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你是斗不过我的
    “阿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淡淡地出言了。

    纪如锦心想,你不是知道怎么回事么?

    倒是宁骏旁边的纪明萱眼睛一亮,以为慕萧寒并不知道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根本不给纪如锦说话的机会,便站了出来,走到了慕萧寒的面前,抢着说道:

    “慕总,我是如锦的姐姐,虽然不知道你和她为什么没有经得家人的同意就把婚给结了,但你可能还不太了解如锦的为人,也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一些非常复杂难堪的事情,今天我们就是想当着所有人的面解决,如果,你知道了如锦的为人,怕是会后悔自己当初所做的错误决定。”

    当她知道纪如锦竟然能和慕氏的太子爷结婚时,心里的嫉妒就像火山喷发一般,烧得她失去了所有理智。

    那种从纪如锦手中抢走宁骏时的痛快和得意变得荡然无存,她甚至觉得纪如锦这么做为的就是羞辱并报复自己。

    如果今天她能成功地吸引慕萧寒的注意力,说不定这慕家的大少夫人位置还会变成自己的,就像她抢走宁骏那样……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实在是聪明,笑嫣如花般地看着慕萧寒。

    纪如锦目瞪口呆,纪明萱怎么能把这么不要脸的话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她下意识就想和慕萧寒解释,要他别信纪明萱的话。

    可是慕萧寒却是一脸兴味十足地看着纪明萱问道:“哦?纪大姐不妨说说。”

    纪明萱挑衅又得意地看向纪如锦,那神情好像在说:纪如锦,你是斗不过我的。

    纪如锦脸色一白,胸口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似的,又疼又难受。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和纪明萱争抢什么,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放过自己。

    慕萧寒会不会听信她的话?

    不行,她不能让纪明萱这么做,纪如锦着急地为自己争辩道:

    “慕萧寒,你不要相信她的话,她是骗……”

    慕萧寒却抬了抬手,示意她不要说话,同时,淡淡地看了一眼站在纪明萱身后的慕言飞。

    纪明萱心里更得意了,装出一幅痛心疾首的神情看着纪如锦道:“如锦,我知道你一直嫉妒我是纪家亲生的,而你是被奶奶领养回来的,可是我们全家待你并不薄啊,爸妈甚至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样,我有的你哪样没有?

    可是你总是要和我争,读高中的时候,你看我上了一中,就吵着也要跟我上同一所学校,爸妈为了把你也送到一中,就花钱几百万在为学校建了栋图书馆,还捐了十几万册图书,

    上大学你看我考上了a大的服装设计专业,你也要考这个专业,还是奶奶劝了你好久,你也怕自己不是设计这一块的料子,才填了一个建筑工程专业,

    我和阿骏明明是先认识,你知道后不但不告诉我,还偷偷背着我追求阿骏,说什么你是纪家的二姐,阿骏以为我不喜欢他,便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你,若不是后来在学生会上我遇到阿骏,慢慢接触知道了真相,兴许这辈子我就要和他错过了,

    阿骏早就想和你摊牌,可我怕你受不了这个打击,想着等订了婚之后再告诉你,结果你那天却跑去了订婚典礼上闹事,要不是大哥他拦住你,我和阿骏的订婚典礼就要被你破坏了,爸妈的颜面也要被你丢尽,

    结果,你因为没能破坏订婚典礼,就联合米乐乐在校园论坛上雇水军诬陷我,黑我,喷我,想害我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可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最后有人终于看不过眼,将你做过的那些事也写成帖子发到了论坛上面,我也算是终于洗清了冤屈。

    还有大哥,你在家总是穿得暴露,企图勾引大哥,被妈撞到过好几次,妈骂你几句你就说妈没把你当亲生的,还跑到奶奶面前反告妈妈虐待你。

    这也就罢了,我没想到你还跑去主动跟爸说,可以帮爸从慕氏手上拿走地铁五号线的工程,前提是要爸助你一臂之力勾搭上吴总监,爸不肯你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纪家的利益,还将你痛斥一顿,但是没想到你不知悔改,竟以爸的名义偷偷约了吴总监到饭店,又在饮料里下了药。

    爸爸无可奈何之下,也不得不同意你和吴总监同居,可是,我没想到,转眼之前,你又……又去欺骗慕总。你是不是疯了?慕总是什么身份,你这是想害死我们全家吗?”

