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凭什么告我
    这些难听的话,纪如锦是又气又怒,正想上去争辩,就见一本厚厚的书猛地朝自己面前飞了过来。

    她吓得瞪大眼睛,甚至忘记了闪躲。

    跟着她一起走进教室的慕言飞看到这一幕,神色倏地冷了下来,伸手便迅速地将纪如锦拉到了一边,书啪地一声,落到了地。

    纪如锦这才回过神来,感激地看向了慕言飞:“二少,谢谢。”

    慕言飞一幅嫌弃得要死的眼睛看着她:“你是傻吗?也不知道躲开,本来就蠢,再给砸一下不是更蠢了?”

    纪如锦心里呵呵冷笑,恨不得拿针缝上慕言飞的嘴,太毒了。

    “是,您聪明。”她面上还是从善如流地点头应答道。

    这态度让慕言飞很是满意,随即,弯腰捡起了脚边上的那本书,拿在手上,斜起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看了一眼坐在教室里的同学,然后晃了晃:“谁特么谁的书啊!”

    “这是我的书,刚才不心手滑了。”赵显一脸我不是故意的神情从中间的座位走了下来。

    纪如锦看到他时,顿时火就上来了。

    就是这个人,昨天害得老师晕倒,今天他却像没事人一样的来上课,太无耻了。

    “哦?手滑……你这手倒是滑得挺远的。”慕言飞抓着那本书,笑了笑,声音却透了丝危险的味道。

    赵显见纪如锦跟着个不认识的男人进来,心里嫉妒又愤怒,但想到纪明萱答应他的事情,心情又好了些。

    “又没伤到人,这位同学,可以将书还给我了么?”说着,伸手就要去抢慕言飞手上的书,毕竟是专业书籍,外面是买不到的。

    慕言飞掂了掂手里的书,一边点头一边笑:“可以……”

    话落,书就从他的手上飞了过去。

    紧接着,咚地一声,书脊正中鼻梁,赵显捂着鼻子嚎了起来。

    纪如锦也是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吓了一跳,傻愣愣地站在了原地。

    待赵显再抬起头来怒目切齿地瞪着慕言飞,两条红红的线从鼻孔滑落,滴到了地上。

    “你凭什么打人……,我要告你。”赵显一边用手背擦着鼻血,一边朝慕言飞冲了过来。

    “我没有打你啊,只是不心手滑而已,是你自己没接住,怎么能怪我。”慕言飞一幅狂拽酷的神情看着赵显,旁边,纪如锦听了之后,很不厚道地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她发现,慕言飞除了嘴有点毒,其实还挺爱的嘛!

    “纪如锦,你……他是谁?你怎么敢带外面的人进教室?”赵显理亏,将满腔的怒火冲着纪如锦发了过来。

    纪如锦的笑就淡了下来,冷冷地看着赵显:“赵显,你以为你是谁?我带什么人进来关你什么事?今天我来学校,就是要找你理论的。”

    赵显愣了一下,纪如锦性子温软,说话时和风细雨,还从未有像现在这样冷言厉语过。

    “哦,拉个男人把我打伤,这就是你所谓的理论?”赵显冷笑道,看着纪如锦的神情很是轻蔑,故意将责任栽脏到她的头上。

    纪如锦却十分肯定道:“他刚才只是手滑,要真打,你不能好好站在这里说话。”

    她想,一定是自己平时太好说话了,所以个个都觉得她好欺负。

    这个赵显,以前还追求过她,可如今却在课堂上说出那么恶心无耻的话,连起码的尊师重道都没有,简直就是人渣。

    “赵显,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污蔑我?将老师气得住院,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能耐?你这么造谣生事,就不怕举头三尺有神明,迟早是要遭报应的。”纪如锦不等他开口,又继续质问起来,声音甚至有些激动,马上吸引了整个教室所有同学的注意。

    “我哪里污蔑你了?本来就是你不要脸去勾引宁学长,难道你做了那么多恶心下贱的事,还不让人说了吗?”赵显被她这样一再质问,只觉得自己的面子受到了严重的挑衅,顿时气急败坏起来,高声叫了起来。

    纪如锦听了气得发抖,真是好笑,当初明明是宁骏找着各种机会追求她,现在却变成了她勾引宁骏,这人颠倒是非的本事还真是厉害。

    “那你倒是说说我是怎么勾引宁骏的?又做了哪些恶心下贱的事啊!”纪如锦声音也高了几分,甚至还带着气愤的颤抖,她紧紧握着拳头,心里愤怒委屈。

    赵显愣住,他不懂明明已经在校园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纪如锦怎么还要再从他嘴里问一遍,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不过,她自己找死,也怪不得他了。

