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凭着什么在坚持
    接到纪老太太电话的时候,纪如锦就知道今天回去纪家会要面对一通责难,但没想到,这次远比她所想的要更加可怕。

    纪如锦踏进纪家,叶玫就冲了过来,一把拽住她的头发,往她的脸上狠狠地煽了过去,一个,两个……

    “够了。”纪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声音严厉了喊了一声。

    纪如锦这才被叶玫一把推开,撞到了身后的门框上,背脊疼得顿时倒吸了口冷气。

    “如锦,过来,奶奶有话要问你。”纪老太太抬起眼皮看向了纪如锦,十分冰冷。

    纪如锦摸了摸又烫又疼的脸颊,害怕地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怎么,现在成了慕家少夫人,就连奶奶的话都不放在眼里了?”纪老太太的声音很严厉。

    纪如锦心里一紧,缓缓走了过去。

    沙发上,纪家所有人都到了,包括宁骏。

    每一个脸色都很阴沉难堪,有责怪,怨恨和怒火,还有失望。

    纪如锦害怕地退后了两步,这时,叶玫趾高气昂地走了过来,抬脚便用着尖细的鞋尖朝纪如锦的腿踢了过去,声音充满了怒火。

    “跪下。”

    纪如锦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低下头,一声不吭。

    纪明萱却一点也不解恨,只要想到自己在校领导和所有同学面前被拆穿,丢尽了脸面,她就恨不得拿把刀杀了纪如锦才能发泄心中的恨意。

    宁骏和纪少昀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纪如锦会攀上慕家,竟然嫁给了慕家那个残废。

    有钱有势又有什么用?站都站不起来,怕是连那种事都做不了,可纪如锦却情愿嫁给这样一个没用的废物。

    想到这里,纪少昀心里的嫉妒就汹涌得快要连理智都被淹没。

    “如锦,今天你在学校对你姐姐做的那些事情,难道没有一点想说的吗?你这是打算逼死明萱就开心吗?”

    纪老太太很生气,她没想到一直都听话懂事的纪如锦不但违背了她的意思没有和吴总监在一起,现在还联合外人陷害她的宝贝孙女,这让她有种被自己养的一条狗咬了一口的愤怒。

    “奶奶,学校的事情我并没有错,大姐一再逼我,难道我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吗?”

    纪如锦也很生气很难过,纪明萱明摆着是要逼死她,可是现在她伪善的面目被拆穿,这就受不了了吗?那她被全校师生指责羞辱的时候,纪明萱有想过放她一条生路吗?

    她的话刚落,纪老太太手中的拐杖就朝她的身上狠狠地抽了过去。

    纪如锦被打得倒在了地上,捂着手臂,疼得汗水都出来了。

    “你还敢还嘴……你还有理了。”纪老太太尖厉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还飘荡着刺耳的回音。

    纪如锦咬了咬牙,又跪直了身子。

    “奶奶,您要打我,我无话可说,但是这件事我没有做错。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还是会这么说。”

    纪老太太听了,气得更厉害了,举起拐杖又要朝纪如锦打下去,却被宁骏阻止了。

    “宁骏,你这是干嘛?奶奶教训她,你也敢插手……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忘记她?你说啊!”

    纪明萱声音尖刻地叫了起来,看着宁骏的神情恨不得撕了他。

    宁骏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纪明萱这么凶狠刻薄的一面,不由皱起了眉头,神情却是平静道。

    “现在不是打人的时候,还是先想想怎么应付慕家那边,他们手上证据确凿,真要打官司,我们只有输的份,更别说以慕家的权势我们根本斗不过。”

    宁骏是一个很现实,目标很清晰的人,因为娶了纪明萱对他的事业有帮助,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地抛弃纪如锦。

    可现在他还没能从纪氏得到一点儿好处,就被慕氏给盯上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所以,纪如锦被打成重伤,对他和纪家没有半点好处,只会更加激怒慕萧寒,到时,他和纪家就像是一只蚂蚁,随时都能被轻易地捏死,毫无反抗之力。

    宁骏的话让纪风柏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神色阴冷地看向了纪如锦。

    “你和慕家太子爷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结婚这么大的事也不跟家里人商量一声就把证给扯了。”

    纪风柏态度没有其它人那么尖刻凶狠,可纪如锦却知道,这个家里最现实最冷酷的莫过于纪风柏。

    “事情突然,也没来得及跟奶奶和爸妈说,是我不对。”

    纪如锦怎么敢说,慕家那是什么地方,纪家想攀高枝都想疯了,要是知道她和慕萧寒结了婚,还不得使出各种手段逼她去向慕家索要好处?

