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也有这样的一面
    挂了一晚的水,纪如锦第二天就退烧了,醒来时,只觉得头疼极了。

    她并不知道自己昨晚发烧,从床上爬起来时,腿上的伤痛得她又冒起了冷汗,却还是咬着牙一步步拿了换洗的衣服挪进了浴室。

    没多久,慕萧寒坐着轮椅进到卧室,看到床上没人,浴室里传来阵阵水声,脸色顿时寒了下来,操控着轮椅往浴室走去。

    “砰”的一声,门就被他推开了。

    纪如锦正在喷头下洗澡,身上还满是泡沫,突然门被打开,整个人都吓傻了,愣在原地忘记了遮掩,几秒钟过后,她才意识过来。

    “啊!慕萧寒,你……你流氓。”纪如锦要哭了,惊叫着,双手不知道要挡上边还是遮下边才好,最后,蹲了下来抱成一团,羞愤地吼了出来。

    慕萧寒其实也有点尴尬,面上却仍是一幅泰山压顶也从容不迫不姿态道:“你不知道自己的脚受了伤不能沾水么?”

    纪如锦真的哭了出来,这混蛋竟然还不出去,还跟她说什么伤,她的伤沾水关他屁事啊!

    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好么?

    “你出去……快出去啊。”她吸了吸鼻子,心里羞愤得想死,却不敢给脸色给慕萧寒看,她觉得自己实在是窝囊又懦弱。

    这要是换成别的女人,估计会先把这种登徒子狠揍一顿吧?

    “擦干净,出来上药。”慕萧寒神色也有些不自然了,退出去反手将门又关上。

    脑子里却想起了刚才打开门时看到的那一幕。

    昨天晚上,他掀开纪如锦的衣服查看伤势的时候,因着心情,并没有注意。

    但是刚才他发现,这女人身上还是挺有料的,而且,傻愣着睁圆了眼睛,半晌没回过神的模样,竟然有些可爱。

    他嘴角,莫明地染上了一丝笑意。

    而浴室里的纪如锦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当然知道伤口不能沾水,可昨天就没洗澡,起来时全身粘腻腻的难受死了,所以她决定洗个澡,再用碘酒消毒就可以了。

    可是,现在好了,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被看光光了。

    她的脸啊,她都不敢见人了!

    在浴室里磨蹭了快一个时,纪如锦也不敢出来。

    慕萧寒看着等得实在有些不耐烦的护士,只好沉着脸又到了浴室门口,敲门道:“是你自己出来,还是要我进去?”

    纪如锦已经穿好衣服了,坐在马桶盖上捂着脸哼哼唧唧大半个时,陡然听到外面男人威胁的声音,吓得马上站了起来,结果牵动了脚上的伤,嗷地一声叫了起来。

    慕萧寒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皱起了眉头,立即打开了门。

    纪如锦撩直了裤脚正对着伤口哈气,门又毫无预兆地打开了,她眨了眨眼,终于怒了。

    “你可不可以敲门?”她真是够了,为什么又一声不吭地把门打开了,她的形象啊……

    慕萧寒沉着一张脸:“这是我家。”

    纪如锦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

    “出来,护士等很久了。”慕萧寒转身出了浴室。

    纪如锦慢腾腾地从浴室走了出来,接下来,毫无悬念地被护士狠狠地说了一通。

    待重新消毒上药包扎之后,纪如锦看着坐在沙发上正在看书的男人,整个人就恨不得能隐身消失就好了。

    她看了眼时间,见已经快十点,想到下午还有两节课要上,决定赶紧去学校。

    去更衣室拿了套嫩绿色中袖齐脚裸的长裙换上,又穿了双松糕布鞋,刚走客厅到门口,身后便响起了男人淡淡的声音:“去哪儿?”

    “上课。”纪如锦回了句,继续往外走,她才不要再和这人多待一秒钟,只要想到被看光光的事情,羞耻心就让她想找地洞钻进去。

    “回来。”男人的声音不轻不重,却十分的有威慑力。

    纪如锦乖乖地转身,退回到门口,耷拉着脑袋。

    “去床上躺好,待会儿会有人送吃的上来,学校那边请了一星期的假,等伤养好再去上课。”慕萧寒对她说完这些,操纵着轮椅就进了书房。

    纪如锦愣了一会儿,才突然想到,他是怎么知道她身上有伤这事的?

