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很是体贴我
    只不过,话还没出口,便听到了慕萧寒一声轻轻的低笑,在这凝重的大厅里,这抹笑声显得格外突兀,却又该死的好听。

    “姑这是说自己么?不过,姑父若是听到了,怕是要伤心了。”

    这话一出,慕蒹葭脸上的冷意瞬间变成了怒意翻涌。

    “慕萧寒,你还有没有长幼尊卑了?我是你姑姑,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敢这么对我说话?”

    纪如锦猛地看向慕萧寒,神色复杂莫明。

    他竟然为了她和家人起了争执……

    “姑,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咱们家可没有只许洲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规矩吧?再说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有的女人能和四五个男人苟合,我和阿锦只是情到浓时难自禁罢了,怎地就变成了无媒苟合?更何况,阿锦是人,是我心爱的女人,可不是什么猫猫狗狗。”

    慕萧寒并不将慕蒹葭的怒意放在眼里,声音不徐不疾,情话酥骨,威胁也是不动声色。

    慕蒹葭脸色立即变得难堪至极,看向慕萧寒的眼神里充满了敌意和怒火,却不能发作。

    纪如锦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什么叫情到浓时难自禁?

    她还没有这么豪放好么?

    “可是,寒哥哥,你不是是说你不能,不能那个么?你和她又怎么能,能行夫妻之事?”旁边,江媛媛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咬着唇,一幅楚楚可怜,像是被人始乱终弃般地委屈道。

    纪如锦也愣住了,呃,是啊,他不是脚不方便么?还能做那个?呵呵,谎言被拆穿了吧?看你接下来怎么圆。

    可慕萧寒却是神色不太自然地看了一眼她,右手握成拳在嘴边嘘咳了两声,这才道:“有些姿势不一定非得我在上面,阿锦很是体贴我。”

    纪如锦的脸,轰地一下就烧了起来。

    尤其是所有人看着她的目光,那个意味深长,她真想刨个地洞钻进去,心里更是恨得牙痒痒,慕萧寒这绝对是秋后算帐,报复她当初的拒绝……一定是,这个心眼比针尖还的死男人!

    慕恩恩虽然才十八岁,可也是偷偷看过成人科教片的,但毕竟没有实战过,所以,听到这么赤果直白的内容,顿时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江媛媛就不同了,狠狠跺了两脚,朝纪如锦吐了口唾沫,又咬牙骂了句:“不要脸的下贱货。”

    转身就跑了出去。

    纪如锦傻眼了,觉得羞辱万分,同时又恶心得犯呕,这真是那个在电视机面前优雅娴静的市长千金吗?

    几年前市长选举的时候,这位江姐可是站在电视台和记者面前替自己的父亲拉过选票的,当初因着她美貌如花,言行举止优雅得体,深得人心,以至于原本落下许多的江钊竟意外地获得了市长之位。

    可现在这幅模样……也太粗俗了些吧。

    房里,纪如锦闷闷不乐地坐在椅子上,慕萧寒递了块湿毛巾过来。

    “受不了了?”

    纪如锦接过毛巾,生气地将脸扭到了一边。

    在纪家过了八年逆来顺受的日子,今天这场面对她来说并没有多可怕,但是她生气的是慕萧寒这样坏她的名节。

    还有江媛媛这个‘情敌’真是结得莫明其妙。

    若她真是对慕萧寒有想法倒也认了,可她这也是被逼的啊!

    这江媛媛也是个吃软怕硬的,不敢对慕萧寒如何,就来怼她,是瞧着她好欺负么?

    越想,她就越生气,胡乱擦了一通脸,又重重地将毛巾放在了桌子上。

    慕萧寒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看着绵软的笨女人竟然也会生气。

    “等会儿就要下去吃饭了,你什么话都不要说就可以了。”

    这种时候她对慕家一无所知,只会说多错多,索性什么都不说都不做,坏人由他来当就够了,不管怎样,总要护着她的周全。

    纪如锦听了这话,倒是气消了不少。

    起初,她以为慕家是个和谐的大家庭,甚至还有些羡慕,可经过刚才那一出之后,才明白,和谐只是表象,而她似乎跳进了一个比纪家更深的坑里,但愿不会将自己埋在里面就好。

    “你们家人一直都是这样?我怎么没有见到你父母呢?她们是不是也像老太太和你姑这样?”纪如锦是有些纳闷的,怎么没看到慕萧寒的爹妈。

    “他们去环游世界了。想必,知道我们结婚的事,过阵子就会回了吧!”说起父母时,慕萧寒的眼中倒是有了一丝暖色。

    “我父母人很好,你不必担心,至于恩恩……她和江媛媛关系一直很要好。言飞,如果没有意外,晚上你会在餐桌上见到他。”

    “言飞,是你弟弟?”纪如锦问了一句,同时心里默念着‘慕言飞……’这名字,好熟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