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一定流年不利
    吃饭的时候,纪如锦并没有看到慕言飞,却发生了一件让她很尴尬的事情。

    当所有人坐上餐桌的时候,纪如锦发现自己的座位上并没有碗筷。

    当菜端上桌,慕老太太对餐桌上的众人淡淡地说了句“吃饭吧”,大家都开始动起了筷子。

    唯独纪如锦坐在那里,尴尬到想死。

    她知道自己不受待见,可要她坐在这里看着大家吃饭,也太羞辱人了吧。

    “为什么没有阿锦的碗筷?”慕萧寒并没有动筷,而是看向了张妈。

    张妈觉得自己很无辜,总不能说这都是三姑娘整出来的妖蛾子吧?为的就是给这位大少夫人一个下马威。

    “大少爷……家里的碗筷都打碎了。没,没有了。”张妈硬着头皮扯了个谎。

    “哦?都打碎了?张妈,我们家的碗筷难道不用花钱买么?你成厨房这么多年,连个碗筷都保管不了,许是年纪大了,不如就此回家养老算了吧。”慕萧寒笑了笑,还是那么温润,却叫人心头生寒。

    张妈吓得一惊,立即摆手:“大少爷,我……我。”却‘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一个所以然出来。

    “还有咱们家的碗,好像都是特供瓷器,这还得叫管家来清算清算,到底打坏了多少碗,在走之后便照价赔偿吧。”慕萧寒并不打算就此轻易放过张妈,又继续说道。

    这下,张妈是真的吓哭了。

    “萧寒,张妈怎么说也在慕家干了这么些年,那些碗打了就打了,你这么斤斤计较,不怕被人说你为人刻薄吗?这以后还有谁来咱们家做事?”主位上,慕老太太不悦地出声了,带着严厉的指责。

    “奶奶,话可不能这么说,张妈在我们家做了这么些年,却还犯些这样的错误,阿锦好在是咱们自家人便不计较了,这要是今天来的是客人又当如何?咱们家的面子才是真的丢大了,再说了,咱们家虽然富足,可这钱也不是平白得来的,爷爷在世时就治家严谨,太爷爷也曾告诫我们有三不能挥霍,身体,时间和金钱……”

    慕萧寒抬了抬眼皮,靠在椅背上,神情颇有些幽然,只是却字字如锤,敲打着餐桌上的每一个人。

    这下,连慕老太太也无话可说了。

    “大少爷,我没打坏,我一个都没有打坏,真的,你别赶我走,是三姑娘她……她让我别拿的。”张妈一下子全招了。

    慕恩恩被供出来,又气又怒:“张妈,你血口喷人。”

    慕萧寒却笑了笑,将自己的碗筷推到了纪如锦面前,然后又道:“既然这样,你连明年的零花钱也一并取消吧。张妈,去,再拿幅碗筷过来。”

    “哥,你真要为了这个女人扣我的零花钱?”慕恩恩并不信,可心里却极不爽,哪有为了一个外人这样对自己妹妹的?太过份了。

    “很快你就知道了。”慕萧寒冷冷地看了一眼慕恩恩,拿起汤勺,舀了碗汤放到纪如锦面前的碗里,还说了句:“太瘦了,多吃点,补补。”

    这样他才好放心地取她的血来用。

    纪如锦并不知道这些,心里感动得一踏糊涂,虽然明知道慕萧寒只是做给她们看的,可即便是这样,她也终于体会了一把被人护着的感觉,好暖!

    对面,江媛媛看到慕萧寒为纪如锦舀汤,两人低声细语交谈时的模样,气得差点没将手中的碗冲纪如锦给砸过来。

    不过这一顿饭纪如锦吃得并不好,被对面几道目光瞪得她实在难以下咽,便慕萧寒怕她没吃饱似的,没事就往她的碗里夹菜,她最后只能硬着头皮扒着碗里的饭菜,味同嚼腊,却还吃撑了。

    花园里,她摸了摸胀得慌的肚子,哀叹了两声。

    此刻,她真的好想回学校那个宿舍去啊,只有那里她待着才觉得自由。

    而且看着夜色渐黑,想到晚上就要和慕萧寒同床共枕,就更想立即逃走。

    他不会像上次那样突然发狂咬人吸血吧?

    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一阵发动机的声音,就见远处的大门的开,一辆十分骚包的红色跑车飚了进来。

    待车上的人下来,她看清楚之后,心突然咯噔一声,差点跳了起来。

    她今年一定是流年不利,否则,怎么在这里也会碰上仇人?

    纪如锦慌了神,撒腿就往旁边跑去。

    可越是这样,反而引起了慕言飞的注意,当他看清楚往池子那边跑过去的人是谁时,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凶狠得要吃人的神情,大步追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