    不过这个时候即便心里有疑问,她得忍着,因为连正视慕萧寒的勇气都没有。

    没多久,罗妈就端了米粥和一碗汤上来,看到纪如锦坐在房里画设计图,将盘子在餐桌放好,凑了过来:“大少奶奶,你的画画得真好。”

    纪如锦抬起头,笑得眉眼弯弯:“谢谢罗妈,我就是画着好玩的。”

    “这画上的衣服真好看。”罗妈人还是挺好的,上次没摆纪如锦的碗筷也是被慕恩恩给逼的,心里一直对纪如锦有些歉疚。

    “真的吗?”听到有人夸自己设计的衣服漂亮,纪如锦眼睛都亮了起来。

    她只有在画设计图时,才觉得自己的生活充满了动力和激情。

    慕萧寒进来时,就看到了这幕,也看到了纪如锦眼底闪耀的光芒,熠熠生辉,那么耀眼夺目,整个人都像是鲜活生动起来。

    原来,纪如锦也有这样的一面。

    不过,这种光芒也只维持到他进来,当纪如锦看到慕萧寒过来,顿时尴尬地低下了头,继续画稿。

    慕萧寒指着罗妈放下的米粥:“吃了。”

    纪如锦不自在地轻咳了两声,不敢看他一眼,红着脸端起米粥,想本一口喝完,结果太烫,被呛到。

    “慢点喝,没人跟你抢。”男人拿起了桌上的画稿,淡淡地说了一句。

    纪如锦大囧,她当然知道没人跟自己抢,可他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这让她很尴尬好么?

    某人似乎也发现了她还在因为刚才浴室里发生的事情而害羞,突然很认真地看着正在口喝着粥的纪如锦道:“放心,你那里太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纪如锦一口米粥当场喷了出来,脸色呛红,等她喘过气来,终于忍无可忍道:“我没说要你喜欢,你能不能别提刚才的事情了?”

    真的太过份了,什么叫她那里太?明明也有4b好么?

    难道,那种把头埋进去能闷死人的才算大?

    慕萧寒原本只是想让她不要再介意刚才浴室的事情,结果发现自己不但没有消除她的尴尬,反而把她惹生气了。

    因为纪如锦一口气喝完汤,从他手中抢过画稿,就出去了。

    书房里,纪如锦把门关上之后,坐下来时,目光落在了自己有胸前,特意挺了挺……难道男人都喜欢大的?

    再想想,纪明萱的似乎就很大,得有4吧?

    宁骏是不是很喜欢……呃,打住,她怎么会想些这种事情?

    纪如锦拍了拍脑门,将注意力全都投注到了面前的设计稿上。

    老师说了,会把她画的设计稿寄给在米兰席恩·j大师。

    席恩·j可是服装设计界的鬼才级别人物,虽然作品不多,可是每一件作品一旦问世,都会造成全世界性的轰动,有好几款作品甚至被人以天价收藏下来,而席恩·j的徒弟d·k,也是名声斐然,各种设计大赛金奖拿到手软,更别说所设计的作品只要还没来,就被预订一空。

    许多天王天后级别的明星都会因为穿上这位设计师的作品而骄傲。

    有些明星甚至提前两年就开始预订,只为有朝一日能够穿上这位设计师的作品而在娱乐圈中能博得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

    如果,她能成为席恩·j……不,只要能成为d·k的徒弟,她做梦估计都会笑醒。

    纪如锦画起稿来便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十分地投入。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一阵敲门声才令她从画稿中抬起了头。

    她伸了个懒腰,又站起来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腰,这才慢慢地走过去开了门,就见慕萧寒坐在轮椅上。

    “吃饭了。”

    纪如锦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回去,一边低头收画稿,一边吸了吸气。

    真是要命了,她怎么一见到慕萧寒就这么害羞?

    “你先下去吧,我把稿子收好,马上就下来。”她慢腾腾地收着稿子,一边低声说道,并没有发现慕萧寒已经进来,就停在了她后面。

    “一起。”

    她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直起腰,习惯性地往前走了两步,膝盖正好撞到了桌腿上,顿时疼得她脸都皱了起来。

    “啊!”纪如锦手放在膝盖上,想碰不敢碰,气都喘不过来了。

    “快坐下,我看看。”慕萧寒立即拉开了椅子,让她坐下就要去掀她的裙子。

    纪如锦反应过来时想阻止,已经晚了。

    她的裙子被撩到了腰上……

    “啊!你……你走开,我,我没事,我不疼了。”她快要疯了,慕萧寒这混蛋到底是要看她的伤还是想占她的便宜?

    慕萧寒也愣住了,目光落在了她夹紧的双腿,就有点移不开了。

    纪如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脸更红更烫了,此时,膝盖上的疼痛都变成了浮云,她恨不得一巴掌朝慕萧寒的脸上呼过去,并大骂一声“臭流氓。”

    但是,她是有这心没这胆,立即咬着唇,将裙子掀了下去盖住了重要部位。

    “你的脚,我看看。”慕萧寒这才神色淡定地指着纪如锦的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