    说完,纪明萱还一脸伤心又极度失望地掉了几滴眼泪。

    这看得连纪如锦都傻了,她以为慕恩恩是演戏的高手,可没想到纪明萱才是影后级别啊!

    “你胡说,你全都是骗人的,我没有,我根本没有做过。”纪如锦被气得面色通红,她此时只觉得自己就是长着一百张嘴都没办法辩驳。

    尤其是所有同学,包括校长和系主任都用着一种极其厌恶鄙视的神情看着自己的那一刻,纪如锦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慕萧寒,她说的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你要相信我。”

    纪如锦急得跺起脚来,她本想将这件事澄清,可没想到事越来越糟。

    慕萧寒始终没什么表情,但看到纪如锦急得眼圈都红了,一幅求他相信她的紧张和担心时,他竟隐隐有种冲动想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她抱进怀里安抚她,告诉她:他一直相信她。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毕竟他的初衷并非这样简单。

    要让一个人的真面目撕裂,首先要让其猖狂得意到无所防备之际,才是下手的好时机。

    “慕总,我刚才说的话,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你要是不信,我甚至还可以让我的家人过来证明我所言非虚。”

    纪如锦越痛苦,纪明萱就越是痛快,这才是她想要看到的,纪如锦,就凭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

    “哦,我竟没想到阿锦会是这样的人,难道真是我看走眼了?”慕萧寒笑了笑,高深莫测。

    旁边,易翎心想,先生这是准备开始放大招了么?

    慕言飞眼睛越来越亮,却是一脸怒意地走到了纪如锦面前,凶狠道:“我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

    纪如锦心里一片发冷,所有人都不相信她,都认为她是忘恩负义,没有廉耻,为了飞上枝头什么事都做得出的下贱女人。

    可笑的是,她竟无从辩驳。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变得黑暗无比,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宁骏便让她从此踏进了地狱里。

    “纪明萱,我不知道你怎么能将谎话说跟真的一样,是,我是纪家领养的孩子,没有纪家,就没有今天的我,可你真的敢指天发誓你今天所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敢对天发誓吗?”

    纪如锦忍无可忍,咬着牙,愤怒而悲伤地瞪向纪明萱,大声地质问道。

    “我……我为什么要对天发誓?我又没有说谎。”纪明萱顿时慌了神,她当然不敢对天发誓,因为纪老太太迷信,所以纪家人都对神鬼之说也颇有些忌惮,纪明萱甚至初一十五的还会陪着母亲叶玫去寺庙上香祈愿。

    纪如锦却笑了,旁边的人也因为纪明萱这神态而产生了一些疑惑。

    “纪大姐当然不敢对天发誓了。”突然,慕萧寒出声了,说话时,手突然握住了纪如锦。

    纪如锦却赌气似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刚才她求他相信自己的时候,他一声不吭,现在又牵她的手干嘛?

    “别闹。”慕萧寒又握住了她的手。

    纪如锦却因为他一句“别闹”,脚都有些发软了。

    纪明萱看到这一幕,脸色很难看,更是摸不清慕萧寒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易翎,开始吧。”慕萧寒淡淡地对身边的易翎吩咐了一声,开始捏玩起纪如锦的手来,因为他发现纪如锦的手捏玩起来时,手感十分地好,软软乎乎的,舒服极了。

    易翎从手中的文件袋里拿出了一叠纸,然后递到了校长和系主任面前。

    校长和系主任均十分疑惑地接了过去,待看清楚之后,神情很是一番精彩,再看纪明萱时,眼里不再有同情,而是满满的愤怒。

    纪明萱自然也察觉到了,心猛地一沉,强扯出一抹笑来:“校长,主任,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易翎却轻咳了一声,对着手中的一张纸开始念道:“纪如锦,八岁时进入椿城市第二福利院,十二岁被纪老太太收养……七年前,纪明萱以全班倒数第一的成绩,连普通高中录取线都未达到,其父纪风柏遂捐出三百万为一中建了一座图书馆,又以做善事名议在民间募集一百二十九万,为一中购买了十万册图书,才将纪明萱塞入了一中就读。一年后,纪如锦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入市一中。

    三年后,纪如锦又以本省文科第一的成绩得到进入首都百年名校大的资格,却被纪家强迫进入了a大,纪如锦爱好服装设计,却被纪家再次逼迫选择了建筑工程。

    一年前,宁骏得知纪如锦是纪家二姐身份,开始对其展开了猛烈追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