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不要起诉纪家
    纪如锦却不敢把腿给他看,缩了缩脚,说:“没事……啊!”

    慕萧寒抓住了她的脚放在了他的腿上,这次,只弧度地掀开了裙摆,看到纱布上泛着血点,就知道刚才那一撞,伤口又开了。

    他缓缓揭开纱布,果然,好几处刚结了薄痂的地方又在渗血,脸色蓦地就沉了下来,看着纪如锦的神色颇有些责备。

    “这是没事?好好站着也能撞成这样。”

    纪如锦动了动唇,心想自己撞成这样还不是拜他所赐,却并不敢说出来。

    “要不你先下去吃饭吧,我先涂药。”

    她只想先支开慕萧寒,毕竟到现在她的脸还烫着呢,而且,男人的手还放在她的腿上,热热的,麻麻的实在难受。

    “坐着别动。”说完,放下她的双脚,操纵着轮椅出了书房。

    纪如锦不知道他去干嘛,提着裙摆起身慢慢挪到门口,就见他拿着药箱回来了。

    “不是要你坐着别动。”男人神情一幅你怎么这么不听话的样子。

    纪如锦伸手就要去接药箱。

    “去坐好。”男人没给,指着沙发命令道。

    纪如锦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又坐下,心想这下可以让她自己来了吧。

    结果,男人又将她的脚捞起搭在腿上,打开药箱,找出碘酒和棉签开始擦洗伤口。

    一开始,纪如锦各种尴尬和不习惯,但没多久,男人的细致和温柔就让她愣住了。

    长这么大,除了养父宇文山,再也没有人像这样温柔地待过她。

    这一瞬她在想,如果和慕萧寒真的成为夫妻,也许也是一件值得期待和幸福的事情吧?

    但很快,她就清醒过来。

    自己是什么身份?慕萧寒又是什么身份?

    这种不切实际的梦还是不要做的好。

    “好了。”

    男人的好听的声音,将纪如锦的思绪唤回。

    纪如锦低下头,轻声说了句:“谢谢,我饿了,先下去吃饭了。”

    说完,强忍着疼痛,加快步子走了出去。

    慕萧寒坐在轮椅上,愣了愣,随即露出一抹笑意,也出了书房。

    餐厅里,慕恩恩出去了还没回,慕言飞刚落坐就看到纪如锦慢腾腾地移了过来,立即起身,将椅子移开。

    “坐吧。”

    纪如锦点了点头,坐下,这才笑了笑:“二少,谢谢。”

    慕言飞指着她的腿,一脸怒其不争道:“你怎么那么蠢?纪家要你跪你就跪啊!你不会把大哥抬出来啊?他们要你死,你难道也去死?”

    昨晚,易翎从纪家抓回来一名佣人时,已是凌晨两点,当时慕言飞刚从外面潇洒而归,自然也就撞见了慕萧寒审纪家佣人的经过。

    得知纪如锦昨天白天在纪家受了些什么罪的时候,慕言飞也气得要命。

    当时就差点跑到纪家去闹一场了,但是慕萧寒却叫住了他,毕竟纪老太太是纪如锦的监护人,而纪如锦一直把纪家当成恩人,这么闹一场,对纪如锦没有半点好处,说不定后面纪家又会更恶毒地折磨她。

    慕萧寒要的是一劳永逸,毕竟敢这般明目张胆地折磨欺负他慕萧寒的妻子,纪家还是头一个。

    纪如锦听了慕言飞的话,整个人都惊呆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她谁都没说,包括乐乐也不知道。

    这时,她才想起自己还没有问慕萧寒是怎么发现她受伤的这件事。

    “你昨天烧糊涂了,喊都喊不醒,大哥掀开被子,发现你浑身是伤,就叫来了医生给你挂水,又让易翎去查了你昨天的行踪,最后知道你去过纪家,就从纪家抓了个人回来审问了一番。”

    慕言飞一幅看白痴的神情看着纪如锦,那意思好像她怎么会问出这么蠢的问题似的。

    纪如锦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叫慕萧寒掀开被子发现她浑身上伤?

    难道他昨天就把她看光了?