    可她和慕萧寒的婚姻是怎么来的,她心里清楚,却是不能公开的秘密,她更没有忘记今天慕萧寒在车上的那番警告。

    “算了,这件事我们就不追究了,既然现在我们和慕家都是一家人了,你去跟慕家说说,让他们不要起诉了。一家人,以和为贵,这事要是闹大了,丢的也是两家的脸面。

    还有,既然慕萧寒将吴意达开除了,你去问问他,纪氏可不可以拿到慕氏手上的地铁五号线开发权,还有你大姐的工作,她不是被慕氏旗下的服装设计公司录取了么?

    我前阵子听说那家公司的首席设计师要去法国开办分公司,国内的这家公司的首席设计师的位置就空出来了,你姐姐拿过大奖,不如由你大姐当那个首席设计师。这几件事你要是办成了,就是我们纪家的大功臣,你在学校对你大姐做的那些事,我们也就不追究了。”

    纪风柏站了起来,说话时没有半分和颜悦色,而是上位者般命令的语气对着纪如锦一通发号施令。

    纪如锦听完,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完全没想到纪风柏会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竟然一口气提出这么多过份的要求。

    不说她和慕萧寒只是假结婚,即便是和慕萧寒真心相爱,她也绝不可能答应这么做。

    “爸,对不起,你说的这些我都没办法做到。”纪如锦缓缓说完,闭上了双眼,等着纪老太太的拐杖再次落下。

    打吧,打吧,只要打够了,让他们出了气,就好了。

    “纪如锦,你别以为现在是慕家少夫人了,我们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我是你父亲,就是打死你慕家的人都不敢放一个屁。”

    纪风柏也恼羞了,指着纪如锦就厉声吼了起来。

    “爸,依我看啊,你们还是打得太轻了,外面不是有很多蔷薇花么?那藤上,都是刺,不由砍两捆藤条过来,让她跪在上面,看她答不答应。”

    纪明萱靠在沙发上,笑得明媚地看着纪如锦,眼里,闪烁着恶毒而兴奋的光芒。

    很快,就有佣人戴着胶布手套抱着两大捆藤条放到了大门台阶下面的地面上,又一层层铺开了。

    纪如锦浑身疼得难受,被纪如锦和叶玫拖到外面看到那些布满尖刺的蔷薇藤时,脸刹时白了。

    平时,她摘一朵花不心被刺到手指,都会疼上好半天,如果跪在这些藤上……

    “如锦,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去不去做?去,以后你回纪家,所有人都会对你客客气气的,像真正的纪家二姐,如果不去,这藤条,跪下去可是很疼的。”纪老太太的声音出现在了身后,撑着拐杖走了过来。

    纪如锦苦笑起来,心里凉得她感到浑身发冷。

    “奶奶,我还是去跪藤条吧。”她没有反抗,缓缓走下台阶,咬着牙跪了上去。

    尖刺,扎进肉里的疼痛,令她的脸惨白一片,冷汗瞬间淌落下来,她疼得像是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咬着牙,却仍是没忍住“啊”地叫了起来。

    这一幕,令旁边的几个佣人看到之后,都被吓到了,捂着嘴才没叫出声来。

    宁骏也微不可察地蹙起了眉头。

    纪老太太冷酷地看着这一幕,纪风柏则恼怒地哼了一声,转身走了进去。

    唯独叶玫和纪明萱看到她越疼,叫得越惨,心里就越痛快,抑制不住的愉悦感从脸上洋溢出来。

    纪少昀到底还是心疼,想上去拉纪如锦起来,却被叶玫一记冷眼瞪住,警告道:“少昀,别忘了,可是这个女人害得你妹妹身败名裂的。”

    “哥,你就别自作多情了,她和那个慕家太子爷可亲热了,一直牵着手,跟胶水粘住了似的,一刻都分不开。”

    纪明萱很擅长去挑拔一个人的怒火,就像此时,她满脸嘲讽的话便让纪少昀心里对纪如锦的那点怜惜全都化为了浓浓的怒火。

    纪少昀阴冷地看了一眼跪在藤上咬着牙,疼得快要晕死过去的纪如锦一眼,转身走了进去。

    一个时过去,纪如锦觉得自己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凭着什么在坚持,只知道自己不能倒下。

    而楼下,站在房间窗口一直紧盯着楼下的纪少昀看到她摇摇欲附坠的样子,心里烦躁至极,最终,还是暗骂了一句,转身走了出去。

    纪老太太的房间里,纪少昀推门走了进去,就看到老太太坐在椅子上看佛经。

    他不由冷笑,老太太信佛,可是手段却一点也没有佛家中人的慈悲善良。

    “奶奶,让如锦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