着他:“你别过来,滚开,别过来。”

    她咬着牙,往旁边用力地挪过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绝能不受辱。

    许是觉得纪家将这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吴意达不急不缓地朝纪如锦逼近,看着她恐慌、愤怒的神情,心里感到很是得意。

    “纪姐,你何必白费力气,还是乖乖地听话吧!别逼我对你动手。”

    “你做梦,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纪如锦一边咬牙切齿地吼道,一边强撑着往后退。

    吴意达无所谓地笑了笑:“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只是,话才刚落下,包厢的门突然就被从外面给打开了。

    吴意达脸上的笑凝住,瞬间变得怒不可遏,是谁敢在这种时候坏他的好事?

    慕萧寒被易翎推着进了包厢,目光淡淡地落在了沙发上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的纪如锦身上。

    而纪如锦听到开门声时,还以为是纪家的人来救她了,结果看到慕萧寒的那一刻,不由惨然一笑:

    “慕先生,那天的话还作数吗?”

    酒店里,纪如锦躺在床上,半个时前医生给她打了针,身体上的那种不适终于消退。

    她动了动手脚,感觉好多了,于是撑着坐了起来。

    客厅的落地窗前,慕萧寒半躺在躺椅上,腿上盖了条毛毯,手里正翻着一份文件。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停了下来,将文件放到旁边的圆桌上。

    “没事了?”男人的声音好听极了,淡淡的三个字,却让纪如锦觉得酥到了骨头里。

    “嗯,好多了。”纪如锦点了点头,走了过去,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大半个椿城,只觉得双腿一阵浮虚发软,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恐高?”男人只是一个侧目,便发现了。

    纪如锦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掩饰着她的尴尬:“那个,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是我么?”

    慕萧寒抬起头,看向她:“一,家人逼婚;二,你知道了我的秘密,通常知道这件事的人最后都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纪如锦被吓到了。

    什么叫做最后都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你如果不想像那些人一样从世界上消失,只有一条路可走,成为我的妻子,三年后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离开这里,这些协议上都写得很清楚。”慕萧寒看到她目瞪口呆,一幅被吓傻的模样,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笑意。

    纪如锦回过神来,又看了看他的腿:“你的腿……真的不能走了?”

    那天回去之后,她就在q上问过医学院的师弟了,得到的回答是“极有可能”。

    这令她心虚极了。

    “医生说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一辈子。”慕萧寒看到她这幅心虚的模样,就忍不住想要捉弄一番。“所以,以后你要好好地补偿我。”

    纪如锦听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忽然,她又想起更重要的事情:“那个协议,我能不能改一下?”

    慕萧寒的笑凝住,镜片后的双眼顿时寒光一闪即逝。

    纪如锦看到他陡然冷下来的神情,着急地解释道:

    “我不是要反悔,我只是想请你帮我调查两件事,一件是我养父当年出事的真相,一件是我亲生父母的下落。你们慕家这么有钱,一定有办法查到的,对不对?等三年协议期满,我一分钱也不拿就是了。”

    她这意思是用这三年时间换这两件事情的结果,这对慕家来说,确实不算什么难事。

    “身为丈夫,替自己的妻子调查几件事情是在情理之中的,你不必有什么负担。不过,我希望协议这件事只有你、我、易翎三人知道。”

    慕萧寒淡淡地说完,拿起旁边的文件开始看了起来。

    纪如锦明白他这是要她不要站在这里打扰他工作的意思,识相地走开了,回到房间,脑子里却还在想着刚才慕萧寒那句‘身为丈夫,替自己的妻子……’

    两天前她还断然拒绝过慕萧寒,却不想今天就签下了那份协议。

    想到之前在福满楼的包厢里,因慕萧寒的出现,吴意达害怕得猛然跪下,不停的磕头求饶,而他虽然坐在轮椅上,却一幅睥睨众生般王者姿态,让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强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