    “怎么勾引宁学长的论坛上不是说得很清楚么?人家宁学长明明先喜欢上纪学姐,结果你因为嫉妒,趁着纪学姐不知情的情况下故意接近宁学长,甚至还在纪学长面前说自己是纪家的二姐,宁学长信以为真,接受了你的追求。

    结果,三个月后宁学长在学生会上再次遇见了纪学姐,才发现你根本就是一直在骗他,但是纪学姐善良,怕你难过,一直要宁学长先别跟你摊牌。

    你这女人倒好,看到宁学长和纪学姐订婚了,就联合米乐乐在校园论坛上各种造谣诬陷,分明就是想害宁学长和纪学姐被人唾骂。

    你不过是纪家收养的孤女,纪家供你吃、供你住、供你读最好的学校,你不仅感恩,还处处和纪学姐争抢,简直就是个忘恩负义的贱女人。

    我还听说,你不但在学校勾引宁学长,在纪家也企图勾引纪学长的哥哥,想趁机爬上纪学长哥哥的床,好从此一跃龙门,成为纪家少奶奶,可是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配不配。

    再说了,我难道有说错么?

    a大这样的学校,最不缺就是有才华的人,你虽然成绩是不错,但是为什么老师要处处偏袒你,我看啊!

    八成是你用美色引诱,否则,就凭你这样的女人怎么能去学术论坛那种高端活动,许老师就是以权谋私,带着你借着去论坛的名义趁机和你行苟且之事。”

    赵显洋洋洒洒说了一大通,眉宇间十分自得,却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嘴脸有多丑恶,就连座位上的那些同学听了这番话后,都有些不太认同。

    这种事情,大家背后议论是背后议论,可是这么公然地当着当事人的面捅出来,实在是有些过份。

    纪如锦来之前,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准备,不管听到多难听的语言,自己都要忍。

    可是,赵显的话却让她忍无可忍。

    “赵显……”纪如锦激动地吼了起来。

    “你说这些,有证据吗?你有证据吗?你颠倒是非黑白,不怕遭雷劈吗?”她气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嘶声质问道。

    纪如锦越生气,赵显就越得意,看到她一幅快要气哭的样子,心里隐隐有种报复的快感。

    当初,她拒绝他追求时让他多难堪,今天,他就要她多狼狈。

    “对不起,我是无神论者,更何况是你要我说的,我只是把上的那些话复述了一遍。”

    纪如锦只想冲上去煽死他,却被慕言飞给拉住了,神情复杂道:

    “好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说完,不知何时,手上多出了一支钢笔。

    慕言飞将钢笔举起,将笔筒一扭,就有声音从钢笔里面发了出来,声音的主人,正是赵显。

    起初,赵显并没有意识到慕言飞到底要干什么,等他越听就越心惊。

    “你想干嘛?”录音还没放完,赵显就气急败坏地想要过来抢。

    但是,显然没有慕言飞的行动敏捷迅速,一个闪身便躲开了。

    “干嘛?你说我要干嘛?这些都是你刚才当着这么多人面,出言诽谤我嫂子的原话,我录下来当然是要做为日后上庭的证据。”慕言飞声音清朗好听,掷地有声,神情更是严肃又充满气势,一点也不像他平时吊儿啷当的模样。

    尤其是他那句“我嫂子”让纪如锦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什么……我没,你这是故意陷害我,明明就是纪如锦要我复述一遍,这些都不是我造的谣。再说了,你们凭什么告我?我又没有做犯法的事。”赵显整个人已经方寸大乱。

    “凭什么告你?呵,很快你就会知道凭什么告你了。”慕言飞可不会马上将慕家抬出来,戏要慢慢唱,游戏也要慢慢玩。

    纪如锦却没打算闹到法庭上去,皱着眉头,瞪着赵显道:“你如果马上去医院向老师道歉,并向全校澄清是在造谣诬陷,这件事就到此结束。”

    她的话,差点没将慕言飞气死。

    赵显反而冷静下来,认为纪如锦和这个男人做的这些不过是故意吓唬自己,为的就是将校园那些事情平息下来。

    他才不会这么傻中计。

    “我为什么要道歉澄清?就算你们告到法庭又怎样?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么?”赵显又继续嚣张得意起来,反正背后还有宁骏和纪明萱撑腰,只要纪如锦敢去起诉,纪家第一个就会先将她收拾了。

    越想,他就越觉得自己不需要有什么顾忌。

    纪如锦气得要死,心想难道真要走法律途径?

    慕萧寒会不会觉得她惹事生非?

    毕竟,这种事情若是闹到法庭上,慕家名声怕是也要跟着受影响,而且,纪家那边也会责骂她。

    不得不说,赵显将纪如锦的心思摸得十分透彻。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骚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