    纪如锦顿时觉得自己身上的伤又开始疼了起来。

    “你们没把那人怎么样吧?要是让纪家人知道,会不会对你大哥不好啊?”纪如锦忍着心里不断攀升的羞耻心,将话题转移到了别的事情上面。

    “人已经放回去了,不会有什么事,你不用担心。”这声音是慕萧寒的,当他进到餐厅,就听到纪如锦担心的声音,莫明地心里竟有些高兴。

    纪如锦听到他的声音,猛地就坐直了身子,胡乱地点了点头,将目光放在了眼前的一盘羊肉上面。

    “饿了就先吃,不过不能吃羊肉,你身上有伤,最好吃些清淡的,想吃肉等伤好了再让罗妈做。”

    慕萧寒见她一直盯着面前的羊肉,还以为她是想吃肉了。

    纪如锦只想一头撞死在这盘羊肉面前算了。

    见她还盯着那盘羊肉,慕萧寒看向了慕言飞。

    “把羊肉端开,把青菜和素菜汤放她面前。”

    慕言飞立即照做,这才发现纪如锦的动作没变,还是刚才那样,只不过这下只盯着面前的青菜不放了,脸色也有那么一点不正常地发红。

    “你是不是又发烧了?”慕言飞伸手就想去纪如锦的额头上试试体温,却被对面的慕萧寒沉沉一声叫住。

    “言飞,吃你的饭。”话落,慕萧寒就坐着轮椅绕过桌子来到了纪如锦身边。

    然后,做出了一个让两人瞠目的动作,手掌覆在了纪如锦的额上。

    纪如锦心跳如擂鼓,睁着眼睛,眨都不敢眨,直到男人的手从额头上移开,这才松了口气。

    “好像有点热,但又不像是发烧。晚点医生还会来打针,到时候量下体温就知道了。”

    慕萧寒若有所思地说完,又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慕言飞筷子上夹着一块羊肉“咣”地掉回了盘子里。

    他大哥刚才是吃醋了?

    纪如锦脸又红了红,夹了点青菜放进碗里,低下头默默地吃了起来。

    今天,她吃饭的速度极快,五分钟就将一碗饭搞定,然后猛地站起:“我吃完了,你们慢用。”

    慕萧寒看着受了伤,速度还堪比兔子般的纪如锦往电梯走去,沉下脸来,冷冷道:“好好走路,没人追你。”

    纪如锦果然放慢了速度,以龟速挪进了电梯,直到电梯门关上,这才重重地吁出一口气。

    “大哥,你不会不知道她是在害羞吧?”慕言飞可是久经情场,从十五岁开始就各种勾搭妹子,写情书,约会,自然是把女人的心思摸得个一清二楚。

    看纪如锦刚才这幅模样,八成是害羞了。

    慕萧寒愣了愣,神色怪异起来,心里嘀咕道:“难道还在因为上午浴室那件事害羞?”

    “哥,你们……在楼上?嫂子都伤成这样了,你不会还……”。慕言飞一幅看禽兽般的神情看向自家大哥,结果,换来一道诡异莫测的笑。

    “你最近很闲?”

    慕言飞记得上一次大哥说这话时,第二天他就被派去中东吃了两个月的土。

    “不闲,忙得很,明天我还要去工地上瞧瞧。最近那些工人实在是太消极怠工了,我过去好好监督……监督。”慕言飞立马扒起了饭,开玩笑,他才不想再被派去中东或者什么南非那种地方受苦。

    吃过饭,慕萧寒如往常一般,在花园里转了一圈这才上楼,到了楼上,就看到书房里灯亮着,他坐着轮椅到了书房门口,却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看着正在沙发上抱着本书看的纪如锦,只是好久,也不见她翻页,似乎正在出神。

    他敲了敲门。

    纪如锦猛地回神,手里的书就掉到了地上,她一着急,弯下腰去捡,头又撞到了前面的茶几上,疼得发出“嘶”的声音,一边揉着脑袋一边抬起了头,有些埋怨地看向了门口。

    “我敲了门,这不能怪我。”

    慕萧寒这次是真的故意这么说的,为的就是想试探一下她是不是真的还在因为今天上午在浴室被他看到的事情而害羞。

    果然,纪如锦脸腾地又红了,装出一幅要继续看书的样子。“我继续看书。”

    慕萧寒就笑了起来,坐着轮椅进了门。

    “书拿反了。”他指着纪如锦手里并没有拿反的书,故意这么说道。

    纪如锦立即将书换了个头,等她看清楚时,倏地瞪大了眼,她刚才明明没有拿反,他怎么骗人?

    “你……”纪如锦抬起头,就撞进了男人戏谑的眼睛里,不禁闪神。

    不可否认,慕萧寒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不仅是他的容貌,还有他的气质,虽然戴了幅眼镜,可这样不但没有令他的俊美打折,反而平添了一分儒雅内敛。

    目光冷冽时,威慑不减反增,虽然坐着轮椅,可散发的气势却可以压倒任何人,更给人一种心安和稳定,好像只要有他在,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淡定而从容。

    而像此刻这样,带着笑时,却又暖得让人心都能化了。

    也难怪,江媛媛对他这样痴情,想来任谁都没办法抗拒这样一个吸引力十足的男人吧?

    “我什么?”慕萧寒没有错过她眼中的情绪,笑得更愉悦了,声音也透着一种轻松感。

    “你可不可以不要起诉纪家?”纪如锦脑子一抽,突然就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